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雨枫轩> 原创长篇小说 > 青春|言情 > 青春校园小说 > 长痛长爱 > 正文 > 前言 归来
前言 归来



更新日期:2021-09-17 + 放大字体 | - 减小字体 本书总阅读量:

    世人羡我们横行霸道,像一群无所畏惧的妖孽。

 

    却又笑我们是被上帝抛弃的孩子,连没有幸福都不介意。

 

    我们只是一群傻子,白昼时,手牵手走在旅途上假装快乐地歌唱。

 

    午夜时,却醉生梦死在陌生人的怀抱,流离失所在孤独的街道。

 

    我们纵情声色不过是以此为寄,我们坚强不过是彼此相欺。

 

    其实妖孽也会受伤,妖孽也会彷徨。

 

    只是他们习惯将风光表于人外,将眼泪埋葬午夜月光。

 

    2013年夏,蜉蝣论坛上,一个热帖飘于首页——陆尘埃回来了!

 

    一时间,蜉蝣论坛上下耸动,满坛风雨。老成员感慨奇女子终于归来,曾与陆尘埃有旧仇的成员冷嘲热讽,不屑为伍,新成员不明所以,扎堆问谁是陆尘埃,有热心的老成员便科普了起来。

 

    于是一时间,论坛热帖里,除了陆尘埃的名字,出现最多的便是魏星沉、莫天赐。

 

    就算不认识陆尘埃,魏星沉和莫天赐可都是永城响当当的人物。

 

    魏星沉是市里最年轻的成功企业家,经常出现在电视上。而莫天赐,神秘莫测,听说他混黑道,幕后黑手四通八达渗入各个行业。他们有一个共同点,三年前,都毕业于永大。

 

    魏星沉的照片,现在还贴在永大的风云榜上。英气逼人,博得很多小师妹的爱慕。

 

    而莫天赐,因为太具争议,而且向来不屑走正道,所以就算照片不在风云榜,校园每届的学弟里,也流传着他的传闻。

 

    所以,当蜉蝣论坛的新成员听老成员科普说“这两人都是陆尘埃前男友,直至目前一个单身,一个玩世不恭,都是因为陆尘埃”时吸了口冷气。纷纷猜测什么样的奇女子,能让这两个人前风光的男子眼底露出黯然光芒。

 

    永城华翼府小区的某间房子里。

 

    陈烁无聊地翻着论坛的帖子,在陆尘埃耳边念。

 

    陆尘埃把箱子里的衣服拿出来,挨件挂在衣橱里,把陪伴自己很久的公仔拿出来,放在床上。房子在她回来之前,陈烁已经叫阿姨清理得非常整洁。

 

    所以她此刻要做的就是当一个搬运工,把自己带来的东西井井有条地放在屋子里即可。

 

    陈烁看着漫不经心整理行李的陆尘埃,忽然兴起问,你说,作为论坛管理员,我要不要把你的照片挂出去给成员一点小福利呢?

 

    如果你想死得很惨的话。陆尘埃白他一眼,狠话放得一点都不含糊。

 

    哎呀呀,我确实好怕啊。陈烁双手捂胸摆出惊恐状,尘埃姐,你千万不要派天赐哥的小弟来追杀我啊!

 

    不要拐弯抹角试探了。陆尘埃无奈地看着爱演的陈烁道,我和莫天赐早分开了。我这次回来没告诉你们老板,自然也不会联络他。

 

    陈烁看着秀发短短、灵巧收拾房间的陆尘埃。三年过去了,她身上早已卸下了当年的嚣张和张扬,多了份岁月为她增添的妩媚,就连以前他觉得一定不会在陆尘埃身上出现的宁静,也和谐地出现在了她身上。他刚刚看到她的衣橱里,甚少再有艳色衣服,黑白灰,都是她以前嫌老气平凡的颜色。他还记得她以前经常说的一句话,年轻的时候必须要浓墨重彩,年老时才会素衣简行得甘愿。

 

    不过现在她显然已经忘记了从前的自己。

 

    他看着眼前短发,脖颈修长的女子,甚至也开始怀疑,眼前这个一身状似温和平缓气质的女子,和曾经那个张扬跋扈、眉角都带着得意的女子,真的是一个人吗?

 

    从前的她,追魏星沉追得惊天动地,把论坛搅得翻天覆地,抽着烟打着响指,把刀子捅在莫天赐身上都不皱一下眉头。

 

    决绝、娇憨、霸道、匪气。

 

    他从没见过一个女生像她一样独特,刚柔并济。所以当年当他知道她在蜉蝣论坛玩时,激动的心情不亚于坐神六飞到外太空。也正因为如此,蜉蝣论坛不但得以保持到如今,这几年通过努力还开设了蜉蝣线下酒吧。

 

    那是她曾喜欢过的地方,而他,和他的老板魏星沉,都希望将她的快乐留下。

 

    他看着她,她瘦了,眉宇间除却疲惫,隐约仍存有桀骜的凛冽。他忖度了一会儿,终是小心翼翼将这几年的疑问问出了口,尘埃,其实,你当年离开并不是因为喜欢莫天赐,对吧?

 

    陆尘埃抬头看他了一眼,阳光刚好从窗外口投射进她的眼睛,如深潭的眸子里没有一丝涟漪。

 

    陈烁心下一酸,忽然断断续续难过起来。以前陆尘埃最神采飞扬的就是那对眸子啊。他记得魏星沉形容陆尘埃“她有一双天生带着光芒的眼睛”。

 

    陆尘埃看了他一眼后,没有再说话。

 

    他也聪明地当没问过这个问题,继续上网。待陆尘埃基本收拾好,他才没事人似的站起来告辞,让刚回到故乡的她好好休息。

 

    谁知道他反手扭开门准备离开时,突然听到陆尘埃平静地说,三年前,时时刻刻都在后悔认识那个人。如果没有他,或许自己便会和他过上喜欢的生活。但后来,慢慢地就原谅了他。

 

    陈烁听得懂她说的“他”哪个是魏星沉哪个是莫天赐。

 

    如果没有莫天赐,或许,现在陆尘埃和魏星沉已经过上了幸福的生活。

 

    可是,这世上,终究有一个莫天赐。

 

    让她仇恨、受辱、难过、发狂、绝望,让她的爱情翻天覆地,让她与爱人分道扬镳的莫天赐。

 

    她望着陈烁走时关上的门,无力地低下了头。

 

    她没有告诉陈烁,她终究在心底对他还存有一份最初的怜悯。

 

    这几年,她痛苦,辗转,颠沛,游离在一个又一个的城市,起初,她也会因为失去魏星沉夜夜痛哭,她也会对莫天赐恨得咬牙切齿。

 

    但是,后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