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雨枫轩> 原创长篇小说 > 青春|言情 > 古装言情小说 > 狼的侍从2 > 正文 > 第十四章
第十四章



更新日期:2021-09-28 + 放大字体 | - 减小字体 本书总阅读量:

    “什么?对不起??妈的!!你以为一句对不起就能万事大吉了吗?”

    “真的对不起。”

    “杂种!卢宝德,你真令人失望。”

    他毫不理会我对他的道歉,就那样冷冷的目光转过身去。

    你知不知道,这是我第一次如此真心地道歉。对申浩元也没有这种态度道过歉的。就因为我更加在乎你。

    “从现在开始你我什么都不是。”

    最后,朝星只留下这样一句冰冷的话就冲出了门。

    哐!!!!!!!!!!

    “朝星,朝星!!!!!”

    一见到朝星出门,形斌慌张地喊起来。

    朝星,不要走。不要连你也像申浩元那样绝情。我的心快碎了。哪怕现在也好,只要你回来我什么都依你。我不想失去你这个朋友,知道吗。

    如果连你也这样,我真的很累。

    我最喜欢的朋友可是你们呀。我最信任的人也是你们呀。

    “宝德,你还好吗??他突然发神经了??镇定点,镇定。”

    “形斌。”

    “恩?”

    形斌扶着摇摇晃晃的我安慰地说。于是我小声叫他。

    “上次也这样。”

    “什么?”

    “浩元也这样了。做出这种挖心挖肺的表现之后踹门出去的。”

    我带着无限的伤感嘟囔。

    没错,申浩元也是这样做的。对我大声大喊以后扬长而去。

    “宝德。”

    “我……”

    好伤心啊。不知道现在该怎么办。

    “宝德。”

    “见鬼,眼泪为什么要流下来,看来我是真的醉了。”

    已经是第二次被朋友伤害,可为什么每当这时就会如此揪心?为什么每当这时眼泪会这样不争气?

    见鬼!朝星啊!是我错了,所以你快点回来饶恕我吧。行吗,恩??宣布我们重新作朋友吧,恩?我等你,你要快点回来。

    “形斌。”

    “恩?”

    “我呀,真的很心痛。”

    “……”

    “对我来说你们是第一个朋友。”

    是我敞开胸怀接受的朋友,懂吗?

    “对我来说你们是我最珍惜的朋友。”

    “我也和你一样。”

    “呵呵,刚刚发火走掉的朝星怎么显得如此陌生啊?哈哈哈哈,看他那么伤我,可他一走还是很想念他呀。”

    “……”

    “啊哈啊安,我困了。”

    我用潮湿的眼睛看着形斌不断嘟囔,很快被困得闭上了眼睛。

    睁开沉重的双眼从床上爬起来。

    昨天一块喝过酒的小子们就那样躺着呼呼大睡,只有形斌一脸担心地看着我。

    恩?

    “形斌,你在干吗?”

    “你还好吗?”

    “呃??什么呀??啊哈哈哈,昨天的事吗??没事,没事。”

    “傻瓜。”

    “什么!?”

    我好久都没见过他这么真诚的表情了,他依然望着我说。

    我怎么傻了?

    “既然没事,为什么还哭?”

    “……”

    听到形斌的话,我马上用手摸了一下眼角。

    眼睛周围是一片湿润的泪水。

    我确实是傻瓜嘛。见鬼,我应该是醉了的,分明就是醉了的,但为什么昨天的事还这么呢?

    “现在该怎么办?我不想失去朝星。”

    “呼唔,我怎么就不在乎你是不是女人呢。”

    “恩?”

    “不管你是男的是女,我们还是朋友。”

    “呵呵。”

    形斌这样安慰我,我才咧着嘴笑出来。

    是啊,你到底还是和“鬣蜥”,韩壁鲁他们一样,真是个好家伙。

    “别,别笑啦,你这个家伙!!!”

    看我笑呵呵的,形斌红着脸向后退步。

    哟呵?

    “无论如何^o^你就死缠烂打吧!心软的朝星八成会被打动的。”

    “会,会吗?”

    “当然!!现在这时候应该在学校,走吧!!”

    形斌欢快的说话声,正因为如此我才喜欢你的。

    “好吧!!!!!!不过现在是不是首先该叫醒这些小子们?”

    “啊!你们这些懒虫,还不起床!!!!!”

    形斌一副马上要跑到学校去的架势,听到我的话立刻用脚踢开醉得不省人事的家伙们。

    呃呵!!

    于是就那样出来的我跟着形斌正在去往我曾经就读过的学校。

    “啊哈啊安~我们这么早到学校还是第一次呢。”

    啪!

    “值得炫耀吗?捣蛋鬼们?”

    “啊啊!疼死了!!”

    一路上玩耍着抵达了学校。可惜我还没告诉他们我是女生的事实。

    就怕事情变得更加复杂,这些小子们的反应可想而知又将是惊涛骇浪。

    不管怎么说就这样去的话有点。

    “形斌,你们先走吧!!”

    “恩??你去哪?”

    “我想买点东西!!”

    我示意让前面的人先走后,飞快地跑进了花店。

    呵呵,我也想送一次特殊的花呢。(性格真是奇怪哟。;;)

    “大婶,请给我拿100朵红玫瑰!雾花也多加点!”

    “好,好,^o^学生长得真帅呀。”

    “嘻嘻。”

    当大婶忙着把花束包扎得漂漂亮亮的时候,我在一边开心地傻笑。应该能和解吧?

    那是当然啦。再怎么说我们也是朋友嘛?

    总之我买完玫瑰花,在里面放了我道歉的小纸条,然后马上向学校奔去。

    每当一步两步走近学校,我的心脏就开始狂跳起来。

    路过的同学们看着我议论纷纷。

    “呃?是宝德。”

    “是吗?怎么会来我们学校?他不是转学了吗?”

    叽叽喳喳。

    同学们好奇地望着站在校门口的我。

    别再看我啦。

    “怎么还不出来……啊!现在是上学时间吧??”

    我意识到自己把上学时间和回家时间混淆了,便狂抓头发。

    我疯了,疯了。干么准备的这么潇洒却傻等在学校门口呢?

    刚想进入校门,正好看见上学来的朝星。

    “朝……”

    唰!我叫着他的名字正要走进他,他却看都不看我一眼冷冷地走过去。

    朝星……!

    我看到他冰冷的目光便低下头。

    突然悟到绝对不能让人发现我心底那一部分的不安定。

    “朝星,等等我!!!”

    不管别人怎么说,你都是我最珍惜的朋友。是我绝不能失去的珍贵的家伙呀。

    “……”

    朝星毫不理会我的叫喊,挪动着他那修长的腿赶路。我握着玫瑰花束飞快地跟上去。然后立马抓住他的衣领。

    抽动!

    “干什么!”

    话语里不带丝毫的感情,朝星冷冷地瞪着我。

    颤动!

    “朝星。”

    “我们的话题不是昨天已经结束了吗?”

    他依然不顾我恳求的声音用力甩开我的手。

    不要这样离开我!

    “朝星,我真的对不起你!!!!!!”

    我紧咬着无辜的嘴唇,跑到朝星的面前献上了玫瑰花束。

    “非常非常对不起。我想说的只有这些。不管因为是什么理由,瞒了你们是我不对,可是我不想失去你们。正因为怕事情变成现在这样,才没敢告诉你们的。对不起,我真心向你道歉。”

    “……”

    然后我低下头开始诚心悔过。

    朝星依然冷酷地望着我,然后使劲打掉我送他的玫瑰花束,拼命地踩碾它们。

    我吓得愣愣地望着他,他便嗤笑着开口。

    啪哧!

    “噗嗤!你想用这些来做个了结吗?”

    “……”

    我仍然毫不动弹地望着他。

    突然发现朝星的个头也很高,皮肤也很百。从来没有注意过的,才发现他长得非常英俊!

    看他的头发被风吹散,使我有种想去摸一下的冲动。

    啪啦啦啦,小子踩过的玫瑰花瓣纷飞起来。

    “你,真是可笑。眼下,你的面孔我一丁点都不想看到。”

    朝星似乎在嘲讽这样的我,仰起嘴角冷冷地嗤笑。

    我好一阵子愣在那里,终于艰难地开了口。

    “把我改变的朋友有两个。”

    “什么?”

    “一个是形斌,还有一个是你。”

    我面无表情地挪动嘴唇,于是朝星愣愣地看。

    “几年前,遇到你们的时候我就想过;是啊,这些家伙,我就相信他们一回吧。相信他们到最后吧,这样想过的。”

    “然后呢?”

    “还有一个。”

    朝星双手插在口袋里理直气壮地反问我。

    我依然面无表情地开口。

    “如果你们抛弃我的话,我就会回到从前了,当时就这样想的。”

    “……”

    “我呢,自尊心超强,加上脑子也不太好使,是个只知道打架,光靠脸蛋拼命的家伙。”

    一边说着一边对自己的故事产生共鸣。

    “可是,唯独对你们两个,我是真心把你们当成朋友的,然后比任何人都要珍惜这段友谊。”

    “说得倒好听。”

    “我一直认为,不管我是男是女,你们都会欣然地接受我。”

    我流露些须失望的表情对他说。

    “正因为相信你们,所以才抱有希望的。”

    “你。”

    还没等我说完话,家伙便慢慢地开了口。

    “为什么说得好像就你自己受伤了?”

    “你说什么。”

    朝星与我一样双眼布满血丝地看着我嘟囔。

    “当我听到你是女人的时候起,我以为自己的心脏就会停止跳动。”

    “……”

    “还不如是个男的呢。为什么,为什么偏偏是女的?”

    他用潮湿的嗓音说着些使我茫然的话。

    “难道我们就不能回到以前的关系上了吗?”

    “是的。你是女人的话,朋友什么的就不可能了。”

    “为,为什么!!”

    “如果说是因为你的隐瞒我才生气的话,那不是真的。”

    “什么?”

    “仅仅是因为无法隐藏我的感情罢了。现在你走吧,然后我们从此不要再见面。”

    忽然看到家伙的眼角有水珠,难道这是错觉吗?

    总之家伙一个眼神都没有给我,就转身背对了我。

    傻瓜,别走。别走啊,求求你。对我来说你是我多么要好的朋友啊,如果你真的就这样走掉的话,我不知道自己会变成什么样子。我是那么相信你,到底为什么这样对我?金朝星。

    “宝德,你没事……”

    “我走了,保重。以后再说吧。”

    “呃,好吧。走好。”

    形斌向失掉焦点而傻愣着的我伸出手。

    我轻轻地拍下他的手,冷冷地望着他告别。

    然后我毫不理会望着我的所有的目光,逃也似的回到了汉城。

    “呃???宝德,怎么会这么快就回来了?”

    嗒嗒!

    刚回到汉城我就垂头丧气地赶紧回到我的房间,可不幸被泊德发现,使我鸡犬不宁。

    “别烦我。”

    微微哽咽的声音艰难地说罢,我加快脚步。可他似乎感觉我不对劲,用力抓住我的胳膊猛地转到他那边。

    “你怎么突然!!呃?你哭了????????”

    转过我身边的他,看到我的眼睛慌张地问。

    哭??说我在哭吗?见鬼,也许我真的是个容易伤感的人。

    “该死,你让我安静一点!”

    用袖子擦了擦眼睛我便转身。

    泊德惊呆片刻,似乎恍然大悟什么从后面紧紧抱住我。

    “傻瓜,别哭了。”

    “防开我。我不哭了。”

    “别哭,啊。”

    “我都说了不哭的!”

    我对着哄我别哭的泊德大喊一声。

    “明明说了不哭的,说了不哭的,干吗还烦我!!”

    我带着哭腔激动地喊起来。

    看我不顺眼了吧。

    “是吗,不哭了。不哭了所以别哭。”

    “那是什么话呀!!”

    “别心痛了,这与你是不相称的。你应该幸福。”

    不知怎的,泊德似乎比我伤心,凄凉地安慰我。

    我用力甩开家伙的手再次擦拭眼泪。

    刚想推门而入,家伙的低语使我震在原地。

    “别哭,有我在呢。”

    狗鸟。

    “我可是你的家人啊,你哭我也哭,你笑我也笑。”

    该死的鸟。

    你这个鸟崽子,你那样说我的眼泪不就流得更厉害吗?!”

    直到刚才我都快伤心得要晕倒,可是现在…

    “你这个笨鸟。干吗你也哭啊?”

    “……”

    哐!

    真他妈的开心。因为我也有家人,有这样安慰我的家人。开心,真的好开心。所以说你也要开心才对呀。

    第二天。

    今天不知为什么,没有睡懒觉。现在时刻是6点300分。

    穿了校服吃完早饭,我悄悄地进入了正在睡觉的泊德的房间。

    “这么干净?”

    我大量一下这家伙的房间后噗嗤笑开。

    因为根本不像男生的房间,出奇的干净和整洁。

    洁白的壁纸贴在墙上的各个角落,洁白的床上躺着因睡着的泊德。

    我扑通地坐到他的床上用手扫了一下他的头发。

    他的头发随之柔软地向后翻过去。

    “谁家的孩子,真是帅气呀。”

    死盯着家伙的面孔后我这样感叹。

    与年龄毫不相称的是没有一颗青春痘干干净净的脸庞,那上面高翘的鼻子,加上长长的睫毛。

    “谢谢你。”

    “ZzZzZz。”

    “泊德,谢谢你。”

    我对着睡得正香的家伙轻声私语,说了谢谢。

    是到现在为止想说的一句话。把这样的我当作家人来照顾得无微不至的泊德,就是想对他说的话。

    说完之后,我轻轻起身推门而出。

    “一定要吃好早饭,今天我先上学了。”

    嗒!

    宝德出去后,与关门的声音房间里变得一阵寂寞。不过立刻听得见泊德拨开被子,同时他的眼睛蒙胧地睁开。

    “哎,宝德。”

    就好像一直都没有睡觉,泊德用潮湿的声音轻声呼唤宝德。

    “我才是因为有你这样的家人而觉得十分感激呢。”

    然后再次轻声嘟囔之后闭上眼睛。

    是在做梦,还是原来就清醒,只有泊德自己才知道。

    吱吱!

    开门出去。呼唔,呼唔,可能由于真正的冬天到来,寒风刺骨。

    呃?这样看来再过几天不就是我的生日了吗?真是!时间也够快的。

    啊哟!不过,天气真冷啊,快要冻到骨子里去了。若有哪个家伙等自己的朋友,那岂不是冻晕了。

    嗒!

    “才出来呀?”

    “呃啊啊啊!!!!!!”

    正踩着楼梯想转换方向,突然有人把脸探到我面前。

    同时我便尖叫着向后退。

    “什么呀?”

    与这样惊吓的我全然不同,一个男人若无其事地问道。

    这可是个刺骨的冬天太相配的冰冷的男人。

    是谁呢?是我?的?男?朋?友(暗自强调)徐昌斌君。

    “你怎,怎么会在这里?”

    “等你了呗,想跟你一起上学。”

    “=o=”

    这里,这里,有个不正常的小子耶。

    这么冷的天,难道是在这里等我吗?他又不知道我何时出来?再说了,现在时刻不是6点30~40分左右的吗?

    “呃!你疯了吧??”

    “怎么了?”

    “现在这是什么时候啊,你居然等我?再说了,你哪里知道我何时出来呀!!到底几点过来的!?”

    “嘎啊!”

    说真的,我的周围怎么会有这么多的疯子?凌晨5点左右吗?那岂不是在这酷寒里等了我个多小时??

    “你疯了吧??精神错乱了吧??”

    “到底怎么了??”

    “你怎么可以等我1个多小时呢??在这酷寒里??还不知干脆打个电话告诉我,要么按下我家门铃什么的!也知道我什么时候出来,竟然在这里干等着?”

    依然一片茫然得搔搔脑袋的家伙忽然从口袋里拿出什么碰到我脸上接着说。

    “傻瓜!就因为是你,才会等的。”

    他碰到我脸上的是热乎乎的咖啡饮料。

    这个疯小子。

    “你怎么不进来呀,真是的!”

    “有个人在外面默默地等候不是挺潇洒的吗?”

    “谁会看到那样的人说他潇洒呀?肯定说他疯了呗。”

    “是吗?”

    对于我的话家伙不自然地挠挠头发。

    确实是疯了呗,不正常呗。谁叫你给我看你潇洒的样子了?

    都快冻死了。不过,这个咖啡饮料都放了1个多小时,还真够热乎的。

    “可是这个怎么还这么热乎?”

    “啊!那个吗?重新买的。起初买来的早就凉了。”

    我惊讶地问他,他便毫不在乎地晃着另一个咖啡饮料说道。

    我靠,这不是太棒了嘛。

    “见鬼!如果我不早点出来的话你准得冻伤了。”

    “不过你不是出来得挺早吗。”

    “这还算早……不,就算出来得早吧,下回开始不许你这么早过来等我。天气太冷了。”

    “好的,知道了。”

    我兴奋地大喊起来,徐昌斌却面无表情地点点头。

    “那我下次开始准时过来等你,行了吧?”

    “恩。”终究还没有说不过来。

    ohmygod!

    接下来响起的愕然的声音使我更加惊慌不已。

    我给忘掉了,这个楼顶上除了申浩元还有许多其他人呐,这可怎么办?

    “你是女人!!!!!!!!比男人还潇洒的女人!!这是正常人说的话吗!!!!!!!!”

    扑腾!

    “妈呀……”

    最最惊愕的是一直信我为帅哥而爱恋我的厌厌那丫头。

    啧啧,连你也听见了。难道我扮男装的末日快要到了吗?

    我抓起正在疯狂尖叫的厌厌的手放到我的胸前。于是她惊讶地望着我,接着便地动山摇地尖叫起来。

    “嘎啊啊啊啊啊!!!软,软的。软乎乎的!!!!!!!!!”

    然后不顾一切地关上门跑了出去。

    哼哼,我再怎么一身绝壁,不也是名正言顺的女子吗?可是她留下这样耸人听闻的话一溜烟怎么行?

    我环顾周围,看见一群高三生们眼睛睁得不能再大了。

    “女,女生??”

    “他是女生?还不如说我是女生更为真实呐。”

    “永八呀。”

    “干吗?”

    “我好害怕女人的存在。”

    一群家伙惊慌地望着我嘀咕。

    “今天是愚人节吗?”

    “不,好像不是愚人节。”

    “再怎么也不敢相信,申浩元他没有理由撒谎吧。”

    “那他真是女生吗?”

    “呃啊啊啊!吓人啊!!!”

    大家听到我是女人的话,异口同声地京郊起来。

    杀了你们得了?为什么都一致认为我是男的呢?再怎么外边像男生,这也太可恶了吧!

    “靠!我就是女的,怎么样?被我打得丢尽面子的混帐东西可真够多的。还不给我马上滚!!!!!!!!”

    嗵嘡嘡嘡嘡!

    我这样一喊,家伙们就像蟑螂一样快速桃李楼顶。

    哈啊,结束了。一直想得很轻松的我的男装生活也到末日了!啊啊啊啊!!!

    “这一切都怪你。”

    “你真可爱。”

    “你想找死才敢挣扎的吧?”

    “我才发现你这么可爱,为什么大家都没发现你是女生的呢?”

    咝咝咝咝!

    全身爬满跳蚤一样让我惊骇。

    “你疯小子的死期到了!!!!!!!!!!”

    我把嘿嘿笑着靠过来的申浩元一把推开。

    哈啊,哈啊,今天的运气真他妈的狗屎!

    “呵,宝德,你太可爱了。”

    我看见家伙的微笑,立刻关上了楼顶的门。

    这小子真是变化多端。什么?喜欢我?嗨,你这个疯子!

    前不久还说讨厌我什么的,归根结底就是因为喜欢我吗?

    根本不可能的话,可为什么新又这样蹦蹦乱跳呢?难道我的心脏也跟着发疯了吗?

    总之小子不是讨厌我,我就放心了。反而说喜欢我?加上说是当我为男人时起就喜欢上我了?啊啊,我的人气怎么这么旺呀?可就是不好意思,怎么办呢?我这里已经有了徐昌斌呐。

    我们还是作普通朋友会更好吧?

    “哈啊,哈啊,我得赶快下去……”

    暂停脚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