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雨枫轩> 原创长篇小说 > 青春|言情 > 青春校园小说 > 奋斗(上下全集) > 正文 > 上部 第4节
上部 第4节



更新日期:2021-10-14 + 放大字体 | - 减小字体 本书总阅读量:

  陆涛的问题

  米莱的父亲米立熊是一位白手起家的企业家,他用二十年的时间挣了一万个普通人用同样时间挣的钱。对此,他有个答案,这个答案他一见面就对陆涛说了:"很简单,因为我雇了几万人帮我挣钱。"

  对于陆涛,女儿的男朋友,他有点看法,不,他有很多看法!他绝不会喜欢陆涛,他只喜欢女儿米莱,尽心尽力地养她到二十岁,叫他生气的是,一个小年轻儿只用了几天便代替了他的位置。女儿依赖男朋友,说男朋友好,给男朋友打电话、发短信息,花他的钱让她男朋友快乐,这让他私下里觉得极不合理,他有一阵儿几乎有点儿不喜欢女儿了,他更不喜欢女儿这位天天挂在嘴边儿的男朋友,他其实是嫉妒他,但他对他也很好奇,因为他没见过他。现在,这个叫陆涛的小年轻就坐在他对面,白白净净,长得挺顺眼,与他的想象有差距,他宁愿他长得獐头鼠目,他当然不会,可是,可是,该怎么说呢?女儿带着他,是来请求他的帮助的,他当然要伸一伸手,不过,在伸手之前,他要看一看他是什么人。

  这里是米立熊宽大的家中办公室兼书房,只他们两人,还关着门。陆涛给米立熊的印象很好,他没挑出他什么大毛病,只是觉得这小伙子有点愣,上来问的第一个问题是:"叔叔,你是怎么挣到那么多钱的?"

  不消说,米立熊太喜欢回答了,他曾无数次对别人回答过这个问题,答案当然是看人下菜。他没想到的是,这个问题是米莱教给陆涛的,米莱知道米立熊爱回答这个问题,现在,陆涛想问一问他自己的问题,也是他目前最关心的问题。

  "叔叔,我还有个问题想问您。"

  "说吧。"

  "您觉得您为什么而生活呢?"

  这个愚蠢的问题叫米立熊有点摸不着头脑,甚至问得他有点慌乱,从来没有人问过他个这个问题,米立熊顺嘴说:"我?我为家庭,还有,就是为社会做点事。"

  "那么,叔叔,这个社会是个什么东西呢?"

  又是一个愚蠢的问题。

  米立熊喝了一口茶,定了定神:"我是经商的,从我的眼光看,社会就是一个相互交换的大市场,每一个人用他有的,交换他没有的,这样说,社会又像是一个互助体系。想想看,你不种粮食,却能吃到;你病了,有医生在等着你。但你得为社会做点什么,这样,社会才会愿意帮助你。"讲完这番话,米立熊松了口气,他觉得自己说得很正确。

  但陆涛接着:"那么,叔叔,这个社会又是为的什么而存在呢?"

  米立熊皱起眉头,紧张起来,他知道现在的大学生智力水平很高,这该不会是个连续的智力题吧,现在是谁考谁啊?这小混蛋在搞什么鬼?

  米立熊警惕地打起了官腔儿:"这我可不知道,这是社会的事。"

  "这么说,我们每个人都是这个社会的一分子,却不知道自己究竟在为什么而存在?"

  米立熊看着陆涛的眼睛,此刻,这孩子的眼睛正直勾勾地盯着他,一点也没有躲闪的意思,而陆涛呢,他是对这个问题真感兴趣,他在等着米立熊说出一个叫他感到满意的答案。

  "恐怕是的。"这便是米立熊的答案。

  这答案让陆涛极不满意:"那么,叔叔,我只要能从社会上挣到钱,能养家糊口,这一辈子就算踏实了?"

  米立熊笑了:"也不全是,陆涛,每个人都应该有点他自己的追求嘛,比如我,工作忙得要命,回到家也抓紧时间学点英语,以后没准儿就派上用场了。你有什么追求呢,陆涛?或者说,你有什么理想呢?"

  陆涛失望了,原来大人们不过如此。

  "我不知道,叔叔,我只是不想像父母那样生活一辈子。"

  米立熊被这句带刺儿的话逗笑了:"我小时候也那样想过,只是后来没实现,我也没见别人实现过。"说罢,哈哈哈笑起来,他在笑陆涛幼稚。

  "为什么呢?"陆涛不依不饶。

  "为什么?为什么呢?我也不知道,总之最后大家就都一样了。"

  谈话就这样结束了,事后,米莱问米立熊对陆涛是什么印象,米立熊想了想,说:"但愿他不是一个书呆子。"

  米莱一听就急了,这印象与她对陆涛的感觉相差太远,她私下里认为他是一个天才,所以她大声反驳:"爸!他怎么了?我觉得他挺好的呀!"

  一见钟情

  这一天,陆涛到两个公司面试,米莱跟着他。第二个面试一直拖到天黑,完事后,两人一起在麦当劳吃汉堡和薯条,米莱忽然发出感慨:"我觉得,有一段好感情,顶过一百个好工作。"

  陆涛白了她一眼,他一直把她的话当作富家女的言论,内心有抵触,经常忍不住顶上一句,但今天他没说什么,更重要的东西压在他的心头,就是那个徘徊不去的问题:"什么是最重要的?"

  以前,时间对于陆涛似乎是无穷无尽的,人生也是这样。高强死后,陆涛像是突然跃入高空,匆匆地俯视了一下人生,现在他把人生当作一段必须花出去的时间,但他不知道如何花才更值,这是他的苦闷。

  两人出了麦当劳,上了出租车,一直来到服装学院门口,天已经黑了,路上,米莱一直靠在陆涛肩膀上,她就愿意这样。

  出租车停住了,分别的时候到了,陆涛看到三三两两的学生在进进出出。

  米莱用头顶了一下陆涛,于是两人接吻,陆涛抽空把钱塞给出租司机。

  米莱没有下车,却把头深埋在陆涛胸前,今天她不知为什么特别不想离开他。

  "我不想下车,再抱一会儿,你抽一支烟吧。"

  说罢,米莱从陆涛的口装里找出烟和火递给陆涛,陆涛点燃了一支烟,出租司机找给他钱,他从中抽了一张十元的递给司机,然后吐出烟雾,烟雾中,他看到夏琳从校门口出来,向两边张望,样子十分动人。

  "你在看什么?"米莱在陆涛的怀里问道。

  "我看到一个姑娘。"

  "别看了,剩下的都是菜瓜,这学校的校花在你怀里呢!"

  "是吗?"

  "你真在看一个姑娘?"

  米莱跃起,一眼看到夏琳,于是摇下玻璃,对夏琳喊:"夏琳,夏琳!"

  夏琳走过来,陆涛和米莱下车,出租车开走了。

  "这是我男朋友,就是我跟你说的陆涛,他刚才在偷看你。这是夏琳,我最好的朋友。"米莱介绍。

  "你好,"陆涛说,"米莱从来没有跟我提起过你。"

  "你好,"夏琳说,"米莱天天跟我说你。"

  米莱不好意思起来:"得得得,不许你们俩当着我的面儿议论我。哎,夏琳,是不是等男朋友呢?"

  "是啊。"

  "明天的比赛穿的衣服做好了吗?"

  "做好了。"

  "我一会儿回宿舍去看看——哎,陆涛,你明天也来看看她吧,你不是爱看吗?别说,你们俩性格挺像的,又疯又怪。"

  "就这么定了。"陆涛看了一眼夏琳,说。

  "那我们俩一拍即合之后,就甩了你私奔。"

  "你男朋友来了,这话可别当着他的面儿说,他比我还会吃醋。"

  夏琳的男朋友关鹏的车开了过来,就在他们前面停下,关鹏在车里招手。

  "ByeBye,我先走了。"

  米莱招手:"Bye。"

  从陆涛的视线望去,夏琳上了车,车开走了。

  耳边传来米莱的声音:"别看了,她马上就要去法国了。她男朋友是个公司白领儿,以前追过我,我甩了他男朋友,也不去美国,专门盯着你。"

  陆涛吻米莱。

  "再吻一下我才走。"

  陆涛又吻了她一下。

  米莱依依不舍地说:"ByeBye,明天下午早点来,我们学校的全部美女都出动!哎,别忘叫上华子和向南!"

  陆涛点点头:"再见。"

  两人拉着的手松开了,米莱走了。

  华子的问题

  送完米莱,陆涛赶到"孔乙己"和同学吃毕业散伙饭,他进入饭馆,路过一个鲁迅石膏像,转个弯过去,便与拼成一大桌的一群同学打招呼,桌子上的盘子摞盘子,码起三层高,位子外面还码了一圈位子,坐满了同学。

  大醉的华子摇摇晃晃站起来:"吃散伙饭来那么晚,重色轻友!少废话,先罚三杯!"

  在大家的起哄下,陆涛一上来便一连喝了三杯啤酒。

  第三杯一下去,他忽然感到眼圈儿一热,接着就是天旋地转,腿一软,坐了下去,就在这时,他看到米莱从外面走进来。真的是米莱吗?是的,是米莱,她手里托着一个小DV,笑着边走边拍。

  华子"人来疯"犯了,跳到椅子上高声叫好,谁也拉不住,他大声喊:"我有个问题问所有人,说得好就算了,说不好罚酒一杯!"

  大家鼓掌欢迎。

  米莱兴奋地拍下这一幕,毕业留念嘛。

  从外面刚进来的带着几个马仔的猪头,被这一幕逗乐了,他穿着一件花衬衫,剃着光头。

  "瞧,林子大了真是什么鸟儿都有啊?肯定是傻大学生!"

  马仔们笑了。

  "你们认为——生活中最重要的是什么?从向南开始!"华子问题开始了。

  "为什么从我开始?"向南不服地问。

  华子寸步不让:"就从你开始——然后向顺时针转,每个人都得说!"

  剩下的人起哄:"好,好啊。"

  向南苦着脸叫道:"我说什么呀我?"

  "你先站起来!"

  向南站起来。

  华子尖声催促:"说!生活中最重要的!"

  向南还想耍赖:"我能不能喝酒,不说呀?"

  华子严辞拒绝:"不行!说错了再喝!"

  这么严肃的问题,向南可不想先说,他眼珠一转,一拍桌子:"这问题是你起头儿的,应该你先说!"然后他发动群众,"大家说对不对?"

  大家跟着喊:"华子先说!"

  华子做出一副挽袖子的样子,其实他穿着短袖儿,没袖子可挽:"我先说!我先说就我先说!我认为,生活中最重要的,是哥们儿,是友谊,我希望我们的友谊地久天长!"

  这答案赢得了大家的掌声。

  在边上坐下的猪头瞟了华子一眼,小声对马仔说:"这帮傻帽儿要不是大学生,嘿,我买单买双份儿!"

  马仔点点头:"校徽上写着"北京——什么——大学",建工大学。"

  猪头吃惊道:"行啊,你眼神还那么好!这么小的字儿都能看见,我怎么什么也看不见呀?"

  马仔笑了笑:"大哥,我看得准儿,可认的字儿也少呀,哪儿像您这么有知识!"

  猪头这下才算平衡了。

  这边的华子还没有忘记向南:"该你了,向南,别耍赖!"

  向南知道躲不过去了,于是清清嗓子:"我生活中最重要的是我爸妈,我以后多挣钱,叫他们过上好日子。"

  华子一脚踩到盘子中间:"答案正确!"

  大家鼓起掌来。

  "下一个,叶小梅!"华子叫道。

  叶小梅站起来:"我觉得我生活中最重要的东西是爱情。"

  这还用问!华子双手一拍:"答案正确。下一个,许辉。"

  许辉伸出筷子在空中一挥:"我认为生活中最重要的东西是钱。"

  华子一跺脚:"错!农民!罚酒一杯!"

  许辉扬起眉毛:"我为什么错?"

  "少废话,我说错就是错,你们说呢?"华子也不知错的原因,他只是觉得许辉错了。

  大家在下面七嘴八舌地议论起来。

  许辉站起来:"这样吧,朋友们,现在说这事儿还早,这杯酒我先喝了,等以后有一天,谁向我借钱,谁就喝了这一杯。"

  说罢一饮而尽。

  华子接着叫:"高琴琴,你是我们班班花,要不是你坚持上课,大学四年的课有一半我都提不起精神去,我先谢你了,然后,然后,你说,你说生活中最重要的事情是什么?"

  高琴琴说:"信任!"

  接下来的丁好好的答案是"家庭"。

  大家一起鼓掌,喊着贤妻良母。

  轮到陆涛了,他站起来,想了一会儿,以前他知道的答案现在全都显得轻飘飘的,他无法肯定,于是如实回答:"我不知道。"

  华子很奇怪:"你不知道?"

  "对,我不知道。"陆涛坦然答道,这一下,连米莱都有点吃惊,她直想提醒他"我我我",但她没说,只是接着下面的一幕拍完。

  "罚酒一杯。"华子有点泄气地说,他本以为陆涛会说出一个更好的答案来。

  陆涛起身一饮而尽。

  生命中最重要的是什么?这是个开放性的问题,当然,这是由每个人说出的答案确定的,下面是另一些答案:

  "我觉得能力最重要。"

  "我觉得是努力、勤奋和真诚。"

  "我觉得是合理地使用时间,做自己觉得有意义的事。"

  "我认为生活中所有事都一样重要,我要是憋着一泡尿,什么也干不了。"

  "我认为还是能做自己喜欢的事最重要。"

  "我觉得万事不求人最重要。"

  可以说,这些答案,表现了大家毕业时的某种情绪,这情绪很快令大家更加亲热,他们相互借酒说一些早想说却又不好意思说,或是无从说起的话,他们不停地继续干杯,男女同学相互拥抱,大醉的人钻到桌子下面,另有大醉的人被抱着,横放在椅子上。

  这一顿散伙饭吃得真是情绪激昂。大学毕业,有点像离家出走,过去的努力像烟雾一样飘散了,而未来却影影绰绰地模糊不清。

  华子一把搂住陆涛:"哥们儿,说句心里话,上大学四年,别的都是SHIT,我觉得最有意义的事儿就是交了你这个朋友,我不说你帮我过考试,替我还赌账的事了,我不说了,你听着,陆涛,我华子今儿把话儿搁这儿了,你瞧着吧,用不了多久,我一准最早成功,让他们看看,哥们儿可不是白给的!"

  说罢,华子大喊一声:"毕业啦,我们毕业啦!"

  他随手把一个半空的酒瓶子扔向身后的空中。

  酒瓶子在空中滑行不一会儿,就因为地球引力掉了下来,正落在猪头那一桌的桌子中间的汤碗里,汤溅了猪头他们一帮人一脸。

  猪头慢慢回头,看到那边一群同学跟着喊着"毕业啦、毕业啦",并且闹成一团,猪头把脸上的汤擦掉,目光扫过一个个人,最后落在陆涛与华子身上,他回头用疑问的目光看几个马仔。

  眼睛好的马仔一指:"穿花衬衫的那一个!"

  猪头站起来便向华子扑过去。

  一场饭馆里的混战就这么突然爆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