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雨枫轩> 原创长篇小说 > 青春|言情 > 古装言情小说 > 狼的侍从2 > 正文 > 第四章
第四章



更新日期:2021-09-24 + 放大字体 | - 减小字体 本书总阅读量:

    “你们这帮小子!!明明知道我不喜欢女生。”

    不仅不问我过得怎么样,反而先问勾搭了几个女孩子,气得我各敲了一下他们的脑袋。

    ‘哈哈!不过今天你确实很漂亮。”

    “现在看都有点像女的。”

    “是啊,学长~扮女装的时候我们看一眼,就给迷住了。不过后来知道是学长,所以我们的表情变成了一_一了。”

    “想找死啊!?”

    朝星和形斌冲着我微微笑着,然后伸出了大拇指。

    学弟们口里吐出来的话,也有点让我反感。

    “不过,学长~真没想到学长是有钱人家的少爷。房子也这么大,差不多都有我们家的20倍了。”

    听大田上来的学弟们说着,我开始环视了周围。刚开始的时候我也很惊讶,这么大的房间还只有我和卢泊德两个人……卢泊德???

    呵!!!!!!大事不妙了。

    “呃啊啊啊啊!!你们现在都给我出去!!”

    “你小子,说什么话胡话?你现在是想把我们撵出去吗?”

    “我们不会出去的,随便你开膛破肚~~”

    “不,不是因为那个!!快,快点出去吧。”

    “卑鄙的家伙,你还算是朋友吗?”

    朝星和形斌被我突然爆发的举动,干脆躺在地上示意不出去。

    冷汗滴答快要掉下来的时候,我想到要不要先打电话告诉卢泊德,让他今天不要回来呢?啊,这个办法不错。我手忙脚乱地在裙子兜里拿出手机开始摁他的号码。

    “哇~我靠!哥,今天鞋子怎么这么多?”

    该死的,完蛋了!怎么进屋还那么罗嗦?偏偏这个时候大声叫喊平时从来没有的台词(还叫我哥……)。

    “喂,卢宝德!怎么不说话!?喊你哥哥怎么也不回答?噗哈哈哈!!啊,不过这么多鞋子是怎么回事?”

    不知道里面是什么状况,卢泊德噗哈哈哈笑着慢慢走进来。托他的福,我们都呆若木鸡地望着他。

    “哥???”

    同时疑问和迷茫的质问飘进耳朵里来。

    “恩??怎么有团体喊出的奇怪的声……呃啊啊啊!!!你,你们是谁啊?”

    “那时我们要问的话。”

    因为听到奇怪的声音匆忙进来的卢泊德看见在客厅‘大展身手“的大田小子们,大惊失色得问道。

    这时,也同样吓了一跳的大田小子们再一次异口同声地喊道。

    哈哈哈!一?一;;今天我的运气怎么这么差?

    “卢,卢宝德,这,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该死!!我正要给你打电话呢,你怎么这么快就来了?啊,是申浩元的发狂停止得很晚嘛,是吧?”

    “现在那不是主要问题!!”

    “嚷嚷什么?怎么那么大声?”

    徒然拿着鸡毛蒜皮的事情开始争吵不止,啊,现在不是我吵架的时候啊。首先得跟瞪大眼睛的大田小子们解释一下。

    “你,你们是什么关系?叫哥!还有,卢泊德你怎么来这里?”

    朝星吞吞吐吐地冲我问道。该死的!都是家事,真不想告诉他们来着。

    ‘该死的!我不想让别人知道的。”

    “彼此彼此!!”

    我的话一出,卢泊德把腮鼓得高高的喊了起来。

    你这个鸟小子,真想把你给烤着吃掉。

    “好,我说吧,我妈妈再婚了。”

    “恩。”

    “不过,再婚后新爸爸的独生儿子竟是鸟小子。”

    “谁是鸟小子?!!!!!!”

    我的话音一落,火冒三丈的鸟小子咆哮着强烈的否定。

    你本来是鸟嘛,哪里是人类啊?

    “还有叫哥的原因是……”

    “你使用暴力了吧。”

    朝星和形斌同时打断我的话。

    “挺会猜吗……不过猜错了。干吗把我形容得那么凶恶啊?”

    我真不知道问世们我要在乎他们现在的每一句话。

    “那,你敢堂堂正正地说出你没使用暴力吗?”

    “当然了!我是为了正义打败敌人而已,肯定没用过暴力。”

    “简直疯了。”

    “好了,反正我和卢泊德就是这种关系。^_^现在理解了吧?”

    “真好笑。”

    “是,是有点好笑,不过决不可以跟其他人说出去!知道了吗?”

    “恩……好的。”

    “哎哟。善良的小子们!你们快点找给地方睡吧~明天庆典上再见吧~”

    “恩,恩。”

    看我飞快地说着,那些小子们慌忙点头,然后都进了房间睡觉去了。

    “他们怎么那么单纯?”

    “他们本来就那样。”

    “朋友之间接触久了就越来越像了,是吧?”

    “当然……不是,你这小子找死啊?”

    我握紧拳头高举起来,泊德满脸笑容地唰得进了房间。

    “呃哈啊啊,真困。^?^明天再说吧!!!”

    真是的!有这些单纯的朋友,我受累呗。

    我挠了几下头也进了我的房间。这个假发太长也太挡害了,我把假发摘下来扔在一边,然后开始抱头睡觉了。

    第二天。

    “哇啊啊啊啊!!!我的假面具!假面具~~”

    第二天睡了个懒觉的我开始下楼就稀里哗啦找我的假面具。假面具……不知你们记不记得?乐天世界购买的。斗篷和刀,申浩元说要提供给我,那不用操心了吧。我急忙拿起了桌子上摆得整齐的假面具。

    “呵啊啊啊啊,卢宝德,你在干什么啊?”

    已经起床的形斌打着哈欠(嘴都要撕掉了),从房间里走了出来。

    “赤道了,我赤道了!我先走了,你自己出来的时候琐上门吧,庆典3点种进行!”

    “恩?”

    我把钥匙递给了那小子,重新端详穿上校服的自己。OK!

    “卢泊德!出发吧。”

    “恩恩……喂,我还没准备完……”

    “快走吧,我得快去学校戴我的SCRAM假面具~?”

    我一心想着戴SCRAM假面具吓唬小子们,哼着歌跟卢泊德一起迈向了上学的路。

    终于到了等待已久的最精彩的庆典环节——万圣节(Halloween)!?^_^

    (只是想着戴SCRAM假面具要吓唬小子们)

    到了教室一看,从教室门开始到窗户那里都被装饰得很华丽,为了迎合万圣节的气氛,包括班长在内都忙乎着装饰,其中最抢眼的是皱着眉头的5个人。

    “你,你们怎么在这里?”

    “我怎么知道??!”

    申浩元气呼呼的回答道。

    还有两腮似乎气满满的“鬣蜥”也在其中,韩壁鲁,徐昌斌,还有卢泊德也在中间占了个位置。

    ***

    “宝德,你来得正好!~~从现在开始包括徐昌斌学长你得做我们班广告啊。”

    “啊?我还想戴假面具呢……”

    听了女孩的话我指着假面具愣愣地说。

    “天啊!你要戴那么恶心的假面具,真扫兴~快过来,一起化点妆吧。”

    “什么~不行!!我的最爱一一假面具~!!”

    接着,几个女孩同时拉起我的胳膊开始了该死的化妆。

    化妆的那会儿,我只能“伤心欲绝”地望着那假面具。

    大概过了两个小时,教室也似乎溶入到了party的氛围当中,我们也被完美地装扮起来。

    “这,是怎么回事?!”

    “哇塞~宝德!太帅了!!我爱你~我爱你呀”

    过了一会儿,看着镜子里的自己我一下子呆住了。

    白得犹如面粉一样的脸;翘翘的眼角;还有这头发,怎么给我弄得跟棍子一样竖起来;最糟糕的是我的嘴唇像捉了耗子吃后满嘴沾染血迹一样猩红。

    这个样子,会不会很像中世纪欧洲贵族社会哪家很变态的高贵的伯爵先生呢?

    好像是被我这个样子“征服”的,眼球里不断冒出红桃的女孩。

    “让开!!!我要戴我的假面具!!!”

    “嘎啊啊啊!快把那东西扔了!扔了吧!”

    哐当当!

    但是我只要我的假面具。就这样化着妆手握假面具我和她们展开了血战。最终我是败下阵来。因此我还作为班上的侍从积极展开过活动。

    后来朝星和形斌到了现场,这些坏家伙们扔下我一个人逃也似的跑掉了。

    “走吧。”

    “去哪?”

    令人惊讶的是,旁边还剩了一个男生,徐昌斌!

    ‘现在开始就是自由时间。”

    “那又怎样?”

    “去玩呗。”

    我披着无袖的外套这样怪异地问他,他就用冰凉的手嗖地抓住了我的手。

    好凉的手啊,除了在冬天绝不想抓住的那种感觉。

    徐昌斌,我会在夏天多爱你一些的。

    我们所到的地方是讲堂。转学以来这是第一次来到讲堂。

    不过,这是怎么了?这里是游乐室,完整的游乐室啊!!!

    还有那些不亚于网吧里的众多的电脑是怎么回事?

    “啊,这些是为了丰富我们的课余时间的。”

    “什么,这些吗?”

    “我们学校有点特别。”

    “噢,吓死我了。真没想到学校还有游乐室这种地方。”

    站在旁边的徐昌斌看见我的嘴巴张成O型连忙解释。

    但我还是很惊讶,学校还有游戏机。呵,总之很开心。

    四处张望,发现所有的游戏机全都被霸占了。

    是谁呢?是那些刚才急忙逃跑的申浩元,韩壁鲁,“鬣蜥”,金朝星,崔形斌,卢泊德,韩高恩。家伙们好像是卸了妆,全都变回原来的美男子们了。

    呵!刚才,富朗克斯塔因也挺帅的,还蛮像个女的。

    收回不舍,我再次四处张望着观察了这些人。看来,周围别的混混也很多,但就像上回游乐室事件的时候那样大家都非常谨慎,躲躲闪闪。

    恩,我该做什么呢?

    远离那些躲躲闪闪的家伙们,正寻找着要玩的游戏机,突然眼前一亮,有拳击游戏机。

    “那是二人用的!徐昌斌!一起去吧!”

    “干吗?”

    “好玩呗~快点来啊。”

    徐昌斌似乎噗嗤笑了一下,但是扭头再看他的脸就发现他的表情依旧很冷漠,和往常一样。难道是错觉??反正我是从口袋里拿出几个硬币开始玩游戏。

    喀哒哒哒哒!喀哒!喀哒!喀哒!

    与我同时迅速按键盘的是徐昌斌。

    这家伙难道不好好学习玩光盘游戏了吗?为何玩得这么拿手?

    我为了他、赢这小子使出全部的绝活,皱起眉头开始加速打键盘。

    “哇,徐昌斌玩的好,宝德也不赖呀。”

    “那小子只要听说游戏就混身长力气的。”

    “是啊,我们也天天输给他。”

    “可这回看来不相上下呀??”

    不知何时,朝星与形斌挽着胳膊正在观看我们。

    ‘黑,你们这些家伙对学长什么预期呀?”

    “宝德的朋友嘛。”

    韩壁鲁似乎玩了抽娃娃游戏而两手满载娃娃走来质问他们。

    朝星与形斌嘿嘿笑着指了我。

    这些荒唐的家伙,是我的朋友就这么较劲儿?

    “徐昌斌,还是认输吧。”

    “我要进攻了。”

    “哇呜!!可不能这样,去死吧!去死!!!”

    我斜了一下徐昌斌,嘴角挂着一股腥笑。刹那,徐昌斌暴风雨般猛发攻击。与那冷漠的小子相反我是手心捏着汗与游戏拼命。

    “哇塞~大哥玩——的真棒。”

    “呼噜噜~海龙啊,你也要尝尝麻辣汤吗?”

    “你只顾着玩游戏了吧。”

    各自玩着游戏的韩高恩还有“鬣蜥”和卢泊德过来看看徐昌斌玩游戏的样子。

    绝不能输掉!

    我燃烧着自己就像一把火焰,兴致高涨地投入在游戏中。

    “啊啊啊!输了!见鬼,冲来!!!!”

    喀哒哒哒哒哒!

    输掉一盘之后,投了硬币又开始了新的挑战。

    “妈的!”

    这回我赢了。

    喀哒哒哒哒!

    “掘脾气们。”

    “真是可怕,可怕呀。”

    “走,我们去玩别的游戏吧。”

    来观看的家伙们一个两个瞅瞅徐昌斌就走掉了。

    好像玩了有十盘,掏掏口袋没有硬币的我从凳子上猛地起身。

    “怎么,不玩了?”

    “哼!反正是5比5毫无胜负,不玩了~-还要跟其他家伙玩玩看看。”

    “……”

    依然是无答无趣的小子。可他为什么那样凝视我呢??

    “一起走吧。”

    “唔,也好。”

    他猛地站起来凑到我身边。

    逛了一圈儿也没有找到什么好玩的游戏项目。卢泊德和韩壁鲁正投入抽娃娃的游戏当中,韩高恩和她的朋友正热衷于赛车游戏,朝星和形斌乐此不疲地探索着靓女,“鬣蜥”和申浩元在其他游戏中……?哇,肯定很好玩。

    喀哒哒哒哒!

    我兴冲冲地跑过去站在申浩元的旁边盯着游戏机看。

    “哇!这不是我刚来汉城时玩过的《街道战士》吗?哈哈,申浩元,看来你玩这游戏还是很差劲儿啊。”

    “该死的宝德,给我闭上嘴!”

    “噗哈哈哈哈!你不会是被”鬣蜥“算计了吧??那天玩游戏你给我捣乱,那么兴冲冲,难道就这点水平??”

    “……什么?”

    “啊,我才知道了!你还那时欠我的钱!!正好,我还没钱呢。”

    申浩元嘴上叼着棒棒糖神气地玩游戏,起初还不停地使性子的他表情渐渐暗下来,随即放下游戏机愣愣向我看过来。

    “鬣蜥”也只好暂停游戏愣愣地看着我。哦哦??

    “宝德呀……”

    “安静点。”

    似乎想要对我说点什么而这样开口的“鬣蜥”被申浩元冷冷的表情震在原地。

    唔,这是干什么?怪吓人的。

    “怎么!!就那么不想还游戏的钱吗??该死的,混蛋!你那么爱冲动~上次玩游戏时我差点被你打坏了!”

    “游戏??在哪?还有,我什么时候要动手打你了的?”

    “什么在哪?不就是离我们学校不远的地方有一家大型游戏厅吗。你真的记不起来了吗?你不是逼我闭上眼睛的嘛!”

    申浩元和“鬣蜥”听罢表情变得泥巴一样。

    看到我们一群人围在一起韩壁卢与卢泊德也凑过来。

    他到底要干什么,干吗弄得都紧张兮兮的?

    “我?什么时候?”

    申浩元表情变得极度难看这样问。

    “什么,什么时候!!就是我转学来的前一天呗,恩,可能是8月份吧。”

    “啊哈,不过……”

    申浩元听了我的话歪着脑袋想了想腥笑着突然起身。然后凑过来提起我的下巴对我说:“宝德。”

    “你,你干吗用那种可怕的眼神看我??”

    叫完我的名字,申浩元随即颤抖着嘴唇。

    “我们是时候一起去过游戏厅?”

    气急败坏的吼叫声。

    刹那,我变得惊慌失措。

    “干吗不说话?”

    申浩元冷冷地追问我,我却被他那一招吓得木头人一样愣在原地。

    重新往回思索,发现确实没有和这小子一起去过游戏厅。

    和他大约见过两次面,第一次是蒙面在游戏厅发生纠纷的那天。

    哈哈哈,我都说了写什么?这不是自己透露出我就是戴帽子的那个人嘛!

    “问世们不说话?戴帽子的主人公!”

    那小子已经在我的眼神里确认了事实。完蛋了~这下该怎么收拾这个残局呀。

    “嘿嘿!你,那,那是什么话呀?”

    “这个时候你还装蒜?”

    我用很无辜的表情吞吞吐吐着一步两步向后退。讨了这么久记都快记不起来的事情居然从我口中泄露出来,我真是疯了。

    徐昌斌因当时不在现场而莫名其妙地轮番望着我俩。

    “哈哈哈,莫非很想好好教训一顿的家伙就是你?”

    “唔,嘿,申浩元~”

    “哈!真实可笑啊。一定很有趣吧???恩??”

    我不断搪塞并望着申浩元,他正在灼灼逼人地接近我。

    “浩元,你该先问问他本人才对。或许是一场误会……”

    可能是感觉有些不妙,卢泊德迅速赶过来护着我说道。

    ‘误会??好啊,宝德,你是怎么知道那件事的?”

    申浩元异样地冷笑之后再次灼灼逼人地问。

    “那个嘛,我也在现场观看了呀。”

    “可你却让我还钱?”

    ‘不不,我,只,只是突然想起了那个戴帽子的小子所以就不知不觉。”

    “笨蛋。那个游戏厅里没有过一个像样的家伙。”

    我全身不停地冒着冷汗,赶紧语无伦次地接他的话,那小子却插上这么一句。

    当然不可能会有像样的家伙!我还戴着帽子遮住了脸面呢。

    “那是当然!!!!!!!我还用帽子掩面了呢。”

    “对了。你这个臭小子。”

    嘎啊啊啊啊~~我被吓得连连退步,卢泊德无可奈何地双手抱住了头。

    该死!不是只在心里想着的吗,怎么给说出来了!

    “还是我的直觉没错。当时的那个出手实力,还有类似的语调,更让人怀疑的是从大田来到汉城。”

    极度慌张的我汗流浃背,该死的韩壁鲁居然给我来这么一句火上浇油的话。他似乎看起来非常得意,顶了顶他的无框眼镜向我狞笑。该死的臭小子!

    “你胆敢耍我两次??”

    “镇静点!别激动~”

    “镇静????要是你,能镇静吗!?”

    不,不能,当然不能~。

    流着冷汗我不断往后退步。但可能是由于退得太多已无路可退。今天怎么运气这么差呀。

    朝星与形斌俩小子依然在忙着勾引女孩子,连看都不看我一眼。

    你们俩真行啊,还算是我的哥们?啊,哥们??说来申浩元不也是我的哥们吗?

    “哈哈,咱俩……可是哥们儿啊。”

    “哥们?当个屁!!!!!”

    本想用“哥们”来收买他,谁知他根本不吃这一套。

    冲动无比的这家伙转身便向我来一拳。

    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