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雨枫轩> 原创长篇小说 > 青春|言情 > 古装言情小说 > 狼的侍从2 > 正文 > 第六章
第六章



更新日期:2021-09-24 + 放大字体 | - 减小字体 本书总阅读量:

    “呵,呼,就你那信号灯的能耐,出手倒很麻利呀!”

    “少废话,尝尝我的拳头吧。”

    啪啊!

    嚅嗵!

    破了,我性感的嘴唇开始流血。

    狗娘养的,胆敢打我的脸蛋?!

    啪啊!

    “斜什么眼?”

    瑟瑟。

    这回是脸蛋???腮帮子麻麻的随即感到一阵疼痛,我怒气冲天只觉腮帮子快要爆炸了。

    看我浑身发抖,混蛋趁机开始对我拳打脚踢,攻势凶猛。

    啪!啪!啪!

    过了一会儿愤怒终于像火山一样爆发,我抓起混蛋的拳头就用力拧。没有什么人情交情可言。

    “呃啊!妈的,放手!!”

    “我要让你下地狱,信号灯。”

    “狗杂种!说什么??该下地狱的是你。”

    “竟敢顶撞我??”

    我冷冷地怒视他,他缩了一下身子跟着我改变表情。

    好啊,我们继续打。

    我擦掉沾在恋上的血迹反攻向他挥起拳头。

    啪啊!

    爽快的声音响彻楼顶,我抬起腿用膝盖拼命的顶他。

    “呃啊!”

    呻吟并皱起眉头的申浩元,但我一点都不怜悯,更加凶猛地对他拳打脚踢。

    啪啊!

    “呵唔,呼,真有点疼??”

    用力抓住我的右手腕儿,满脸是血的申浩元对我说。

    嘿哟~已经抓住了我是吗?

    吧呃呃呃呃咯!!!!!!

    我用砖头直接砸向他的面部,于是申浩元眉头皱得跟篱笆一样,有气无力地倒下去。

    “呼呜,呼呜,他妈的,竟敢在我脸上留下伤痕?看看我这漂亮的脸蛋已经血迹斑斑。”

    从口袋里拿出米妮镜子照着不像样的面部我的眉头皱得更紧了。

    我要杀了你,发誓。该死的信号灯,王八蛋,今天我让你下地狱。

    啪啊!啪啊!啪啊!!!!!!!

    “呃啊!”

    不知丧失理智地打了多久,突然,鲜红的血从我头上飞过,我缩一下便住手。我开始看见申浩元吐者鲜血紧紧皱着眉头。

    唔,谁叫你打我可爱的脸蛋?

    “咳!妈的,打了一下脸就这样要杀人了?”

    “哎哟!(-_一);所以嘛,谁叫你那样惹我生气!”

    “哎哟,真是疼死我了。你这个人长得钝打架也像牛,笨牛啊!”

    看我打得多狠,他整个人变得伤痕累累。

    突然感到有点抱歉。

    就在他的旁边,我也跟着躺下来望着秋高气爽的蓝天。

    “喂,宝德。”

    “恩。”

    “你是不是个怪胎?打架能胜过我的你还是头一个。”

    只不过火气冲天的时候拼了而已,其实打一架后才深刻地体会到申浩元的身手不凡。世上还是强手多呀。

    “哈啊,真到刚才,我还火气冲天。”

    “……”

    “可,现在输了我无话可说。”

    “白痴。”

    望着申浩元苦涩地笑着擦拭血迹,我就骂了他一句。

    “哎!是啊,我是白痴~现在你如愿以偿了,以后我们不会再打了。”

    “傻瓜!做哥们一次都不斗怎么相处?”

    “呃?”

    “我们不是朋友吗。那可是你先提出来的!难道你忘了?”

    申浩元睁大眼睛莫名其妙地看着我。

    “男人嘛,偶尔也要打一下才行。”

    噗嗤!

    特有的黝黑的头发被风披开露出了他白皙的面庞。

    真是令人帅呆。

    他就那样嘿嘿笑着转头与我四目相对。

    那一瞬间,他的脸蛋像苹果一样熟红起来。奇怪!

    “喂。”

    “呃?”

    “如果你是女的说不定我会爱上你。”

    他低声对我说。

    “你疯了?”

    “嘻!也许吧。可能真的疯了,明知道你是男的我还这样心跳,紧张。”

    “……”

    “这样莫名其妙的心跳快让我的心跳窒息了,不过感觉倒不错。”

    “我该下去了。”

    “随你。我可是在这里多躺一会儿。”

    我慌慌张张地爬起来。脸,胳膊,后背都感觉快要散架,但我实在适应不了这样的气氛,于是咚咚咚!飞快地罅漏,逃也似的离开了现场。

    “宝德,我真的好奇怪。为什么会心跳?难道我真的喜欢你?”

    浩元望着天空喃喃自语。旁边还剩有不久前宝德留下的感觉。

    宝德特有的温暖的香气。

    咚咚。

    同时心在不停地跳动。

    “奇怪,真的很奇怪。”

    把手放在胸前感觉那种陌生的快感,浩元的表情惊讶不已。

    想起宝德,心脏跟着N节拍不停地跳动。

    “喜欢他?”这样想过,但男生就是男生。算了,换作毫不在意的样子闭上眼睛感受着吹来的轻风。

    ‘呵~真的是个奇怪的家伙。”

    同时说一些奇奇怪怪的话他再次嘿嘿笑了一下。

    ***

    哇!全身像散了架一样疼痛男忍。

    “哈,成了血人啦,血人~”

    “浩元也够惨的,专门被集中打在脸上。”

    “这小子本来就很残忍。”

    非常熟悉的声音。说我残忍的家伙十有八九就是卢泊德。

    呃?

    睁开眼睛一看,病房里坐着好几个人。韩壁鲁,“鬣蜥”,还有卢泊德。

    旁边的病床上申浩元在呼呼睡大觉,脸上还贴着好多创可贴。

    “哇,你们两个看来都不一般呀。”

    “你们怎么知道我在这里?”

    “呵,浩元第一次被伤得这么严重,我们吓了一跳就把他带到医院,没想到你在病房里呼呼睡大觉。”

    韩壁鲁笑着回答我的话。我俩干仗就那么高兴吗?真不知道还是不是我的朋友。

    “我可是第一次看见浩元被人打得这么惨。”

    “对。前几天和龚古他们干的时候也只伤了一点点。”

    “所以说,宝德是个怪物啊。”

    “鬣蜥”,韩壁鲁,还有卢泊德把我当成怪物对我大加评说。

    臭小子们,找死啊。

    ‘上次看你俩对抗多少知道要出事了,可也没想到你会把浩元打成这个样子。”

    “了不起啊。”

    韩壁鲁尖刻地看着我。

    于是“鬣蜥”马上应答上去。

    你们不也挺能打的吗???

    “奇怪,为什么集中打伤了脸部?”

    韩壁鲁的提问让我冒着虚汗避开了他的视线。

    还用问吗?就是因为他动了我的脸呗。

    “哎,你俩到底谁赢了??”

    博得的质问引来另外三个人好奇的眼神。

    哈哈哈哈~还能有谁?当然是我呗。赢得相当完美。

    似乎在等我张嘴说话。

    我刚想非常自豪地大声说:“毫无疑问是我这个天才,宝德先生全胜!!”谁知中间申浩元突然插上一句。

    “那个怪胎。”

    听到他的话三个人目瞪口呆。

    “噢!真的?!”

    “难道……?”

    “莫非这个怪胎真的更胜一筹?”

    瞧瞧,这些家伙张嘴便是废话连篇。“还是宝德厉害呀!”为什么不能这样说?”

    我非常不满地瞅着他们,申浩元躺在病床上擦擦脸开始抱怨起来。

    “宝德码卡,你把我梦幻般的面容给毁了。”

    被打伤的脸似乎让他非常不满,申浩元怒视着我说。

    “那,那我雕塑般的容颜呢!!!”

    “雕塑???”

    我的话让三个人惊呆了。

    干吗那副表情??怪让人伤感情的。

    “哎哟,全身都快要散架了。出手就不能轻一点儿吗?”

    “那句话应该由我来说。”

    “=_=。;”

    本想转移话题的,却被申浩元小子一把抓住了小辫子使我哑口无言。

    的的确确,他那张英俊的面庞是被我打成一团烂泥的,顾不得那么多我抓起受伤的胳膊就起来。

    “干……吗?”

    四个人一致向我投来惊讶的目光。(申浩元,韩壁鲁,“鬣蜥”,还有卢泊德。)还能干吗?一群傻瓜!

    “我要去教室了。该死的申浩元,都怪你,上次受伤的胳膊刺痛的要命。”

    我的话好像使他很不好意思,便马上开口说话让我不得不回到床上。

    “你是傻瓜吗?受伤了就得休息,去什么教室。”

    我受宠若惊。

    这小子是不是吃错药了?没这样亲切过呀?啊哈,是我打得太猛了,神智不清了吧。对,对。原来如此啊。

    “我已经睡得很好,所以……”

    “什么?”

    “这里再干一仗吧~”

    “=_=”

    听到我的话周围的小子们目光唰地瞄到我身上,意思是“世上还有你这种人?”

    “好了好了,算你了不起。”

    “啊!别碰我!!”

    卢泊德刚好碰到我伤口,我疼得尖叫起来。

    总之今天我们在病房里凝结着我们的友谊,侃的没完。

    总之今天是与申浩元化解“恩怨”的精彩瞬间。不过有种说法;太平之日非太平。所以说我根本无法预料到今后将要来临的巨大的灾难。

    大约一周之后。

    今天,今天是什么日子啊~今天,今天可是宝宝派日。

    是我最喜欢的一天也是我最幸福的一天。每当这一天我总能从女孩子们那里收到成山成堆的宝宝派。

    如果问我最喜欢的饼干是那哪种,毫无疑问那就是宝宝派饼干。当然,糖果和巧克力也并非不爱。

    “什么事让你高兴得合不拢嘴?”

    “哈哈~你不知道?”

    看我笑得天花乱坠,卢泊德扎我一下问道。

    与申浩元打架留下的伤口已快要痊愈,也不再疼痛。唯一的问题就是留在脸上的伤疤还清晰可见,但我还是把脸凑过去对泊德说。

    “什么呀?”

    “今天可是宝宝派日子~嘎哈哈哈哈!”

    毫无表情的卢泊德,马上恍然大悟地开始翻腾书包。然后快速地扔给我什么东西。

    “给,也给你买了一份。”

    “唔?同性之间收这玩意我会倒霉的!!”

    “你这个大白痴!”

    “什么话?”

    “你不是男孩子,是个女孩子。”

    对呀,我真的是女孩子呀。那不等于我从女孩子那里收它就会倒霉吗?见鬼!

    “呃,不管怎样,多谢啦。”

    接到递过来的宝宝派要放到书包里……,可,怎么放不进去。这个宝宝派超乎想像的大,但是怎么能放进那小子的书包呢?疑惑不解呀。

    下了公交车我和博得神气十足地走向校门。这时居然有人阻拦我们的去路。

    “宝德哥!!!”

    原来是人如其名漂亮的韩高恩。

    我开始把视角逐渐降低,看见韩高恩提着一篮满满的宝宝派。装在那么大的篮子里,还有一个硕大的娃娃。

    呵~尽管诱惑力极大,但是……不能接受,因为他是个女的,是和我同种族女性!!

    “宝德哥,这儿!宝宝派day!!!!!”

    “呼噜噜噜噜”

    现在好像又多出来了杏仁宝宝派。

    这样可不行……不行……不……。

    “谢谢你。”

    “嘻嘻,不客气~愿哥哥吃得开心!伙伴们,走吧。女孩们!!”

    韩高恩看到我收下宝宝派,笑得花枝招展,便拉起她的朋友们准备离开。可是有几个女孩却石头一般一动不动地站在原地。

    一直低着头的那些女孩字们突然一致抬起头把宝宝派递给我和泊德。

    “宝德哥,请你把我的也收下吧~收下它吧!!!”

    啊呜呜呜呜呜~(因宝宝派而发狂的狼的嚎叫。)多。非常多~不都是篮子里装的吗?

    “谢谢~!”

    “呀啊耶耶!!!真让我高兴,好高兴啊!你真可爱!!”

    我嘿嘿一笑,韩高恩的朋友们尖叫着一个个离开。

    韩高恩看起来并不愉快,皱着眉头。不过很快便向我挥挥手走掉了。与这一切相比,小鸟那家伙却是——

    “我不要,拿回去。”

    这样冷冷地拒绝她们。女孩子们便哭着跑开。

    还不如都给我呢。我谗着嘴巴进了教室。

    “=o=”

    怎么回事!真是个能够好好感触一下家伙们任期的瞬间。

    满桌子的宝宝派,教室里那些手拿宝宝派的女孩子们人山人海。呀!

    “嘎啊啊啊~宝德来了!”

    “泊德!!!收下宝宝派吧~”

    “宝德,嘎啊啊啊~你今天更帅了。”

    卢泊德把那么多的宝宝派可惜地全部扔掉,韩壁鲁,“鬣蜥”,申浩元兴致勃勃地接受宝宝派,班上可怜的男生们没办法,只有互传送宝宝派并瞪着我们。

    看来演员并非他方存在。

    上课铃一响,女孩子们方才向我们挥挥手离开了我们班的教室。

    想想看,从高一到高三受到的宝宝派各式各样非常之多呀。

    “哇啊,你受到的真多呀!”

    “你也不少嘛。”

    相互看了一下对方的宝宝派,忽然申浩元笑着递给我一个。

    “妈的,收了同性给的我会倒霉的,但我会吃得很开心。”

    “我的呢?应该你给我啦?”

    “哼!谁叫你给我啦?”

    “你这个厚脸皮!!”

    “你不是大丰收了吗~”

    骂我厚脸皮的申浩元对我咬牙切齿,可我满不在乎地剥了一个宝宝派放到嘴里。

    咔哧,咔哧。

    啊,多久没吃到宝宝派了?嘴里真是一阵电流的感觉。

    嘟噜噜噜噜!

    “Hello!大家好~今天是bobopaiday!!”

    与声音一同,英语老师出现。

    好久不见了;不,几乎对这个老师没什么印象。

    “呜哇~还是学校里的大腕儿们不一样啊!其他同学呢???”

    “=_=”

    英语老师轮番看着我们五个满意地说道,又瞅瞅班里的男生。

    气氛煞变。砍刀男生们互传宝宝派,英语老师不再多说开始专注于讲课。

    于是,丁当丁冬~

    第一节课结束,教室门前突然变得热闹非凡。

    “你好!!!”

    “你好!!!”

    同时很久没有见过的小子们转腰向我们打起招呼。

    突然,响起巨大的尖叫声我也转过头去。

    “嘎啊啊啊~昌斌学长~”

    “学长,接受我的宝宝派吧!”

    啪啊!啪!

    看来是徐昌斌,严夏燕那帮人。严夏燕坏笑着抢夺男生们的宝宝派边吃边走进来,徐昌斌则是拒收女孩子们递给他的宝宝派冷冷地走进教室。

    现在那些宝宝派太凉了,不能吃。

    “噢~怎么回事?咔哧,咔哧,咔哧。”

    我爽快地嚼着宝宝派问徐昌斌。随即他把拿来的什么东西霍地扔给我。

    “噢?这是什么??”

    “你来处理吧。”

    我一伙地问他,他依旧冷冷地毫无表情地对我说完优哉游哉地走出了我们班的教室。

    是宝宝派??仔细端详发现那是至今为止我收到过的最大的一个。

    “这个问世们会给我呢??”

    “什么为什么呀,来的时候别人送的,现在让你来处理它。”

    “疯小子。为什么要让我来处理?反正收下了当然得进到嘴巴里才是呀。”

    “谗猫。”

    “走开!!”

    停止与韩壁鲁的毫无意义的斗嘴,稍微转过身我开始死盯着严夏燕看。

    “可怜的男生们。不要再吃宝宝派,跟着徐昌斌走多好啊!”

    “对了,宝德!!!!!!!!”

    “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