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第47节



更新日期:2021-10-16 + 放大字体 | - 减小字体 本书总阅读量:

  山移走了吗?

  Yes.AndNo.(也是,也不是)

  终于又恢复了做爱。That’sforsure(这点是肯定无疑的)。

  但是否恢复了爱?That’saquestion。(这是个问题)。

  男人为性而爱,女人为爱而性。

  男人为了从女人那里获得性的机会,不得不投其所好,耐住性子跟女人谈爱;女人为了从男人那里获得爱的机会,不得不投其所好,贴进老本跟男人做爱。

  一对男女,可以只有男人需要投其所好,可以只有女人需要投其所好,可以双方都需要投其所好,全看各自在彼此关系中的地位了。谁更在乎彼此的关系,谁更害怕失去对方,谁就必须投其所好。而那个不在乎彼此关系的人,则大可不必曲意逢迎。

  在我跟他的关系中,毫无疑问我是那个更在乎彼此关系的人,他已经终结了我们的关系,他已经有了女朋友,他已经moveon了(结束旧关系,开始新关系)。是我,仍然放不下这段感情,恳求他,哀求他,才会有最近这几次的交往。

  当他毅然决然地离去的时候,当他恪守诺言对我避而不见的时候,我像一个被判死刑的囚徒,只希望能够将死刑改成终生囚禁。只要不杀我,就算一辈子坐牢也很完美。

  终于改成了终生囚禁,我像所有被从轻发落的罪犯一样,内心深处盼望着,盼望着能将终生囚禁改成三十年。

  三十年,我才刚六十出头,如果女性的平均寿命是78岁的话,我坐三十年牢出来,仍有十多年好活。

  如果真的改成了三十年囚禁,我的心会再一次蠢蠢欲动:死刑改为无期,无期改为三十年,为什么不能改成二十年,十年,一年,半年,一个月,一天呢?

  人为什么要得寸进尺,贪得无厌?人为什么不应该得寸进尺,贪得无厌?得寸进尺贪得无厌是人的天性,人类正是靠着这种永不满足的天性才能发展到今天。如果猿人满足于住山洞,吃生果,就不会进化为今天的人类;如果人类满足于手拉肩扛,徒步行走,就不会有汽车飞机轮船。

  人类的天性就是得寸进尺贪得无厌,历史前进的动力就是得寸进尺贪得无厌,为什么在爱情上不能得寸进尺贪得无厌呢?

  我不光要做爱,我也要爱!

  如果没有爱,请不要跟我做爱!

  他没有听见我的心声,或者是听见了却不加理会。

  展辉说,他到T大去了,今天不能来参加我们的太极练习。

  T大!Anna的学校!他去跟Anna幽会去了!

  太极课。他让学生谈太极对人的正面影响。他如数家珍地提到T大有个研究项目,专门研究太极对老年人的影响,研究结果表明:练太极的老年人,摔跤的频率比不练太极的老人要低。

  又是T大!那个研究项目一定是Anna的项目!瞧他那如数家珍的样子!

  像一颗响雷在脑子里炸开,轰的一声,刚刚练开的气场漏了气,浑身乏力,强撑着站在那里听他讲,全身像被重物压住,呼吸困难,很像躺下来。

  他提到T大的时候,特意看了我一眼,好象在看我的反应。他从来没主动谈起过他的这个女朋友,我以为,他是在照顾我的感受。可现在,公众场合,我毫无准备,他将这个庞大的“女朋友”横扔到我的面前,她的阴影仿佛把我逼到了墙角落。

  天啦!T大的老师!她才是他正式的女朋友,是他敢于拿到太极课上炫耀的女朋友,而他从来没有这样在大庭广众之前谈论任何与我有关系的话题。我是见不得天日的情人,色情按摩师,由于女朋友住得太远而临时用来泻火的工具,

  这样屈辱的地位,绝不能接受!

  好不容易撑到回家,他的电话接踵而至。

  他:你刚才打电话来了?

  我:没有啊。

  他:我听到一个留言,是你的。

  我:可能是以前留的吧?

  他:哦,有可能。(停了一会儿)你还好吧?

  我:(难道他注意到我在太极课上的难受了?)难道你觉得我不好吗?

  他:你吼什么,疯了?!

  我:(豁出去了)你才疯了呢!

  他:(严肃的)我怎么疯了?你举个例子!

  我:你先举。

  他:我已经举了。

  我:(是吗?什么时候举的?)我没有例子,就算你没疯吧。

  他:你今天怎么回事?

  我:你还问我怎么回事?你应该问问你自己是怎么回事!请你对我讲清楚。

  他:现在我没空,晚上我再过来。

  晚上。讲清楚的时刻。朝哪里讲清楚?把谁讲清楚?

  干嘛要他讲清楚?本来就是夹在他跟Anna之间浑水摸鱼,却又逼他讲清楚,他能讲出什么结果,不是再明显不过的事吗?

  判了死刑,改判无期,没有缘由,没有道理。那就应该珍惜来之不易的无期,干嘛要逼着他再判我一次死刑?

  买一瓶红酒,准备等他来后一起喝,就算是最后的晚餐吧。打开酒瓶醒酒,喝一杯壮胆,结果一杯接一杯,很快就见底了。

  酒,真是个好东西,一瓶下去,一点也不紧张了。心仍是明的,眼仍是亮的,只口齿不清,像被牙医拔牙打了麻药一样。

  在阳台上点几根蜡烛,放在避风罩子里,拿了把吉他,弹着,消磨时间。一阵醉朦胧中,他来敲门,直接带他到阳台上,盯着他看,沉默良久。

  他:你不是有话要跟我说吗?

  我:(是我有话要跟他说?可能吧)还没想好要怎么说……

  他:没想好?那我先走了,等你想清楚再说。

  我:别走……我……爱你……

  他:我也爱你。

  我:(愣住了,象是在做梦。不相信自己的耳朵。难道醉出幻觉来了?)

  他:但是我不会跟你结婚的。

  我:为什么?

  他:(黯然的)我这一辈子再也不会结婚了。

  我:是不跟我结婚吧?跟你的Anna还是要结婚的吧?

  他:Anna不存在。

  我:什么叫不存在?

  他:你醉了,连这样简单明了的话也听不懂了。

  我:谁说我听不懂?我是问你为什么骗我,骗了我一年多?

  他:你知道为什么。

  我知道为什么吗?他说我知道,那我一定是知道了。

  对男人,一定要不求甚解,越不求甚解的女人,越逗男人爱。我只要知道Anna不存在就行了。我只要知道他爱我就行了。不结婚就不结婚,只要有爱。

  有爱吗?也许。

  有做爱吗?也许。

  按摩。三级。全裸。他一般都有高xdx潮。我一般都没有高xdx潮。这算做爱吗?不知道。根据克林顿总统的定义,这不算做爱。根据民间的定义,这算做爱。哦不,根据民间的定义,这叫“上床”,叫“睡觉”,叫“房事”。

  还是民间厉害!“做爱”这样的词,该是多么故弄玄虚,又是多么虚无缥缈,抓不住魂,定不下义。而“上床”,多么形象具体。床懂不懂?上懂不懂?上床懂不懂?上的是床懂不懂?只要人到了床上,不管做爱不做爱,都可以叫做“上床”。

  “睡觉”,囊括多么广泛,只要在床上躺下了,不管做爱没做爱,睡着没睡着,做梦没做梦,都叫“睡觉”。

  “房事”就更是大包大揽了,只要是在房间里干的,房子里干的,都可以叫做“房事”。

  我们有上床吗?有,每次都上床。躺地上按摩也行,但很不舒服,按了一面,却把另一面咯痛了。我们有“睡觉”吗?有,每次都睡觉,站着按摩也行,但肌肉不放松,按摩白用功。我们有“房事”吗?有,每次都有房事,都是在房子里干的,房间里干的,野外按摩也行,但太暴露目标。

  他要回中国去了,我去他那里,为他饯行,上床,睡觉,房事。

  刚进门,他就当头一个拥抱。我们又来到厨房的island(长条形厨台)旁边,天南地北瞎聊。

  他:你能帮我按摩一下吗?

  我:好啊!

  于是上楼,他把手提电脑带到卧室,放音乐。

  他的主卧室在房子的最高处,夏天冷气上不去,里面很热。我们这次就到了低一层的一个卧室,在楼上的洗手间对面。

  我帮他按摩了一会感觉好累就把衣服脱光躺下来休息,他也陪着我躺了一会,有了反应,开始和我接吻,抚摸我,然后亲吻我的下面,动作很热情,可是没亲到点子上,那天不知道怎么了,我毫无性趣。他忙了一会儿,看我没太大的反应就停了下来。我们就并排躺在床上光溜溜的聊天。

  他:时间过得好快啊

  我:是啊,特别是对我这种整天无所事事的人来说。

  他:(停顿了一会儿)我来美国都二十多年了,象一眨眼。

  我:(很久没说话,房间里一片寂静)

  他:(低低的)从来都是女孩找我,很多,拒绝也拒绝不了,就那么发生了。

  我:(低低的)从来都是男孩找我,很多,也不知道怎么的,就那么发生了。

  他:你不喜欢intercourse(性生活),对吧?

  我:(他还记得)是啊,我觉得intercourse挺无聊的。

  他:我也觉得挺无聊的,我就喜欢刚进去那一会儿,特别喜欢粗暴的进去。

  我:(显摆,跟他扯平)以前有几个男朋友,说碰到我的皮肤就想做爱,忍不住。

  他:你跟很多人做过吧?

  我:(诚恳的)嗯,我跟过很多人做过。如果能从头来,我不想跟那么多人做。

  他:人生不能从头来。

  我:如果人生能够从头来,你会不会跟那么多人做?

  他:男人跟女人不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