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雨枫轩> 原创长篇小说 > 玄幻|武侠 > 传统武侠小说 > 金灯门 > 正文 > 第六章 智脱重围诛祸首
第六章 智脱重围诛祸首



更新日期:2021-10-04 + 放大字体 | - 减小字体 本书总阅读量:
  王俊睁大了眼睛,望着黄媚、于重,呆呆的说不出一句话。黄媚笑一笑,闭上了双目。
  王俊身不能动,口不能言,但他心中却明白得很,耳朵也可以听。
  只听篷车外面,传来那黑衣人的声音,道:“直驰荷花潭。”
  王俊心中悔恨交集,暗暗忖道:“我如不擅自作主,要他们交出兵器,束手就缚,只怕也不会落得今日的下场了。”悔恨尽管悔恨,但却无能为力,索性闭上了双目。
  不知道过去了多少时间,王俊突然觉得心头一震,竟被人解开穴道,清醒过来。紧接着一只滑腻的小手伸了过来,掩住了王俊的口。
  是黄媚。她的料断没错,王俊正要张口大叫,却及时被黄媚堵住了嘴巴。
  一缕柔细的声音,传入了王俊的耳际,道:“大哥,别出声。”
  一阵处子幽香,扑入鼻中。
  王俊心中一荡,急急定下心神,回顾了黄媚一眼,低声道:“我……”
  黄媚摇摇头,附在王俊的耳际,道:“大哥请放心,我们会尽一切力量保护你的安全,车外人都是耳目灵敏的武林高手,不能让他们听到一点声息。”
  王俊点点头。以后,王俊听不到他们谈些甚么,只见黄媚、言小秋口齿启动,却听不到一点声息。
  黄媚似是怕冷落了王俊,和言小秋谈了一阵后,又回过头来,低声对王俊说道:“大哥,我们已经有了完善的计划,你可以安心休息了。”语声一顿,接道:“记着,见到外人时仍然装出穴道被制的样子,别被人家瞧出来。”
  王俊点点头。黄媚又回头和言小秋、于重等商量了一阵,伸出手去,轻轻握了王俊一下左手,道:“大哥,好好的睡一觉,下车的时候,我们会推醒你,不过你要记着,大哥,咱们的处境很危险,随时可能有变化,所以我们必须时时提高警惕。”
  王俊点点头,道:“我知道。”
  黄媚颔首一笑,闭上双目。王俊哪里睡得着,这些事,都是他一生中从未经过的事情,但见黄媚、萧飞燕等,一个个都闭目休息,他只好闭上了眼睛,装出一副闭目养神的样子,事实上,他心中一片纷乱,但他表面上还保持相当镇静,不动声色。
  不知道过去了多少时间,篷车突然停下来,用不着黄媚等招呼,王俊当先睁开了眼睛。
  黄媚回顾了王俊一眼,道:“大哥,沉着一些,不要害怕。”
  王俊又点点头。
  密垂的车门突然打开,两只手伸进来抓起一个人,拖了出去。
  那是言小秋。紧接着于重,方昭,齐子川,王俊。
  对黄媚和萧飞燕似是特别的优待,两个人登上车把她们抬了下来。
  王俊目光转动,发觉停在一座广大的庭院之中。
  庭院中假山连池,亭阁俱全,是一座很有气派的大宅院。
  一个穿着黑衣服的人,脸上蒙着黑布,站在几个人身前。其他的人,都是穿着青色短衫的下人。
  王俊无法分辨出那黑衣人是否是刚才居中的黑衣人,但却感觉到那黑衣人的两道凌厉的目光十分慑人。
  只听那黑衣人冷冷说道:“你们听着,我现在要解开你们被点的穴道,让你们腿能行,口能言。”没有人回答黑衣人的话,事实上,也不用回答,那黑衣人已经出手。
  随在他几个人身上各拍了一次,然后又点了几个人双臂上的穴道。
  这都是王俊从未有过的经历,但人身的穴道,不论他是否学过武功,都有着相同的作用。王俊感觉着一双手臂完全失去了作用,软软的垂了下来,连摆动也不能。但说来很奇怪,除了手臂之外,人身其他的部份仍然可以行动。
  黑衣人当先而行,一边行一面说道:“诸位,进入大厅之后,希望能够据实回答我们的问话。”
  黄媚笑一笑道:“你们是甚么人?江湖上一向传说我们金灯门中人神秘,但现在看来,你们比我们还要神秘十倍了。”
  黑衣人冷笑一声,道:“姑娘,如果你们和敝上谈得好,咱们之间就不会再有甚么神秘了。”
  黄媚哦了一声,道:“原来你还不是首脑。”
  黑衣人道:“姑娘是聪明人,这句话就问得不聪明了。”
  黄媚道:“怎么说?”
  黑衣人道:“对付你们几个,大概还不致于劳动到敝上出马。”
  黄媚道:“原来如此。”谈话之间,人已到了大厅之外。
  一片寂静,静得可以听到几人的脚步声。大厅的门敞开着,黑衣人当先而行,步入大厅。于重等鱼贯相随,步入大厅。
  进了大厅,才发觉这大厅布置得很豪华。正中间一张高大的太师椅上,坐着身着紫袍的人。那人脸上戴了一个面罩,紫色绒布做成的面罩。除了露出两只眼之外,整个的头脸都在那面罩之下。
  紫袍人两侧站着四个白衫佩剑的青年,都在二十左右的年纪,这四人倒是未蒙面罩。
  除了这四个白衫人之外,大厅中再无别的人。厅太大,人数不多,看起来有些空阔。
  黑衣人一躬身,道:“金灯门中人已经全部带到。”
  紫袍人点点头,说道:“你和他们谈好了么?”
  黑衣人道:“谈是谈过了,不过,属下没有把话讲得很清楚。”
  紫袍人嗯了一声,道:“好!你做得很好,请坐吧!”
  黑衣人又是一躬身,道:“属下谢坐。”
  那紫袍人太师椅的两侧,摆了四张锦墩,黑衣人在右首第二张锦墩上坐下。
  这情形已很明显,除了紫袍人之外,这大厅中还有四个属于有固定座位的人,其余的只有站着的份儿了。
  紫袍人两道目光盯注在黄媚的身上,口中却道:“替七位贵宾添上首座。”
  大厅一角处人影闪动,七个青衣女婢缓步而出,每人手中搬着一张锦墩,放在那紫袍人的对面,大约有八尺的距离。
  女婢搬上了锦墩,群豪也不客气的坐下了。
  黑衣人重重咳了一声,道:“在下已经说得很清楚了,诸位据实回答敝上的问话吧。”
  王俊看看于重,又看看黄媚,才缓缓说道:“那要看你问些甚么事了。”
  黑衣人冷冷说道:“不论甚么事,你们都要回答。
  王俊一皱眉头,不知道如何回答。
  黄媚开了口,莺声燕语的说道:“你们问吧!我们知道的一定会回答你们。”
  紫袍人点点头,道:“你叫黄媚?”
  黄媚答道:“是!我在金灯门中排行第六。”
  紫袍人道:“黄媚姑娘,咱们先谈公事呢?还是先谈私事?”
  黄媚道:“公事谈甚么呢?私事又谈甚么呢?”
  紫袍人道:“公事谈你们金灯门中事……”
  黄媚笑一笑接道:“私事呢?”
  紫袍人道:“私事么,谈谈黄姑娘的终身大事。”
  黄媚道:“我还是不太明白,不过,咱们先公后私。”
  紫袍人道:“好!长话短说,你们金灯门在江湖上虽然很有名气,但你们的人手太少,组织不够庞大,而且现在又招了很大的麻烦,惊动了武林盟主,他派出总护法非凡大师来生擒你们,这老和尚是武林中出了名的难斗人物,何况,他手下的护法都是各派中的精英人物组成,实力相当的强大,这一点诸位应该已经明白。”
  黄媚道:“我们经历过了。”
  紫袍人道:“你们如若被擒上武当山,必然会性命难保。”
  黄媚接道:“他们不讲理么?”
  紫袍人道:“讲理,但你们只有六个人,六张嘴,如何能说过他们几十张嘴,老实说,你们上了武当山,就很难再活着下来。”
  黄媚道:“阁下的意思呢?”
  紫袍人道:“我的意思很明白,你们不能上武当山。”
  黄媚道:“我们不上武当山,岂不是要被武林盟主下令通辑我们么?”
  紫袍人道:“不错,所以从此之后金灯门很难在江湖上立足了。”
  黄媚道:“我们应该如何呢?”
  紫袍尺道:“在此情形下,诸位应该先找一个靠山。”
  黄媚道:“甚么靠山?”
  紫袍人道:“我!我可以帮助你们,把你们隐蔽起来。”
  黄媚道:“如何隐蔽呢?”
  紫袍人道:“你们金灯门在江湖上已够神秘,从此之后更为神秘一些,只有藏在暗中的人才能清楚各种情况。”
  黄媚叹息一声,道:“阁下,你可不可以说得明白一些?”
  紫袍人道:“好吧!区区领导了一个很大的组合,我们作的事无日无之,但却从来没有一个人会怀疑到我是这个组合中的首脑人物。”
  黄媚道:“那真是很难叫人相信的事,一定要具有无比的才能才行。”
  紫袍人道:“姑娘明白了么?”
  黄媚摇了摇头,说道:“我只知道我们的处境危险,也知道了把身份更隐密起来才安全,但我不太明白阁下的用心是否还有别的用意。”
  紫袍人道:“有!把你们的人全部并入我领导的组合之中。”
  黄媚道:“是不是想把你领导的组合也跟着叫金灯门?”
  紫袍人道:“不是,金灯门已经破散,从此之后武林中再也没有金灯门这个组合了。”
  黄媚道:“你是说,要我们参加你们的组合之中……”
  紫袍人接道:“在下正是此意,但不知诸位的意下如何?还望诸位给我一个答覆。”
  黄媚道:“要我们答复甚么?”
  紫孢人道:“同不同意区区的办法?”
  黄媚道:“兹事体大,恕我无法回答你,这要我们掌灯大哥决定。”
  紫袍人道:“哪一位是掌灯大哥?”
  王俊一抬头,道:“我!”
  紫袍人点点头,道:“你叫王俊。”
  王俊道:“正是在下。”
  紫袍人道:“你能回答区区的问话么?”
  王俊道:“在下能,不过,这件事关系金灯门中所有的人,我必须和他们谈谈才行。”
  紫袍人道:“只怕你们没有太多的时间了。”
  黄媚嫣然一笑道:“阁下,这样的大事,怎么不给一点时间让我们商量?”语声一顿,接:“不躭误你的时间,借这个机会再谈谈我们私人之间的事。”
  紫袍人哈哈一笑道:“姑娘,你要我直话直说呢?还是曲折有致一些?”
  黄媚道:“咱们都是武林中人,还是直话直说吧!”
  紫袍人道:“好!姑娘如此说,区区就把话明说了。”
  其贲说与不说,他的眼神已经告诉了黄媚。
  黄媚道:“我洗耳恭听。”
  紫袍人道:“区区对姑娘的美貌十分倾心。”
  黄媚道:“哦!”
  紫袍人道:“所以,我希望姑娘能答应区区的婚事。”
  黄媚道:“哦!”
  紫袍人道:“当然,对你这等美貌的姑娘,自然要准备一份好好的聘礼。”
  黄媚道:“甚么样的聘礼?”
  紫袍人哈哈一笑,道:“相当??厚。”
  黄媚道:“我可不可以先知道是甚么样的聘礼?”
  紫袍人道:“一件万年温玉佩。”
  黄媚道:“真的么?”
  紫袍人道:“那温玉佩佩在人身上,可养颜益寿,是一件不算太差的聘礼吧!”
  黄媚道:“还有些甚么?”
  紫袍人道:“七颗明珠,内中有一颗是夜明珠。”
  黄媚道:“想来那几颗明珠也是很名贵的了。”
  紫袍人道:“不错,任何一颗都在万金以上。”
  黄媚道:“可不可以给我瞧瞧呢?”
  紫袍人道:“还有啊!”
  黄媚道:“哦,还有甚么?”
  紫袍人道:“一株千年人参。”
  黄媚道:“千年人参?当真么?”
  紫袍人道:“一点也不会错。”
  黄媚道:“够了,够了。”
  紫袍人道:“还有两件。”
  黄媚道:“我听得已经有些震动了。”
  紫袍人道:“另外两件,也会让姑娘满意。”
  黄媚道:“我在很用心的听。”,
  紫袍人道:“一件海龙皮的披风,纵然在冰天雪地中,只要身披此物,也不会有寒冰的感觉。”
  黄媚道:“当真件件珍贵!”
  紫袍人笑一笑,道:“还有一件是天风刀谱。”
  黄媚道:“这些都给我?”
  紫袍人道:“五件聘礼,价值不菲,只要姑娘答应一声,在下立刻奉上这五件聘礼。”
  黄媚道:“要立刻答应么?”
  紫袍人道:“是!在下希望姑娘能作一个决定。”
  黄媚轻轻吁一口气道:“我答应,不过,除了那五件聘礼外,我还有别的条件。”
  紫袍人道:“甚么条件?”
  黄媚道:“放了金灯门中所有的人,不许伤害他们。”
  紫袍人道:“这一点很容易办到,不过,他们又往何处躲避呢?”
  黄媚道:“天下之大,何处不可存身?只要他们散了金灯门,找一处隐密谁也找不到他们了。”
  紫袍人笑一笑道:“好吧,你们多年袍泽,条件不算太苛刻。”
  黄媚道:“我还有条件。”
  紫袍人道:“说下去,一口气说完吧。”
  黄媚道:“放了他们之后,我还要知道他们确实安全离开,我才能答应你的婚事。”
  紫袍人道:“还有甚么?”
  黄媚道:“没有了,那么优厚的聘礼,甚么人都会听得动心。”
  紫袍人道:“就这样决定了,是么?”
  黄媚点点头。
  紫袍人道:“区区可以立刻下令,放了他们。”
  黄媚点点头道:“好!放了他们离开,再收你那五种很优厚的聘礼,我就可以答应你的婚事。”
  紫袍人道:“黄媚姑娘,有一件事,只怕你还不清楚,我先想说明白。”
  黄媚道:“嗯!你说吧!”
  紫袍人道:“我的年纪很大。”
  黄媚道:“我看得出来。”
  紫袍人道:“我己经六十多了。”
  黄媚道:“你一身武功,已到了炉火纯青之境,就算是年龄大一些,也不要紧的。”
  紫袍人道:“黄媚,你答应得如此爽快,老夫倒有些不放心了。”
  黄媚道:“我在江湖上跑惯了,故缺少那种羞人答答的少女忸怩,看起来似乎是不够温柔。”
  紫袍人道:“我只觉有些怀疑,这像做梦一样。”
  黄媚道:“这不是做梦,而是很真实的事,我在江湖上走的太久了,看到很多血淋淋的事,虽然我年纪不大,但却不喜欢空中楼阁,我要说真真实实的事。”
  紫袍人轻轻吁了一口气,道:“好!好!我立刻放了他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