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雨枫轩> 原创长篇小说 > 青春|言情 > 古装言情小说 > 狼的侍从2 > 正文 > 第五章
第五章



更新日期:2021-09-24 + 放大字体 | - 减小字体 本书总阅读量: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可能是有点兴奋,他的拳头轻而易举地被我抓住了。我抓着他的拳头对着他很不自然地傻笑,他却用冰冷冷的目光怒视我。

    “唔?抓住了??还不放手??”

    “放……防开!!!”

    他的话音一落我连忙吞吞吐吐。但他似乎想起了什么,突然说:

    “妈的,你敢放手!!!”

    “那,你让我怎么办?”

    听到他的话我惊慌地问。真是个坏脾气的家伙。

    “好啊,你不是打架很有一着儿吗?这下,你接着来吧1111”

    “我说,我不想打架……”

    “住口!”

    嗖!断开我的话,申浩元从我手中拉出拳头再次迅猛向我攻击。惨,这下无法躲挡。

    我禁闭双眼,任事态发展。

    嗒!“好了。”听见有人在制止,接着是徐昌斌凝重的声音。

    我慢慢睁开眼睛看见周围已有四个人赶过来。

    韩壁鲁,“鬣蜥”,卢泊德,还有抓起申浩元拳头的徐昌斌。

    “学长,放开我的手吧?”

    “虽然不知道是什么纠葛,到此为止吧,这里看的人多。”

    “……”

    听到徐昌斌的话申浩元只能紧咬嘴唇,怒气冲冲地看着我。

    “宝德,看在学长的份上明天再和你算帐。”

    听到他的话我缩了缩肩膀。哇噻!那小子虽然是个白吃,打起架来却和我不相上下。很危险。

    “宝德,你真的是戴帽子的那个人吗?哇啊,神气呀,居然是你。”

    “你还是小心点吧,浩元可是个倔强的家伙。”

    “笨蛋,白痴!你在那里瞎说什么。”

    “哦呵!他真的很厉害的。”

    “鬣蜥”,韩壁鲁,还有卢泊德的话使我全身发软,只能喃喃自语。

    刚才,挡了他的一拳也够我受的了。

    “浩元确实挺厉害,都能跟我争高低。”

    “=_=”

    突然传来徐昌斌的话使我多掉了一颗冷汗。

    想起来了,以前徐昌斌咬牙切齿地怒视过我的那次事件。

    这两个恐怖的家伙一同对我下手的话……我肯定必死无疑。

    幸好,徐昌斌还什么都不知道,可我得封好自己的嘴。

    “呜呜,见鬼,就这样让它变成现实了。”

    我对着不可思议的现实攥紧了拳头。就依那小子的性格是绝对不会放过我的,难道还得再转到大田?NO,NO,那小子肯定会跟来纠缠不休的。干脆全身武装得了,这样他应该会安静下来吧,再怎么愤怒在武器面前总会安静下来的。

    “哇,你还真挡了浩元的拳头了?我还以为你会被击中呢。”

    “闭嘴!”

    “鬣蜥”兴奋地看着我的手说。

    “呵,你也挺能打的,应该没问题。就像刚才那样挡就OK啦。”

    “对,我们是中立,你不用担心。”

    韩壁鲁和卢泊德扶起被吓得靠在墙壁上的我说。

    这些没用的家伙,要劝架之类的话一句都不说。

    “你们就不能劝架吗?”

    “呃?疯了??让我们去送死?”

    “对啊,浩元他可是在睡觉的时候只要听到关于帽子的话都挥拳头。”

    我很憋屈地说,韩壁鲁与“鬣蜥”赶紧做了一个叉字手势并坚定地回答。

    难道我真的和那小子干一丈不可?

    “啧啧,可怜的家伙。”

    “明天开始有你好受的了。好不容易拉来当哥们可又成了冤家。”

    “可怜的宝德啊。”三个家伙一致留下绝望的灰烟离我而去。

    妈的!豁出去了,打就打呗!!

    “喂……大哥,你还好吧?”

    “哈哈哈哈~没事,好着呢。”

    韩高恩在旁边怜悯地望着我,我却非常阳光地笑给她看。

    “看你还是有点忧心忡忡。”

    “见鬼!都是我的嘴巴惹的祸,该死的!!!”

    我推开了她,击打自己的嘴巴几次。

    该怎样面对申浩元呀,和他打架脸上留下疤痕怎么办??那可不行啊……

    “虽然不知道是怎么回事,你就吃点苦吧。”

    “你还不给我滚!!!”

    “我正要走呢。”

    徐昌斌用尖锐的目光盯我之后离开讲堂。哎呀!气死我了!!!!!

    “你们这些蠢货,算个屁哥们儿!?”

    “哎呀!!”

    我毫不犹豫地揍了两个正在勾引女人的小子们,头也不回地走出了游乐室——讲堂。

    “他怎么了?”

    “不知道,发什么火啊,是不是疯了??”

    似乎是因为被打的后背疼痛不已,形斌皱起眉头唠叨。朝星摇摇头,支起中指回答。

    当然,他们怎么能知道原因呀,游乐室事件一直都没有被透露出去。只有这两个无辜的家伙可怜地被打了。

    “哇啊啊啊啊啊!!”

    不管怎样我们班如愿以偿地获得了第一名,我得到了奖品和刚刚照的相片五六张。

    噗嗤~也不知何时朝星和形斌,还有徐昌斌,韩高恩都和我照在了同一张相片上。

    仔细观察相片里的人……呃!我竟然搂着两个女生?!上帝呀!我是女生应该被男人搂住啊。

    莫非我真的是狼的体质?看起来没什么不对劲的?

    “你有什么不满意的吗?多亏我们才得了第一名。哈哈哈哈!”

    不理朝星那个白痴,我只能板着脸准备明天的对抗了。

    无聊的庆宴结束,韩高恩红着脸蛋向我告别(申浩元,徐昌斌,韩壁鲁,还有“鬣蜥”早已消失得无影无踪)。只剩下我和卢泊德,还有朝星与形斌在停车场转悠。

    因为,这些大田小子们该回去了。

    “你们这些疯子!竟敢穿着校服开车?”

    “哈哈哈哈!我们的校服本来就是个便服,没问题。”

    看着朝星与形斌毫无顾虑地拿出车钥匙开车门坐进去,我目瞪口呆。

    不不,就算警察没有捉他们,这些小子们也真够富的,二人都各自有一台汽车。看见过这么不正常的家伙吗,怎么会想到把它开到汉城来呢?没被逮着算有本事。

    “白痴,别用那种眼神看我,这辆车是我姐姐的。”

    “这辆车是我妈妈的。”

    “是啊,就你们那点把戏。”

    正这样谈笑风生,大田的学弟学妹们早已上了车。

    “啊,怎么发现你们学校痞子这么少啊?听传闻是多得可怕呢。”

    “唔?是啊,我刚来的时候起就听说一,二,三年纪加起来有20人左右?”

    “是吗?奇怪呀?”

    听了我的话朝星想了好一阵子。问他;“怎么了,好奇吗?”,却是满不在乎的样子。

    “还是不知道的好。”

    他的回答真是个赖皮。

    我偶然看到手机屏幕上显示的时间,对那些家伙们说:

    “不早了,快回去吧。”

    “啊,好吧,时间虽短但很愉快。”

    我向他挥手,他就阳光地笑着对我说。这小子,笑容可爱。

    “我倒不怎么样。”

    “你这家伙!”

    与朝星说着我又坏笑了一下。这么久没见面,就这样分手还真有些舍不得?

    “下次再来玩吧。”

    “OK,拜拜。”

    “宝德~多保重,有时间到大田来玩吧。”

    “好哇,形斌。”

    与形斌,朝星告别后看着他们俩坐到车前座。

    “宝德小弟~嘻嘻,多多保重。”

    “呵,走好,卡萨。”

    泊德与朝星一见如故似的亲密地告别。

    车终于启动了,随即车窗被摇下来。

    “宝德学长,一定要回来!!我们大田的美男子只有学长你了!!!”

    “学长,昨天你真的很帅。”

    说罢学妹们给我来个转腰行礼。

    “好吧,你们都走好,我一定会去玩儿的。”

    我一笑学妹们的脸蛋羞得变成了红苹果。啊,真实些让我骄傲的可爱的学妹们。

    “下次一定搞个马子来呀。”

    “行了你!下次去大田可连你的马子都不放过,可以了吧?”

    “呵!那个念头趁早扔了吧,你这个只会开冷玩笑的家伙。”

    “什么?!”

    可能是真的舍不得,我们依旧谈笑风生拖了大约半个小时。

    “啊,这回真的该走了,已经很晚了。”

    “恩,好吧。”

    我依依不舍地抚摩了一下他的头发。

    车子快要出发的时候,朝星突然趁机对我喃喃耳语。

    “宝德,sorry~刚才在游乐室我装作不知道。”

    “—o—”

    “我一定祈祷你能从申浩元那里逃生~拜拜。”

    嗵嗵嗵~嗵嗵嗵嗵~

    两台车放出尾气正要从我眼前消失。

    “啊啊啊啊啊!!!妈妈的!你这个禽兽都不如的臭小子!还不站住!?崔形斌!你也装作不知道了,是吧?你们这些坏蛋!!!!!去你妈的车,给我抛锚吧!!!!!!!!!!”

    我一下子清醒过来便对着他俩歇斯底里。

    “喂,你说了些什么,宝德连我的字都叫出来那样发火?”

    “呵,有那样的原因。哈哈,形斌,让你也卷入这场风波实在是对不起啦。”

    “呃??”

    看见宝德在后面发狂,形斌惊讶地问。

    于是朝星早料到了私的哈哈大笑着,拍拍正在开车的形斌的肩膀。形斌就那样一无所知地集中精力开车。

    嗵嗵嗵!

    “嗨,嗨,下次见面我要把你们弄得粉身碎骨。”

    尽管如此,他们一离开我立刻又觉得凄凉。可能就是因为这样才不想经常给他们打电话的吧。

    人嘛本来就很贪婪。我也是听到他们的声音就总是不由得想念他们。毕竟是第一次敞开胸怀无所不谈的哥们,很有感情。

    “进去吧。”

    啪!

    “你也是坏蛋。”

    “呃!为什么!!”

    讨厌的卢泊德那么泰然地说出进去二字,我狠狠地往他的肚子上打了一拳。

    听罢感到无辜的他战战兢兢地问我。

    “你还明知故问?”

    “我,我,我又做错什么了!?”

    “刚才你的表现怎么样??我在危机中,你根本不想救我!”

    “那,那是因为,谁叫你傻瓜似的说话露馅儿了的。”

    起初还吞吞吐吐的他马上谴责我。

    “傻瓜??”

    “啊,哈哈哈哈。”

    砍刀我的脸色变得可怕,泊德立刻露出笑容做出不自然的表情。

    你说我是傻瓜,傻瓜傻瓜傻瓜傻瓜。

    “哈哈哈~小鸟,小鸟,快飞到这边来~~”

    “镇,镇定点;那,那个石头快,快放下。”

    我嘿嘿笑着走进他,他被吓得哭笑不得。

    是的,我正在失去理智地双手抓满了石头。

    “嘿嘿,小鸟。”

    “呃,呃呵哼??”

    “用这些砸下申浩元的脑袋应该会让他窒息吧?”

    “你!知道你很厉害,不过,也不至于杀人吧。”

    “别烦我。”

    我缓缓放下石头垂下肩膀转了身。

    用那些石头砸死他一了百了吧,说实在的像对付申浩元那样的痞子我是一点信心都没有!!!

    第二天。

    我憔悴了很多,缓缓走向学校。就像往常一样女孩们夸我长得帅呀什么什么的跟着我屁股后面团团转。

    可是这几天却冒出个奇怪的传言。

    “听说宝德正在和韩高恩拍拖?”

    类似的传言。真是胡说八道,难道我疯了还和女的拍拖?

    进入教室,女生也好男生也好一堆人围过来为我庆贺。

    “宝德,你快看看照片,是不是很帅?”

    “吸血鬼的样子真刁啊。”

    “对啊,都要起鸡皮疙瘩了。”

    一张两张,给我翻着照片的女孩子们羞答答的像玫瑰花,于是我也毫不吝啬地回了她们满足的微笑。

    “嘿哟,帽子,你可真早啊??”

    似乎等了我好久,申浩元手握着棍棒走过来。

    全班同学看到此景不禁愕然。

    “是从前的浩元也。”

    “太帅了。”

    女孩们疯言疯语地叫嚷着。

    现在可不是时候啊!卑鄙的家伙,拿着棍棒。我连砖头都没来得及准备呢。

    这个时候肯定得拔腿就跑。

    “喂!王八蛋,你给我站住!你这个懦夫要逃跑!!!!!!!!!”

    把他的话抛在脑后我拼命地跑。真是依了我的话虽然也就是个小混混但的确很吓人。

    那小子哪里只是什么小人?痞子当中与最厉害的徐昌斌都能有的一拼!

    前天在游乐室也深有体会,小子厉害着呢。都快和我不相上下了。

    第三天。

    第三天躲在楼顶上。

    我呀,不知为何总得这样逃课。

    “妈的,想找死!!!!”

    呃!那个混蛋怎么知道我在这里?糟糕,又得逃了。

    第四天。

    在厕所里避难。臭气冲天,使我差点发疯。

    还有没有能躲避他的地方?

    就这样我在一周内最大限度地躲了那个混蛋。

    去他妈的!我再也不能这样玩捉迷藏了。天下无敌的宝德,怎么可以如此放荡自己。我为什么要这样糟蹋自己?被打了难道就不是宝德我了吗!他妈的,还不如和他干干脆脆来个了结。

    我深深吸了一口气堂堂正正地打开了门。

    嚯碌碌碌!!

    “申浩元!!!!!”

    “呵~?偷鸡摸狗整整一周,终于出现了?”

    又是一滴汗,像蛇一样从背上滚了下来。

    总之我的目的可不是这个。

    “喂!!!!!!!!”

    “什么。”

    “了解吧!!!!!!!”

    话音一落,感到莫名其妙的同学们;包括韩壁鲁,“鬣蜥”,还有申浩元。

    但那个混蛋很快就对我说:

    “好啊,楼顶上见。”

    随即对我奸笑先走出了教室。

    我会赢的!!对,加油!加油!加啊油!!!帅哥,宝德!天下无敌,宝德!胜利就属于你!!(自己打鼓打气儿,给自己天下无敌的称号)

    楼顶上北风肆无忌惮地吹着,冷得让人瑟瑟发抖。

    “你可真能躲呀!!”

    “哼哼,躲,躲你?没,没有的事!!”

    “啊。是吗??”

    申浩元以嘲笑的口气说着怒视我。

    不,绝不是为了这样斗嘴。

    “喂,信号灯!!!!!!!!!!”

    “什么,灯??”

    “信号灯,如果我们来一盘我赢了的话!”

    “哦。”

    我双手插在口袋里大声喊,随即他有点慌张地看着我,但听完节下来的话表情很快严肃起来。

    这家伙的目光真够冷酷的。

    “就不要顶撞我,顺从我。”

    “哈,真是个可笑的家伙。我说,你不会是现在就想让你的拳头飞空吧?”

    “那些个狗屁玩意我都不知道!相反,如果是你赢了就算做你的狗我也认了。”

    “咳!妈的。你肯定会被我打败所以那些与我无关。”

    “那我就当你说OK了。”

    我坏笑着对他说。后果将会怎样,是你赢还是我赢尚不可知,但无论如何像你这样的危险分子应该尽早斩草除根。

    “还有!!!!!!!”

    “什么?”

    “如果我赢了,再也别插手这件事!”

    “哼,好啊。”

    家伙一边冷笑着一边点头。我马上从口袋里插出双手对他宣布。

    “开始吧。”

    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他抬腿边踢向我的腹部,但我可不是好惹的!我闪电般躲开后又迅速抬起胳膊肘猛击他的下巴。

    呵!

    ‘呃!”

    想起巨大的声响同时踉跄着的申浩元!我趁机暴风骤雨般狂使拳头。

    嗒啊!

    “噗,你又打了??让我来还你个够。”

    嗵!

    申浩元挡过我的拳头随即猛踢我的腹部。

    呃,真疼啊。不愧是汉城皮痞子的工夫。在大田这么厉害的家伙还没有过。的确厉害。虽说徐昌斌也很厉害。

    啪啊★

    楼顶上继续上演着动作90分。挨打了就还手,还手了又挨打,依然是这种格局。也许因为我是女的,体力消耗明显大于他。

    还是这家伙……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