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雨枫轩> 原创长篇小说 > 青春|言情 > 古装言情小说 > 狼的侍从2 > 正文 > 第十七章
第十七章



更新日期:2021-09-30 + 放大字体 | - 减小字体 本书总阅读量:

    他也一直在睡吗??真~行啊。

    我啧啧弹着舌头望着沉睡的家伙,突然看到一张纸条和维他命C丸。

    “睡醒了就吃这个。我已经帮你做好笔记了,就用它来复习吧。”

    笔记??

    “呵。”

    我翻了翻眼前的笔记本,一下子张口结舌。

    他肯定是疯了。内容这么多,居然想着手抄?莫非是在我睡着时抄的?胳膊肯定疼坏了吧。

    “噗嗤!字体倒是挺漂亮的。”

    我看着当为男人字体漂漂亮亮的字,噗嗤笑着抚摸了一下他的头发。

    从我指间滑过的发根儿使我的心情变得无比舒畅。

    我把他的外套回盖到他身上,把袖子捋了起来。

    “来吧!我要认真复习了!”

    我拿起笔开始拼命地复习。大约过了两个小时,腰酸背痛,嗓子也发干。这时看到一个人影晃动。

    “喝完这个继续看书吧。”

    挪到眼前的是热气腾腾的咖啡。

    乖孩子。

    “谢谢。”

    喝完咖啡,我再次全神贯注于复习当中。

    呵呵,这回考试能得多少分呢??好期待呀。

    咔嚓!

    “我们回去吧。”

    “好。”

    听他一说,我开始整齐地装起我的文具。

    背着轻便的书包,出了门。

    啊,与男友一起在图书馆自习?多美好的事啊!

    如果是申浩元和“鬣蜥”,或者是韩壁鲁和“鬣蜥”来这里的话,甭说是学习了,肯定又是学习用的功课本漫天乱飞,写字用的笔到处被拥来拥去的一定会闹得昏天暗地!

    两人漫步中。

    “呼,好冷啊。”

    我的话刚一落下,家伙马上松开我的手开始给我围上围巾。

    咔咔!可爱的家伙。

    我向这样的家伙小声嘟囔。

    “咱们今天~~也带上哑巴手套怎么样??”

    深夜。

    推门而入,看见早该去卧床睡觉的泊德,却坐在沙发上眯着眼睛迎接我。

    “怎么才回来?”

    无精打采而软软的声音,眼睛被倦意逼得睁不开的泊德万分疲倦地走近我。

    “你怎么还没睡?”

    “恩~”

    “这么晚了,快去睡吧。”

    “恩。你去吃饭吧。”

    泊德不理会我的劝说,硬拉着我走到厨房。

    唔?

    “这都是什么!”

    “把那些吃完了再睡噢,ZzZz。”

    “喂!!!怎么能水在这儿呢?!进屋睡去!!”

    我正望着他为我准备的盛大的晚餐惊叹不已,他却一下子倒在椅子上睡过去。

    现在可是凌晨十分啊,他到底等了我多久?

    呵,不过有家人的感觉倒是不错。

    竟然还会有人这样等我回来耶。

    “谢谢你,泊德。”

    我对沉睡着的泊德道谢之后,端起了暖暖的饭碗。

    虽然经常感叹,但泊德的烹饪手艺真是太绝妙了。

    由于起的晚,我没能与徐昌斌一起上学,正独自慢腾腾地走在路上。

    龌龊的家伙们。

    徐昌斌也好,卢泊德也好就不能多等我一会吗?哈一一恩~!

    “你!!!我有些话要对你说。”

    就在那时,好像和我一样迟到的韩美恩把我强叫过去。

    哈恩恩恩~怎么啦!

    “你可真够太平的?迟到了还在这里大打呵欠。”

    “哈恩,什么事。”

    “你知不知道?高恩她自从那天起就废寝忘食,只躲在房间里以泪洗面呢。”

    哈恩恩~这丫头把困得晕头转向的人拉来,到底想干什么嘛?

    “所以呢,你让我怎么办?你想让我这个女的对她负什么责任么?”

    “哈,你脸皮真厚哇。亏她还真心喜欢你这种败类。”

    “哈一一恩。”

    “我还想着曾对你有过情,就想放你一马的,现在想法改变了。”

    我对美恩那丫头不屑一顾,狂打呵欠,这下似乎被我若急了,丫头铁青着脸向我伸出拳头。

    嗒!

    “傻瓜,也不看看对手是谁再出手。”

    “你!你!”

    “呃。”

    “绝不会饶过你的。”

    美恩似乎快要气昏了头,泪眼婆娑地对我宣告。

    她紧咬着自己红红的嘴唇,用力甩掉我的胳膊,无比憎恨地对我说。

    “你给我主义点,我要让你哭着向我求饶。”

    “你真能做到吗?”

    “我劝你现在多笑几下吧,你能笑的日子所剩无几了。”

    美恩的表情判若从前,一副恶狠狠的样子对我说完,就立刻消失在我的事业里。

    大早上的,真是什么神经病都有啊。

    就你,还要若哭我?噗嗤,别搞笑了。难道你是朝星还是形斌,要么是我其他什么重要的朋友?

    切!我就这样自言自语着到了学校。

    看到大门被栓,我只好跳墙进去。还好围墙不太高,轻而易举地越了过去,走向教师。

    咯吱,门被打开的一瞬间一一

    啪!

    一个鸡蛋砸在我头上。接下来便是盛大的面粉洗礼。

    哪个王八蛋。

    “疯婆子。”

    呃??

    我惊讶得连忙定眼一看,是几个女生走过来对我破口大骂。天啦,我晕。

    我招你们惹你们了?平白无故骂什么人??

    “你们算什么东西,敢用鸡蛋砸我?胡闹什么?!”

    我黑着脸对她们追问,都吓得抽动一下身子。不过有个大胆的女生凑到我面前来鄙视我说。

    “听说你是个丫头?”

    “臭丫头!装个男人,我们给你挖心挖肺,你乐了是不是?你是不是个变态狂啊你??”

    “我还是第一次遇到这当子事儿呢。你是神经病吧?哪儿像个丫头啊??”

    “像个鼻涕粘糖,懂吗??”

    机关枪扫射一般,一群女生带和讽刺向我泼骂。男生们还是一脸不敢相信的表情。

    上帝呀,我都快晕过去了。

    你们这些贱人,我真想把你们每一人扇她一个巴掌。

    你们是对韩美恩前仆后继吗?

    好几个人围过来气势汹汹的,要打我的群架。噢一一噢一一简直不敢相信。

    是啊,早就对这所学校的内情有所耳闻,可也没想到竟到了在教室里搞群打的程度?

    “疯……”

    啪!

    “给我住口,臭婊子。”

    还没等我把话说完,有个丫头向我脸上扎了一拳。

    万万没想到,还敢伸手打我?!

    该死的臭娘们儿!你胆敢,胆敢碰我的脸蛋?!

    “王八蛋,你们这是在干什么!!!!!!”

    我正要火冒三丈得爆发出来,忽然间申浩元嘹亮的吼声向彻了室内。啊,真该死。

    “不是的,浩元,我们。”

    被吓得一脸苍白,不断哆嗦的女孩。

    什么意思?!怕申浩元,就不怕我了吗?

    那更是自欺欺人。

    “喂,卢宝德!!傻瓜一样干挨打吗?靠!你不是最疼你的面孔的吗?!”

    “你小子为什么干涉?”

    “小子,你还给这群女人面子吗?”

    还没等女生说什么,申浩元就第一时间跑过来抚摸着我发红的脸庞发泄。

    申浩元,给女人面子吗?胡说什么呐?我可没那么大的度量。尤其还被打了自己脸蛋。我才不管他妈的男的还是女的。

    “妈的!这消息被传开得这么慢,你们都瞎了眼了吗?看看这张脸不像个丫头吗?”

    “唔。”

    “胆敢有谁说个不字看看,我就打烂她的嘴。”

    “……”

    申浩元的近乎威胁,使大家都僵在原地。

    好反映,这还差不多。

    “竟往女生头上砸鸡蛋?妈的,本来就不咋样的面孔这下更怪了/”

    “什么!?”

    “该死!你怎么能忍到现在?就凭你的性子把她们打个一千遍,都还不解恨的嘛。”

    那,那是因为太慌张了呗。

    “一群疯子,他是丫头的消息早就沸沸扬扬了,现在来瞅个屁瞅!”

    “可,可是我们对宝德。”

    对于申浩元惊天动地的吼叫,有个胆大妄为的丫头开了口。

    即便一脸的恐惧大显于众。

    “住口。你是指喜欢过宝德?”

    “恩。”

    “靠,真是天大的消化。难道喜欢的标准必须是长相好的男人吗?”

    “……”

    “喜欢本身不需要计较什么外表,性别或是其他任何什么。只要喜欢他本身,才算得上是真正的喜欢。”

    申浩元尽量忍住气对大家说。

    呃!

    “你们是真心喜欢宝德的吗?”

    申浩元的话一落,大家更是一片哑然。

    一群白痴!!点个头也好啊。

    “肯定只是被外表迷住的,就像一群骚女人喜欢我一样。”

    “……”

    “再也不要因为这件事胡闹了。”

    “唔。”

    “我叫你们住嘴,再给我提及它,我就揍死你们。”

    唰!

    申浩元冰冷的话一落下,大家都闭上嘴巴老老实实回到自己的作为上。那么多的人,没敢吭一声。

    还是这小子的威力不小啊。倒也是,在游戏厅时就对此有感发的,干吗还如此感叹不已呢。

    “我们不管宝德是女的还是男的,依然当作是自己的朋友。”

    “以后谁再惹宝德试试,就算她放过,我们可不会放过的。”

    “没错!”

    事发以后晚到的韩壁鲁和“鬣蜥”这样补充。

    还好啊,真的没受什么伤,干吗都这么认真地替我初期呢?

    这些婊子,给她们一巴掌就会清醒过来。

    总之,迫于这些家伙无穷的威力,班里的同学们都垂头丧气地一言不发。

    该死的,我也是厉害的人呢!!!

    “没事吗?看你的脸肿的。”

    “什么!?”

    听到申浩元的话,我吓得皱起眉头。

    啊,对了,差点忘记,我还得对她打我脸蛋的功绩赏一笔才对。

    于是,走向她。

    “什,什么?”

    “什么个屁,是人呗。”

    我一走近她,她便吓得连连退步。

    我还是走过去,在我的大手上用尽力气很很地打了下去。

    啪!!

    好响亮的声音。

    女生的脑袋因巨大的气力转了过去。

    被我这一举吓坏的人不仅仅是女生一个人,还包括大多数的同学们。

    “敢打我的脸?不知好歹。妈的,你再敢跟我较劲,我就把你打成稀巴烂。”

    我攥了攥拳头立刻转身。

    那个女生哭丧着脸愣着。啊,真爽啊。

    “哈,喜欢和你们同性的我感受如何呀?我可恶心坏了。”

    我扮着鬼脸对全班同学讽刺。

    哼!

    胆敢往我头上砸鸡蛋,真是些不知天高地厚的人。

    嗖!

    “我给你擦擦脸。”

    申浩元不再理会呆若木鸡的家伙们,很快把毛巾弄湿后开始给我敷脸。

    一股好闻的气味刺激了我的鼻子。

    “你们,都给我听好了,谁也别再若宝德。”

    他含冰的话音令我也打颤。

    更何况那些胆小如鼠的家伙们呢?!

    总之,这次事件应该也就到此收场了。

    哈,帅也成了个问题,问题呀。

    “依你性格忍得可真久啊。”

    “我刚想教训她们的呢。”

    “啊,是吗?”

    “别嘲笑我!”

    与申浩元无聊的斗嘴一结束,泊德就赶过来替我担心。

    “你还好吧?”

    “恩!干吗连你也瞎操心?”

    “没干吗,若是以后再有这样的事,告诉我一声。”

    “放心吧,我自己能行。”

    “呵,倒也是。”

    泊德尴尬地笑着,扑腾坐到我身边。

    但,还是谢谢你的关心。

    “还不谢我??”

    “才不。”

    “切!”

    当然,对申浩元也是很感激的。

    “呵呵,所以叫你别再那么执拗,快到我这来嘛,我会对你好的~”

    “去~死!”

    如果你不说些古怪的话嘛,倒也……

    下课铃向了。

    “喂!去哪?”

    “徐昌斌教师!”

    “傻瓜,那都是高三的教室。”

    “不管不管!就这么走!”

    我甩开申浩元抓住我的胳膊,迅速跑上徐昌斌的教室。

    啊!小气鬼!

    他肯定是因为早上我先走的事正在赌气呢。此时此刻,我不看都能想得到他的表情。

    但是一一

    “呃?你怎么过来了?我想去找你的呢。”

    我大脑里闪过的那些场面毫无争辩地破碎了。

    徐昌斌好像正在往我们教室赶,手握着牛奶站在后门处惊讶地望着我。

    “该死,我,我要去找你嘛。”

    “你怎么了?恩?我靠。”

    我正激动地对他说着,他却突然扯着嗓子破口骂道。

    “是谁打的?谁胆敢在你脸上留手印?”

    吓我一跳!徐昌斌怒气冲天地大喊着摸我的脸庞。

    “这,这个时候还是原原本本向他交代一切的好。

    “我,我们班女生干的!!”

    “……”

    “干吗那样盯着我?”

    “你可真会捉弄人。”

    他对我的回答将信将疑,眼神里充满了疑惑。

    是啊,我自己都不敢相信,被女生挨打的事实。

    “你以为我在骗,骗你吗?”

    “是的,我很难相信,可我还是得相信你吧?”

    “恩?”

    “是哪个丫头?我要好好教训她一顿。”

    他刚才那副疑惑的表情,似乎是在逗我。

    此刻,面目狰狞的他旧乡要扒掉人家的皮一样可怕。

    可怕的家伙。

    人家已经都被我挨了一巴掌,连你也插手再教训的话,不得把她的腮帮子都打飞了?!

    我心生怜悯,连连摇头,谁知他闪电般冲进教室。

    “喂,徐昌斌!!!”

    我喊着他赶快跑进教室一看,大事已不妙。

    哐当当当当!

    “呃啊啊啊啊!!”

    徐昌斌正丧心病狂地摔着桌子,把那些无辜的家伙揍得一塌糊涂。我的大人哟。

    “是谁?”

    “大哥,什么呀?”

    “哪个胆大妄为的兔崽子打了我的女人?”

    哇!他说是他的女人耶,他的!!!!

    不对,或许该先拉架才行吧?看那些吓得直罗嗦的孩子们怪可怜……不不,心里痛快倒是真的。

    “突然在发什么疯?”

    “就是啊,好像知道了宝德被打的事。”

    “啊哈,所以才这般失去理智了吗?真苦了那些无辜的孩子。”

    “是啊。再怎么说,宝德也不是软弱无能的家伙嘛。”

    目睹着眼前发生的一切,申浩元和韩壁鲁对话。

    羡慕就说羡慕嘛。

    “我在问你们是谁干的。”

    “那,那,那。”

    徐昌斌一句咄咄逼人的问话,使那个衣领被抓的男生战战兢兢地指向一个女生。

    那一刻,女生直哆嗦。

    “妈的,真是个丫头吗?”

    徐昌斌疑惑地转过身来问我。

    但是马上,大步走到那个女生面前。

    “学,学长。”

    “喂。”

    “什么?”

    “敢动我的女人,我不管他是女的还是男的。”

    说着,徐昌斌毫不客气地动手打起了那个女生。

    毒打声与碰撞声搅在一起响彻教室,所有的人都惊惊骇地望着他。

    “就是这种下场,都给我记住。”

    他好像一点都不可怜那个倒在地上呜咽的女生,依然一脸严肃地对全班同学说。

    好恐怖的家伙哟。

    “他,他的女人?什么意思??”

    “就,就是的。我也不明白。”

    “嘘,安静点。否则你们的小命就难保了。”

    窃窃私语着的家伙们也马上安静下来。

    “一群保持!宝德就是我的小拇指。”

    “呃啊啊啊啊!?”

    沉默刚一会儿,被徐昌斌突如其来的话,使大家都吓得悲鸣起来。

    肯定吓坏了吧。

    谁会想能和学校的老大交往,那还是个女扮男装的少女?!

    “根本就不现~实,爱慕徐昌斌学长的女生数都数不尽呢。”

    “唉一一!”

    传来女生们惋惜的话音与男生们的叹息声。

    但是马上因徐昌斌的一句“闭嘴”,教室里再次散发出逼人的寒气。

    “喂,有个问题想问你,你怎么能把你是女生的事实一直瞒到今天呢?”

    “鬣蜥”嘿嘿笑着走过来纳闷地问。

    恩,如果说真有那么个理由的话就是一一

    “像男生一样的外表加上money的攻势喽。瞒这点事太小菜一碟了。”

    “也是,宝德本来就是个阔佬嘛。”

    我一解释,“鬣蜥”,韩壁鲁,还有申浩元都恍然大悟地点点头。

    教室里依然充满着杀气。除了我们,谁都不敢动一下嘴。

    “唔。”

    “我已经警告过了,谁敢再欺负宝德,不管他是小子还是丫头,我都不会放过。”

    徐昌斌指着那个近乎哭晕过去的女生这样呵斥。

    叮叮当当!

    “徐昌斌,打铃了。”

    “啊!是吗?那我们下堂课结束以后再过来。哎哟哟哟。”

    “呃?”

    “我去校医院给你拿冰块,等着我。”

    还没等我告诉他伤口并不疼,他就用冰凉的手摸一下我的脸颊,迅速走出教师。

    同时班里到处都是羡慕的目光并向起阵阵叹息声。

    “看她多幸福呀,身边有个那么帅的男朋友。”

    ‘唔,我还是无法把宝德当女生来看!!”

    “啊啊啊!昌斌学长!!!”

    可想而知,这些都只是女生们的惋惜。

    过了一会儿,教室的门被打开,徐昌斌一进来班级再次被沉默覆盖。

    “用这个来敷一敷肿的地方吧。”

    “知道啦。”

    “那就好,要抓紧时间复习噢。”

    我嘟着嘴接过来,他便抚摸几下我的头发,溜出教室才得以恢复安静。

    “卢宝德。”

    “恩?”

    “无论如何,我都不会放弃的。”

    申浩元突然转身冲我这样嚷嚷。

    然后,这样口出狂言之后,趴在桌子上开始“冬眠”。

    什么嘛!

    下课铃一向,我马上起身跑向徐昌斌的教室。

    都过了5分钟还不见他出来,到底干什么呐~~

    但是……无可奈何地走过去一看。

    “哼哼,学长!!!”

    “……”

    “学长,你给我讲一下这道题好不好哇~~~”

    “别黏糊我。”

    “哎哟~~”

    妞儿,美恩那丫头正对着徐昌斌嗲里嗲气地撒着娇呢。

    哈,气死人了。

    “叫你别黏糊我。”

    “哎哟~~”

    对,做得好,徐昌斌!到底还是你,有别于其他男生,不被女色给迷惑耶。

    “我知道了好不好,学长快告诉我这道题嘛~”

    “给我笔。”

    “好的★”

    不知为何,我的心情糟透了。看着那两个人亲密地坐在一起,我心底某一处波涛汹涌,心情相当坏。

    真想立马上去,把那个丫头好好揍一顿。

    “学长的实质真秀气呀!嘎!怎么这么凉?让我帮你暖暖吧。”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