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雨枫轩> 原创长篇小说 > 玄幻|武侠 > 传统武侠小说 > 春秋笔 > 正文 > 第九回 奋战挫强敌
第九回 奋战挫强敌



更新日期:2021-09-15 + 放大字体 | - 减小字体 本书总阅读量:

楚小枫这一招费了不少的气力,宝剑出匣,又不能锋芒大露,恰到好处,实在是一件很不容易的事。但楚小枫做到了,而且,做得恰到好处。

暗影中,突然传出了一个女子的声音、道:“你瞧这小叫化子如何?”

欧阳嵩道:“良质美材,只可惜,还未被丐帮中长老级的人物发觉。”

那女子声音接道:“白梅这老家伙,也不是好兴人物,咱们出的花招太多,一下子,使他眼花缭乱,找不到点子,但如给他一点时间,必也会被他查出线索。”

欧阳嵩道:“所以,他们找出咱们藏身之地,并不足奇,现下我难作决定的是,跟他们照一次面呢?还是就此撤走,给他们一个莫测高深的感受?”

欧阳嵩道:“丐帮如知咱们隐身于此,你认为,还能顺利的撤走吗?”

那女子道:“难道他们还能拦得住咱们?”

欧阳嵩道:“是否能拦得住,无关紧要,但此事由暗里对阵,已经变成了明火执仗,江湖上会传说我欧阳嵩怕了陈长青,匆匆而逃,这个人,如何丢得起。”

另一个尖厉的声音,突然接道:“说的是啊!咱们如何撒手一走,可由得两个老叫化子吹了,连我鲁平也要不起这个人。”

欧阳篙道:“鲁兄的意思,可是想和他们一见高低?”

鲁平道:“别说你欧阳兄七招搜魂手法,不是兄弟这破山十二式也未必就会败在两个老叫化子的手下。”

欧阳嵩道:“鲁兄别忘了,还有一个白梅,那老小子一身武功,不在两个老叫化子之下。”

另一个清郎的声音接道:“欧阳前辈,在下的修罗扇法,可否和白梅一战?”

欧阳嵩笑一笑,道:“池小兄的修罗扇为武林一绝,足可抗拒白梅了。”

鲁平道:“既是如此,咱们似乎是用不着立刻撤走了。”

欧阳嵩道:“也好,先和他们放手一搏,让他们知道利害鲁平接道:“如能因此逼使丐帮退出这场纷争,咱们就收获大了。”

欧阳嵩低声说道:“来了,诸位小心一些。”

语声甫落,三条人影,已然悄无声息的飞落于庭院之中。

正是千里独行陈长青。铁掌开碑海若望,和白梅。

落着实地,白梅立刻高声说道:“欧阳嵩,可以出来了,难道还要咱们进人厅中去请不成?”

只听一阵哈哈大笑,道:“白梅,此情此境之下,兄弟实在不愿和你相见,但你既然挑明了,兄弟也只好出迎了。”

语声甫落,幽暗的大厅中,缓步行出了四个人。

当先一个,正是欧阳嵩。

陈长青打量了四人一眼,道:“果然是你们……”

欧阳嵩冷冷一哼,说道:“老叫化子,你都认识?”

陈长青道:“这位是大名鼎鼎的破山手鲁平。”

鲁平用手捋了捋了山羊胡子,道:“正是鲁某。”

陈长青目光转到那中年妇人的身上,接道:“如若在下猜的不错,这一位应是满口飞花乔飞娘。”

乔飞娘道:“正是,正是,想不到,丐帮长老还有人认识奴家。”

白梅轻轻咳了一声,道:“欧阳兄,既然堂堂正正的站出来,想来是,定然也敢直认事实了。”

欧阳嵩道:“只要是兄弟做的,兄弟向不逃避,不过,白兄还未问到正题之前,兄弟先给你引见一位朋友!”

白梅目光一惊那蓝衫人道:“你可是说,这一位小娃儿吗?”

欧阳嵩道:“常言道,江山代有才人出,长江后浪推前浪,白兄,莫要小看了这位池少兄。”

蓝衫人年轻不大,但却表现相当的阴沉,笑一笑,道:“在下池天化。”

陈长青道:“池天化,是个什么东西?老叫化从来没有听过个人?”

池天化淡淡一笑,道:“池天化是一个人,就是区,区在下,你阁下没有听过池某人,池某人也同样的没有听说过阁下这个人。”

双方面对面的人数,白梅、陈长青、海若望三个。

对方则有欧阳嵩、乔飞娘、鲁平、池大化四个人。

陈长青双目如电,冷冷的打量了池天化一阵,未见多言。

他阅人多矣!经验丰富,仔细看了一阵,发觉这个年轻人,非同小可,眼神充足,太阳穴微微隆起。分明是一个内外兼修的高手。

白梅轻轻咳了一声,说道:“欧阳兄,兄弟有一桩对你欧阳兄不太好的消息,要奉告阁下。”

欧阳嵩道:“不要客气,咱们从来就没有低估过白兄,有话只管说。”

白梅淡淡的说道:“你们的药物,不太灵光……”

欧阳嵩接道:“哦!怎么样?”

白梅道:“不但老朽中毒已解,就是无极门的人,也都解去了毒性。”

欧阳嵩略一沉吟,笑道:“白兄,这用不着施诈,照你的为人,你也不会真的对无极门用毒,你自己中毒的事,老实说,也是真假难辨,不过,在下不能不承认,你们这一点装作功夫,十分维肖,居然把襄阳城中的名医都请了去。”

白梅也不解释,微微一笑,道:“这么说来,欧阳兄,你也确实参与其事了?”

欧阳嵩道:“如若在下此刻否认,你白兄会相信吗?”

白梅道:“高明,高明,欧阳兄的口风很紧。”

欧阳嵩道:“彼此,彼此。”

白梅道:“咱们既然已经照了面,彼此,似乎是用不着再用心机了。”

欧阳嵩道:“好!那么,在下想先听听自兄的意思。”

白梅点点头,道:“可以!在下先让你欧阳兄见几个人。”

回头高声喝道:“凤儿,出来吧!欧阳兄敢作敢当,已经认了这笔帐。”

欧阳嵩一皱眉头,欲言又止。

但闻衣袂飘风,四个人先后而到。

当先一人,白巾素服,正是白凤。

成中岳、董川、楚小枫鱼贯而到。

三个人的身上,也都戴着孝。

这是很巧妙,很大胆的安排,就利用这一阵时间,楚小枫恢复了本来的面目,而且,换上了衣服。

这是白梅的主意,敌人既然一直在身侧暗伺,对无极门逃出来几个人,定然一十分清楚,如若少了一个楚小枫,反而会弄巧成掘。

楚小枫恢复了本来的面目,和适才完全不同,像欧阳嵩这样的人,竟然也未曾瞧出一丝破绽。

事实上,欧阳嵩也没有太多的时间去看,白凤一欠身,立时尖声叫道:“欧阳嵩,还我的儿子来!”

欧阳嵩淡淡一笑,道:“宗夫人,你大可放心,你儿子活的很好,这一点,老夫可以保证……”

白凤接口道:“他现在何处?我要见一见他!”

欧阳嵩说道:“见他很难,不过,也并非全无机会,那就是要看你宗夫人,是否愿意合作了?”

白梅生恐白凤太激动,正想阻止,白凤己冷冷说道:“无极门的事,我作不了主,领刚死了,他早已遗嘱立了新的掌门人,何况,他还有一位师弟,别忘了我是宗夫人,一个女流之辈,如是我个人能救我儿子,你随便开出条件吧。”

欧阳嵩怔了一怔,道:“强将手下无弱兵,夫人倒是推得干净,但不知哪一位是新掌门人?”

董川缓缓向前行了一步,道:“我!在下董川。”

欧阳嵩道:“好!你能够代表无极门说话吗?”

董川道:“区区是一派门户掌门,自然能代表无极门说话了。

满口飞花乔飞娘格格一笑,道:“小兄弟,看你的气势,倒颇有一派掌门人味道,不过,你也该想想看,所谓无极门,还有几个人,白梅不能说,如若再除了宗夫人,你们一大家子,也不过三个人,你这个掌门人,还有两个属下。”

董川肃然说道:“无极门的弟子,只要有一个还好好地活着,这个门户就仍然存在。”

欧阳嵩点点头,道:“好!宗领刚不愧是一代宗师,教出来的弟子,倒是颇有风采。”

董川道:“你想和无极门说什么条件?可以提出来了。”

欧阳嵩道:“老夫想先知道,你想不想救宗一志……”

白凤接道:“我儿子的事,和我说,不要牵上无极门。”

欧阳嵩道:“夫人,如若宗一志,就是宗领刚掌门的儿子,你想,咱们还会留下他的性命吗?早和别人一样,横尸迎月山庄了。”

白凤道:‘你这个……”

白梅一伸手,拦住了白凤,说道:“凤儿,这件事,既然交给掌门人,那就由他去谈吧。

话里留有余地,未说由他作主,生恐董川年轻,被人拿话套住,转不过弯子。

欧阳嵩目光转到了董川的身上,道:“董掌门人,你怎么说?”

董川道:“先师遗孤,无极门中人,个个都有拯救他的决心。”

欧阳嵩道:“这就行了……,”哈哈一笑,接道:“咱们可以谈谈条件了。”

董川道:“阁下尽管提,董某人是否答应,我们自会斟酌的,”

白梅暗暗忖道:楚小枫的机智聪慧,遇事的沉着、冷静,表现了非凡的才志,这董川却深得稳字一诀,看来,无极门大有重振雄风的希望。

欧阳嵩点点头,显然,对这位年轻的掌门人,稳健之风,也大有赞赏之意。回顾了池天化一眼,道:“池少见,告诉他,宗一志现在的处境。

这是画龙点睛,一下了托出了池天化的身份,也把一大部分的责任和仇恨,稳嫁在池天化身上。

果然,几道充满着悲仇的眼光,投向池天化。

龙其是成中岳,目光煞气逼人,大有立刻出手之意。

池天化轻轻咳了一声,道:“宗一志,他不但好好的活着,一身武功,也未损失,身体未伤,心智健全。”

白凤道:“我不信。”

池天化道:“你非信不可,谈好了条件,我们也许会完完整整的交给你。”

董川道:“好!你说吧!

欧阳嵩道:“其实,白梅老兄,已经把大部份内情告诉你们了……”

突然住口不言。

董川道:“为什么不说下去?”

欧阳嵩道:“此时此刻,不太方便。”

董川道:“你要换个地方?”

欧阳嵩道:“那倒不是,我们与无极门谈条件,最好丐帮中人,别参与这件事。”

千里独行陈长青冷笑一声,道:“欧阳嵩,你想把老叫化子撵走?”

欧阳嵩道:“你又不是无极门中人,这件事,你本来也就不应该参与。”

陈长青道:“你说话,也不怕大风问了你的舌头,宗掌门生前和丐帮是什么交情,告诉你,不但丐帮要伸手,排教也不会坐视,那一块无极的门匾牌上,还有少林、武当、东方世家,他们都不会坐视不问,你小子招惹了大麻烦……”

欧阳嵩接道:“老叫化子,别拿这个吓我,我们如是怕麻烦,就不敢找你们来此见面,既然敢要你们来,在下就没有把这件事,放在心上。”

陈长青道:“好!你和董掌门人谈完了,咱们再说,你那七招搜魂手法,如是摆不平老叫化子,你就别想生离襄阳。”

欧阳嵩道:“等一会,有必要咱们可以试试。”

目光转到董川的身上,接道:“你怎么说?”

董川道:“陈、海,两位长老,都是先师故交,他们参与此事,理所当然。”

欧阳嵩怔了一怔,道:“你这小子,不管宗一志的死活了。”

董川道:“自然要管”。

欧阳嵩道:“你要管,那就把这两个老叫化和白梅给我撵出去,只余下你们无极门中人。”

董川道:“办不到。”

欧阳嵩接道:“那我先杀了宗一志。”

董川呆了一呆,道:“你敢?”

欧阳嵩道:“为什么不敢。”

董川长长吁一口气,推开了心灵上的负重,冷冷说道:“你大约还有这份权力。”

楚小枫心中十分焦急,正想暗施传音之术,‘告诉他应付之法,幸好董川已推开了心上的负重。

欧阳嵩脸色一变,道:“听着,一个人只能死一次,老夫杀了宗一志,宗领刚就算绝了后。”

陈长青冷笑一声,道:“除非宗一志就在此地,你要先想想如何离开此地,去禀报这句话。”

老江湖,经历万千,究竟不同,一句话,就点穿了欧阳嵩的虚声恫吓。

欧阳嵩道:“老叫化子,你说什么?”

陈长青冷冷说道:“老叫化说你欧阳嵩,也不过是人家的爪牙、鹰犬,还没有处死宗一志的权力。”

欧阳嵩怒声喝道:“臭叫化子,你敢如此轻视老夫?”

陈长青淡淡一笑,道:“欧阳嵩,你可是有些恼羞成怒了,是不是老叫化子说中了你的心病?”

这片刻之间,欧阳嵩已然恢复了平静,冷笑一声,道:“臭叫化子,宗领刚死了,宗一志就是宗领刚的唯一骨肉,不过他的生生死死,和你老叫化也说不上什么关系,你自然用不着为他担心……”

话说的很婉转,但却充满着挑拨的意味。

白凤突然接了口,打断了欧阳嵩的话,接道:“宗一志是我的儿子,领刚死了之后,这世间我是他最亲近的人……”,欧阳嵩接道:“所以,咱们想听听你白凤姑娘的话。”

白凤道:“领刚活的时候,是个顶在立地的男子汉,他死的也轰轰烈烈,北海骑鲸门的武功,在江湖上自成一格,有它狠辣、独到之处,但领刚在受到了暗算之后,仍然杀死了他,你们早想谋算无极门,却不敢在领刚活着时找上门去,一直在等待下手的机会,我怀疑,这些事,都是你们的安排,我不相信世上会有这么巧的遇合,领刚气尚未绝,无极门大变已起,也许,你们早已派人在一侧观战。……”

欧阳嵩哈哈一笑,接道:“宗夫人的联想力好生丰富啊!

白凤道:“这些日子中,我一直都在想着这一件事,我把它串连起来,就不难有一个完整的轮廓出来……”

欧阳嵩道:“夫人,此刻重要的是令郎的生死。”

白凤道:“我会告诉你,我有什么决定,阁下稍安勿躁……”,语声顿一顿,接道:

“你们也早在无极门中安排了接应的奸细,等你们确知领刚受到7重创时,才敢下手,老实说,虽然领刚不在山庄中,无极门也该有着很强的战力,你们如非施用暗箭和极为卑下的手段,只怕也非短期内可能把他们全数杀死……”

欧阳嵩冷冷说道:“就凭无极门宗领刚教出的几个徒弟,还值得我们施用暗算吗?”

白凤道:“你承认了你们是暗袭无极门的盗匪。”

欧阳嵩怔了一怔,纵声大笑,道:“想不到宗夫人自凤姑娘,还有如此才情,其实,夫人用不着施用什么诈术,我们掳走了宗一志,已经说明了一切。”

白凤道:“好!我现在就答复你,虎父无犬子,我相信一志也不会屈服在你的威胁之下,我关心亲生儿子的生死,但我希望他活的能够堂堂正正,死的也轰轰烈烈,如是苟且偷生,还不如让他死了的好,别忘了,他是宗领刚的儿子,这答复,你很满意吧?”

欧阳嵩脸色一变,道:“这么说来,咱们没得谈的了。”

白凤道:“有!但要很公正,很坦态。”

欧阳嵩道:“宗夫人应该先想想你的处境,如何能够和我们公平论事。”

白凤道:“咱们可以不谈,宗一志就算被你们杀了,他也可以到九泉之下,见他的父亲,告诉他爹说,我这个宗家媳妇,没有替宗家丢脸。”

董川突然的前行两步,一挥手道:“欧阳嵩,我师母,已经把话说得很清楚,小师弟的生死,我们都很关心,但我们决不会为此身受威协,在下有一点想不明白,你们如何在极短的时间中,毁去了整个的无极门?”

欧阳嵩道:“无极门中,除了宗领刚有那么一点道行之外,余子碌碌都是不堪一击之辈。”

董川道:“夜袭无极门的人中,阁下是否也在场呢?”

欧阳嵩道:“你这话用心何在?”

董川道:“在下想求证一件事。”

欧阳嵩道:“什么事?”

董川道:“想求证你们用什么办法,毁了无极门。”

欧阳嵩道:“你可是想和老夫动手?”

董川随:“不错,我一直不相信,你们堂堂正正的以武功杀了无极下弟子。”

欧阳嵩笑一笑,道:“就凭你这点微末道行。”

陈长青突然接口道:“董掌门人,让给老叫化吧!丐帮承受贵门的恩德,一直念念难忘,今日,老叫化总算找到一个效命的机会了。”

欧阳嵩还未来及接口,董川已抢先说道:“陈前辈,请给晚辈一个机会。”

陈长青回头看了白梅一眼,道:“白兄,董掌门人……”

白梅接道:“陈兄,让他们年轻人试试,就算败了,也不算什么丢人的事,何况,咱们站在旁边,也不会让他伤着。”

陈长青道:“白兄如此吩咐,老叫化只好从命。”

董川右腕一抬,青萍剑呛啷出鞘,道:“欧阳嵩,你可亮兵刃了。”

成中岳低声道:“掌门人,你贵为一门之长,岂可轻易出手,这一阵由我试试如何?”

董川摇摇头,道:“我是无极门首座弟子,怎能畏缩不前,师叔请成全我吧?我如不敌,再由师叔接手就是。”

成中岳心中暗道:反正白梅、陈长青等都在掠阵,不会看到他受伤不救,也就再未坚持。

欧阳嵩却是十分为难,董川的身份,虽然是无极门中的掌门,但江湖上,却是名不见经传的人,这一战胜之不武,要是败了,那可是太伤颜面的事,就是打个百八十招不分胜负,心中也够窝囊了。

正感两难之际,池天化却飘然而到,一举手中一尺八寸的折扇,道:“董川,你还不配和欧阳嵩前辈动手,在下陪你玩几招吧!”

董川冷冷说道:“你是什么身份……?”

池天化接道:“这是玩命的事,咱们武功上分胜败,兵刃上见生死,不要摆出你掌门人的身份,老实说,整个无极门我还未看在眼中。”

董川道:“你好狂。”

池天化道:“彼此,彼此。”折扇一抬,点向了董川的前胸。

董川冷哼一声,青萍剑突然一抬,硬对折扇。

楚小枫想出手,却被白梅一横身拦住了去路。

他聪明过人,立时了解了白梅的用心,深恐动手的情势,落入了欧阳嵩的眼中,被他们瞧出破绽,影响到他混入这个组合的计划。

就是这一阵,双方已展开了激烈的搏杀。

池天化手中的折扇,忽张、忽合、忽点、忽削,变化极是诡异,再加宽的扇面,一面雪白,一面鲜红,红的刺目,白的耀眼,对双目的视线,造成了很大的影响。”

一上来,董川就被逼的连退了三步,几乎伤在了折扇之下。

白凤看的心中直跳,成中岳手指已搭上了剑柄。

董川是无极门的掌门身份,如若一交上手,就被人所败,对无极门而言,实在是一场很大的挫辱。

但他究竟是宗领刚苦心培育出来的杰出弟子,猛然间,不能适应修罗扇的奇诡变化,但却临危不乱,退过三步之后,青萍剑立时展开了迅速的变化。但见寒芒流转,这才把劣势稳住。

楚小枫是天赋奇才,能够举一反三,文武两面,都有着过人的理解能力,但董川却是个脚步踏实的人物,对宗领刚的青萍剑法,领悟极深,而且每一式每一招,都下过苦功。

单以青萍剑法而论,楚小枫还要逊色这位掌门师兄三分。

坚稳的剑路,平实的手法,但却每一招,每一剑,都能将青萍剑法的威力发挥出来。

十招过后,董川已完全把形势给稳定下来。

池天化的武功招术,却和董川的完全不同。

只见他折扇招木诡异,忽红、忽白,忽削、忽斩,一个折扇,在他手中,竟然当作了长剑。铁笔等,完全不同的兵刃施展,当真是,瞬息万变,极尽诡异之能。

这是一次很好看,也很惊心的动魄的搏杀。

一个变化多端中极尽凌厉。

一个沉稳平实中门户谨严。

双方观战之人,都看的心头暗暗震动。

陈长青低声说道:“自兄,宗门主的衣钵弟子,果然高明,这套青萍剑法,像宗门人主复生还魂,稳实中自具功力。”

白梅心中也很安慰,他实在没有想到,董川会有这样的成就,笑一笑,道:“陈见过奖了,这孩子,剑法已得领刚的神髓,只是对敌的经验太欠缺了,初动手时,几乎伤在了对方的修罗扇下。”

陈长青道:“那姓拖的小子,手中修罗扇,造诣也很不错,就算是老叫化子出手,也未必能制服他,这小子名不见经传,不知是什么来路。”

白梅道:“当今武林中施用修罗扇的人,首数八臂神魔,但他已归隐了三十多年。”

陈长青道:“不太像八臂神魔的传人,三十年前老叫化和八臂神魔打过一架,我们苦战一日,拼过两千招,老叫化子才胜他,对老魔头的扇法,记忆甚深,如论这小子手中扇法的变化,灵活尤过老魔。”

海若望低声接道:“八臂神魔的修罗扇中,藏有九枚锋利扇骨,可以在动手中,飞出伤人,这小子手法很险歹,只怕手中折扇,也有名堂,咱们得提醒董掌门一声。”

白梅点点头,道:“对!董川太稳实,不尚虚浮,也想不到江胡上的险恶……,”

突然提高了声音,道:“董川,小心对方折扇中暗藏飞骨。”

董川青萍剑法的威力,愈来愈强,隐隐然,即将由完全的守势,展开反击,闻声说道:“多谢前辈提醒,弟子自会小心。”

这边低声交谈,那边,欧阳嵩也在和鲁平窍窍私议,道:“鲁兄,这小子的剑法不错,看样子,池少兄立刻取胜的机会不大了。”

鲁平道:“很意外,宗领刚生前的剑法,也不过如此吧!”

满口飞花乔飞娘低声道:“看来,咱们确实低估了无极门。”

欧阳嵩道:“宗领刚临死之前,把掌门之位,传给了他,想来,这小子,是无极门中,成就最高的一个人了。”

乔飞娘道:“听说还有一个姓楚,也很不错。”

鲁平道:“就算不错,也不会强过这姓董的小子。”

乔飞娘道:“咱们不能再低估无极门了,一错不能再错。”

欧阳嵩道:“池天化的武功也高明得出乎我意料之外。”

乔飞娘道:“欧阳兄,你看,这一战,两个的胜负谁属?”

欧阳嵩道:“除非池天化再有奇招,取胜对方的机会,已经不大了。”

乔飞娘低声道说道:“咱们现在应该如何?”

欧阳嵩道:“池天化应付下董川,我自信可以抵住陈长青,老鲁对付海若望,看你能不能应付白梅了?”

乔飞娘道:“对付白梅,我没有把握,但对付白凤,我相信可以吃得住她。”

欧阳嵩道:“你自信能吃得住白凤,那就找白凤挑战,反正,你要找一个对手!”

乔飞娘道:“我的事,不用费心,但对方的力量,似是十分强大,咱们似乎是已经输了一等。”

欧阳嵩淡淡一笑,道:“就算咱们胜不了,但咱们总可以走得了。”

这时,池天化和董川的搏杀,愈来愈见紧张。董川已不是完全守势,青萍剑已经有攻有守了。

但池天化手中修罗扇的攻势,并未因查川的反击,有所顿挫,两人形成了一个以攻抢攻的局面。

但就双方的形势而言,董川已经逐渐扳回劣势,虽然还谈不上反败为胜,但已经保持了一个五对五的平分秋色局面。

陈长青眼看董川不但由劣势转成平分秋色之局,而且,隐隐间,还有着逐渐发挥出强大的潜力的趋势,心中亦是暗暗称赞这董川的成就不凡。

心怀放开,目光转到了欧阳嵩的身上,冷冷说道:“欧阳嵩,久闻你搜魂七式之名,凶残凌厉,未遇敌手,老叫化子想见识一番,不知阁下可肯赐教?”

欧阳嵩道:“丐帮四老,千里独行排名第二,兄弟倒也是久慕英名了。”

陈长青道:“那很好,今日,咱们就各了心愿。”

飞身一跃,人已到了欧阳嵩的身侧,扬手一掌,拍了过去。

掌势中,带起了一股强烈的功风。

欧出嵩道:“来得好。”右手一扬,硬接一掌。

蓬然大震声中,各自向右退了一步。

陈长青不容欧阳嵩还手,双手齐出,连拍了三掌。

欧阳嵩长衫飘动,避开了三掌。

海若望突然踏前两步,道:“姓鲁的,咱们也不用闲着了,你陪老叫化子玩玩如何?”

鲁平一捋山羊胡子,道:“当然奉陪。”呼的一拳,击了过来。

两人立刻展开了一场恶战。

满口飞花乔飞娘格格一笑,道:“宗夫人,听说你既承令尊的武功,又得了宗领刚的绝学,可算得身兼两家之长,小妹不才,想向夫人领教几招。”

白凤道:“乔飞娘,听说你号称满口飞花,吹牛拍马的才气,天下无出其右。”

乔飞娘道:“如若口能杀人,小妹造诣,敢夸是当世第一流中的顶尖高手。”

白凤道:“可惜,我不吃这套,口蜜腹剑的人,大概就是说你这种人了。”

乔飞娘道:“宗夫人何不试试,看看我乔飞娘,只不是只有嘴巴上一些工夫。”

白凤缓缓举步行来,一面说道:“我也正要领教。”

乔飞娘不让白凤先机,立刻出手,一指点出。

白凤确实得了白梅十之八九的真传,嫁给了宗领刚后,又苦练无极门的剑法。

用剑是她之长。

但乔飞娘不亮兵刃,白凤倒也不好意思先亮剑,只好空手和她相搏。

两人虽是空手相同,但掌指交错,打的确实激烈绝伦。

这时,白梅、成中岳、楚小枫、三个人还未有敌手。

白梅心中知道,除了欧阳嵩等四人之外,这座庭院中定还稳藏的有人,但因对方不肯现身,倒也无可如何。

四对搏杀,三对都是赤手相对。

只有池天化和董川是以兵刃相对。

但空手搏战的激烈,绝不在兵刃之上,近身出招,拳、掌招招都向敌方要害。

这是棋逢敌手的搏战,若斗动过百招,竟然还保持个平分秋色之局。

乔飞娘确不全只是一张嘴巴,手底下的真功夫,确也要得。

但她还是感觉到选错了对手,白凤的武功,路于实,变化多,确实身兼了两家之长。

百招之后,乔飞娘渐落下风。

其实,经过了百招以上的苦斗之后,欧阳嵩和池天化等,都被迫得处于劣势。

这倒不是他们的武功差,而是对手大利害。

欧阳嵩连出三招搜魂手法,都被陈长青给封住,使下面绵连的杀手,无法施展出来。

但三招搜魂手法,也给予了陈长青极大的威胁。

这就使得陈长青搜魂手法,被称为武林一绝,确有独到之处。

如若等他七式搜魂手法连绵施展出来,陈长青怀疑自己能否接得下来。

心中念转,掌法一变,用出了七十二招落英掌,暗挟十二擒拿手法。

这是快、巧并俱,刚柔互济的攻势。

陈长青如非遇上扎手人物,也不轻易施展出手。

一轮快攻,立刻把欧阳嵩边落下风。

鲁平的功力,虽不及海若望深厚,但支撑个三两百招,还是可以。

但他求功心切,一上来,先和海若望拼了五拳,但五拳是肉对肉,骨撞骨。

海若望练的罗汉气功,虽也是刚猛的路子,但却是由内练到外。

鲁平的破山拳,却纯是外功。

五拳拼了下来,鲁平才觉着右手骨骼受了伤,但他不敢讲,只有暗里咬牙,硬撑下去。

他仗恃拳力猛烈,原想伤敌,但却适得其反,自己吃了苦头。

斗到百招时,海若望忽然施展十八罗汉拳,招招直捣,大开大关的迫击过去。

拳法用到了精妙之处,一连三招,闪电而出。

鲁平避不开第三招“飞杆撞钟”,只好硬接下来。

伤骨未复,如何承受得海若望这开碑碎石的一掌,顿然右手中指骨骼碎裂,疼的他大叫一声,疾快的向后退了五步。

碎骨之疼,虽使他失去了再战之能,但却功力未损,一提气飞上屋面,连和欧阳嵩等招呼也未打一个,疾飞而逃。

这时刻的欧阳嵩也被逼的有守无攻,陈长青闪电掌法,使得欧阳嵩无法再施展搜魂手法。

耳际间,响起了鲁平疼呼之声,更使他心神一分,被陈长青一掌拍中了左肩。

他掌力中含有擒拿、卸骨手法,欧阳嵩的左肩关节,被一掌错开,痛得他出了一身冷汗。

但欧阳嵩也是久经大敌的人物,尽管痛彻心肺,但他临危不乱,双脚连环踢出,以阻陈长青的攻势,忽然一个就地翻身,滚人庭院角落之中。

陈长青似是动了杀机,存心取下欧阳嵩的性命,早已防到他飞身上屋,凝功戒备,只要他飞身而起,立时全力发拳扑击过去。

但却未料到以欧阳嵩的身份,竟会贴地滚入黑暗之中,正想招呼白梅,两面合围,欧阳嵩已长身而起,飞上屋面,身形连闪,消失于夜暗之中。

乔飞娘口中娇声喝道:“白凤姑娘,我的好大姐,你真要置小妹于死地吗了’口中喝叫,双手却是连环抢攻,逼的白凤向后退了两步,飞身跃上屋面。

池天化修罗扇忽然间一合一张,两道寒芒,由扇中疾射而出,人却借机转身跃上屋面。

董川击落两根扇骨,池天化已和乔飞娘到了两丈以外。

白凤要追,却被白梅伸手拦阻,道:“他们去向如一,想是设有埋伏,不要追下去了。”

白凤银牙紧咬,道:“我好恨,我要动了剑,她就逃不出去了。”

董川道:“弟子惭愧,也被对手逃了。”

海若望道:“董掌门,你初临大敌,已表现得令人激赏,那姓池的小子武功不弱,修罗扇又是江湖上出了名的奇门兵刃,但他仍败在你的青萍剑下,老叫化又见到了无极门一代奇才,颇有当年令师出道的气势”。

董川道:“未能为师弟们手刃仇人,晚进汗颜的很。”

陈长青道:“谁也用不着惭愧,今晚上,咱们收获已经很大,现在,可以回去了。”

白凤呆了一呆,正想出言抗拒,却被白梅以眼色阻止。

白梅未讲话,成中岳、董川等,都未讲话,转身行回到大宅院中。

陈长青、海若望一直送白梅等人进人了二进院中的大厅里,陈长青才轻轻咳了一声,道:“凤侄女,你对老叫化撤回来这一手,不太满意吧?”

白凤道:“晚进觉着,咱们应该追下去,好歹也要想法子,捉住他们一两个人,问点消息出来。”

陈长青道:“闻听起来,这要求十分合理,不过,如是深一层想,这希望渺小的很!”

白凤道:“一对一,自然十分困难,如若咱们合力追向一人,生擒他并非难事。”

陈长青笑一笑。道:“第一、他们败逃的方向,必有掩护逃走的埋伏,陈了欧阳嵩等四个出手的人之外,不见别人,可以证明。第二是,咱们胜败,只胜在略强一等之上,就算他们被迫的回身再战,只怕还得一阵搏杀,唉!他们四个人武功之强,实有些出了老叫化的意料之外。”

白凤沉吟了一阵,点点头。

当时,她虽然觉着亮出了兵刃,可以生擒乔飞娘,但此刻想一下,乔飞娘临去的轻功身法,疾如脱兔,老实说,单是别人的轻身武功,就很难追得上她。

陈长青笑一笑,接道:“你们都知道,丐帮在江湖上最为享誉的,就是耳目灵敏,所以,除非他们连夜离开了襄阳,不论他们落脚何处,都会被本帮中弟子找出来。”

白凤道:“如若他们离开了襄阳城呢?”

陈长青道:“这就有些为难了,不过,既然,欧阳嵩和鲁平。乔飞娘都露了面,那就有了可追的线索,不怕他们飞上天去,……”目光一掠白梅接道:“白兄,你看那姓池的小子如何?”

白梅道:“修罗扇造诣奇高,董川的剑法扎实,如论灵巧变化,却在对方之下了。”

董川道:“这个弟子也明白,那家伙手中兵刃,寻空抵隙,确实极尽灵活变化之妙,实非在下能及。”

海若望道:“董掌门,不可妄自菲薄,你那拙中藏巧稳实强劲的剑路,才是一派掌门的风范,姓池的小子,虽然打的花招百出,但还是被你占了上风,再打下去,他要黔驴技穷了。”

陈长青道:“今晚上,我们很安慰,我们发觉了敌势的强大,也证明了自己的坚强。”

白凤道:“阵前辈,我知道,一时间,还无法报得夫仇,但我不能不尽心力去救出一志。”

陈长青道:“我明白你的心情,所以,老叫化决定了一件事。”

白凤道:“什么事?”

陈长青神色肃然的说道:“除非是本帮主,能再李丐帮中高手赶到,咱们的实力,只能算略强欧阳嵩等一筹,但对方还有些什么人,却是隐晦不明,所以,老叫化决心和排教中人合作。”

白梅笑一笑,道:“好啊!你这些年来,都睡在磨上么,怎么会想转了。”

陈长青笑道:“这一仗打的心开了窍,江湖上后起之秀,比咱们高明。”

白梅道:“那倒未必了,你老叫化,在整个江湖而言,也算是排在有数高人的名单之中了。”

陈长青叹息一声,道:“老实说,老叫化一直没有见过宗门主的成就,虽然,敝帮承受大恩,但对此,一直若有憾焉,今晚上,看过了董掌门的剑法,使老叫化感觉着名无幸至,宗掌门人,确是一代人杰。”轻轻吁一口气,接道:“诸位,都请早些安歇吧,说不定,明天一早,我们还要有所行动,还得到江边去瞧排来的什么人,我们告辞了。”

转身,大步而去。

海若望紧随身后而行,临去之际,还望了董川一眼,一片嘉许之色。

望着陈长青、海若望离去的背影,白凤说道:“爹,今晚上这个机会错过了,孩儿觉得很可惜。”

白梅道:“白凤,你要记着,这件事急不得,对方不是一个单独寻仇的人,他们是一个有组织、有力量的庞大组合,到现在为止,咱们也只是找到了这个组合的边缘,还无法找出他们真正的首脑,如非陈长青和海若望两位丐帮长者相助,咱们今晚上这一战,恐怕就无法支持。凤儿,眼下有一件很明显的事,那就是凭咱们父女和中岳、董川、小枫等几个人的力量,已然无法救出一志,也无法替领刚报仇了,必须要接受丐帮和排教的援手不可。”

楚小枫道:“老前辈,小枫有一个看法,不知前辈是否同意?”

白梅道:“孩子,你又有什么独特之见,说出来,我们听听吧。”

楚小枫道:“晚辈觉着,对方的用心,不止是对付我们无极门,我们只不过是首当其冲罢了。”

白梅点点头。

楚小枫接道:“所以,我觉着,无极门的被毁,为整个江湖带来了一个警号,使他们感觉到了这份危急。”

白梅又点点头,道:“孩子,你的意思是”

楚小枫接道:“所以,咱们不是求丐帮的排教相助,他们帮助咱们,也就是帮助自己,这一点,丐帮心中明白,排教中人,心中也应该明白。”

白梅道:“这一点,我想陈长青和海若望也已经心中有数,似乎是用不着把事情说的太明白。”

楚小枫神情肃然,目中神光湛湛的说道:“白前辈、师娘、成师叔、掌门师兄……”

他一连叫出在场四人,个个都被他严肃的神情引动心神,所有人的目光,都投注在楚小枫的身上。

楚小枫道:“这是一场大搏杀,无极门的毁灭,也换得了丐帮和排教的警觉,丐帮的迅赴事功,一下子派两位长者赶到了襄阳,这使他们看到了情势的严重,欧阳嵩弄巧成拙,暴露出了整个险谋所在,本来是无极门和对方的恩怨,但却一下子牵入整个江湖中的正邪大对抗。

楚小枫道:“在此等情势之下,如若咱们要求他们全力救出一志师弟,只怕,很难如愿,这是一盘棋,一志师弟,只不过是棋盘中一个棋子。”

白凤黯然一叹,流下泪来。

董川道:“七师弟,但咱们不能有这种想法,师父只有此一子……”。

楚小枫接道:“掌门师兄说的是,全局着眼,一志师弟只不过是对抗中的一个棋子,但对我们而言,师恩、亲情,确是一件非常重要的事,既不能寄望于别人,那只有自己下手一途了。”

白梅道:“孩子,这一点,我也想到了,可是如何一个下手之法呢?咱们根本不知一志被囚在什么地方?”

楚小枫道:“就算知道了,咱们也未必能救得出来……”

白凤接道:“小枫,就算救不出来,咱们也得尽心啊!”

楚小枫道:“是!救一志师弟,咱们要全力以赴,刚才,师娘和强敌搏杀,弟子一直没有出手,心中就在盘算,如何救出师弟,现在,总算有了一点头绪,弟子也想出了一个办法……”。

白凤急急说道:“什么办法,快说出来。”

楚小枫淡淡一笑,说出了一个办法来。

他说的声音很低,但全场人都听的聚精汇神,听得全神贯注,形成了一种莫名的紧张。

听完了经过,白凤忽然叹息一声,道:“不行,小枫,我不能让你涉险。”

楚小枫笑一笑,道:“师娘,这是唯一的办法……”

白凤道:“不!宁可让一志死了,也不能再把你陷进去。”

楚小枫道:“在对抗搏杀中,一样有生死的危险,其危险之大,绝不在弟子的行动之下。”

白梅道:“小枫,我很佩服你的胆气,不过,这件事,风险不大,你已经和他照过了面……”

楚小枫道:“所以,这就要另外有一个楚小枫。”

白梅苦笑一下,道:“小枫,这件事很难,谁能扮装成你,而且又能使他们相信。”

楚小枫道:“不但要别人相信,而且,你们也要相信的样子,而且,还要他在适当的时间,露露脸了。”

白梅道:“这个就有些难了。”

楚小枫道:“弟子倒有一个主意,只是有些不大敬,不敢说出来。”

白梅道:“什么人?”

楚小枫道:“师母……”

白凤接道:“我成吗?我比你矮了一些。”

楚小枫道:“这个可以想办法,问题是谁扮师母。”

白梅沉吟了一阵,道:“这倒可以找一个人,而已和你师母很像,她急痛感子,忧虑成疾,这该是一个很好的理由。”

楚小枫道:“师母如肯成全,弟子就会感觉到把握大一些,我不敢说一定能救出师弟,至少,这是唯一的机会。”

白梅道:“也可以摸清楚对方的实力。”

楚小枫道:“他们想不到师娘会改扮成我,师娘如再经常出现,可以消减去他们心中的疑虑。”

白凤道:“小枫,我总觉着这法子太危险。”

楚小枫道:“不入虎穴,焉得虎子,师母,何妨想想弟子这做法,只要配合得宜,危险的只是表面,实在,很安全。”

白凤沉吟不语。

成中岳道:“小枫,要不要我跟你一起去。”

楚小枫道:“多谢师叔,咱们必须在这里留下力量,刚才那一战,咱们表现出了无极门精湛的剑法,已使陈长青刮目相看,无极门的人数虽少,但每一个,都有着很深的造诣,很高明的武功。”

成中岳点点头,道:“我看到了他们的武功,如若那就是第一流的武功高手,咱们无极门中弟子,都可以算上一份。”

白凤突然说道:“小枫,你决定去了?”

楚小枫道:“弟子决定去,希望师母安全。”

白凤道:“爹,你的意见呢?”

白梅道:“我觉着小枫的才慧,已经超过了咱们,他决定的事,由他去吧。”

白凤道:“好吧!”

楚小枫道:“师母答应了?”

白凤点点头。

楚小枫一转身,突然对董川跪了下去,道:“掌门师兄请准。”

董川急急扶起楚小枫,道:“起来,起来,有事好商量,怎么可以跪下去呢!”

楚小枫道:“小弟此去,不知要多少时日,才能回来,师母这方面,要劳请师兄多照顾了。”

白凤道:“小枫,你……”

楚小枫道:“师母,小枫这一次,能够混入对方,无论如何也要查清楚,救出师弟。”

白凤道:‘小枫,为了一志,要你这样冒险……”

楚小枫接道:“师母,再说下去,弟子就无地自容了……”目光转到白梅身上,接道:“老前辈,小枫的事,你老人家多费心了,最好连陈、海两位老前辈也给瞒过去。”

白梅道:“瞒过他们两位,只怕不易,我看到不如找他们明说了,由他们从中协助……”,轻轻吁一口气,接道:“小枫,你放心去吧,这里的事,我们自会安排。”

楚小枫一抱拳,道:“小枫就此别过了,别忘了我叫林玉。”转身一跃,凌空而去。

董川望着楚小枫的去向,低声说道:“好快的身法,小枫师弟,多保重啊!”

他为人严肃,平日里不苟言笑,但他内心之中,并非无情,只是,他内心之中藏着的感情,很不容易流露出来罢了。

白梅本想喝止他不可如此大意,但目光一转间,却发觉了董川双目中含蓄着泪水,他忍下了待要出口之言。

白凤轻轻吁一口气,道:“爹,我好担心啊,小枫还是个孩子,从来没有在江湖上走动过。”

白梅道:“凤儿,就因为他没有江湖上走动过,所以,才能瞒过欧阳嵩,不要再为小枫担心了,这孩子的才慧比我们都高明。”

白凤道:“爹,我觉着自己好自私,为了一志,我竟会答应了小枫涉险。

董川道:“师母,不用自责,我看得出小枫师弟的坚毅神色,就算师母不答应他,他也会独行其是。”

且说楚小枫离开了大宅院后,投入了一座客栈之中。

算一算和欧阳嵩会面时间还有三天,就算能早去一天,也得过两天才成。

襄阳府中近日很多怪事,表面上看去,这些事,似乎是都没有什么关连。

楚小枫第一件事,想起了望江楼上那位绿衣姑娘,这好像完全是一桩独立的事件,只不过发生的时间太巧。

而且,在那个时代,一个女孩子,在一座热闹酒楼上等一个人,也该是很大的奇闻。

越想越觉着奇怪,反正还有两天时间,楚小枫暗自决定,明天,先把这件事弄个清楚。

一夜好睡,使得楚小枫容光焕发。

把自己扮成了林玉,但却脱去了丐帮的衣服,换上了一件蓝绸子长衫。

楚小枫和林玉的区别,形貌上并没有太大的改变,他不擅易容术,但他够聪明,简简单单的掩去了楚小枫脸上的特微,那就变成了林玉。

很简单的易容,也不失潇洒,美俊,但却已完全不是楚小枫,是个创造的林玉。

掩去了一些傲气的楚小枫,变成了带几分俏皮的林玉。

这要归功于拐仙黄侗,指点了楚小枫的易容手法.那真是有着画龙点睛之妙的指点,简单的一些手法,不但改变了一个人的外形,而且,也创造出了一个人的性格。

楚小风的聪慧,就在他有着过人的应变之能,改变成林玉之后,能够忘去了自己是楚小枫。

他在揣摩林玉是怎么一个人,能够为了一己利害,叛离了丐帮的人,那个人决不是一个英难,但他不会很窝囊。

他用铜镜照了又照,对确定林玉这个人物的性格,下了很大工夫。

这是潇洒、聪慧,带点轻浮、自私的人。

中午时分,楚小枫走上了望江楼。

这个襄阳城有中名的大酒楼,仍然坐满了酒客。

但却已经不见了那位绿衣姑娘。

找一个空位坐下,伸手由怀中摸出了一锭银子,召过店小二,道:“配四个下酒菜,一壶好酒,多的钱偿给你了。”

店小二估计一下,那是一块三两左右的银块,多下来的赏赐,至少有二两银子,立刻堆上了一脸笑意,道:“客爷,你厚赐。”

看来,楚小枫深诸了钱可通神的道理。

轻轻吁一口气,楚小枫低声说道:“伙计,我想打听一件事。”

提起了桌子上的茶壶,店小二替楚小枫斟满茶杯,道:“客爷要向什么?”

楚小枫道:“昨天,贵店中来了一个女客……”

店小二放下茶壶,道:“你说的那位绿衣姑娘?”

楚小枫道:“正是她。”

店小二道:“她直坐到晚饭光景,才被一个老头子带了回去,”

楚小枫道:“她等的人来了没有?”

店小二摇摇头道:“好像没有来。”

楚小机道一推银子,道:“拿去吧!”

店小二接过银子,低声道:“客爷,那位绿衣姑娘是个残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