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雨枫轩> 原创长篇小说 > 青春|言情 > 古装言情小说 > 狼的侍从2 > 正文 > 第十八章
第十八章



更新日期:2021-09-30 + 放大字体 | - 减小字体 本书总阅读量:

    “嘻嘻,我的手暖和吧?让我帮你滋润个够吧。”

    “……”

    徐昌斌毫不理会,美恩丫头把自己的手摸来摸去。

    看你不理会她,倒是挺好的,可我的心情还是很糟糕。

    啊啊啊!真想把徐昌斌那个沾满污垢的手指全部砍掉!!!

    不对不对,我该先把那丫头的手指烧掉才对吧?乱摸谁的手指?!

    开始走过去。

    我鼻孔呼出火气,踱着蛮横的脚步,走进了高三的教室。

    随即,听到高三生们些许不满的抱怨,但我丝毫没装在心上。

    我这个人,一霸道起来就是没人能阻拦的。

    “徐昌斌,你在这里干什么呢?下课铃都向了这么久?!”

    这下,毫无防备而胜不过我力气的她,向后退了几步,便一屁股坐到了地上。

    “为什么打我?!!!!”

    徐昌斌冷眼旁观,她就气急败坏地对我大喊。

    这么多的高三生面前,你不嫌丢脸吗?哪来的牛气?

    “我帮你打死蚊子哩。”

    “你耍谁啊?大冬天的哪有什么文字?你纯粹是故意伤人。”

    我避开她的视线这样逗她,她便气愤地对我说。可是,你再怎么辩解,这里有人同情你吗?

    还有,我说看到了就是看到了,如果没有的话那就没有。

    所以说嘛,谁叫你不要脸勾引了徐昌斌?那全是你错在先。

    “真的有蚊子,是吧?昌斌??”

    “恩。”

    “你看~~”

    嘿嘿。

    我一脸坏笑地坐到徐昌斌身边问她。

    虽然他有些不足诚意地点了点头,韩美恩的脸却开始烧得通红通红。

    “哼,见鬼!!你真烦人!!!!!!!!!!!!!”

    “你也烦人~~”

    韩美恩龇牙咧嘴地瞪着我走出教师。

    我对着那样的她,吐着舌头扮个鬼脸胡乱挥挥手。

    活该,你这个臭丫头。

    哐哐哐!

    我正气呼呼地迈着步子想进入教师,不巧,里头已是上课中。

    但又很快放了学。(实际上,我是几个小时之后跑去教室的。)

    “喂,你们又逃?!!”

    “混蛋!还不给我回来打扫卫生?!!!!!!!!!!!!!”

    正和四个人窜逃值日生的任务,却不得不停步于中途的楼梯上。

    “那边四名,小心被我拨了你们的鞋子!”

    摸着晶晶发亮的脑袋恶狠狠地走过来的“学主”(全名为学生主任)。

    哎哟!正因为鞋子才拼命跑下来的,没想到他会躲在镜子后面。这人也太狡猾了吧。

    “老,老师~哈哈哈哈。”

    “哎哟?原来剩下的都是些‘有名人士‘啊。”

    我们连连向后退缩。

    “老师,再见啦!!”

    “呃啊啊啊啊!!!!”

    我们推开那个狡猾的“恶党”,撒腿就跑。

    虽然我们毫不怀疑明天悲惨的下场。

    大人啊,我们也是有苦难言噢。

    嗒嗒嗒嗒!

    “呼!呼!该死!怎么偏偏在那儿给撞上了?”

    “那小子本来就超级狡猾!上次也那样的。”

    “见鬼,那我们明天就‘顶‘他试试??”

    终于跑到了校门口,我们气喘吁吁。

    没关系,没关系!沉默就是金嘛。

    “我得去趟街里,你先回吧?”

    “一起去吧。”

    “好吧好吧,那小子们,明儿见!!”

    “呃~!”

    在校门口各自挥手告别之后,我和泊德去往街里。

    “这么一看,明天就要开考了?”

    “是啊?哎哟,烦死了,烦死了。”

    泊德一说,我狂抓着头发乱摇头。

    这么快就要考试了吗?还好复习了一点,成绩应该不会下降吧。

    “喂,你不买情人节礼物吗?”

    “这不是出来买嘛。”

    “呃?那不是徐昌斌学长吗?”

    虽然为了买礼物而出来逛街,但一时半会儿不知道该买什么才好。

    继续逛街中,泊德突然惊讶地望着某处对我喊。

    “呃,呃?”

    那一刻,我只能张目结舌。

    我亲眼看到了徐昌斌和韩美恩亲密地走过来。

    “呃?徐昌斌!!!!”

    我一叫他,他就惊慌失措地带着美恩马上逃离。

    他们手里提着的大包小包到底是些什么?那些满满的方便袋又是些什么嘛?!不,最令人不可思议的是他怎么会和韩美恩在一起,为什么不理睬我的问候?

    “别太放在心上了,可能是没听到吧。”

    “也许吧。我们到那边去看看。”

    “好。”

    怎能不放心上?如果真的不放在心上,那就是自欺欺人。

    我还是憋不住一脸忧郁着逛了几家店铺。最后挑选的是香水。

    还有,到时候我会买一百朵玫瑰花的。

    买各种各样的颜色。

    “很晚了,我们回家吧。”

    “好。”

    在罗德利亚随便吃点汉堡后,我们才踏着深夜的路回到了家。

    ***

    第二天。

    开始正式考试。

    “加油!!”

    “闭嘴!!!都怪你一道题也没做,我全乱选了!!”

    “选C了吗??”

    “疯了。当然是顺着选呗。”

    “疯子。那你这回也完蛋了。不是叫你只选C的吗。”

    “闭嘴!!!”

    考试一结束,三个人依然是你争我斗个没完没了。

    唉,一群白痴。(摇头)

    最后一门是语文。

    题目非常简单。

    “哎哟,我的天,我把答案都给写串了!!”

    “啊!气死我了!!这命名C的呀。”

    “呃啊,我睡着了,怎么办~还在OMR答题卡上流了口水!!”

    这门考试超简单,可这些傻瓜要么就是空掉一题填串的,要么就是填了别的答案(与正确答案毫不相关的玄想),要么就是把口水流在了OMR答题卡上,真是无奇不有啊。

    “哎,少点脏话吧!!向我这样用点高尚的词儿。”

    “你当真?”

    “恩。别再说脏话了。”

    “你说真的吗?”

    “当然!!!无论你我,偶不要再口出脏字了!!”

    申浩元怪里怪气地瞅着我。

    “靠!我说兄弟,考试考好了,就开始得意忘形啦?!”

    “最近,我对那些说脏话的人最看不顺延了。”

    “抽动。”

    “我也打算不再说脏话了。故此,我很看好那些不说脏话的人!”

    看到申浩元对我说的每一句话都颤一下身子,隐约感觉他很可爱。

    最后,我收拾好书包,正要踏出教室,愣在旁边的申浩元突然对我嘟囔。

    “不再说了,我发誓不再说脏话了,求你给我一次机会好吗?”

    他的话一落,我马上抓着泊德的手逃出教室。

    该,学,学习了,学习!!!

    第三天。

    今天也是糊里糊涂度过的。比在大田的时候试题要简单的多。

    第四天。

    今天三门课的试题比较难,但我还是做完了。

    于是直到最后一门,考试总算全部结束!

    “徐昌斌!!!!!!!”

    考试一结束,我第一个奔去的就是徐昌斌的教室。

    可是家伙却毫不知晓我的到来,正在和韩美恩互送着什么东西。

    韩美恩那丫头看到是我,就对我媚笑。

    我的心情也坏到了极点。

    “徐昌斌,你在做什么呢?”

    “没做什么,你怎么来了?”

    “你问我怎么来了?当然是看你来了。可是这气氛,似乎不太欢迎我呀。”

    “对不起,你下次再来好吗?”

    他竟然不顾我讽刺的口吻,今天也不耐烦地把我赶出了高三的教室。哈,郁闷。考试期间因为没见到你,我心里还空荡荡的,可你呢?似乎一点都不像我这样。不不,我看你一点都谈不上空虚,倒是繁忙的很嘛。

    “你去哪儿?昌斌学长那儿?”

    “恩。”

    “傻瓜!别伤心,叫你来找我的。”

    “别胡闹了!”

    “闭嘴!!!都怪你一道题也没做,我全乱选了!!”

    “选C了吗??”

    “疯了。当然是顺着选呗。”

    “疯子。那你这回也完蛋了。不是叫你只选C的吗。”

    “闭嘴!!!”

    考试一结束,三个人依然是你争我斗个没完没了。

    唉,一群白痴。(摇头)

    最后一门是语文。

    题目非常简单。

    “哎哟,我的天,我把答案都给写串了!!”

    “啊!气死我了!!这命名C的呀。”

    “呃啊,我睡着了,怎么办~还在OMR答题卡上流了口水!!”

    这门考试超简单,可这些傻瓜要么就是空掉一题填串的,要么就是填了别的答案(与正确答案毫不相关的玄想),要么就是把口水流在了OMR答题卡上,真是无奇不有啊。

    “哎,少点脏话吧!!向我这样用点高尚的词儿。”

    “你当真?”

    “恩。别再说脏话了。”

    “你说真的吗?”

    “当然!!!无论你我,偶不要再口出脏字了!!”

    申浩元怪里怪气地瞅着我。

    “靠!我说兄弟,考试考好了,就开始得意忘形啦?!”

    “最近,我对那些说脏话的人最看不顺延了。”

    “抽动。”

    “我也打算不再说脏话了。故此,我很看好那些不说脏话的人!”

    看到申浩元对我说的每一句话都颤一下身子,隐约感觉他很可爱。

    最后,我收拾好书包,正要踏出教室,愣在旁边的申浩元突然对我嘟囔。

    ==============================================================

    刚进到教室,第一的迎接我的是申浩元。

    看他敲着自己的胸膛壮言,突然觉得像是真心话,使我无法面对,我就索性趴在了桌子上。

    过了好一阵。

    闷得直发慌的我,来到了楼顶上。

    毫无疑问,旁边还带了一个申浩元。

    “嘎!学长,我还爱你哟!”

    “我也爱你。”

    我看见楼顶上有一对男女在互相表白。

    什么,爱情表白么?就这样本想顺耳听过去的,可是那张面孔太熟悉了,我的眼睛不由得潮湿了。

    “见鬼,为什么光想像,都会那么紧张呢?”

    “噗嗤~是吗?不会是因为太爱我的缘故吧?”

    “什么?”

    看到是我上来,韩美恩噗嗤笑着故意说给我听。

    对于韩美恩的话,徐昌斌的脸上写着“并非如此”。

    徐昌斌,是因为喜欢韩美恩才这样对我的吗??

    所以这几天才迟迟不肯见我吗?为了断情?

    啪!

    “见鬼……干什么?!”

    突然听到拳打声,我定眼一看,是申浩元寒着目光打了徐昌斌一拳。

    “我倒想问学长在干什么呢?为什么要欺负人?”

    “你在胡说什么?!”

    “还明知故问吗?虽说宝德我终究都会抢到手,但你为什么要若她哭?!你应该只让她笑才对,为什么要让她哭?”

    “哭了吗?宝德她??”

    对于申浩元的话,徐昌斌依然不解地歪着脑袋摸摸自己被打的脸。

    “徐昌斌。”

    “恩?什么时候来的??”

    “你讨厌我了吗?”

    “你什么话?”

    徐昌斌绷着脸,望着毫无表情的我惊讶地问。

    混蛋,该死的,你在耍我吗?

    “直到今天都没能和我见面,是因为韩美恩吗?”

    “你这是,到底在胡说什么?”

    “我不想听你边界。是我亲眼目睹,亲耳听到的你的爱情表白。”

    我不想让他发现我的眼泪,转过头去被着他说。

    真通信啊。你就干脆那样边界下去好了。

    “你在怀疑我?”

    “告诉我,该怎么相信向别的女人示爱的你?”

    “可以相信。”

    知道。相信你,我也想相信你。

    可是根本做不到。眼睁睁地看着向别的女人示爱的你,还让我相信什么?

    “你不要自欺欺人了。我对你非常失望。”

    “傻瓜。”

    “……”

    万分痛苦的,比我还痛苦的,徐昌斌哽咽着叫喊。

    “爱我的话,就相信我。”

    听罢,我再也忍不住地泪如雨下。

    不顾狂流的眼泪,我擦都不擦就离开了楼顶。

    嗡~寒风肆虐的楼顶。(韩美恩离开楼顶已久。)

    “学长。”

    “……”

    “我一定要把卢宝德得到手。很可惜,这么好的机会降临在了我身上。”

    浩元话虽如此刻薄,却比任何人都无奈地望着昌斌。

    刚才对昌斌的一拳,也许是因为看到了宝德伤心地哭泣而情不自禁的吧?!

    “刚才只出了一拳,也是因为有点对不住学长。”

    “……”

    “为什么惹她哭?那么明朗的女孩。为什么让她的双眼挂满泪水?本想在她欢笑的时候把她夺过来的。”

    回想着宝德灿烂的笑容,浩元冷冷地对徐昌斌说。

    “我不许你那么做。”

    “你说什么?”

    “宝德笑也好,哭也罢,都只有在我身边才能做到。”

    昌斌百般自信地望着浩元这样说。

    在他的脸上找不到丝毫的愧疚。

    于是浩元更加悲愤。

    “学长就那么自信吗?我好像还没有应到你向她表爱呢。”

    “……”

    “那我们就等着瞧吧。上次和你打的赌还算有效吧?”

    浩元说着,仰起嘴角嗤笑。

    “没有哪个男人会比我更爱宝德的。”

    “那可说不准。所谓最爱白的的人^^还会惹哭她?加上让她那么焦虑不安?这也太残忍了吧?”

    接着,浩元对着保持最大限度的镇定的成宾大加嘲讽。

    啪!

    “对你的胡闹,我只忍到这里。”

    “是吗?我又不是胆小鬼,那咱们就决斗好了?”

    轻轻地,在他看来自己只是轻轻打了一下浩元的脸。但那力气何止想像那么轻?浩元的嘴角上流出了鲜血。

    “……”

    “我一定会把她夺过来的。”

    虽然自己被打了一拳,浩元还是不顾一切堂堂地向昌斌宣了战。

    “然后,我会让学长看到宝德在我身边幸福的样子。”

    “……”

    “我不会惹她哭,绝对不会让宝德伤心地哭泣。”

    直到不久前,浩元都在想,只要宝德幸福就放她走。但是看到她今天的样子,想要夺过来的信念就坚定如石。

    “学长,对不起了。”

    望着眼前这位昔日无比敬佩的学长,现在却因为女人与自己反目成仇,浩元难过地向他告别后,离开了楼顶。

    “哈哈哈,我快疯掉了。为什么会让那样的小子喜欢你?”

    一脸失落地望着天空,昌斌这样自言自语。

    “见鬼,哭什么哭,傻丫头,你必须相信我呀。”

    说罢,昌斌与刚才全然不同地,痛苦地抓住胸口。

    “一听到你哭,我的心都碎了,你知不知道?!”

    昌斌闭着眼睛攥起拳头向地板扎去。

    “求你别哭。该死,你一哭我就无法活下去了。做这些就是想逗你开心的,可现在都成了什么?!”

    望着藏到身后的纸箱,昌斌的目光暗淡下来。

    “我都无法确认,你是不是真心爱我的?”

    没有任何回答,在一片空挡的楼顶上只有冬日的寒风擦过昌斌的脸。

    ***

    “哼^^你是个纯粹的笨蛋~”

    “你给我闭嘴。”

    “啊哈,到底怎么了?^^连自己男朋友都不信的丫头。”

    倒霉的很,韩美恩似乎等了我很久,见我就张嘴说。

    “你男朋友也真够帅的呀?!”

    “我叫你闭嘴,耳聋了吗?”

    “我好羡慕哟,羡慕死了。”

    “你再说一句,我就对你不客气。”

    她却丝毫不顾我的威胁,依然信誓旦旦地接着说。

    “徐昌斌加上申浩元,最帅的男人都被你给勾走了?!”

    “……”

    “我要是能有个那样的男人,就别无所求了。哼。”

    韩美恩拿她长长的手指甲触摸着我的脸奸笑。到底在胡说什么呢?!

    “把手拿开!”

    “哎哟,我好怕呀~呵呵,你也太傻了。”

    嗒啊!

    “哟^^火气倒不小嘛??唉,那个人也真奇怪,喜欢你这么个丫头。”

    不想再听她胡说八道,我用力甩开她的手。

    “总之,多亏了你,让我看了场好戏~”

    韩美恩摸着手背嗤笑。

    我是把她的脸蛋舔烂呢?还是用拳头打烂呢?

    这几天一看到你,我可是就要丧失理智啦!

    “奇怪,这么一个假小子有什么好的,还那么掏心掏肺讨好我呀?”

    “……”

    “以前不是碰都不愿碰女人的嘛。”

    “你到底胡说什么?!”

    “没没,什么都没有。知道了你会后悔的。”

    看到我射出寒气十足的目光,韩美恩吓得退缩。

    “恩,就看在我也喜欢过你的份上,送给你一句忠告吧。”

    “……?”

    “爱人也好,朋友也好,只要是你最珍惜的人,就应该给予信任!”

    说完,她嫣然一笑,高傲地走出了楼顶的门。

    真扫兴。竟说写莫名其妙的话。

    喜欢那种扫兴的丫头的徐昌斌,本该上去给你一拳才解恨的,可我却始终无法动手。

    太该死了,是吧。

    哼,事情就算如此吧,可他为什么没向我提出分手呢?真的是因为喜欢那丫头的缘故吗?

    嗒!

    “谁。”

    “耶,被我抓到了。”

    我正独自胡思乱想,突然有人拍了一下我的肩膀。

    吓得赶紧回过头去看,申浩元伸手捅了我的腮帮子。

    真够优质的。

    “你干吗?”

    “别一副颓废的样子,跟我走吧。”

    “去哪?”

    “还能去哪啊!汉江呗!!!”

    突然要去什么汉江??本想这样问他,却被他硬拉着来到了学校后面,随即他把我抱上了一辆摩托车座上。

    “喂!!!”

    嗵!

    “天气很冷,你就乖乖趴在我背上吧!!”

    我挣扎着要下去,申浩元把安全帽压在我头上,嘿嘿笑着启动了摩托车。

    唉,不管啦,随他去吧。

    “出发了!!!”

    然后摩托车猛地跑起来。

    摩托车在公路上闪电般疾驰,我索性倒在了他的后背上。

    这小子也算是男的,后背真够宽阔又温暖的。

    哈,我沉重的心也随之能抛到九霄云外该有多好啊。

    吱!

    不知何时,我们抵达了汉江。

    “下来吧。”

    听到申浩元的话,我脱下安全帽。

    “哇~~”

    看到汉江的那一刻,我只能万分感慨。

    因为风景依旧壮观,本该这样道出。却一切都那么平淡无奇。都是经常看在眼里的,无从使我心动。

    “来,喝吧。”

    哧!

    不知何时买来的,家伙递给我一瓶“酷屋”饮料。

    是啊,申浩元可是个非常忠实的“酷屋”饮料迷吧?

    “呼~刚才的事情就忘掉吧。从大脑中抛出去。”

    “……”

    蜷缩着坐在地上,家伙拿出一根烟。

    然后,烟头上燃起了火花,团团烟雾飘散在空气中。

    咳咳!他好像强忍住要咳出来的呛气。

    我知道,这小子一定也很不好过。

    闻着烟味都快要发疯的小子,竟然这样抽起烟来。(说真的,申浩元的眼里满是泪水。)

    “就算忘不掉,那样的事也要忘掉,你只要回忆开心的事就行。”

    “……”

    “知道吗?你不适合哭,适合笑。”

    我突然感到眼睛周围热起来,眼泪像要流下来了。

    你也知道吗?你是个好男孩。

    “就算那样,我还是忘不掉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