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雨枫轩> 原创长篇小说 > 青春|言情 > 古装言情小说 > 狼的侍从2 > 正文 > 第十六章
第十六章



更新日期:2021-09-29 + 放大字体 | - 减小字体 本书总阅读量:

    徐昌斌一说我开始念起来。

    我?爱?你?

    “我爱你?”

    “对,我也爱你~”

    嘟!

    我的话一落下,徐昌斌的嘴唇飞快地碰过我的廉价。

    火辣辣!

    他的唇碰过的那半张廉价似乎烧得很厉害。

    “可是怎么办才好呢?还有我要送给你的最后一个礼物。”

    听到他的话我大吃一惊。

    还有礼物啊?

    “这是我们俩的情侣戒指。”

    “哈,徐昌斌!”

    “还有这个蛋糕,是我亲手做的。”

    徐昌斌给我带上闪闪发亮的戒指后,又伸出自己的手指给我看。然后不知何时准备的,把一份巧克力蛋糕递给我。

    这是他亲手做的?

    “我愿为你做黑暗中的亮光。”

    “哈。”

    “我还会做载着你愿望的那朵雪花。”

    “徐昌斌。”

    “我不介意你是男生。我可以做你的另一半吗?”

    该死,真令我有嘴无话可说,你。

    “昌斌呐。”

    “呃哦?”

    “让我也送你一个礼物吧?”

    “今天可是你的生日呀。”

    我擦掉眼角的泪水后,把我的嘴唇印在了他的唇上。

    “我再给你一个更好的礼物,怎么样?”

    “恩?”

    “我嘛。”

    我对着脸蛋通红的徐昌斌低声说。

    “我,是女生。”

    接下来的这一句让徐昌斌的思绪完全崩溃。

    “什么什么,女,女生???”

    “^^恩,女生!!”

    “哈,你也不怕牙齿掉下来。”

    瞧瞧这家伙,看来震惊不小哟。听他那颤抖的声音,还有表情也跟泥巴一样黑下来。

    不过有什么办法呢?我的确就是女生嘛。

    “本来不想瞒你的,看你的反应太有趣了。”

    “你。”

    “哈哈,对不起啦,对不起!^o^就算当我在送你最后一份礼物,原谅我吧~”

    “哈啊,真是。”

    我悲屈地看着机会嘿嘿冲他笑。

    这家伙应该不会发火吧?(虽然表情十分可怕。)

    我正在往后退步,徐昌斌突然用他那长长的胳膊把我搂住。

    “谢谢你。”

    “恩?”

    “谢谢你是女生。”

    徐昌斌口出这一句,我真是始料未及。

    他在谢我?还与刚刚那十分恐怖的表情完全相反,是一脸真实的欣慰。

    “虽然看你哪儿都不像农村声,但还是谢谢你。”

    “你小子,找死啊。”

    听到徐昌斌依然不敢相信的口吻,我挥起拳头给他看。

    就在那时,尖锐的声音和清脆的声音同时响起来。

    “不可能!!!!!!!!!”

    “哥,哥哥?!”

    一个是接近绝望的喊叫,一个是接近失神的喊叫。

    扭过头去,看见两张近乎一模一样的面孔。

    名字也很像,长相也很像的两个人。

    “嘎!一直都没敢确信,难道你真的是女生?(摸过了宝德的前胸还以为那是胸肌。由于缠了绷带。)

    两个人以相似的表情道出不同的惊叹。

    Ohmygod!事真多呀。

    “对,我就是女的。”

    我的话一落,红头发便顶着额头晕厥过去。

    不过韩高恩却是泪眼蒙蒙地怒视我。

    “我,我可是真心喜欢哥哥的,爱哥哥的,你在耍人吗?”

    “高恩。”

    “不要叫我的名字!!!!我可是听哥哥叫我一声,都生怕心脏会跳出来呢。不是为别人,只为哥哥献出我全部的爱。”

    终于她也流下了失望的眼泪。

    韩高恩怒气冲天地失声大叫,仁厚靠近我说。

    “你看我迷恋女生很开心吧?觉得很好完吧?”

    “……”

    “你倒是说点什么呀!!!!1”

    她抓着我的肩膀呜咽。

    难道你不是在开玩笑?真的喜欢过我??

    “对不起。”

    “对不起?哈,一句对不起就完事了吗?玩弄别人的感情用一句对不起就完事了吗?是这样吗?”

    “……”

    “我真的对哥哥太失望了。”

    对于我的道歉韩高恩眼泪婆娑地哽咽道。

    你一点都不合适哭,你笑的时候才好看呢。

    “你知道吗?哥哥是我的初恋。”

    “……”

    “呜,我就,我就那么好欺负吗??”

    高恩抓住沉默的我的肩膀痛哭流涕。我把那样的高恩轻轻拥在了怀里。

    对不起,高恩。我真没想到你会陷得这么深,真的没想到。

    “我不会原谅哥哥的。”

    挣开我后,高恩双眼充满轻蔑地对我说。

    啪!

    “这是你骗我的代价。”

    她轻轻地打了我一个耳光。

    可是太轻了。几乎感觉不到什么疼痛。

    嘟!

    “这是我这段时间爱着你的心情。”

    “高恩。”

    “真的太爱过了。”

    打我耳光的高恩,用她那小巧的红唇吻了我的脸,然后无比悲伤地嘟囔。

    高恩的眼泪踏着她的双颊如同小溪流下来。月光下,娇小的她更是让人心生怜爱。

    “高恩。”

    抽动!

    我的呼唤使她抽动一下。

    “喜欢过你。”

    “……”

    “并非当成异性而言,而是把你当作小妹妹来十分疼爱。”

    我看见她的肩膀犹如树叶般颤动。

    这丫头还在哭泣?我真做了天大的坏事吗?

    “姐姐。”

    “……?”

    “祝你生日快乐。”

    我擦了一下眼泪,笑容灿烂地对我说。

    然后很快跑出了胡同,飘逸着那一头乌黑亮丽的长发。

    多么可爱的女孩啊,可是我却伤害了她。

    噗嗤!

    “呃呃,你,你。”

    “=_=。”

    对那个女生,我可没什么歉意。

    女生呻吟着艰难地爬起来,指着徐昌斌一一

    “你若哭了我妹妹,我不会放过你的。”

    “那你想怎么办?”

    “徐昌斌!!!!我会抢走徐昌斌的,你就做个心理准备吧!!!!!!!”

    看我若无其事地回答,韩厌厌似乎非常不满,便像我宣战似的喊了之后马上追韩高恩跑去。

    妹妹??俩人是姐妹吗?难怪看着那么相像。

    总之就这样,韩高恩

    哐堂堂堂!

    大家再次万分惊愕的,全都向后仰身栽了过去。

    唔,我的话就那么吓人吗?

    “你们怎么可?这件事就那么吓人吗??”

    看我一脸的不解,家伙们一张张恐惧的面孔变得更加惨不忍睹。

    “当然吓人了!!!!!!!!!!!”

    呃?嗓门倒不小。

    “什么?你俩在交往???荒唐……!!你们可是同性。”

    “上帝呀,我身边出现了同性恋者耶。”

    “难道快要到世界末日了吗?怎么会是徐昌斌和卢宝德?!”

    全都弄着一张张见了鬼似的面孔,把我和徐昌斌呵斥。

    是啊,你们肯定把我当成小子了吧?

    但我要立即揭晓事实了。我可是名大韩民国堂堂的大家闺秀。

    “呵呵,让你们失望了,我们不是同性恋。”

    “你确实疯了。肯定是过于喜欢徐昌斌,都把他看成了丫头。”

    被蒙在古里的小子们开始用轻蔑的目光瞪我。

    你们这些傻瓜!!!

    “啧啧,徐昌斌也太可怜了,怎么会。”

    “就是啊,昌斌也够奇怪的,对女人毫无兴趣的他居然会栽倒在她的脚下?!”

    “呵!不会是徐昌斌对那些比女人还漂亮的男人大有兴趣吧?”

    越说越起劲儿。

    最后,忍无可忍的我终于对他们怒吼起来。

    “一群白痴~!!我就是女的!女的!!1”

    就像这样。

    谁能理解我得亲自边界自己是女人的这种悲哀呢?

    “哈。”

    全都是一片慌张的眼神。除了我们学校高三生,泊德还有申浩元,“鬣蜥”,韩壁鲁以外。

    总之,再一次愕愣着的家伙们,开始张嘴唧唧喳喳吵起来。

    “都出一身冷汗了,这玩笑开得也太过分了吧?”

    “这好像比冷笑话还吓人呢?!”

    “去死吧,你小子。”

    个个脸色惨白,接二连三地喊叫着。

    “呼唔,是啊,难以置信吧?!我也何尝不是和你们一样?可是,我亲眼目睹了宝德以‘2’字开头的身份证号码。”

    “我是她弟弟,虽然确实不可思议,但她就是女生。”

    韩壁鲁也泊德接下来的解释,使大家都丧了魂一样呆掉。

    真可谓是一片乱摊子。

    “呃啊啊啊啊啊!!!”

    “我,我好害怕女人的存在。”

    “这世上最吓人的就是女人了。”

    阴沉的,全都像个丧气鬼一样苦叫。

    明智的我们很清楚在这种气氛里只能自我受损,于是打颤着舌头趁早溜了出来。

    “你到底在说什么呢?与徐昌斌学长交往了吗?”

    “恩!好像都好几天了吧?”

    “哈,真叫人发疯。”

    一脸惊讶的申浩元,猛抓我的肩膀张口就问。

    然后看我开心地回答他都好几天了,挤出一副为难的表情。

    徐昌斌,你倒是说点什么呀。

    “学长,是真的吗?”

    “鬣蜥”瞪着圆溜溜的双眸问徐昌斌。一直沉默不语的他这下点着头说。

    “申浩元,这丫头我先得到了。”

    说着视线朝向申浩元。

    听到徐昌斌如此说,其他三个人都莫名其妙地朝申浩元望过去。

    什么得不得的?

    “部队,这绝对不是最后的结局。”

    “你可真倔。”

    “当然!还有,我也不是那种怯懦的家伙。时间还充足着呢。”

    “……”

    两个人谈着一些无法听懂的话。

    “卢宝德!”

    “恩?”

    “你的心。”

    话说到此,申浩元转身便指着我的胸口一脸认真。

    “我的心?”

    “那个会属于我的。”

    “恩恩恩?”

    “我向你宣战呢,小子!”

    (扑通扑通)我的心脏莫名地开始狂跳。

    啊,难道我又开始不由地花心了吗?

    总之,那小子向我宣战之后,就向某个地方跑过去。

    我诅咒你喝酒乱跑,摔个跟头。

    哐!

    “啊!!!”

    瞧啊,摔倒了吧。真是活该。

    “喂,什么时候开始变成那种关系的?”

    泊德的声音颤抖得很厉害。

    啊!是啊,我竟然连你也没告诉。我本来就喜欢给人出乎意料嘛。

    “哈哈,事情由不得我们,自然而然就这样了。”

    “是,是吗?祝,祝贺你。”

    看我不好意思地搔着头发,泊德就有点沮丧地向我祝贺之后连忙转身。

    “他去哪儿?”

    “就是的,那,那我们也告辞了。”

    “宝德,虽然今天听了一则过于惊人的消息,但还是祝你生日快乐!”

    我这一问,不论是“鬣蜥”还是韩壁鲁都慌慌张张地和我告别后,追泊德而去。

    哎~!复杂,复杂,什么都是复杂不堪啊。

    “噗嗤!我们也走吧?”

    “呃?徐昌斌,你笑了?”

    “我哪儿有。”

    “咦!你是笑了呀?”

    “哪儿有啊。”

    “小子,撒谎也要有分寸~”

    “所以问你我哪儿笑了?!”

    我们嬉闹着漫无目的地走在街上。

    虽然没什么恋人的感觉,但我们还是很开心。

    不知何时,已到达了我家门口。

    “喂,这个。”

    突然有什么东西攥到了我手上。

    噗!是牛奶。

    “又是草莓的?”

    “HAYBIRSDAY!”

    看我嘿嘿笑着和他大曲,他就轻吻一下我的额头之后低声向我祝福。

    “呵,那就,谢谢你了。走好!”

    “进去吧。”

    虽然他依旧面无表情,但不知为何这祭天就连那张木讷的面孔也觉十分可爱。

    咯吱一一我推门而入。

    泊德就回来了吗?

    “泊德哟!!”

    我边叫着他边脱鞋。

    家伙竟坐在客厅里的沙发上借酒消愁。

    我走到他面前扑腾一一坐下来。

    “突然喝什么酒嘛?”

    “啊哈,是宝德吗?”

    你是猪八戒吗?

    “无缘无故又喝酒?伤胃的很。”

    “呵呵,宝德呀。”

    “干吗?”

    “你知道我非常爱你吧?”

    泊德满面红光地对我合乎笑。

    “你醉了。赶紧回屋睡觉去吧。”

    “嘻嘻,你也爱我吗?”

    他说着说着把脸进一步靠近来苍凉地笑给我看。

    “你怎么哭了?”

    “你也爱我的,对吧?”

    他看到我发现自己的泪水,无比惊慌失措,便再次问我。

    跟醉汉有什么好认真的?

    “对啊,我也爱你。”

    “嘻嘻嘻,就算做梦也好,但愿永远都不会醒……来。”

    我的话一落,从他的眼帘里掉下了一颗泪珠,人就直勾勾地倒在了沙发上。瞧他一脸的失落。不过同时又露出了无限的幸福。

    这小子不会是被严夏燕给甩了,到我这来消愁吧?

    傻小子,要么就追到底嘛,真是的。

    “一二!真是比恐龙还恐龙啊!沉死我了。”

    怕在这里睡觉会着凉,我就用尽力气抬起了不省人事的泊德。尽管抬起这么一个壮汉常人是无法想像的,但我确实发挥了超人的力量。

    “一二,三啊!!”

    我艰难地用脚踹开房门后,把家伙“扔”在了床上。然后撩起被子盖到了他头上。

    哼,你就在里面窒息吧。

    “哼哼。”

    “该死,我就老是心太软!!”

    看到家伙在呻吟,我又心生怜悯,把被子拉下只给他盖到了胸口上。

    “切,好好睡觉吧,老弟。”

    我伸着舌头扮个鬼脸关上了门。

    哎哟,看看这一身汗,得赶紧下去冲洗一下了。

    唰!

    在浴室里随便洗洗之后,我站在凉台上打开了窗户。

    啊,好凉的风啊。

    “咦?”

    看到外面隐约有个人影,我便睁大眼睛张望。

    我的手机在哪?我的手机!

    我拿起并非在桌子上老老实实放……着的,而是到处滚得伤痕累累的手机立即按了1号快捷键。

    徐昌斌的手机号码嘛,当然还是请教了他的哥们喽。

    向了一阵的茫音后一一

    “干吗。”

    传出如此冷酷的话音。

    于是,一直望着窗外的我只能更加愕然。

    傻瓜。就那样一直瞅着我家大门口的吗?

    “我就那么好吗?”

    “你在说什么不着边际的话?”

    “傻瓜,外面很冷的。”

    “恩?”

    “快点回去睡觉吧。”

    嘟!

    我不再理会他有些惊讶的问声,连忙挂断了电话。

    望去窗外,抽着一支烟的家伙连连摇头。

    噗嗤!可爱的家伙哟!

    “哈恩~我也困了。”

    我打个呵欠,就床而倒。

    哗哗!

    握在手中的手机再次响起。稍微睁开眼睛一看一一

    “祝你生日快乐,朋友一一形斌。”

    原来是形斌发过来的短信。

    噗嗤!

    难道,朝星终究还是要与我一刀两断吗?

    “祝生日快乐。一一朝星。”

    就在那时,又一个短信进来了。看来,你们还是没忘记我的生日嘛。

    见鬼,又开始想死你们了。

    “宝德,我爱你。今天祝你生日快乐。一一昌斌”

    看完最后一个向我祝福的徐昌斌的短信之后,我轻轻闭上了眼睛。

    今天是我超级快乐的生日。

    还有一_一也就是今天,我知道了考试日期。

    可是想请教那些朋友们都不行,都是些对考试毫无关心的玩世不恭的小子们。

    “捣蛋鬼们。”

    我真纳闷,竟然和他们一帮人“混”在了一起。

    到底该怎么复习呢?拜托妈妈吗??就算出钱只要是我开口她肯定会帮我吧?

    “咦?干吗呢??像个丧气鬼似的。”

    我正一副苦瓜脸自言自语着,有个男生拍我。抬头一看是徐昌斌。

    严夏燕的面孔也只剩了一半的人像。

    “呃,呃?你。”

    徐昌斌戴着黑边眼镜手握几本书伫立着。

    他怎么就摆什么姿势都那么帅呢?

    “啊,我们已经下课了,但我还想再看会儿书。”

    “你学习好吗?”

    “在班里能得个第2,第3名吧。”

    听到徐昌斌的话,我怔住。

    真是个强人,第2,第3名么?羡慕死了。不,不,可不能就这样。

    “徐昌斌!你给我辅导辅导攻克呗!!!!!”

    图书馆里。

    我穿着便装,坐在徐昌斌的旁边文绉绉地翻着书复习。

    聪明的家伙给我一一祥解了不会的问题。

    还是我的男朋友好啊。

    唔,可我怎么一看书就犯困呢?

    “所以说这个问题要这样做,呃?”

    “ZzZzZz。”

    “噗嗤!”

    开始讲解还不到十分钟,宝德就打起了瞌睡。昌斌看着睡得正香的宝德,脱下自己的外套给她披上之后,打开笔记本开始纪录。

    两个小时过去。

    “哈一一恩。”

    打着呵欠望去周围,才恍然明白这里是图书馆。

    啊,该死!我睡着了吗?该死!该死!恶习真是难改呀。

    我一动身,身上的黑色外套掉了下去。

    好熟悉的气味呀,是徐昌斌的外套耶。

    咦?这个怎么会披在我身上的?

    “唔,奇怪。”

    看看旁边,不知何时徐昌斌把眼镜折起来放在一边,自己也呼呼大睡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