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雨枫轩> 原创长篇小说 > 青春|言情 > 古装言情小说 > 狼的侍从2 > 正文 > 第十五章
第十五章



更新日期:2021-09-29 + 放大字体 | - 减小字体 本书总阅读量:

    本想立刻要下楼梯的,但突然停了下来。

    呼呼,不能就这样下去。我得把你者害人混乱的家伙送到地狱。

    咔嚓!

    我挤出一丝联想恶魔的微笑把楼顶上的门给锁上了。

    呼呼,你就想尽办法逃出来吧,信号灯。

    嗒嗒!

    我开心地哼着小曲儿走在楼道上呢,飘来了脚步声。我很自然地转过头去。

    映入眼帘的是徐昌斌。

    “哈啊,哈啊!你,你到哪去了?”

    徐昌斌流着大把大把的汗。可是,你干吗这样匆匆地跑来跑去?要去见谁呀?”

    “呼!呼!不是说好去见你吗?”

    “恩?哈,莫非你是为了找我才东奔西跳的?”

    “呼,呼。”

    对于我让人郁闷的问话,徐昌斌喘着粗气点点头。

    这不是纯粹的傻瓜吗?

    “见鬼,你真是发癫。我再怎么好你也不能这么鲁莽啊。”

    “恩?”

    “我一向很守约的。特别是跟你的约定。”

    唰!

    徐昌斌淡淡的话音使我的脸烧得通红。

    也许看我有点不对劲,徐昌斌用手摸一下我的额头。

    咚咚。

    我的心脏毫无节奏得狂跳起来。哈哈哈,我要发疯了。

    徐昌斌,怎么办?我好像彻底陷进去了。

    “啊,还有。”

    “恩?这又是什么?”

    他突然向我伸出什么东西。我转着眼珠子一瞅原来是牛奶。

    “牛奶?”

    “对,看你弱弱的电机让你多吃点。”

    “呵呵!歇歇啦。”

    傻瓜,担心我的健康就应该给我买纯牛奶嘛,给什么草莓牛奶的?呵呵,真是个可爱的家伙。

    “啊,还有个想问你的问题。”

    “恩?什么……”

    “宝德!!!!!!!!!!”

    徐昌斌搔着脑袋正要问我什么的时候,突然有人大喊着我跑过来。

    我还以为是谁呢,原来是严夏燕和刚才被我打的高三生们。

    瞧瞧那伤口,见鬼,真够恶心的。不,不过这些家伙找我要干吗?

    “你,你,你,你呀!!!!”

    “都快咽气了。”

    严夏燕踹着气一把抓住我的肩膀。于是站在旁边的徐昌斌打下她的手接话。

    呵!莫非是那些莽撞的小子对她说了我是女生?

    “什么呀。”

    我一副不屑的表情看着兴奋的严夏燕问。于是她便深吸了一口气然后对我喊叫。

    “听说泊德是你的弟弟?!!!!!!!!!!!;”

    嗓门干吗这么大呀?可是,这女人都哪门子的事了,才过来问津呢?

    “没错!听说泊德是你的弟弟!?”

    “怪不得觉得你们名字很像。”

    “是真的吗?”

    包括高三生们,徐昌斌也一脸惊讶地望着我问。

    啊哈,还好没把我是女人的这一重大事实透露出去,真是万幸万幸。

    我可是还非常喜欢男装生活的呀。

    “你们不知道?名字相像也许是偶然,但确实是兄弟。异父兄弟。”

    “哒啊!”

    我挠着头发不耐烦地回答,一群家伙便大惊小怪地长大了嘴巴。丑死了,混蛋们。

    “怪不得俩人都长得那么帅。”

    “对啊,真是吓人耶。”

    “宝德!!!!!!!!”

    大家正张目结舌呢,严夏燕亮着眼睛霍地抓住我的手。

    这些人不去上课啦?

    “干吗?”

    “那样的话你得帮帮我!我可是非常喜欢泊德呀!!!”

    “恩?”

    我做出个惊讶的表情。

    泊德好像也喜欢你呐,噢呵!看来就要产生一对真正的恋人啦。

    “呵呵,我有什么可帮你的?立刻去告白呀!肯定会搞定的。”

    “真的吗?”

    “试试看!”

    “OK~thanksthanka!!!!!!”

    我的话一落,严夏燕便大声向我道谢之后就消失在我的视野里。

    到地为何出现在这里呢?奇怪。

    “你们都成那样了还想见我吗?”

    “呵!那。那我们先走一步了!!!!!!!”

    我拉着脸瞟着一眼高三的家伙们,他们便使劲挥挥手望风而逃。

    都被揍成那副样子了还敢来见我,看来他们十分惊讶我和泊德是兄弟的事实。不过这消息又何时被传开的呢?

    也许是韩壁鲁,或是“鬣蜥”,申浩元当中的一个吧。

    “吓人啊。”

    “啊,是吗?”

    “我得讨好那小子吗?”

    “哈哈哈哈。”

    看到徐昌斌一本正经的样子,我不自然地傻笑起来。

    昌斌啊,不讨好他也没关系哩。我会不管三七二十一地促进下去的。

    “对了,徐昌斌!你刚才想问我什么?”

    “问你想要的。”

    “恩?”

    “你想收的礼物是什么?”

    我被突如其来的一句话弄得有些苦恼。

    什么礼物?干吗问这个?

    不管怎样,想收到男朋友送的礼物是…

    “恩,硕大的娃娃上面绣着话的。”

    “绣,绣花?”

    “恩!还有,鲜花和亲手制作的蛋糕之类?”

    “知道了。”

    听到我深思熟虑后的回答,徐昌斌晕头转向地靠在了墙壁。

    怎么了??

    “干吗问这些?”

    “不干吗。下,下次再见好吧。”

    “恩??好,好吧。”

    一片茫然的表情徐昌斌就那样背对我走出去。

    真够荒唐又奇怪。

    我打开牛奶咕噜咕噜喝下去。

    咔啊,到底还是徐昌斌给的,简直太好喝了。哦,不能这样,得赶紧去上课呀。

    “哎呀,烦死了。”

    我用力摸一下头发,慢腾腾地走向教室。

    过了几天后。

    “宝德哥!!”

    我正兴高采烈地逛街中(这叫狗改不了吃屎。)响起一阵玉器般清脆的声音,使我不由得回头。

    啊啊,能叫我哥哥这样兴奋的人还能有谁呢?

    “哥哥!是明天吧?”

    “恩?”

    “哈哈哈,不啦!期待也好啊!!!^o^!!!”

    莫名其妙地提到明天二字,我不解地歪起脑袋。于是韩高恩什么都没说过似的微笑着继续说。

    “期待?”

    “呵呵,你走好啊!!!!!!!”

    我的话还没说完,韩高恩就开心地跑过去了。

    到底怎么回事?!

    啊,这才想起来那丫头喜欢着我呢?可怜的丫头。是不是应该找机会告诉她我是女人的真相啊。

    可是我马上把碰见也头的事情抛在脑后,又逛了一会儿街回到了家。

    我直接躺倒在床上睡着了~

    宝德,生日快乐!!!!!”

    趴~!

    泊德刚起床就叫着我给我来个早安的吻。

    哦恩,趁我还神智不清,小子送来的吻感觉真好。

    啊,今天是我生日吗?

    切!早知道这样昨天就该告诉韩高恩,严夏燕,还有徐昌斌,申浩元他们我的生日了。

    “嘻嘻,你怎么知道今天是我生日呀?”

    “呵呵!是一家人嘛4,当然知道了!你快下来,海带汤也做好了。”

    “OK,OK。”

    听到家人一词有一点点伤感,但我很快自我调节情绪,掀开了被子。

    到底还是家人好啊,这样为我准备过生日,还给我熬海带汤呐。

    我站在镜子前检点衣服。

    见鬼,哪怕告诉徐昌斌也好啊!我也好想收到礼物嘛!!

    啊!泊德他既然知道我的生日,是不是为我准备点什么礼物了呢?

    想在这里我迅速跑下楼梯一把抱住正在盛汤的泊德的腰。

    “干,干什么!?”

    “泊德呀~★”

    “干吗,干吗突然那么哼哼??”

    可能是第一次见我撒娇哼哼,泊德慌张地问我。

    “呵呵和,你可知道今天是我生……”

    “你若索要礼物的话,这里一一海带汤。”

    “……”

    哼,是啊。真爱死家人了。你这个小屁孩儿!

    啪!

    “啊!干吗打我!!!!!!!!”

    “为表示我的感谢,怎么了?不满吗?”

    “该死的,见鬼了!”

    我面无表情地打了一下他的头,他似乎有些不满,皱起眉头。

    哼,自古以来,是谁的生日就得送礼物啊。

    总之海带汤我会开心地喝的。现在就尝尝看?

    呼噜~

    “哇塞~”

    “怎么?”

    “真棒啊!味道棒极了!你烹饪收益真够厉害的?”

    “哈哈,没什么~”

    喝了一口海鲜汤,我对他赞不绝口。于是他似乎有点不好意思,摇着头发笑咧咧的。

    “真的很好喝!^o^是迄今为止我喝过的最棒的生日海带汤!”

    我也跟着笑得阳光四射,并用手摸一下他的头发。

    这样的海带汤真是我生来第一次喝呀。

    吃完早餐,我兴高采烈地同徐昌斌和泊德到了学校。

    “嘎!宝德!!生日快乐噢。”

    “宝德,祝你生日快乐。”

    “Haybirsday!!!”

    呆呆呆!

    刚打开教室门,女孩子们冲上来争先恐后地送我礼物。

    桌子上成堆成堆的礼物,成了信笺市场。

    每当课间时分,不光是我们班,还有其他班或是高一或是高三的女生们带着礼物把我层层包围。

    “了不起呀?”

    “是啊,这可不是开玩笑耶的。”

    “今天是你的生日吗?”

    韩壁鲁和“鬣蜥”,加上有点嘲笑我似的说着走过来的申浩元。

    大家都望着我桌子上的礼物连连感叹。

    “可,这些丫头们怎么知道我生日了的?”

    “谁知道呢,本来女人们就是千里耳。”

    对于我的问话,申浩元耸耸肩回答。就像在示意自己也有过这样经历似的。

    “不过女人送女人礼物,你很开心吗?”

    “当然!”

    “世界末日。”

    申浩元拍着我的肩膀古怪地问我。

    我立起大拇指点点头,于是他啧啧着舌头回到自己的座位上去。

    妈啊的!一群混蛋,你们是朋友吗!?既然是朋友,赶紧拿出礼物来啊啊啊!!!

    “咔哈哈哈哈,今天是你的生日吧?啊撒啊~爽啊,生日蛋糕!!”

    啪啪啪!

    该死的!礼物都不送的家伙们还想到生日蛋糕??

    就因为这样我才至少不想告诉你们这群暴力分子生日的。

    啪!

    啊!这次打得怪疼的。你们死定了,混蛋!

    啪!

    “妈的,都给我滚!!!!!”

    我对着无辜的黄鼠狼的脸庞扎了一拳,随后猛地起身冲出了教室。

    啊啊,肩膀,还有别的地方都刺痛的很。

    放学后。

    嗵嗵。

    现在时刻9点左右。

    我正在拎着今天收到的成堆礼物独自回家中。

    一群奸诈的家伙们,徐昌斌和泊德还有申浩元都说有约会就不理睬我了,连我最信任的泊德也不关我了。

    竟敢撇下我一个人,难道生日这天也得我自己孤独望风吗?

    哼哼哼!!!!!!!

    “喂!!!!!!!”

    “谁呀你?”

    “你就是卢宝德吗?”

    穿着校服的一群人在学校门口莫名其妙地问我。

    我正火气大着呢,真是什么倒霉鬼都有,周围的学生只知道在一边凑热闹谁都拿不出什么主意来。

    那些校服不是上高的吗,难道一直等到现在?呵呵,他们一定等得不耐烦了吧。

    “我是卢宝德,你们想怎样?”

    “那就跟我们走一趟吧。”

    “如果不呢?”

    我过于若无其事的回答使他们哑口无言。不过很快更正对策奸笑着对我说。

    “那么,你的朋友们就有麻烦了。”

    初次见面的人却对我这么说,只能让我惊慌失措。但我好像没有招惹过他们的呀。

    “你的意思是,我的朋友们在你的手里?”

    “没错。”

    一身校服的男生的话一落下,一丝嘲笑从我的嘴角里透出来。

    可能都觉得这样的我很奇怪,百思不解的模样。

    “噗!你们真可笑。”

    “什么?”

    “呵呵,不要吹牛吹到你家去了。谁能赢的过那样一群怪物呢?”

    大家似乎都赞同我的话,个个点头议论纷纷起来。

    “废物!!别再吹那么可笑的谎言了!”

    “对,说实话谁能打得过那些怪物呢?又不是一名。”

    “妈,那就让别人拉他们试试吧!”

    看起来有些别扭的家伙,分明想拉我去某个地方。

    生日这天怪事还真多啊。

    试就试,跟他们去看看有什么不好呢?反正这个生日都得我一个人庆祝。

    “好吧!我答应跟你们去看看。”

    “的吗!?那就快点走吧。”

    我刚一应允,家伙们激动澎湃的表情,毫不掩盖地表露出来。

    瞧他们,我只能感叹他们太过单纯和呆板了。

    我虽然不知道他们在搞什么把戏,却乖乖地跟着他们来到了一家酒吧。

    想在这里打架吗?

    我正推开门气势汹汹地准备迎仗呢。

    嘭嘭嘭!

    “宝德,祝你生日快乐噢!!!!!!!!!”

    突然有什么东西掉在头上,随即像雪片一样哗啦啦地铺下来。

    恩??加上刚刚带我过来的那几个家伙整齐地站排一致给我鞠个90度的躬。

    我惊讶不已地环顾四周,发现在步一样的东西上面写有“祝卢宝德生日快乐。”几个字,同时上面挂满了写有“我们亲爱的死党卢宝德”几个字样的气球。

    不光是这些,3层蛋糕就不用说,还有很多香喷喷的菜肴和华丽的装饰品。

    最让我高兴的是众多的人群中有很多熟悉的面孔。

    “宝德哥哥,祝你生日快乐哦!”

    有几天前见过一面后再没见到的韩高恩,

    “宝德呀!~你没有赌气吧?”

    “哎,可能吗?!我们为了准备这些辛苦得不得了呢。”

    还有嘿嘿笑着的韩壁鲁和严夏燕。

    这些家伙不是笑着说今天每空玩吗?!

    “哈哈,你不会是过于高兴得僵掉了吧?”

    “哈,那样可不行,呵呵呵。”

    “喂,看我们被你打成这样,还为你无私奉献了。”

    包括泊德还有高三的学长们。(俗话说不打不相识,看来我和他们是不打不相识啊。)

    “噗哈哈哈!你小子,被突如其来的派队吓呆了吗!?”

    “宝德学长,生日快乐噢!”

    还有陶器的申浩元和高一的学弟学妹们。

    啊,都快要哭出来了。这种突如其来的派队还真是第一次呢。

    “哇!他就是你们所说的招牌吗?”

    “烦死了!你们这群来找酒喝的吸血鬼!!!!!!!”

    “嗨,认得我们吗??”

    以前在庆典时见过的几个家伙向我招手。他们又是什么时候认识我的。

    除了我们学校的,还有许多其他学校的学生们都在凑热闹。

    嚯!

    “呃!?”

    突然一大捆红玫瑰在我眼前展现。

    哪来的玫瑰花?

    “宝德。”

    嘶哑并无比冰凉的声音。

    想当然~!

    “徐昌斌?”

    “生日快乐。”

    我一叫出他的名字,他似乎有点不好意思,羞涩的脸上潮红泛滥。

    “哇塞!!!这,是怎么回事?”

    “昌斌是不是吃错药了?”

    “徐昌斌他怎么了?好可怕呀。”

    “是啊,从来都不会祝贺别人生日的家伙,甚至还送起礼物来?”

    大家都惊讶得望着徐昌斌感叹。

    也是,冷酷无情的他肯定不会送什么礼物的。

    “来,不管怎样快点儿点蜡烛啊!!!!!!”

    申浩元一说,一阵骚动平息下来,其他的家伙都欢呼着叫好。马上,3层蛋糕上点满了蜡烛。

    “来来,预备,开始!”

    “干吗出生~干吗出生~长得还那么丑陋,干吗要出生呢!!!(特别是在这一处申浩元一再强调。)

    啪啪啪啪啪!

    “吹呀!吹呀!!!”

    把蛋糕靠到我面前,一再叫我吹的申浩元等人。

    如果现在我吹灭蜡烛的话,家伙们会把蛋糕泼在我脸上吧?当然不可能。呵呵呵!

    “呼。”

    我吹着蜡烛把视线投向正笑得意味深长的申浩元身上。

    就在那一刻。

    啪!

    “唔!你,你,你!!!!!!!”

    是个突发事件。完全是过于意外的前奏。谁会想到徐昌斌会把蛋糕抹在我脸上!

    “噗!噗哈哈哈哈!!!!!”

    看我满脸都是蛋糕末渍,大家笑得前俯后仰。

    小子们,看来你们还不知道爷儿们我的厉害?我,卢宝德,绝对不会独自垮掉。啪!

    “嘎哈哈哈!徐昌斌,非常经典啊!”

    嗒!

    “还有申浩元,卢泊德,‘鬣蜥’,韩壁鲁你们几个,面相真他妈的好看啊。”

    我拿起一把把的蛋糕奶油就向他们脸上抹去。

    不愧为佳作呀,佳作呀。咔哈哈哈哈!!

    “他可真不饶人。”

    “到底还是他们,也许因为是朋友吧,真有那么点不同。”

    “换了是我,死也干不出那种事。”

    呆望着眼前场景,只管窃窃私语的家伙们。

    我心生疑惑,转头望向他们,5个人全都一脸冷酷地带着杀气怒视我。

    我嘿嘿笑着喝酒又吃菜。

    家伙们马上收回视线从口袋里拿出什么东西来。

    “喂,给你的生日礼物。”

    “我的是^o^独眼龙,你要好好养它!”

    “我准备的是一组书法作品。”

    申浩元送给我的是小木偶。不过木偶手上怎么握着(宝德码卡)呢?就像在示意着什么似的。

    爬虫类少年“鬣蜥”当然送的是爬虫类动物。

    干脆用它下酒算了?

    还有韩壁鲁送的是古典的书法作品,

    “这是阿迪达斯的!!”

    阔气的丫头严夏燕送我的是个背包。

    “哥哥,送你的礼物!!”

    韩高恩送给我红光闪闪的可爱的耳环。应该很适合我吧?

    “我送的,是你要的。”

    看到徐昌斌递给我的,我不可思议地愕然。真是他亲手绣的吗?不过图案为什么这么难看呢?

    可是,再次瞥见粗昌斌的手指头,我的心里唰一一地疼痛。

    见鬼,他做得真够认真?

    “呵呵,无论怎样多谢你们了!”

    我笑着望去送给我里的朋友们道谢。

    “来来,大家一起开心吃吧!”

    我的话音一落,全都开始大吃大喝起来,偶尔也回有人出手大闹,不久场内变得乱七八糟。

    我正陶醉在酒的韵味里,突然徐昌斌谨慎地拉我一下。

    “恩?干什么?”

    “出去吧。”

    醉得我卷舌头问他,他便用那冰凉的手拉起我走出去。

    唔呼,顶了顶寒风感觉酒有点醒了。

    我恍恍惚惚被他拉到一个地方,环视周围是个小胡同。

    “你先闭上眼睛。”

    “哦恩~”

    听到他的话我略带撒娇的口吻哼哼着闭上了眼睛。

    吱一一的响音,同时传来徐昌斌温柔的话语。

    “睁开眼睛。”

    我缓缓睁开眼睛。

    吱一一!

    绚丽多彩的火花团非,正中间是一些蜡烛组成了心的模样,蜡烛里面闪烁的灯泡又组成了一些文字。

    “哇~太,太漂亮了。”

    “漂亮吗?”

    “恩!!是我收到的最棒的礼物。”

    漂亮得使我差点一下子清醒过来,真的是最棒最棒的礼物。

    “念念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