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雨枫轩> 原创长篇小说 > 恐怖|科幻 > 灵异恐怖小说 > 吸血鬼莱斯特 > 正文 > 第七部 古老的魔力,古老的秘密 第七章
第七部 古老的魔力,古老的秘密 第七章



更新日期:2021-10-14 + 放大字体 | - 减小字体 本书总阅读量:

  7

  “我走进大门之后,督伊德教祭司就把它关上了。这时候,我发觉自己站在那长长的石阶的顶端。这是我在后来的几个世纪中将会多次见到的布局。你已经见过两次了,而且还将见到第三次——这些台阶直接通向地母,通向那些饮血的人的藏身之处。

  “橡树本身就带着一个小屋,低矮而未经加工。火把的亮光照耀着那木头上到处被凿出的粗糙痕迹,可是吸引着我的东西却在台阶的底端。它又一次告诉我,让我不要害怕。

  “我不怕。我带着狂野的梦想,精神百倍。我并不会像自己想象的那样就这样死去,而是越发的接近某个秘密。这个秘密比我想象中的要有趣得多。

  “可是,当我来到那窄窄的石阶的底端,站在一间小小的石屋里的时候,我被眼前的一切吓坏了——我惊恐极了。那厌恶和恐惧感突然像个肿块堵住我的喉咙,令我无法呼吸,让我感到无法控制的恶心。

  “在台阶底部对面的石椅上,坐着一个家伙。在明亮的火光之中,我看见他有着人一般的脸庞和四肢。可是,他浑身都被烧焦了,皮肤都缩到了骨头里,样子十分可怕。实际上,他看上去像是个披着沥青的黄眼骷髅,只有那飘动的白头发还安然无恙。他张嘴说话,我能看见他那白色的尖牙。我紧紧地抓着火把,努力不让自己像个傻子一样地叫出声来。

  “‘别靠我太近,’他说,“就站在让我能看见你的地方。别让他们看见你,只要我能看见你就行。’“我咽了一口唾沫,想让自己的呼吸变得轻松些。没有人可能像它那样,被烧成那个样子还能活下来。然而这个家伙还是活着——赤裸,干瘪,焦黑。他的声音低沉而悦耳。他站起身,慢慢地走过这屋子。

  “他指着我,略微睁大了黄色的眼睛,在火光中露出血红的颜色。

  “‘你想要我做什么?’我想都没想就脱口而出。‘我为什么会被带到这儿来?’“‘灾难,’他用不变的、带着真实感情的声音说道——这声音并不是我原以为的那种粗糙的声音。‘马略,我要把自己的力量给,你。我要让你成为神,你将获得永生。可是,当这一切都结束以后,你一定要离开这里。

  不管怎么样,你都要避开我们忠实的敬拜者们,而且,你必须深入到埃及的地下去,弄清楚为什么这……这种事情会降临在我的身上。’“他好像是在黑暗中漂移。他的头发好像就是一捆扎着的白色稻草。当他说话的时候,他下巴上黏着骨头的、皮革一样的黑色皮肤就会被拉伸。

  “‘你会发现,我们是黑暗之神,我们是明亮的敌人。我们侍奉的是圣母,而且我们只靠月光生活并且管束自己。可是我们的敌人太阳,已经脱离了它自然的轨道,在黑暗中发现了我们。在我们敬拜的整个北部,从那冰雪之地的圣墓,直到物产富饶的国度,乃至东部地区,太阳都已经找到了我们的圣殿,并且将神活活烧死。他们其中最年轻的突然之间就消亡了,有些神在敬拜者面前就像彗星一样爆炸了!这热量是如此之大,居然令有些人死在圣树变成的火柴堆之中。只有那些老神——那些长久侍奉圣母的老神——还继续像我一样的行走、说话。可是他们极度痛苦,因为只要他们一出现,就会吓到那些忠实的敬拜者们。

  “‘一定要有一位新神出现,马略。他要像我一样,像圣母的情人一样,强大而俊美。

  可是更真实的情况是,他必须要强大到能够摆脱敬拜者,用某种方式离开橡树,深入到埃及,找到那些老神,弄清这场灾难为什么会发生。马略,你一定要到埃及去,你一定要去亚历山大和其他的一些古老城市。在我将你塑成之后,你一定要去召唤那些老神,搞清楚谁还活着,谁还能行走,并且找到这场灾难的原因。’“说完他就闭上了眼睛。他静静地站在随意摇摆的火光之中,看上去就像用黑纸做成的一般。突然问,我的眼前毫无缘由地出现了那些暴力的场面——那些墓地中的神变成熊熊火光的场面。我听见了他们的尖叫。

  我作为罗马人的理性意识,抗拒着这些场面。

  他想记住他们,控制他们,而不是向它们屈服。可是,那场面的始作俑者——那个家伙——很有耐心,于是那些场面持续地进行下去。我看见的那个国家只可能是埃及。那里,所有的东西都带着烧焦的黄色,所有的东西都被沙子覆盖,被它玷污,最终变成跟它一样的颜色。我看见更多的台阶深入到地下,我还看见了圣殿……

  “‘去找他们,’他说,‘弄清这些究竟是怎么一回事。弄清楚了之后,它们就不会再发生了。在亚历山大的街道上,运用你的力量,直到你找到那些老神。那儿的老神跟我一样,也在祈祷。’“我惊讶得无法作答。这个秘密让我觉得格外的自卑。可能有那么一刻,我甚至都完全接受了这样的命运,但我并不确定。

  “‘我知道,’他说,‘你在我面前什么都隐藏不了。你并不想成为墓地之神,你想要逃跑。可是你瞧,不管你在哪里,灾难总能把你找到,除非你找到灾难的根源,并将它除掉。

  因此,我知道你将会去埃及,否则,在那夜晚和黑暗的孕育之地,你也可能会被那不寻常的太阳烧死。’“他在石头地面上拖着干枯的脚,向我稍稍靠近了一点。‘记住我的话。你必须今晚就离开。’他说。‘我会告诉敬拜者们,为了拯救我们大家,你一定要到埃及去。他们肯定不愿意和他们全新全能的神分开,但是你还是必须要去。此外,你不能让他们在节日之后将你囚禁在橡树之中。你的行动一定要快。在日出之前,你就要进入地母,这样才能躲开亮光的威胁。地母会保护你的。现在,到我这里来,我要给你那鲜血。感谢上帝,我还能给你我那古老的力量。这是个缓慢、漫长的过程。我吸取,我给予;我再吸取,我再给予。但是我一定要这么做,你一定要成为神,而且你必须照我的话去做。’“还没等我答应,他就突然伸出黑漆漆的手指紧紧地把我抓住。火把从我的手中掉落。我仰面跌倒在台阶上,可是他的牙齿已经嵌入了我的喉咙。

  “接下来的事情你都知道了。你是明白那种被吮血后的兴奋感觉的。在那一刻,我看见了埃及的坟墓和庙宇。我看见两个光辉灿烂的人影,肩并肩地坐着,就好像是在宝座上一般。我看见并听见一些不同的声音,在说着其他种类的语言。在所有这一切的下面,传来同样一种命令:侍奉地母,吸取供奉者的鲜血,掌管来自墓地的永恒而惟一的敬拜。

  “我就像一个睡梦中的人一般不断挣扎着,无法喊叫,无法逃离。当我意识到自己不再困在地上而是获得自由的时候,我又一次见到了神。他跟以前一样,依然通身漆黑。

  可是这次他显得十分强壮,好像那光亮只是将他烤了烤,而他依然保持着他全部的力量。

  他的脸部轮廓清晰,甚至可以说是美丽。虽然他的那如皮革般的黑色皮肤已经裂开,可是五官却长得很好。那黄色的眼睛睁得滚圆,眼角自然的褶皱令眼睛成了心灵的窗口。

  可是他还是一瘸一拐的,还是经受着煎熬,几乎无法动弹。

  “‘起来,马略,’他说道,‘你正口渴,让我来给你点喝的。起来,到我身边来。’“你应该能够体会,当他的鲜血流人我的体内,进入到我的每根血管、每个肢体的时候,我那种兴奋的心情。可是那可怕的钟摆才刚刚开始晃动。

  “橡树里,时间在一小时一小时地流淌。

  他吸走我的血,再把它还给我,一次又一次,周而复始。当我被吸干的时候,我躺在地上啜泣。我看见面前自己的双手就像骷髅一般。于是,我像他以前那样颤抖起来。当他再一次让我吸取鲜血的时候,我就会陷入一种狂乱、美妙的感觉之中。而我惟一能做的,就只是让他再次将我体内的血吸出。

  “随着这样一次次的交换,我渐渐明白了这样的道理:我是永生不死的,能够让我消亡的只有太阳和火。白天,我将会在地下入眠。

  此外,我将永远不会知道什么是病痛和自然的死亡。我的灵魂永远不会从我的身体里进入到别人的体内。我是圣母的仆人,月亮将给予我力量。

  “我还明白了,我将靠着作恶者,乃至是被敬献给圣母的无辜者的鲜血成长起来。在两次敬献的间隔,我应该保持饥饿的状态。

  这样我的身体就会像冬天田里那死去的小麦一样干瘪,而当敬献的鲜血注满我的身体的时候,我就会像那春天的新生植物一般饱满而美丽。

  “伴随着我的痛苦和喜悦的,是四季的更迭。我的意识能够了解别人的心声和意图。

  我应该运用这种力量对我的敬拜者们做出判断,引导他们保持正义,遵守律法。除了敬献的鲜血之外,我绝对不能吸取别的血液。我也绝对不可以为了自己的利益积攒力量。

  “我学到了这些东西,理解了这些东西。

  可是,在那段时间中,我真正学到的东西,是我们所有人在吸血的那一刻都学到的,也就是我们不再是一个凡人了——我已经将自己已知的一切结束,成为某种过去的教义所无法驾驭或解释的强有力的东西。用梅尔的话说,我的命运已经凌驾于一切知识之上——不论是凡人还是不死之人的知识。

  “终于,神做好准备要让我离开这棵树了。他从我身上吸取了太多的鲜血,以致令我几乎无法站立。我成了一个为饥渴而抽泣的幽灵。我眼中看见的是鲜血,鼻子里嗅到的也是鲜血。要是我有力的话,我就会向他冲过去,抓住他,把他吸干。可是,那力量,显然是他所拥有的。

  “‘你的身体现在是空空的,每次节日结束之后你都必然如此,’他说道,‘这样你才会用敬献的鲜血填饱你的肚子。但是你要记住我对你说过的话。在你掌权之后,你一定要找到逃离的办法。至于我,你尽量地挽救。

  告诉他们我一定要跟你呆在一起。不过,很有可能我的时间已经到了尽头。’“‘为什么?你究竟是什么意思?’我问。

  “‘你会明白的。这儿只需要一个神,一个好神,’他说,‘要是我能跟你去埃及,我就能喝下旧神的血液,那样我或许就能复原。

  不过,这也要花上上百年的时间。而那时,这种事情将不再被允许。可是,你要记住,一定要到埃及去,完成我让你做的一切。’“他朝我转过身,将我推向楼梯。火把躺在角落里,还在闪着光。当我站起身,走向上面的大门的时候,我闻到了等待着我的督伊德教祭司的血腥味,这令我几乎要落下泪来。

  “‘他们能给你你所需要的全部血液,’他在我身后说道,‘把你自己交给他们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