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雨枫轩> 原创长篇小说 > 社会|历史 > 历史军事小说 > 钢穴 > 正文 > 第三章 暴动边缘
第三章 暴动边缘



更新日期:2021-10-02 + 放大字体 | - 减小字体 本书总阅读量:

  商店里头聚集的人没有外面多。经理颇有先见之明,在纠纷刚发生时就启动了压力门,以防藉机捣乱的人进来滋事。但如此也使得发生争执的当事人出不去了。

  不过这只是次要问题。

  贝莱取出警官专用的通行器通过了压力门。他很意外的发现R·丹尼尔居然还跟在他身后。这个机器人正将自己的通行器收进口袋。他的通行器细细的,比警察专用的标准行通行器小一点,也比较精致美观一点。

  经理马上朝他们跑过来,大声道:“警官!我的店员是市政府指派的,我绝对没有错!”

  三个机器人像竿子似的靠里头站着,压力门附近还有六个人,都是女人。

  “好。”贝莱清晰有利的说:“怎么回事?在吵什么?”

  “我来买鞋子。”有个女人尖声道:“为什么我不能让一个正正当当的店员来服务?难道我不值得尊重吗?”她的衣着,尤其是她的帽子,就像她的态度一样夸张。她气的满脸通红,但仍难掩那过渡浓的化妆。

  经理说:“如果有必要的话,我会招呼她的。可是,警官,我一个人怎么招呼她们那么多人?我的人没有什么不对,他们都是登记有案、领有执照的。我有他们的功能说明书、有保证书”

  “功能说明书!”那女人尖叫,发出刺耳的笑声,转向其他人:“你们听!他居然说那是他的“人”!你没问题吧?那些东西不是人啊!它们是机器人!”她故意把每个音节都拉的长长的。“万一你还不知道它们干了什么好事,那我就告诉你吧!它们偷了人的工作!所以政府才一直保护它们,因为它们工作不要钱,什么都不需要。多少人家为了这个缘故,搬到营房一样的公共住区,吃生的酵母浆。那些可都是正派高尚、勤劳努力的家庭。我要是老板,就让大家把所有的机器人都砸烂。我告诉你!”

  其他的女人七嘴八舌吵成一团,而压力门外的群众,骚动喧哗的声音也越来越高。

  贝莱很清楚R·丹尼尔·奥利瓦就站在他旁边,心里紧张焦急万分。他看看后头那些店员。他们是地球制品,而且是廉价的制品。他们只是那种会做几件简单工作的机器人。他们知道所有的鞋款编号、价钱以及每款鞋子的尺码。他们能随时注意存货的多寡,这件事做得也许比人还要好,因为他们对别的事情没兴趣。他们还能计算进货量、量取顾客脚板的大小尺寸。

  他们本身是无害的,但当他们为数众多时,其危险性却令人难以置信。

  换在前一天不,就在两小时之前贝莱还无法相信自己会如此同情这个女人。

  但此刻,他很清楚R·丹尼尔就在身边,他很怀疑,难道R·丹尼尔就不能取代一个C五级的便衣刑警吗?一想到这里,公众住区的景象便浮现在他眼前。

  他嘴里涌出了酵母浆的味道。他想起了他的父亲。

  他父亲原本是个核物理学家,在纽约市的身份地位高高在上。后来发电厂出了事,他父亲负起肇事责任,结果被剥夺了身份地位。详细情形贝莱不太清楚;事情发生时,他才只有一岁多。

  然而他却清楚的记得童年时在公众住区的生活情形,那种艰难困苦的全体生活已到了人所能忍耐的极限。他对他母亲已毫无印象了,她到公众住区不久便去世。

  不过他对他父亲的记忆到还很清晰。他酗酒、成天烂醉如泥、痴痴呆呆,偶尔,他会以刺耳沙哑的声音,有一句没一句的跟孩子们谈起过去。

  贝莱八岁那年,他父亲去世了,死时仍是个被剥夺了身份地位的人。贝莱和他的两个姊姊转到孤儿区,大家把这地方叫做“儿童层”。他们的波里斯舅舅实在太穷了,没办法改变这个事实。

  在孤儿区那段日子依然艰苦。而且,因为他父亲没有任何地位特权,所以贝莱在学校的日子也一直不好过。

  而此时,他站在这里,站在一群情绪越来越激昂骚动的群众当中,他却必须去镇压那些人,那些男人和女人,而他们只不过因为害怕自己和心爱的人被剥夺了身份地位,就如同他所害怕的一样。

  他以单调的语气像那个说过话的女人道:“女士,不要再闹了,这些店员并没有伤害你。”

  “它们当然没有伤害我!”女人大叫:“它们也休想伤害我!你以为我会让那种冷冰冰、滑腻腻的手指来碰我吗?我到这里来,就要受到人的待遇。我是公民。我有权利要求接待我的是人类。而且,你给我听好,我家里有两个孩子在等着吃晚饭。没有我带着,他们不能去地区餐厅,我可不要他们像孤儿一样。我得走了。”

  贝莱觉得自己的火气逐渐按捺不住了:“要是你肯让人家招呼你,现在早就回家了。真是无事生非,爱惹麻烦!”

  “什么?”那女人一脸震惊:“你说什么?你以为你可以把我当瘪三一样讲话吗?我看政府该表示一下了,要搞清楚,地球上难道只有机器人,其他什么都没有了吗?我是个辛苦工作的女人,我有我的权利……”

  她一直说,没完没了。

  贝莱陷入困境,进退两难。情况失控了。现在就算这个女人愿意接受店里的服务,那些等在外面的人也不会善罢甘休。群众以露出丑恶的面目,什么事都做得出来。

  橱窗外至少已聚集了一百人。自从这两名便衣刑警进入鞋店,外面的人便增加了一倍。

  “碰到这种案子,一般的处理程序如何?”R·丹尼尔突然问道。

  贝莱差点吓得跳起来。“先清一点,”他说:“这并非一般的案子。”

  “就法律上而言呢?”

  “这些机器人士依法指派到这儿来的。他们是领有工作执照的店员,没有违法的地方。”

  他们低声耳语。贝莱假装一副很正经、很有威严的公事公办的样子。丹尼尔则仍是喜怒不形余色。

  “既然如此,”R·丹尼尔说:“叫这个女人接受服务,不然就叫她离开吧!”

  贝莱的嘴角微微一撇:“我们要应付的是一群暴动的群众,不是这个女人。我看只有叫暴动组来处理了,没有别的办法。”

  “既然他们都是公民,就不应该、也不必要动员一个以的执法警官来指挥大家该怎么做。”丹尼尔说着,把他的宽脸转向鞋店经理。“先生,解除压力门。”

  贝莱想伸手去拉R·丹尼尔,但手伸到一半又停住了。在这个节骨眼,如果两名执法者公开起冲突,必然会使所有和平解决问题的机会都化为泡影。

  经理以抗议的眼神望着贝莱,贝莱把目光移开。

  R·丹尼尔毫不犹豫。“我以法律的权威命令你!”

  经理很不情愿的低声抱怨着:“如果店里有任何货品或设备受到破坏,一切损失我要市政府负责。我声明在先,我可是奉命行事的。”

  障碍除去,男男女女涌了进来。众人欢呼。他们觉得自己胜利了。

  贝莱曾听说过类似的暴动事件。他甚至曾亲眼目睹过一次这种暴动。他见过机器人被十几只手举起来,那沉重静止的身躯倒在肌肉贲张的手臂上,被抬了出去。

  人们使劲的拉扯、扭折这些金属作的人类仿制品,连铁、压力针、针都派上了用场。最后,这些可怜的东西全变成一堆金属片和电线。而人脑所创造出来了、最错综复杂的昂贵电子脑,则像一个个足球般在人们手中抛来抛去,瞬间被砸成废物。

  此刻,在兴高采烈声中,破坏力终于爆发了,无法抑止了。群动的群众将目标指向任何可以拆可以砸的东西。

  鞋店里那些机器人店员可能不知道自己的同类曾有过什么下场,不过在群众涌入鞋店时,他们都叽叽喳喳尖叫起来,同时把双手举到面前,彷佛在以最原始的方式竭力躲避危险。

  而引起动乱的那个女人,眼见场面突然演变到远远超出她原先所期望的地步,害怕的张大嘴巴、浑身发抖。“喂,等一下!喂,不要这样!”她大叫。

  女人的帽子被挤歪了,滑下来遮住她的脸。她语不成句,只是一迭声无意义的尖叫。

  经理也在大叫:“阻止他们!警官,快叫他们住手!”

  R·丹尼尔开口了。完全看不出他在使力,他的声音突然拔高,分贝高出常人力范围。贝莱又一次想到,当然,他不是“谁敢再动,立刻开枪!”R·丹尼尔说。

  很后面有一个人大喊:“揍他!”

  然而,好一阵子,谁也没动。

  R·丹尼尔很敏捷的跳上一把椅子,有从椅子跨到一个陈列柜上面。自极化分子膜片缝隙渗出来的微微彩色萤光,使得他那冷漠、光滑的脸变成阴气森森、非尘世所有的东西。

  贝莱心里想,非尘世所有。

  R·丹尼尔等在那里,场面静止不动。他彷佛一个缄默的、令人望而生畏的巨人。

  接着,R·丹尼尔开口了。他口齿清晰道:“你们会说,这家伙手里只不过是一条神经鞭,或者是一个搔痒器。如果大家一起向前冲,我们可以把他按倒在地上,顶多只有一、两个人受伤,而受伤的人会复原的。然后,我们就可以做我们想做的事,叫法律和秩序到外世界去死吧!”他的声音既不凶狠也不愤怒,但却充满了权威。这是一种充满自信的、指挥若定的口吻。他继续说:“你们错了!我手里拿的既不是神经鞭,也不是搔痒器。这是一支爆破枪,致命的武器。我会用它,而且我不会只对着你们头顶上面射击。在你们还没搞清楚状况前,我就会轰死你们很多人,也许每个人都会挨上一下。我说话算话。有谁怀疑吗?”

  群众外围一阵骚动,不过人数却不在增加了。虽然仍有人凑近店门口来看热闹,但店里的人正争先恐后散去。那些最靠近R·丹尼尔的人屏住呼吸,竭力稳住身体,不让后面的人把他们挤向前。

  戴帽子的女人打破僵局。她突然放声大哭,高声叫道:“他要杀我们!我又没做什么。噢!让我出去!让我出去!”她转过身,面对一堵由男男女女围成的、挤得无法动弹的人墙。她双膝一软,跪了下去。

  沉默的群众逐渐后退,移动的迹象更加明显了。

  R·丹尼尔跳下陈列柜,“我现在要走到门口。”他说:“谁碰我一下谁就挨,男人女人都一样。等我走到门口,要是有哪个人还不回去忙他自己的事情,我就朝他开枪。这个女人……”

  “不!不要!”戴帽子的女子叫道:“我跟你说我什么都没做,我没有恶意。我不要买鞋子了,我只要回家!”

  “这个女人,”丹尼尔不理她,继续说:“这女人留下来,店员会招呼她。”

  他开始向前走。

  群众愣愣的面对他。贝莱闭上眼睛。完了!他心乱如麻的想。一定会出人命的,事情越搞越糟了。这不是我的错。是他们强塞了一个机器人来作我的伙伴,是他给了他跟我同等的阶级。

  然而这算什么藉口呢?那连自己都无法说服。他本该在一开始就阻止R·丹尼尔的。他本该把握时间呼叫镇暴组来的。可是,他却任由R·丹尼尔作主,甚至还像个懦夫似的觉得松了口气。他是多么憎恶自己,他居然还想告诉自己说,R·丹尼尔的魅力足以控制这种场面。一个机器人,居然主宰了……但那些声音叫喊声、咒骂声、呻吟声、呐喊声都没有出现。他睁开眼睛。

  人群正在散去。

  鞋店经理逐渐冷静下来。他整整歪扭的外套,拂顺乱发,对正在散去的人群愤愤的低声恐吓着。

  巡逻车的警笛正自远而近,到鞋店外倏然而止。

  贝莱想:动作真快喔,事情都结束了才来。

  经理拉拉他的袖子:“我们不要再添麻烦了,警官。”

  “不会有任何麻烦的。”贝莱回道。

  打发巡逻车警员很容易的事。他们是接到民众报案说街上聚集了一大堆人才赶来的。他们对整件事的来龙去脉不清楚,再说他们到的时候群众也已经散了。

  贝莱轻描淡写的把事情经过叙述一遍,而且绝口不提R·丹尼尔在事件中所扮演的角色。R·丹尼尔站到一边,一副对此事毫无兴趣的样子。

  事后,贝莱把R·丹尼尔拉到一旁,靠在建物的钢筋水泥柱上。

  “听好,”他说:“你要知道,我并没有争功的意思。”

  “争功?这是你们地球人的俚语吗?”

  “我并没有报告你在此事中所扮演的角色。”

  “我对你们的习俗不太清楚。在我们的世界里,做报告通常是要完整的。不过在你们的世界里也许不是这样。反正,暴动总算避免了,这裁示重点,对不对?”

  “是吗?好,现在你听清楚。”贝莱很生气,却又不能太大声,所以他尽量采取强硬的措辞。“你再也不许做这种事!”

  “不再遵守法律?如果我不做这种事,那么我存在的目的何在?”

  “再也不许以爆破枪威胁人类!”

  “伊利亚,你应该知道,不管在任何情形下,我都不会开枪的。我根本就没有能力伤害人类。而且,你也知道,我不需要开枪。我已经料到没有开枪的必要。”

  “你不需要开枪只是侥幸而已。再也不要冒那种险了。我并不是不能表演你那种亡命特技”

  “亡命特技?什么是亡命特技?”

  “算了,不谈这个。想想我说的话。我也可能会用一支爆破枪对着群众。我身上有爆破枪。但是我不能玩这种赌博游戏,你也不能。叫镇暴组来处理要比表演个人英雄主义安全得多。”

  R·丹尼尔很认真的想了一想,接着摇摇头。“我认为你说的不对,伊利亚伙伴。我所得到的有关地球人人格特征的资料上说,地球人并不像外世界人,他们从生下来那天起就开始接受服从权威的训练。显然的,这是你们的生活方式所造成的结果。我也已经用事实证明,只要以足够坚定的态度代表权威,一个人就绰绰有余了。事实上,你希望叫镇暴组来的心态,也是表现了你在直觉上希望有一个更高的权威来为你负责。不过,我承认,我所采取的行动如果换在我们的世界里,是很不合理的。”

  贝莱气得满脸通红:“要是让他们认出你是机器人”

  “他们绝对认不出来。”

  “不管怎么说,你都得记好,你是个机器人,只是个机器人而已,就像那家鞋店的店员一样。”

  “当然,我是机器人。”

  “你不是人类。”贝莱发现自己不由自主的变的残酷起来。

  R·丹尼尔似乎在想他这句话。“人类和机器人的区别,也许不向是否具有智慧那么重要。”他说。

  “也许你们的世界是如此,”贝莱回道:“但在我们地球上却不是这样。”

  他看看手表,发现他已迟了一小时十五分。想到R·丹尼尔已赢了第一回合的胜利,而且是在他束手无策、呆立一旁的情况下赢的,他的喉咙就又乾又痛起来。

  他想到巴瑞特,就是被R·山米取代的那个男孩。他也想到自己,伊利亚·贝莱。

  他也有可能被R·丹尼尔取代的。老天,他父亲至少还是因为一场造成损失和伤亡的意外被撤职的。也许那次意外确实是他的错,贝莱不清楚。然而,假定他父亲是因为被机器人物理学家取代,只是为了这个,没有别的原因,仅仅只是因为这个,他父亲又该怎么办?难道他们真的一点办法也没有吗?

  他冷冷的说:“走吧!我得带你回家去。”

  “你知道,”R·丹尼尔说:“这是不对的,我们不应该费神去讨论那些不重要的事情,重要的是智慧……”

  贝莱提高声音:“好了!此事到此为止。洁西在等我们。”他朝最近的一个区内通讯管走去。“我最好先通知她一声,跟她说我们正要上去。”

  “洁西?”

  “我太太。”

  唉!贝莱心想,我要面对洁西的心情可真不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