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雨枫轩> 原创长篇小说 > 社会|历史 > 历史军事小说 > 一座城,在等你 > 正文 > 第33章
第33章



更新日期:2021-10-13 + 放大字体 | - 减小字体 本书总阅读量:

    宋焰知道她指的是什么,说:“看见了。”

    花洒里,几滴水滴在地板上。

    许沁又问:“他们在做什么?”

    宋焰说:“沟通。”

    许沁:“哦。”

    宋焰再度看向镜子,这一次,女孩的身体正面对着他,眼神也是。

    宋焰眼神漆黑,问:“想试试吗?”

    许沁抿嘴唇,问:“疼吗?”

    宋焰说:“会有点儿。”

    许沁想了想,没回答。

    宋焰突然扔了烟,朝她走过去,一把抱起她的身体,将她放到洗手台上。许沁猝不及防,低低惊呼:“啊——”

    “嘘——小声点。”他倾身凑近她耳边,微微喘气。

    她立即拿手捂住嘴,只露出乌乌的眼睛。

    他含住她的耳朵,抚摸她的背脊;她整个人在他手里打颤。

    屋外,雨水颤颤;屋内,热气蒸腾,一点点覆上了墙壁和玻璃。

    她被他挑弄得意乱情迷,却还记得他的叮嘱,咬紧双唇,不发出一丝声音。

    他那里抵着她,挑逗够了,即将破城。

    他问:“害怕吗?”

    她摇摇头,轻声:“不怕的。”

    “乖啊。”他轻哄,嗓音都变了。下一秒,冲刺而入。

    “呜——”她齿间溢出一丝呜咽,而他以吻封缄。

    第28章

    雾霾红色预警,四合院内光影朦胧,抬头只见红墙赭瓦之上,天地一片混沌,周围的cbd大楼早已隐匿尘雾之中。

    翟淼蹲在东厢房门口的台阶处,磨磨蹭蹭系鞋带解鞋带,系鞋带解鞋带。对面房门吱呀一声拉开,翟淼立即起身:“哥!”

    宋焰没搭理,进了隔壁洗手间,挤了牙膏刷牙。

    翟淼跑去,从镜子里看见他眼里有血丝,眼睑下也有圈淡淡的黑,整个人有些颓废,估计是一夜无眠。

    翟淼站在门边,小声问:“你会去找她么?”

    宋焰依是不答,漱了口,弯下腰,双手捧水洗脸,洗完拿毛巾擦干脸颊,刮胡茬。电动剃须刀滋滋作响。

    翟淼见他不愿开口说话,叹了口气,揪着书包带子转身要走,实在难受,又返回来找他:“哥,我只想提醒你一句,她喝醉了。”

    翟淼道:“她只顾宣泄,没有理智,你们之间的问题还是没解决。这样跑过去,如果又变成纠纠缠缠不清不楚的呢?”

    “我知道。”宋焰开口,扯了扯嘴角。

    翟淼一愣。

    宋焰也不多说了,抬着下巴睨着镜子,刮下颌处的胡须。

    上次四溪地分别后,近一个半月不再联系,足以说明她不作打算了。这次若不是詹小娆从中搅局刺激了她一把,时间和理智便会渐渐消磨一切。

    一来二去,如果这缘分阴差阳错,同一个城市偏偏再不见面,那就是下一个沉默的十年。

    反正这女人最擅长的便是平淡和无声了。

    翟淼痛心疾首的:“那你还——去找她?哥,你28了,不是18了。再折腾一次,人都要颓了!”

    宋焰低了头,放下剃须刀,手撑在洗手台边,沉默了半晌,问:“翟淼,过了昨晚发生的事,我不去找她,情况会怎样?”

    翟淼是女生,自然一清二楚:“那我死也不会再找你。”

    “所以我去找她。”宋焰再度看向镜中,继续刮胡子。

    翟淼怔住,无言以对。

    是啊,他别无选择。

    去,不一定有个好结果;可不去,结局便已注定。

    无非是,情势已逼到最无法回头的地步,而他终究还是不舍得放手。

    翟淼轻声:“哥,你真有那么喜欢她?”

    宋焰不做声。

    翟淼:“你不是说过的吗?不见面还好。不见面就好了呀。”

    宋焰说:“可她来了,我得去接她。”

    翟淼没懂,扭头看大门的方向:“她来了吗?”

    宋焰已清理好自己,走出浴室回房:“上学去,我的事你别管。”

    “诶——”翟淼还欲说什么,宋焰已关上房门。

    ……

    许沁一觉醒来发现自己在孟家,不免吃了一惊。她知道自己昨晚醉酒了,却不明白孟宴臣和肖亦骁怎么会把她送到这里来。

    而她也无从询问,现在上午九点,家人都上班去了。

    也好,她能一个人静一静。

    她翻了个身,闭紧眼睛,把头埋进双臂里。昨晚的事,细节虽已模糊,轮廓却记得清楚——她跑去宋焰家耍酒疯了。

    脸颊又烫又辣,可比起羞耻,更多的是懊恼……

    不该喝酒,不该神志不清去找他。

    她往已经冰封的两人关系上又泼了层冰,把那僵局推成了死局。

    到了如此地步,不骤变,便是死。

    而巨变谈何容易。

    手机响了,正是宋焰。

    许沁不知是喜是忧,迟疑了好几秒,接起电话:“喂?”

    宋焰声音不大:“是我。”

    许沁也低声:“我知道啊。”

    宋焰:“醒来了?”

    许沁:“嗯。”

    短暂的沉默。

    宋焰又问:“在哪儿?”

    许沁:“在家。”

    宋焰说:“我过来找你。”

    许沁:“西边这个家。”

    宋焰一时没接话,又是短暂的沉默。

    许沁:“你等我一会儿,我马上回。”

    宋焰:“行。……那先这样。”

    许沁:“嗯。”

    放下手机,许沁把脸埋进枕头,她把自己推到了不得不撕裂的边缘——不是宋焰,便是家人。

    无处可退了。

    她脑子里各种思绪纷繁复杂,头痛欲裂。

    她还是迅速洗漱完毕,下了楼准备出门,无意一回头,看见走廊尽头,付闻樱的书房门没关。

    许沁以为她在家,过去准备打声招呼。

    到门边才发现里头没人,只是佣人打扫忘了关门而已。许沁随手带上门,目光扫过书房,意外发现这么多年来里头的陈设一点儿没变。

    她上一次进付闻樱的书房,还是年少时候。

    她看着那红木的书桌,那牡丹绽放的暗朱色地毯,她呼吸微微沉下去。她突然看到了少年时的孟沁低着头站在那里。恐惧,让她细细的小腿微微打抖。

    付闻樱冷脸坐在一旁。

    她走上前去,拉付闻樱,小声:“妈妈——”

    付闻樱甩开她的手:“我不是你妈妈,我没有你这样不听话的孩子。”

    她不吭声,只是发抖。

    “我有没有跟你说过不许和外头的人交往。你不洁身自爱,要跟他在一起,那你书不用读了,这个家不用回了,以后也别再叫我妈妈!”

    她愣愣好久,又慌慌地去拉她:“妈妈——”

    付闻樱再一次打开她的手,冷脸好久了,终于下通牒:“沁沁,你以后要是听妈妈的话,妈妈送你出国读书,给你最好的生活;可你要是想按自己的胡来,不在乎这个家,妈妈现在就把你送回梁市,永远不让你回来帝城。你以后没有爸爸妈妈和哥哥,没有家了,也就算你去爸爸和哥哥面前哭也没用,我说到做到。”

    她怔怔的,手缓缓从妈妈的衣角落下。

    付闻樱起身要走,她终于轻声说:“妈妈,我听你的话。”

    许沁记得,当年,那个沉默的小女孩站在那里,一句辩解的话都没有,也没有流泪,她沉默地接受了这一切。

    而她站在那里,孤立,无助,将被遗弃的画面,一如幼年时她站在父母的卧室外看着他们争吵说要离婚说都不要她时的画面一样,成了她再也挥之不去的梦魇。

    许沁关上房门,在门口站了一会儿,静静地戴上口罩,离去。

    ……

    许沁到棕榈花园小区门口时,宋焰已经到了,站在一株常青树下抽烟。他穿着一件灰色的修身的大衣,乍一看,竟有些清瘦。

    看到许沁,他把烟掐灭了。

    许沁口罩遮脸,只露出一双眼睛,问:“怎么不戴口罩?”

    今天雾霾很重。

    宋焰说:“忘了。”

    许沁从口袋里摸出一个来,递给他:“我多带了一个。”

    宋焰接过来,低头戴上,边问:“吃早餐了吗?”

    许沁摇头。

    宋焰的视线停在她的眉上,问:“想吃点什么?”

    许沁的视线则停在他的口罩上,答:“想喝粥。”

    宋焰:“哪种?”

    许沁:“白粥。……什么都不放的。”

    这片儿的粥店里头,没有卖白粥的。

    许沁说:“我家里有水和米。”

    两人默契地朝小区里走,一路无话。进了电梯,也都分站两边,隔着一小段距离。目光不约而同地刻意避开,即使相对,也总落在眉目之上,鼻唇之下,堪堪交错而过。

    回了家,宋焰打开橱柜,看见崭新的一袋米,问:“家里没开火,怎么还买了米?”

    “医院里边发的。”许沁说。

    宋焰问:“什么时候发的?”

    许沁:“忘了。”

    宋焰低头找袋子的印记:“不会过期吧?”

    许沁:“米怎么会过期?”

    宋焰看清了生产日期:“没有。”

    宋焰把那袋米拎出来,问:“有剪刀吗?”看她眼神茫然,“……嗯,菜刀也行。”

    许沁找了菜刀递过来。

    宋焰割开包装袋,许沁递来汤锅。宋焰舀了一杯米进去,端到水龙头下,许沁纳闷,问:“这就够了?”

    宋焰看她一眼。

    许沁:“看上去很少。”

    宋焰说:“煮出来就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