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雨枫轩> 原创长篇小说 > 社会|历史 > 历史军事小说 > 乒乓 > 正文 > 第二卷 第三章
第二卷 第三章



更新日期:2021-10-10 + 放大字体 | - 减小字体 本书总阅读量:

    她诧异地问:“平时配戴的几件饰物呢。”

    管家答:“这次丽子回来,我们都没再见过。”

    “李杰文这人可有出现?”

    “联络不到。”

    郭美贞握紧拳头,“别让我见到他。”

    就在这时候,他们听到轰隆一声,全屋震动一下,宛如地震。

    每个人都自房内奔出来。

    屋外护卫员匆匆进来报告:“一辆吉甫车撞上围栏。”

    话还未说完,只见关量子双眼血红冲进来推开警卫,扑到大哥面前。

    他厉声问:“几时轮到我?把我也整死,你可接收全部遗产。”

    管家佣人连忙都去站在两兄弟中间。

    关量子指着大哥斥责:“你明知丽子重病,却不肯让她快活几年,你立定心思逼死弟妹。”

    关宏子垂手直立不出声。

    过一会他轻轻说:“你讲得对,我不该管你们的事,明晨你到公司来,我叫律师把遗嘱中那份全数给你。”

    讲完,他回到书房关紧了门。

    关量子反而意外得说不出话来。

    管家冷冷对他说:“你该走了。”

    量子看着宇宙,忽然说:“你不是坏人,你何必留在此地做奴隶,快走。”

    宇宙转身上楼,不去理睬他。

    关量子如愿以偿,他不相信自己的好运,他把车头灯尽毁的车子倒后,驶离大寨。

    关宏子心灰意冷,关在书房好几天不出来。

    宇宙用后备锁匙启门进去。

    “要骂骂我好了,我最苯,我最不感恩,我最讨厌。”

    宏子躺在沙发上,闻声转过来,“刚盹着,又被你吵醒。”

    “房间有异味,来,搬楼上洗个澡,让工人收拾清洁这里。”

    他却轻轻说:“这几个晚上我听见丽子回来哭泣。”

    宇宙笔酸,“丽子已与父母团聚,她现在很开心,怎么会回这里来,你听错了。”

    “她没有回来?”

    “我猜想她早已丢开这里的事。”

    “我没看守好她,我余生不会原谅自己。”

    “那不是你的错。”

    管家借故进来,轻轻说:“关先生我非打开窗户不可。”

    窗帘一打开,宇宙吓一跳,在亮光下只见关宏子又瘦又干,像是变了一个人。

    她难过极了,吩咐佣人:“快拿炖好的清鸡汤来,泡半碗饭,好歹吃下去。”

    佣人立刻应着跑进厨房。

    关宏子起来,“这么大阵仗干什么?”

    他声音嘶哑,嘴唇脱皮。

    宇宙看着他缓缓喝下一杯西洋参茶。

    他嫌食物油腻。

    宇宙说:“吃一点点不怕。”

    大家都有点感动,这好似是这对年轻夫妇第一次同舟共济。

    这时,郭律师来了。

    她轻轻走进书房,受不了气味,“唷”一声又退出去。

    关宏子叹口气,“我去梳洗。”

    他上楼去,工人连忙进来整理。

    宇宙问郭律师:“量子终于分了家产?”

    郭美贞点点头,“那真是一笔巨款。”

    “照例电汇进那女子的户口?”

    “一人一半。”

    “这一半很快就会长出腿来跑去见那另一半。”

    郭美贞笑,“你的口气有点像宏子。”

    “吵了那么些年,他得偿所愿。”

    “他提出新要求。”

    “还有新意思?”

    “现在丽子不在了,丽子那份,他也有资格分。”

    “结算需时,请他好好等。”

    “他已登报与关宏子脱离兄弟关系。”

    “为什么?”

    郭美贞微笑,“宏子什么都不与你说。”

    “这里头又有什么秘密?”

    “宏子与量子同父异母。”

    宇宙跌坐在沙发里,所以量子与大哥不咬弦。

    “宏子叫我向你透露实情,这也是你该了解他们家庭状况的时候了。”

    “很多家庭都有这类比较复杂的情况。”

    “宇宙,你似回心转意,为什么?”

    “你们若一早把事实告诉我,我会体谅关宏子。”

    “听说,你亲身见过群英与应生这一对。”

    “他们在一起开心极了,真不愧叫度蜜月。”

    “此刻你的眼光真确得多。”

    “你教会我。”

    “愧不敢当。”

    关宏子下楼来,他瘦许多,衣嫌起码大了两号,似个小老头。

    郭美贞捧着文件到会客室与他商议事情。

    管家捧着一大盆柠檬进书房去辟味。

    张宇宙不打算离开大宅。

    下午,小丽的未婚夫来找关宏子。

    “大哥,小丽虽然不在,我那家私人公司却已筹备得七七八八,弃之可惜。”

    每个人想的、盘算的、关心的,也都不过是自身。

    关宏子这样回答:“你同周李两位会计师商议吧。”

    “他们叫停,说宇宙不需要卫星公司。”

    “他们的决策必有理由。”

    “可是大哥,那是我的事业。”

    “我们谈到这里为止。”

    “大哥,看丽子份上。”

    关宏子已经站起来离去。

    管家送客。

    他看见宇宙,连忙喊大嫂。

    宇宙转过头来,轻轻问:“事发当日,你在什么地方?”

    他答不上来。

    “警方说你在郊外打高尔夫球,身边有三数名美女密友。”

    她还以为他是老实人,她眼睛有毛病,俗称有眼无珠。

    那人忽然尖叫起来:“你们塞一个神经病人给我。”

    司机一把将他推出门去。

    宇宙走到书房里用力闻了闻,气味芬芳,一室柠檬味。

    傍晚,体育器材公司送一张全天候乒乓球桌来。

    管家问:“放在什么地方好呢?”

    宇宙想一想,“后园。”

    “不怕雨淋?”

    体育用品公司职员笑答:“十年保用。”

    她可得好好练一下乒乓球。

    打球需要两个人,一来一往,打过去的球要有人接得住,再打回来,才算好玩。

    此刻宇宙只一个人,她拿起球拍,取出乒乓球,在桌上试一试,只发出[口的][口的][口的]声。

    第二天一早,关宏子带着同事到欧洲开会。

    四五个人当中,他最矮小,不似老板。

    当然,现代人不再狩猎,四肢发达再也无用。

    宇宙一直送到飞机场。

    关宏子照例沉默,转身离去。

    回程下雨。

    郭美贞来看她。

    “宏子叫我陪你。”

    “刚才在候机室,同事们识趣借故走开,我多希望他会对我说几句话,或是拥抱我一下,但是他始终没开口,什么都没做。”语气失落。

    郭美贞不出声,这两个人的误会可能已经消除,可是隔膜依旧存在。

    “你们已经迈进一大步。”

    佣人捧出茶点招待。

    “丽子的事都办妥。”

    “那李杰文可有出现?”

    “听说他已远赴加国。”

    宇宙喝一口蜜糖薄荷茶。

    “关量子与家人也到加国东岸去了。”

    “是他大哥叫你注意他?”

    “是我自己好奇,我想知道,一笔九位数字款项,可以花多久。”

    宇宙笑笑:“你说呢?”

    “他有很多人帮忙。”

    “他女伴相貌平常,又带着两个女儿,看不出有那样大本事。”

    “她攻心。”

    宇宙地头,“我就不会。”

    “可是你年轻貌美。”

    “你呢,郭姐。”

    “我勤奋如牛。”

    她俩大笑起来,每个人生存都得有些条件。

    “量子在市郊买下华丽住宅,找专人装修设计,两个女孩子忽然改了姓关,驾欧洲跑车,进大学读书,两夫妻每日打球消闲。”

    “这样,也可以花三十年。”

    “人家会有花样。”

    “如此休闲日子已经够好。”

    “宇宙,你知足常乐,人家不是那样想。”

    宇宙感喟:“我一直误会宏子刻薄弟妹。”

    “他得确十分严格。”

    “郭姐,我不能闲着,安排一个工作给我。”

    “你做一间设计公司吧。”

    “我真想做出名堂。”

    “任何事,做得稍微好一点点,已经十分吃苦。”

    “我愿意付出代价。”

    “你没有必要辛苦。”

    “给我一个机会。”

    “你是比较有出息的一个。”

    这句话说漏了嘴:比较有出息,两个以上才可以有比较,张宇宙是其中一个,另外一个是谁?抑或还不止一个,甚至是两个、三个?

    她实在是太过低估关宏子了。

    这时宇宙轻轻问:“还有什么人比较没出息,或是主意没有那么多?”

    好一个郭美贞,像是没有听到宇宙的问题般,她说:“宇宙,你草拟一个简单计划,我们开会研究。”

    “喂。”

    她拎起沉重的公事包离去。

    公司车子及司机在门口等她,司机替她接过公事包。

    这名能干的女子大概自学校出来就走进宇宙机构,十多年来与老板一起打天下,绝对有功有劳,却永不炫耀夸口,不卑不亢,恰如本份地默默苦干,终于做到一人之下,百人之上的位置。

    郭美贞是多么聪敏智慧,值得借镜学习。

    宇宙知道关宏子有两间书房,一大一小,大的在楼下,几乎也是他私人会客室,小的在卧室旁,是他休息的地方。

    宇宙走到楼上,关宅从来不锁上任何一道门,这个习惯叫人舒服。

    佣人正在收拾丽子房间,她回来只短短住了一阵子,又走了,她与家无缘,躭不住,她在家怎么都不开心。

    佣人很会收拾,把杂物都放进大纸箱角善慈(原文)机构取走。

    宇宙看到有婴儿玩具及小小鞋子,丽子没舍得扔掉。

    她不忍看下去。

    她推开宏子房门。

    小小书房有一只大瓶子里插着姜兰,香气扑鼻,宇宙在一张安乐椅上坐下。

    她四处打量,认识宏子这么久,她从未曾进来小书房,有时看到他一个人坐着听音乐。

    她按动录映机,看到纽约卡纳基演奏厅里不知名但肯定著名管弦乐队正起劲弹奏。

    这人竟如此正经,楼上私人书房,应该看些见不得光的录映才是呀。

    四周围一张照片也没有,难以捕抓蛛丝马迹。

    桌子有一只小小扁碟机,宇宙按动。

    她看到一个老年男子轻轻说话。

    “宏子,你看到这段录映时,我大概已不在人世。”

    宇宙睁大双眼,这是谁?

    “我身边是伍律师及钱律师,证明我神经健全,可以作出决策,我把宇宙机构留给你一人处置——”这是他父亲!

    宇宙立刻关上机器。

    这是他的私隐,虽然房门没上锁,机器只随意放在书桌上人人可以看见,而她的身份是未婚妻,受过西方教育的人都明白,这也不表示她可以随意查看。

    宇宙觉得她应当离开书房。

    但是她忽然想知得更多,真是好笑,到了今天,她才对宏子发生兴趣。

    她想了解他。

    她走进他的寝室。

    仍然一张照片也无,大床、大茶几、深咖啡色皮沙发、雪白地毯,四五百平方尺大房间通向更大的露台。

    他父亲千真万确把大部份遗产都留赠给他,长辈一早看到三兄妹之中只有他才有本事掌管产业。

    量子诬毁他私自吞没财产一说又不成立。

    宇宙吁出一口气。

    他的衣帽间在浴室另一边。

    看一的人的衣柜已可了解那个人,只见一式西服鞋子衬衫整齐排列,一点性格也无。

    宇宙见过另一名男士的衣橱,比这个飘逸得多。

    她伸手去拨动宏子的西服。

    她坐在衣帽间里凝思。

    这是一个温习功课的好地方,寂静无声,光线柔和,可惜张宇宙从来没有这样幸运,父亲辞世后,家里只余一张小小吃饭桌子可以写功课。

    佣人进来看见她。

    “太太,我不知你在这里,可是把你行李搬进来?”

    宇宙摇摇头。

    她走出衣帽间。

    关宏子衣服鞋袜住的地方比许多一家四口还大。

    她坐到床沿,看到雪白枕头底有一条金属链子露出一角。

    她轻轻掀开枕头,看到一只椭圆型照片盒子,已掀开,里头嵌着一张极小照片,但是清晰看到一家五口。

    他们三个孩子还小,宏子只有六七岁,丽子只是个手抱婴儿,量子双颊胖嘟嘟,父母正年轻。

    宇宙微笑,那是任何人的流金岁月。

    他把照片盒子留在家里,想必是怕在旅途中大意遗失。

    盒盖打开,想必是天天看。

    宇宙对宏子的了解已经多了一点。

    床头还有几本书。

    ——孙子兵法、基督一生、如何胜任情绪,只得一本小说,是狄更斯的孤星血泪。

    小说翻到西克斯击杀南施那页。

    这是全书最残忍血腥一段,一向叫宇宙不忍细阅。

    宇宙抬起头来。

    她离开宏子私人地带。

    回到楼下,她松口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