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雨枫轩> 原创长篇小说 > 青春|言情 > 青春校园小说 > 后来我们都哭了 > 正文 > 第七章 2、这个世上,没有无缘无故的爱,也没有无缘无故的恨。
第七章 2、这个世上,没有无缘无故的爱,也没有无缘无故的恨。



更新日期:2021-10-05 + 放大字体 | - 减小字体 本书总阅读量:

    高二时放寒假,我回了漓水镇,所以有好多天都见不到陆齐铭。

    即便每天打电话,也无法杜绝我对他的念想。而陆齐铭也几次要来看我,都被我拒绝,因为漓水镇太小了,小到我上午和谁在一起,下午我爸爸便会一清二楚。我怕他一来,整个世界都会鸡犬不宁。

    所以,某天夜里,我折腾了半晚都没睡着后,便决定第二天早上去看他。

    不然,我怕我真的会想他想到走路被人撞着,喝水被呛着,吃饭被噎着。

    第二天一早,我便起来了,然后偷偷地在车棚里找到爸爸上班用的摩托车,偷偷地骑走。

    那是冬日的凌晨,天还有些黑,公路上的路灯泛着冷冽微弱的光。即使我穿了羽绒服,戴了帽子,可是冬日的寒风打在脸上,依旧生生地疼。

    特别是我走得急,忘了戴手套,所以当我骑了一个小时,在天光微亮时赶到市里时,整个手都是麻木的,伸都伸不直,依旧是握摩托车把的样子。

    坐在早餐厅,陆齐铭捧着我的手在嘴边哈气。我顶着被风吹得涨红的脸对他笑啊笑的,他一抬头,我却看到他红了眼睛。

    他说,林洛施,你怎么总是这么傻。

    我假装不在乎地说道,怎么了嘛,我就是想见你嘛。

    我可以去看你,以后你不准这样冒险好不好。你这样骑摩托车在高速上跑,很危险的。陆齐铭握着我的手说。

    我靠在陆齐铭的肩上,喃喃地为自己解释,齐铭,我只是想为你做点事。

    那天早上,陆齐铭给我点了很多很多吃的,水煎包、豆腐脑、小笼包、油条、八宝粥。早餐厅旁边有的,他都帮我端了过来。

    我笑他,你当是养猪啊。

    他就揉乱我的头发,猪,快吃。

    我和他只有一个小时的相聚时间,因为我要在早上八点时赶回家里,把车放在原位,装成什么事都没发生过。

    所以吃完早餐,我就马不停蹄地赶了回去。

    临回去时,我靠在陆齐铭的肩膀上感叹,唉,真希望能和你住在隔壁,至少在一个小区,每天早上可以一起吃早餐,晚上又可以一起散步。

    那时的陆齐铭,用力地握了握我的手,没有说话,只是把他的厚围巾围在了我的脖子上,然后带我去附近的商店买了一副手套。

    很久之后,我偶然看到他的日记,他在上面写着——

    我希望自己能够尽快独当一面。

    因为每天晚上睡前,都能看到你眯着的双眼,每天早上醒来,你与阳光同在。

    这些,也是我想要的未来。

    往事不可回望,不然嘴边的微笑终会变为苦笑。如苦涩的咖啡般,渗透进脾胃。

    想你的眉目,想到模糊。

    两年多了,那时的奢望,终于在今天实现了。只不过,时过境迁,当日再美的情话,都被时间的手无情地摧毁了。

    恐怕我永远都不会想到,我们在同一个小区住了一晚,看同样的景,走同样的路,心却隔得比任何时候都远。

    我拿着电话,起身朝卫生间走去。齐铭,即便我们分开了,过去被掩埋遗忘了,但是,关于你以后我无法参与的未来,我仍旧希望你爱情美满,前程似锦。

    所以,张娜拉的事,我一定要告诉你。

    我在卫生间洗了把冷水脸,深深地吸了一口气,才英勇无比地摁了联系人组里,那个称呼是“爱人”的号码。

    其实在拨这个号码前,我有想过,如果是张娜拉接的,那我无非是再被羞辱一通。

    如果这个电话是陆齐铭接的,那么,或许是天意让我告诉他事实。

    虽然看起来我的想法已经非常宽容,具有正室范儿,但我的内心其实异常黑暗地期盼电话是陆齐铭接的。

    所以,在我忐忑地听到陆齐铭的声音的那一刹那,心终于落了地。

    可是随之,我的嘴却无法与心相合,反而执拗起来。

    我打电话的目的只是想问候一声,顺便提醒他关于张娜拉的事,但是不知道为什么,一开口,我便丢了句硬邦邦的话,昨天晚上,我真的没有动手。

    虽然当这句话脱口而出时,我已经在后悔了,但陆齐铭的反应却使我更加气闷。

    他只是淡淡地应着,问我,洛施,有其他事吗?

    这句话立刻引爆了我的愤怒,操!陆齐铭,你还是不相信我!我要对她不满早动手了,还用等到现在背后玩阴的吗?

    陆齐铭没有吭声,他总是能够轻易掌控我的情绪,他越沉默,我就越焦急。

    最后我挫败地道,算了算了,反正打这个电话我也不是为了和你吵架。

    恩。陆齐铭应了一声,表示他在听。

    我说,齐铭,你跟张娜拉在一起了解她的从前吗?我……听到一些不好的传闻,希望你能考虑一下自己的选择……

    什么传闻?

    说是……说是张娜拉以前在高中的名声不太好。

    好的,我知道了,谢谢。当那头陆齐铭没有感情的声音再度响起时,我快速地说了声“再见”,然后挂掉了电话。因为我害怕自己多打一秒钟,就会不能抑制地对他破口大骂。

    他这样不冷不热的态度让我难受,我想质问他是不是从前朝夕相处的四年感情抵不过她的一句话,一个微笑。

    那一刻,我是带着一点点恨的,恨他的决绝,恨他对她的袒护,对我的冷漠。

    可是我也知道,这个世上,没有无缘无故的爱,也没有无缘无故的恨。

    如果不是爱得太用力太认真,又怎会恨得这样伤心欲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