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雨枫轩> 原创长篇小说 > 青春|言情 > 青春校园小说 > 奋斗(上下全集) > 正文 > 上部 第3节
上部 第3节



更新日期:2021-10-13 + 放大字体 | - 减小字体 本书总阅读量:

  追悼会

  这里是殡仪馆的一个被租下的小礼堂,这是清晨,高强的追悼会就在这里举行。

  现在,高强躺在棺材里,身体四周铺满鲜花,屋子里的墙边放满了花圈,棺材四周站满了带着黑纱的人,他们都与高强有点关系。无论是人还是物,都显得有点简陋,这简陋叫人联想到一种装腔作势,似乎什么什么都是假惺惺的。

  陆涛、华子、向南、米莱、高强的班主任也在其中。

  高强妈拿着一张纸一边哭一边读悼词:"高强,生于1978年12月24日,男,从小聪明好学,乐于助人,尊老爱幼,品质优秀。1985年升入左安门一小就读,在校期间,担任过副班长,学习委员,多次被评为优秀学生。1990年考入北京市重点中学,北京第七十五中学,六年里,深得家长老师的表杨,曾获得中学生作文比赛三等奖,三次被评为中学生发明奖的先进个人,并以优异成绩考入北京建筑工业大学九六级建筑系,并在大学二年级光荣地加入了共青团组织,被评为优秀团员。高强于2000年以优异成绩毕业,被北京建筑学院追认为工科学士,同年六月,在家中遇意外身亡。高强的死,是高强一家的重大损失,高强生前,深得老师、家长、亲友、同学的喜爱,他性格内向,却十分关心别人,理想远大,学习努力,经常做功课到深夜——"

  陆涛、华子、向南相视一眼,忍不住笑,米莱也被传染了,笑起来,开始是小声笑,后来完全成了控制不住的笑,他们不能笑出声,只好满脸通红,浑身颤抖,为了不引起指责,他们不时背过身去。班主任怒视他们一眼,陆涛猛踢华子一脚,但一切都无济于事,他们还是想笑。

  最后,班主任一挥手,连米莱在内,四个人不得不走了出去。

  屋外,向南拉住华子:"华子,你笑什么笑,真缺德!"

  "是你先笑的,向南!"陆涛小声说。

  华子左右看看,见班主任没有跟出来,于是提高声调:"这悼词是谁写的?这不是胡说八道嘛,高强什么时候做功课到深夜了?应该写——向华子借钱玩CS到深夜!"

  米莱打了陆涛一下:"哎哎哎,你们三个人也太烂泥糊不上墙了!也不看看这是什么场所,我刚刚还哭着,都被你们给逗笑了。"

  "我是实在忍不住了,高强她妈平时不这样啊。"陆涛说。

  "他爸也是,站边上就得了吧,还给他妈擦眼泪,擦完还给自己擦,咱上他们家去,他爸成天对他妈怒吼!"华子帮腔儿。

  "还尽摔不值钱的东西,太假了,真受不了!"向南接一句。

  米莱看了三个人一眼:"我去看看里面怎么样了?"

  米莱跑到门口,往里看。

  只见各位来宾正在向遗体告别,亲属走在最前面,绕成一个圆圈。

  高强妈走在第一个,她扑到高强的遗体上号啕痛哭起来,其他人就等在后面。

  高强妈一边哭一边叫喊:"强子,你走啦,妈就你这么一个儿子,你叫妈可怎么活啊!我不想活啦,我不想活啦!"

  高强爸一手拉住高强妈,跟着哭道:"高强,爸对不起你啊,爸不该做股票啊!"

  米莱看得目瞪口呆,直吐舌头。

  陆涛远远地看米莱,打手势问怎么样了,米莱摇摇头,做出哭的样子。

  "那边开始大哭了。"陆涛说。

  华子结结巴巴地说:"我——最——怕这种——场面——了。"

  话音未落,班主任一边用手绢擦着眼泪,一边匆匆赶过来,米莱跟在后面。

  "叫我怎么说你们啊,有你们这样的吗!人家请我们来——快给我严肃点,回去!该跟遗体告别了,记住,这是最后一面了。"班主任气势汹汹地说。

  四个人咬咬牙根儿,低下头,一个跟着一个,走向小礼堂,一路上迎着哭着出来的来宾们。

  他们的悼词

  小礼堂内空了。

  司仪对着一个工作人员直叫:"快点,把挽联换一下,八点半下一拨就进来。"

  四个同学依次在高强的遗体旁站好。

  司仪一回头看见了他们,叫道:"你们快点啊。"

  陆涛回嘴:"请你们先出去一下好吗?我们有话对他说。"

  司仪要张嘴说什么,迎面看到华子直勾勾的眼睛,于是,叫了一声正要从花圈上往下撕挽联的工作人员,一低头走了出去。

  米莱把门关上。

  四个人站成一堆儿,每个人从兜里掏出一个包儿打开,里面是一套玩CS的专用工具:鼠标、鼠标垫、听声辨位耳机,他们依次放在高强边上。

  向南轻声说:"高强,真没想到你会那么想不开,都是我们的错儿,我们太自私了,要是那时能找一找你,一起吃顿饭,也许一切就不会发生了。"

  米莱说:"高强,你永远是我们的好朋友,为了你,我们决定再也不玩CS啦,没有你,我们团队就没有灵魂。"

  陆涛说:"高强,没想到你那么压抑,为什么不跟朋友们说一声呢?我一辈子只有一件事最后悔,就是传给你纸条被抓住。我真希望处罚的是我,不是你,我要这文凭一点用也没有。告诉我,怎么才能补救这件事?你让我干什么都行,犯罪都行!"

  冲动的陆涛忍不住趴在高强身上哭了,他感到了高强僵硬的身体,这是一个他不熟悉的身体,不,那不是身体,不是生命,而是物质。陆涛感到了有生以来第一次惊恐,原来生命与物质的距离是如此接近,但只在片刻间,那惊恐便被悲伤湮没了,他继续哭。

  要不是华子把陆涛拉起来,陆涛还会哭一会儿,他想哭,就是想哭,现在,他收住哭声,站到一边,他知道,华子也有话对高强说,他们俩关系最好。

  "高强,我是华子,华子。我想起,在战斗的时候,你总是那么大公无私,从来不穿防弹服,为的是省下钱让我穿。我记得这所有的一切,还有我没说出的一切,没有你,我怎么办?你是我一生中见过的最好的人,我最好的朋友。

  "只有我们知道,你是我们当中最聪明的一个,你玩什么都玩得那么好,围棋第一,业余三段也下不过你;拖拉机第一,谁跟你坐对家谁赢;打麻将就更不用提了,有你在,我们输得少就已经很满足了;台球我们每人都被你打过七星。其实我最佩服你的是CS,《反恐精英》你是最先从网吧学会的,再手把手教给我们每一个人。我知道,我们当中只有你可能成为世界级的顶尖高手,击败最好的团队,SK,3D,都不在话下。上次比赛对清华第一局,我们四个人都完蛋了,你一对四,却把他们全杀了,只有世界顶尖高手才有这水平。只有我知道你的理想,你的实力,我知道,你最大的遗憾是一直没有钱买一个听声辨位耳机,你老对我说,那耳机套在头上捂得慌,不爱用。你和我们玩当然不爱用,因为你就用网吧破鼠标也能赢我们,可有了耳机,你甩枪爆头的成功率就能到百分之五十以上,你自尊心总是那么强。去年十二月二十四日,你过生日,我送你耳机当生日礼物,你没要,我当圣诞礼物送给你,你还不要,下午我们在网吧,你依然打得像平时那么英勇,我们打败了计院那个假强队,你说那才是你的生日礼物。我记得我们得胜后一起在街边吃羊肉串,你特别高兴,因为关键时刻又是你,总是你,把我们大家解救。我真后悔那次全国大赛的预赛,我们花了钱,报了名,却不好好练习,比赛时四个人拖累了你一个,如果不跟我们在一起,也许你早就成为职业选手了,现在连南韩小跑都开上了,那次你阻击三个敌人,打得他们头也抬不起来,只是乱跑,最后你消灭了他们,谁都以为我们赢了,你已开始向天上鸣枪庆祝胜利,但最后我们还是输了,是我没完成任务,在关键时刻,我发现自己的钱花光了,竟买不起拆包器——可你事后却一点没有责怪我,要是那一次我们成功了,说不定会成为全国冠军——因为当时的清华是最强的——这是我最对不起的一件事。"

  华子的眼泪突然流了下来,华子在对高强说话之前,没想到自己会哭泣,但他还是哭了,那是青春之泪,苦涩、充沛、源源不断、滔滔不绝,像是发泄,又像是——愤怒。

  是的,是愤怒。

  那是一种苦闷而简单的青春逻辑,仿佛是对着冥冥中发出质问:既然让生命存在,为何会有死亡?既然有死亡,为何又要有生命?

  现在,四张脸上都流下了泪水,有点不知羞耻,有点破罐破摔,有点肆无忌惮,反正就是这么一回。

  四双手握在一起。

  照例由陆涛说最后的话:"今天是六月三号,CS团队,"风中狂沙"解散了,高强,我们以此纪念你。我们不再玩游戏了,因为一玩我们就想起你——高强,我们毕业了,我们要工作了,每一年的这一天,我都会把我们遇到的事情讲给你听,免得你在那一边觉得寂寞,我希望你依然认为我们是你的朋友。我现在脑子突然乱了,以前从没想过自己的一生有何价值,要如何度过,只是追时髦,玩酷,以为是有性格,但谁也没有你酷,你说死就死了,都不跟我们告别一声,你是我们当中最了不起的人,谁也没有你有性格,谁也没有你酷——你的死突然提醒我,生命原来是这么脆弱,死亡和我们如此接近,我要回去好好想一想,如何度过我的一生,我要成为一个什么样的人。你一死,忽然让我觉得原来所有的一切全都失去了意义,除非你让我知道,你为什么会离大家而去?现在我最怕路过网吧,因为那里到处是你的声音,我听见你在叫我的名字,叫我向右,叫我向左,叫我冲——而现在,在我心里,全世界所有的显示器都熄灭了,再也没有CS,再也没有你——"

  陆涛捂住脸,说不下去了。

  "走!"华子说,他不想再哭了,他哭够了,心里堵得慌,喉咙里难受,如同头被按在水里,他想出去透透气。

  四个人一起往外走,一直走到院子里,他们看到参加追悼会的人在相互谈笑,看到天空,以及陆续进到院子的陌生人,还看到别的丧葬队伍,一排排停在停车场的新款汽车,抽着烟的司机,看到几个扎在一堆儿抱头痛哭的人,院子中央,有几个在打闹的小孩子,他们在用黑纱相互投掷,在奔跑,他们对死亡一点也不了解,他们是更幼稚的生命,只有新奇与欢笑,哪里都是他们的游乐场。

  然而正在走的四个人却是迷茫的。

  在他们身后,高强将被熊熊烈火化为灰烬,最难以被接受的情况发生了,人们对待死亡的仪式也被他们看到了,例行公事般的滑稽与困惑,而他们呢,他们离开高强,他们都知道这一回是永远地离开。他们走出殡仪馆,却步入迷茫之中。

  回声

  陆涛决心忘掉高强死去这件事,但他一星期后仍未做到。他是个敏感的人,他从高强的死中,察觉到了一个令他极不舒服的问题,"活着,然后死去,可这一切又有什么意义?"

  这问题令他困惑,而这困惑又很难对别人讲清,现在,他就坐在书桌前发愣,旁边的电脑显示器里闪着奇怪的屏保图形。

  也不知愣了多久,陆涛换坐。后面是两架顶到天花板的书架,陆涛坐在书架前面的地板上,书架里面放满了书,此外,他的前后左右都是书,书像是从书架里流出来,倾泻在房间的所有角落,这是他最近几天疯狂翻阅的。他忽然很想知道,生命究竟是用来干什么的。但令他失望的是,对于这个问题,书里竟没有答案。一个可怕的想法在他头脑中盘旋:难道,难道人们竟没想过这个问题吗?难道所有活着的人,都没想过什么是活着吗?

  女朋友米莱的叫声传来:"陆涛,陆涛,陆涛。"

  陆涛抬头,米莱走进来,蹲在陆涛身边,然后抱住他。

  一刹那间,陆涛觉得米莱是如此亲切,她的手是那么温柔,又一刹那,他觉得米莱陌生,又碍事,打断了他的思绪。

  "你想什么呢,走吧,快晚了,是不是叫我等你化完妆再走?"米莱笑眯眯地说,并且用手亲热地胡撸陆涛的脑袋。

  陆涛看了她一眼,低下头。

  "怎么了?你最近怎么老发愣啊?你在想什么呢?"米莱不笑了,她问他。

  陆涛茫然地看了一眼米莱,半天才说:"我在想我的前途。"

  "咱这不是正要去谈你的前途吗?起来,该走了,我爸可是个大忙人,他可难得说要见一见谁。走吧——"米莱拉陆涛,没有拉动,米莱再次蹲在陆涛身边:"你怎么了?"

  "我说的不是你说的那种前途。"

  这句莫名其妙的话叫米莱急了,她猛揪了一下陆涛的头发:"哟——求你别这么说话,我可受不了。我就是要跟你一个前途,你去哪儿我去哪儿,听见没有?"

  陆涛看着米莱。

  米莱用手拍拍他的脸,又用双手抓住陆涛的脑袋晃了晃:"我就要跟你在一起,听见没有?"

  陆涛抱过米莱,两人接吻。

  陆涛站起来,往外走,米莱跟着,顺手从门口衣架上拿起一件新的亚麻西装追陆涛:"你等等,穿这一件,穿这一件,你那件抹布早该扔了。你看看,都让你给穿硬了,不知道的还以为在家偷练铁布衫儿呢!"

  陆涛一边换衣服,一边往外走,米莱在后跟着,从自己包里拿出香水往陆涛身上喷。喷完还趴在陆涛身上闻。

  "我还不是为你好!真香,真香,帅哥你真香,把我这样的美女都熏得神魂颠倒的——哈哈哈哈——"

  米莱的笑声忽然叫陆涛感到安慰,这是一种习惯依恋,他们已经好了三年了,他们也许会永远好下去,生活就是这样。

  出租车快到米莱家时,米莱仍抱着陆涛:"亲我一下,亲我一下嘛,一会我到我们家就亲不着了。"

  她总是要他亲她,这是她唯一的爱好。

  他亲了她。出租车在一个高尚小区的门前停住,米莱家就住在里面。

  保安过来,米莱探出头,拿出一张小区卡后,出租车被放行了。

  "你们家周围三步一岗五步一哨的,是里面住的坏人多,还是外面住的坏人多?啊?"陆涛酸溜儿溜儿地说。

  米莱抱住陆涛猛亲了一口:"岗哨多,是怕你夜里从我们家把我抢走!"说完又看陆涛,不放心地接上一句,"我们家这小区就叫特洛伊,想想我是谁?"

  "木马病毒!"

  "美女海伦!"

  "好吧,海伦就海伦。"

  米莱笑了。

  "不过你后来是被抢走的还是主动私奔的?"

  米莱笑得更开心了:"你以后要是对我好,我就被抢走;你要是对我不好,我就私奔。"

  陆涛斜了米莱一眼:"别吹牛了。"

  米莱再次抱住陆涛:"我是在吹牛,我一分钟也离不开你,我完全被你迷住了。"

  米莱说的是真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