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雨枫轩> 原创长篇小说 > 青春|言情 > 青春校园小说 > 后来我们都哭了 > 正文 > 第十章 3、葫芦,请在此刻摒弃你的善良,留在我们身边。
第十章 3、葫芦,请在此刻摒弃你的善良,留在我们身边。



更新日期:2021-10-10 + 放大字体 | - 减小字体 本书总阅读量:

    闹钟响时,我轻手轻脚地从沙发上起来,然后去卧室拿了床被子盖在米楚身上,接着刷牙洗脸,出门上班。

    我在喝了杯咖啡定了定神后,在Q上接到葫芦“早上好”的问候消息。我说,咦?你怎么起得这么早?

    那头葫芦回道,今天,那个男孩将代替我上庭了。

    我愣了一下,指尖对着键盘,却敲打不出一个字来。

    最后我的指尖在键盘上反反复复地摩挲,敲出一句话,葫芦,不要多想,我们都需要你。

    我们都需要你,所以,你千万不要做傻事;我们都需要你,所以,你一定要陪在我们身边;我们都需要你,失去了你,从此以后,我们会不知道怎么去找快乐。

    所以,葫芦,请在此刻摒弃你的善良,留在我们身边。

    那天上午,我一边工作,一边开着门户网刷新,果然,在中午时,门户网上显示——肇事者叶景尚判决书。

    在看到这个名字时,我有一分钟没有反应过来,叫葫芦的年份太久了,我竟然把他的大名给忘了。

    我迅速浏览了一遍判决书,被告人叶景尚因在市内驾驶车超速行驶,致使行人当场死亡,其行为构成交通肇事罪。根据刑法规定,判决被告人有期徒刑三年,终身吊销驾驶执照。

    我在Q上喊葫芦,结果还不坏,三年,等那个男孩出来后,你让你爸爸送他去念专科,一定不会耽搁他这一生。

    那边葫芦回过来一个字,唉。

    米楚中午起床时给我打了个电话,说是郑玉玺给她打了个电话,内容无非是跟苏冽认识时,苏冽确实不知道她是他女儿,最后又长长叹了一口气,含义不明。

    米楚说准备回学校静一段时间。我说这样也好,然后顺便汇报了一下葫芦的判决书。

    米楚说,现在只求大家平安就好。

    经历了这么一系列的事,米楚好像也显现出了前所未有的忧伤。

    我点了点头。

    挂了米楚的电话后,我又接到苏冽打的电话,她说,洛施……

    苏冽叫了我的名字后便是长久的沉默,我问她怎么了,她说中午出来坐坐吧。

    在公司楼下的上岛咖啡,我远远便看到坐在靠窗位置的苏冽,她整个人在光亮里显得有点不真实,她直直地坐着,像一幅安静的素描画。

    我走过去,她冲我笑了一下。她的眼底有淡淡的黑眼圈,可以看出昨天晚上她也定是一宿没睡。

    她问,吃点什么?我随便点了点菜就直奔主题,我说,怎么没上班?

    我辞职了。苏冽搅动着眼前的咖啡,淡淡地说道。

    我惊愕地看着她,什么意思?

    洛施……苏冽抬起头看我,我想……我得离开C市了……

    苏冽带给我的这个消息犹如一枚重磅炸弹,将我的耳朵炸得灰飞烟灭。

    我说,苏冽,你明白你在说什么吗?

    苏冽嫣然一笑,侧脸上的酒窝深深如许,显得格外温婉。她说,其实这个打算一直就存在于我心里,只是因为这里有你们,所以我便一直留在了这里。

    我问,那你要去哪里啊?你在这里打拼的一切你舍得放弃吗?离开就意味着从零开始,你明不明白?

    我一急,就容易脱口而出,就像你说的,米楚的爸爸跟妈妈早就离婚了,你根本就不算第三者啊。

    我不知道米楚听了这段话会不会恨死我,可是此刻,我是那么尽力地挽留着苏冽,这个我生命里等同于朋友,又等同于姐姐和贵人的人。

    我盲目地崇拜着她走的每一步路,相信她做的每一个决定。

    可是这个,我无法接受。

    苏冽宠溺地看着我,就像看着自己在使小性子的妹妹一样,她说,洛施,你不要急,听我慢慢说。

    那天中午,苏冽对我说了她和郑玉玺,也就是米楚的爸爸的故事。

    她说,无非是一个寂寞的商人和一个初出茅庐闯入社会打工的女孩的故事。他贪恋我的年轻,我贪恋他给我的安稳,只不过,他是在我最艰难的时候出现的,所以他在我心里占据的位置……

    她打了个比方,就像当初你在实验高中不受众人欢迎时,陆齐铭将你带入了另一个世界。当时他也是如此,在我对生活绝望,觉得周身寒冷时,是他带我走进了光亮,给我温暖。于是,从此之后,我便将他铭记在心上。

    她说,其实,我与他在不在一起都行。这么几年了,我们一直飘忽不定,不然我也不会在前段时间才走进他的房子。我觉得他对我更大的意义并不是我爱的人,而是不可或缺,能让我心底踏实的人。至少……苏冽用手在桌子上画了一个圈,是在这座城市。

    那你为什么要离开呢?我疑惑地问。

    因为我厌倦这样的生活,我也想找个理想的男朋友,你明白吗?苏冽看着我,她的眼睛里澄澈一片,没有任何的灰暗,我信了她的话。

    转而她又苦笑道,我唯一觉得愧疚的便是对米楚,我希望我走后,她能原谅我。

    我说,会的。

    苏冽让我对米楚保持她离开的秘密。

    她说这几天交接下工作的事,然后把车子和房子都转一下,再分别请我们几个吃个饭。她明白我跟陆齐铭的尴尬,我也曾对她说过,相见不如不见。

    那几天,我下班后就陪在苏冽身边,我从来没有这么怕一个人离开过。蒋言说,你是怕她走了之后我虐待你吧。

    我说,美得你。我觉得我对蒋言的态度开始逐渐改变,从被他噎得说不出话,到偶尔能说两句,但依旧被噎,再到借着病嚣张几句,最后到现在这样,就算是被噎到,也依旧面不改色心不跳,不要脸地继续说话。

    而蒋言最近显然心情不错,听苏冽说,好像他的前女友又有那么点回心转意了。

    我问苏冽以后打算去哪里。苏冽笑道,要么回家乡发展,要么就到处走走去流浪,反正一直想去西藏,现在刚好有时间。

    我说,你不适合西藏。苏冽问为什么。

    因为你妆容精致,不管是西藏还是别的流浪的地方,那些都是旅人的选择,而不是你的。

    苏冽说,那不一定。你怎么就觉得我身上没有流浪的气质呢?

    一周来,除了工作,我跟苏冽在一起了五天,跟米楚却是本周第一次吃饭。

    米楚仿佛比前阵子好多了,她说,我有点原谅苏冽了。

    我张张口想告诉她,苏冽明天的车要走了,可是答应过苏冽的话又回响在耳边。于是,我只想闷闷不乐地戳着眼前的牛排。

    我了解苏冽的为人,有些人,她宁可再也不见,也不要尴尬。她说过,她会八面玲珑地应付所有的事,唯独不会对朋友长袖善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