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雨枫轩> 原创长篇小说 > 青春|言情 > 青春校园小说 > 后来我们都哭了 > 正文 > 第三章 5、我想,我还没有成熟到可以原谅背叛。
第三章 5、我想,我还没有成熟到可以原谅背叛。



更新日期:2021-10-01 + 放大字体 | - 减小字体 本书总阅读量:

    如果这些时日所有的事情都跟赶集一样轮番添堵,那唯一顺畅的便是我的工作越来越上手。

    第一次忐忑地交上去自己做的文案策划,我已经做好被蒋言羞辱的准备了。

    但是他看完后,却一反常态地赞许道,写得很不错,你在这方面很有天赋,以后要继续努力。

    虽然只是短短的几句非常官方的话,却让我雀跃异常。

    我回到位子上,立刻打开Q群跟她们报喜,其实我还挺适合这份工作的,而且蒋言说我有天赋!

    Q群里却没一个人,过了好一会儿,苏冽才冒出了一句,哟,能得到蒋言的肯定,不容易啊。

    那确实。我喜滋滋地回答,接着又奇怪地问,米楚和千寻去哪里了?

    千寻回学校拿什么证去了,米楚今天下午没事做,大概是去收拾张娜拉了吧。苏冽迅速地回道,不和你说了,我正好要出去下。

    我正对着电脑发愣,琢磨着米楚会不会真的去找张娜拉,电话突然响了。

    熟悉而陌生的铃声让我瞬间跟机器人一样僵直了身子,是我唯一设置了特殊铃声的陆齐铭……

    我一遍又一遍地听着梅姑熟悉而动听的歌声,我要飞越春夏秋冬,飞越千山万水,守住你给我的美,我要天天与你相对,夜夜拥你入睡,要一生爱你千百回……

    不可否认,直到今日,陆齐铭在我心里的位置依旧无人取代。即使分开,这个铃声也一直为他保留,从未改变过。我不知道是不是我潜意识里还期待着他回头,而我也真切地明白,所有的所有,都回不了头。

    我犹豫了一下,接起了电话,刚“喂”了一声,就听到那头陆齐铭的口气里带着隐忍的愤怒,林洛施,你们放过娜拉吧,不要追她了。

    我疑惑地问,你说什么?

    陆齐铭像小兽一样低吼着,你以前没安全感,不停地考验我可以,但这次,林洛施,你不用再试探考验了,我确定娜拉就是我喜欢的人。

    我还没来得及张口,那边便切断了电话。我看着手机上的通话时间,三十二秒。我苦笑了一下,望着手机发呆,原来他这样费尽心思地打过来,就是为了告诉我,我们早就玩完了,你死了和好的这条心吧。

    只是,这和张娜拉有什么关系,为什么说我追张娜拉?

    想到这个问题,我突然意识到了什么,立刻拨了米楚的电话。

    米楚接起电话,声音听起来颇为激愤,我问米楚,你在哪里?

    我他妈带了一群人在追张娜拉。

    你追她干什么?

    妈的,刚把她拉到“糖果”包厢里准备揍她,一不留神让她给跑了。这不,她跑?老子打车追她。

    你他妈是不是疯了?我立刻火了,你还嫌乱子不够是吧!

    隔了很久,那头都是一片安静,就在我以为米楚没听电话时,却听到她淡淡地说,洛施,不关你的事,是我自己看她不顺眼。

    这句话说完,米楚便挂了电话。我望着电话,眼泪都差点掉下来。

    从我认识米楚到现在,她从没这么平静地跟我说过话,我知道,刚刚我那句在气头上的话伤到了她。因为陆齐铭让我受了气,所以我就把从陆齐铭那里受的气转到了她身上。

    其实,从一开始,米楚就是无辜的,她只是怕我受委屈,要为我报仇,才这样费尽心力地去找人堵张娜拉。

    我打电话给葫芦,让他去拦住米楚。

    葫芦已经在路上了,他说,陆齐铭刚也跟我说了这个事,说张娜拉准备报警,他正在稳住她,让我去稳住米楚。

    你一定要拦住米楚,一定。不知道为什么,说这句话的时候,我的眼泪“刷”的一下就掉了下来。

    葫芦听出我声音里的哽咽,不停地安慰我,没事的,你放心。啊?你最近一定很累吧,好好休息下,米楚交给我。

    我含糊地应着,你快去找她,找到了联系我,我不占线了,挂了。

    挂了电话后,我的头脑一片混乱。唐琳琳经过我的桌边,问我怎么了。

    我摇摇头,唐琳琳拿起我的杯子去帮我沏了杯绿茶,关切地说,喝点茶提下神吧。

    我感激地望了她一眼,喝了一口茶,闭上眼靠在椅子上。

    这些天发生过的事,就像过山车一样在我眼前呼啸而过。

    相恋四年,被所有人认为要携手走到结婚礼堂的人,却突然拉起了另外一个女孩的手。

    刚念完大一,对整个大学旅程还有所憧憬的我,竟然开始工作了,并且工作的地方是大学毕业生也要找关系出钱进的出版社。

    遇到避之不及的高中同学唐琳琳,却意外地成了不错的朋友。

    在我的好姐妹米楚的生日宴会上听到陆齐铭订婚的消息,比别人扇我一巴掌还来得庞大,痛苦。

    而这些,如果没有那天下午的电话,恐怕都不会发生。

    那天,在医院看到陆齐铭发的最后六个字的短信后,

    我拖着行李箱朝家里走去,整个天空阴云笼罩,压抑得我喘不过气来。

    我喜欢了四年的男孩,他有了别人。而我不知道,自己该何去何从。

    四年前,我可以无惧无畏地伤害别人,以获求这段感情的安稳。四年后,我却没有任何力气对抗这样的场面。

    我想起以前和陆齐铭看过的一本叫《NANA》的漫画。

    奈奈看到她的男友与别的女孩在一起时,泪流满面地说,我想,我还没有成熟到可以原谅背叛。

    我是林洛施,我二十一岁了。我想,二十一岁的我亦如此,还没有成熟到可以原谅背叛。

    我在家捧着那本漫画,看着里面奈奈离开的场面,痛哭流涕。

    这时,电话响了。

    我接起来,里面是我妈焦急呜咽的声音,她说,洛施,你爸爸……你爸爸出事了……

    阴霾的天空,一声轰隆隆的惊雷传来,窗外下起了倾盆大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