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雨枫轩> 原创长篇小说 > 青春|言情 > 古装言情小说 > 狼的侍从 > 正文 > 第六章
第六章



更新日期:2021-09-15 + 放大字体 | - 减小字体 本书总阅读量:

    “我要是打他的话,我不也成了跟他一样的人了嘛。我不想那样做。”

    “你傻呀?以后那小子会为难你的。”

    “嗯,没关系。”

    晕。你这小子真是太善良了,竟然原谅那个家伙。

    起码推一拳多好,真是讨厌。

    啊噢,我倒想打一顿。

    “切,真没意思。”

    “对,真是的,打一拳多好。”

    “这小子是不是为了树立他的形象啊?”

    你们这帮人……!你们以为他和你们一样吗?

    似乎没能看到打架很可惜似的样子,总想惹是生非。

    “你们给我滚开。”

    “哇~宝德,你真帅!!”

    “宝德!我永远爱你~~”

    我大声喊了一下,这才使这些人纷纷散开。真是的,不喊就不解散。

    我把视线转移到“瞎眼珠子”明太鱼小子那里。

    “你也是,快点给我滚蛋。”

    随着我的话音落下来,那家伙慌忙离开了。

    啊,对!突然脑子里想到什么,我向那小子喊道。

    “还有,我也喜欢辛辣面!!”

    我的话一出,那个急忙逃跑的小子一下子扭崴了脚,还有在我身边扭扭捏捏的小子哐——地一声把头撞到了墙上。

    哈哈!我也的确喜欢吃辛辣面的。

    **

    呼噜噜~

    随着呼噜噜的声音,面顺着我的喉咙下去了。

    可口的拉面味道和呼噜噜的声音刺激了同学们的味觉。教室里布满另外拉面的味道,使有些学生闭着眼睛屏息着闻味。申浩元干脆推开了坐在我旁边的卢泊德,索性坐在了我的旁边。我用筷子把剩下的面夹起来,问道。

    “这个要不要给你?”

    申浩元用力点了点头,以闪闪发光的哀求的目光注视着我。不,还有那些卢泊德、“鬣蜥”等我们班小子们。

    呵呵,我嘴角露出猩红的微笑,把面一下子放到了嘴里。

    “呼噜噜!哇~汤味真棒啊。”

    “你这小子真卑鄙。”

    我把汤美美地喝了个精光,那小子骂我卑鄙之后,唰——地扭了头。

    呼噜噜!味道美极了!噗哈哈哈哈~噗哈哈哈……喀儿喀儿!

    喀儿喀儿!噎着了。

    “呃,喀儿喀儿!!!水……水!!!!!!”

    吃得太急了,喝汤给噎着了。

    嗓子怎么这么酸疼?我向小子们哀求着给我点水。

    “卑鄙的家伙。”

    “真气死人。”

    在我面前只会晃着水瓶,谁也不愿给我喝。

    不,那虽然只是针对那些男生而言的。

    “哇~看我们的宝德喀儿喀儿的样子,给你,矿泉水。”

    “不,还是喝我的吧。喝我的~~”

    “这里,这里~”

    就这样,女生们为了给我水喝都排了队。递给我白色矿泉水的女生们多么可爱啊。

    不过,申浩元好像很不满意的样子,目光很不平静。

    片刻后,他站起来走到班长那里。

    不知他们谈了些什么,班长马上变青了脸,然后向围着我的女生们喊起来。

    “都给我回到自己的座位上去!!!!!!”

    似乎很有影响力,女生们把手上的水递给我之后匆匆回到了座位上。

    班长同志,你知不知道这是滥用权利呀?虽然有申浩元的威胁。

    是不是想干一场?

    我悄悄地走向对我冷笑的申浩元那里。

    申浩元不知道我为什么靠过来,只是用“你太气人了”的表情看着我。呵,你会后海的。

    我嘴里含了满满的一口水。

    随着“噗唔唔唔唔唔唔~!!!!!”的声音给他射了一个水大炮。水流和面条很痛快地射了出去。

    “呃啊啊啊啊啊!!!想……找死啊!?”

    喷出物粘到身上的申浩元左右蹦跳着“呃啊呃啊”地怪叫起来。

    呼,但是他马上露出会心的微笑向我走过来。

    这小子有点奇怪。我突然感到一阵奇怪就往后退了几步……

    该死的。

    啪。

    “哎咦!你给我滚开!!!!!!”

    他突然抱着我,他身上的脏东西有一半自然转移到了我的身上。

    该死的!那个感觉太恶心,太难受了。

    “我靠!因为你,我成了什么样?”

    “谁让你喷那么脏的水了?”

    我们为了晾衣服上了楼顶。

    “喂,慢点上去。”

    “呵呵,太累了~”

    韩壁鲁和“鬣蜥”也跟着上来。

    打开朝楼顶的门,突然恶心的味道刺激了我的鼻子。

    “喀儿喀儿喀儿!!喀儿喀儿!!!哪……哪个臭……小子?”

    “喀儿喀儿喀儿喀儿!”

    结果没过一秒钟又咳嗽起来。

    然后同时听见旁边咳嗽的声音。

    “为……为什么学我!!喀儿喀儿。”

    “喀儿喀儿。你才学我呢!!”

    眼泪含在眼眶里。

    申浩元也跟我一样咳嗽着,泪汪汪的。喀儿喀儿。

    “啊噢,模范生们~”

    “咿呀,还有申浩元那种希奇怪种吗?”

    “呵呵,闻到烟味好像快要死了的。”

    抽着烟的二年级生看着我们,嘲笑我们很好笑。

    那……那帮家伙!

    “把烟掐掉!!!!!!!!”

    我和申浩元同时喊道。啊啊!真倒霉。

    “怎么又学我!!!!!!”

    我们同时喊了起来。今天真是个倒霉透顶的日子。

    “喀儿喀儿。”

    “喀儿喀儿。”

    小子们吓了一跳,都掐了烟,但是我们还是继续咳嗽不停。

    我靠!长得倒很会玩的样子,怎么烟都不会抽。

    “噗哈哈哈!真是怪种。”

    “是啊。?.?*我都最起码能闻烟味啊。”

    不知什么时候上来的,韩壁鲁和“鬣蜥”很奇怪地望着我们。

    反正作为一个男的几乎都抽过一根烟。

    但是那是针对不良学生而言的!喀儿。

    “两个人都不正常,所以那样。性格不也是那样吗?”

    卢泊德说到这,我马上蠕动眉毛。这小子挨揍了才老实。

    为什么一定要那样显示自己呢?嗯!?

    “嗨,想上来玩一玩的,不过徐昌斌也不在,还是走吧。”

    “喀儿,该死。我先下去了。”

    我先转过身想走出楼顶门,咳嗽不停的申浩元一骨碌站起来超过了我。

    那小子怎么那么想压倒我的竞争心呢?

    “滚蛋!小子,大哥我要先下去!”

    我啪地一声推了一下申浩元,然后快速跑下楼梯。

    噗哈哈哈哈哈!还没有能够打败我的人。

    “你给我站住!!!!!!”

    从后面传来强烈的喊叫声,但是我当作没听见,飞剑一般下了楼梯。

    “真是太幼稚了。”

    长叹一口气,韩壁鲁移动脚步。

    “唉呦,两人真是半斤八两。”泊白德也迎合着。

    “?_?;壁鲁,壁鲁,我们要不要也比一下?”

    “算了吧!!!”

    到最后不知道气氛的“鬣蜥”还在开着玩笑。

    结果被壁鲁和泊德抛弃了。

    *

    反正我们就那样溜出了学校,我们手上拿着各种饼干,奔向了游乐场所。

    呼,都是为了让时间过得快一点。我拿了我最喜欢吃的喜力儿,申浩元拿了他最喜欢喝的酷儿。

    韩壁鲁拿的是,真不知道他,又不是老奶奶怎么会喜欢吃红豆甜糕?

    卢泊德因为是鸟的关系吧,差一点想买饲料,后来还是换成了饼干,“鬣蜥”想买活的蚯蚓,但在我们的劝阻下买了蠕动果。

    各自拿着一大堆吃的分开来坐着。

    “鬣蜥”在沙田上,卢泊德坐在了单杠上,韩壁鲁坐在了长椅子上。

    我唰地环视了一下小子们,想要爬到没有人的滑梯上。

    想要过有点晃动的桥时,桥突然摇摇晃晃。

    “噗哈哈哈哈!你这小子!怎么样!?”

    “呃啊!我要杀了你!!!!”

    申浩元这小子也上来晃着桥想闹着玩。本来想找一个好的场所吃喜力儿!!真想把他给杀了。

    不,对了,我也可以一起晃啊。

    噗嗤笑了一下,我也开始一起晃动桥。刹那,不知所措的申浩元晃来晃去的,结果——

    “呃啊!!我的酷儿!!!!!”

    随着喊叫声,扑腾一屁股坐在了地上。谁让你跟我过不去?

    阔步以长腿坐在了滑梯上面啃了喜力儿。

    快要把一个喜力儿放进嘴里的时候,随着黑影子有个沉重而富有力量的庞然大物把我推了起来。

    结果失去平衡的我随着“唰——”的声音飞下了滑梯。简直就是飞下去的。

    哐当哐!!

    呜呜呜呜呜……正起身往后看时。

    “呃哈哈哈!!呃哈哈哈哈哈哈!!!!!”

    看见了笑得很恶心的申浩元。该死的。你这小子,我肯定也会把你推下去的。

    下定决心就站起来要上滑梯。

    刹那,我发现两手空空。咦?我的喜力儿呢?一个都没沾嘴啊!

    “……”

    爆炸了。

    像被恐怖炮弹袭击了一样,爆炸了。形状扭曲的巧克力和饼干可怜巴巴地掉在地上变了形。

    那个不能再吃了吧?能不能捡起来继续吃啊?

    不可以吧。

    “啊啊啊啊!!申浩元,你这个狗崽子!!!!!我要杀了你!!!!!”

    我猛抓着头发狂愤道。

    别人可能会把我当成疯子,但我没有时间顾虑这些。

    我要报复。替我那残忍地压死在我身下的喜力儿报仇……!

    “唔唔!蚯蚓呀,你要不要吃蠕动果?”

    “鬣蜥”看着蠕动躯体爬过去的蚯蚓问道。(可能是自己的宠物死了之后受到很大的打击了吧。他那些举动简直跟精神病差不多。)

    “蚯蚓钻出来了,看样子要下雨了吧?”

    壁鲁美滋滋地吃着红豆甜糕,说得很严肃。

    “哎哟,两个人都已经疯了。”

    看着喜力儿的残像,我追着申浩元,申浩元却拼命逃跑。卢泊德看着我们俩就摇了摇头。

    啊啊啊!!真讨厌!!!!讨厌就是讨厌。

    “申浩元,被我抓到的话,会给你颜色看的。”

    就这样游乐场里的一天过去了。

    “我们打车走吧!!!!!!”

    “哪有钱啊!!!!!”

    我们五个在游乐场玩个痛快后走出来站在车站等车。

    我已经够亲切地对他们提议了,但是他们把我的话当耳边风,执意要坐公共汽车。这帮小子们就会说没有钱。

    “就坐公交车吧,公交车!!”

    申浩元很不耐烦地嘟囔着。

    我偷偷怒视那小子,又接了口。

    “打车不更方便嘛!!”

    “我们哪有钱?!凑合坐吧!!公交车已经都来了!”

    “咳,走吧!!”

    唰——地一声,公交车滑过来停在面前。小子们开始一个个上车。

    我露出很不满意的表情,也跟他们一起上了公交车。

    我找了个座位坐了起来,申浩元扑腾——也坐在了我旁边。

    他拉着我的腮帮子,问道。

    “呵呵,你生气了吗?”

    你猜怎么样?刹那我全身的细胞都要立起来的感觉,全身起了鸡皮疙瘩。

    我努力隐藏着这种反应,把手举起来,随即猛烈地拉着申浩元的腮帮子。

    “啊啊啊啊!!该死的!放开开开!!!”

    申浩元悲鸣着更紧紧地抓住了我的腮帮子。呃啊!

    “啊啊!!你给我放开!”

    我同样也被他抓住了。

    “你给我放手。”

    “你先放手。”

    时间慢慢过去,我和申浩元依然皱着眉头,使劲拉着对方的腮帮子。

    在公交车里,泊德、“鬣蜥”、壁鲁似乎很丢脸的样子站在离我们很远的地方。

    “哇~他们俩真可爱。”

    “他们俩,是挺帅的,不过他们在干什么呀?”

    “哇~完蛋了。你看他的脸白得像什么?”

    窃窃私语。做这些很显眼的动作,女孩子们能不注意吗?

    女孩子们偷偷地看着我们涨红了脸。

    申浩元,现在该放下了吧?

    “嗯……快点放下。”

    “你给我放下,我的脸都给你毁了。”

    我们两个毫不相让,扭了扭腮帮子。

    那小子是不是把对我的成见都发泄在掐腮帮子上了?呃呜呜呜呜。

    “喂,我们数一二三,就一起放下来,好不好?”

    申浩元似乎忍受不了疼痛先提出见意。啊哈,真是好办法。

    本来我的腮已经被你拉得够长的了。

    “好啊。”

    “我数吧。一!”

    “二!”

    “三!!”

    我和那小子互相望着开始数数。喊最后的三时我们两个尖叫道。

    “该死!你这个耍赖皮!!你放不放??”

    “你先给我放吧!!骗子!!”

    两个人死活不放手,互相拉着。

    我的脸现在肯定很红,何止是红,还会发青的。你这个骗子!!耍赖皮申浩元!!!

    明明说好了一起放手,还继续拉?(那我呢?还说别人!)

    “喂,男子汉大丈夫怎么做这么可耻的事情?我们还是一起放下吧!”

    我更使劲拉了起来,申浩元无耐,皱着眉头慌忙说。

    这次你再抓着不放看看?

    “啊噢,他们两个真幼稚。”

    “就是嘛。”

    韩壁鲁看着我们俩小声说道。接着精神不太正常的“鬣蜥”迎合着点了点头。

    呃啊!听见从你们嘴里说出来的那些话,我简直快要疯了。

    “反正!一二三!!!!!”

    随着叭——地一声,我们俩的手同时脱离了对方的脸。

    用手摸了一下脸,发烧似的火辣辣。

    那小子到最后还是在使骗术。

    “啊噢,疼死了。你这小子,手指头力气好大呀。”

    “你的力气才大呢!你没看见我的脸都变青了吗?”

    申浩元也是摸着自己的脸对我说。

    但是我也有很多话要说!我也伸出变青的脸嚷道。

    “哪有,哪有!!别骗人了!!”

    “去死吧!!!!”

    咣当咣当!约过了5分钟,车内变得很安静。

    反正我和申浩元是从认识的那天开始就对着干。

    我努力赶走以前不吉的回忆,我先开了口。

    “咳。”

    “什么事?”

    申浩元不满地回答,还有点生气的样子。男子汉大丈夫有必要就拿那么点事生气吗?

    “我呢,以前~妈妈和爸爸不让我把头伸到窗外时想到了什么,你知道吗?”

    “嗯?那肯定是……脖子会断掉?”

    在我的提问下申浩元半开玩笑,半真言地回答着。

    “当然,很多人是那么想的。”

    “什么呀,总愿意说成很特殊的样子?”

    “现在想起来是有点特殊。”

    背稍稍靠在椅子上,然后开始动了嘴唇。

    呼~所以我以前把妈妈的话理解成……

    “我那个时候啊,太单纯,纯真得像白雪一样。”

    “你……你现在什么样子,你不知道吗?说那些离谱的谎话?你不怕老天听了惩罚你呀?”

    “给我闭嘴,好好听着。”

    “真像个猪八戒。”

    每次话一落,都会找茬、惹是非的恶魔申浩元。

    勉强敷平冒出来的火,张开了嘴。

    “我呢,那个时候是这么想的。我要是把脖子伸到窗外的话,那些飞车族会不会把脖子砍掉呢。”

    “……”

    我的话一出,车里唰——地停止说话。

    严肃的沉默维持一会儿。

    “你把那个当笑话讲的吗?”

    “不是!真的!!我以前是那么想的。那时我太单纯,太纯真了。”

    砰!!!!

    就在那瞬间,好像公交车突然倾斜了。

    “你看,你这小子!!你说了那些离谱的谎话,老天爷都生气了。”

    “我哪有!!我只是实话实说了呗……”

    砰!

    这回,公交车的另一边也沉了下来。

    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被这些话受伤的我从座位上弹了起来,然后向前走过去。

    车停了下来。所有人都愣愣地站在那里,只是眼珠子在转动。

    “怎么会这样……宝德码卡,呜呜,是因为你说了些受天罚的谎言,所以会这样的吧。”

    “鬣蜥”抽噎着对我大声叫嚷道。

    该死的臭小子。

    “卢宝德,你吃多了吧?”

    “鬣蜥”的话一落,呼呼睡觉的鸟小子也接了口。

    对我的成见越来越多了。

    不知道今天为什么这些小子们这么挖苦我。

    “都是因为你。”

    “你总想惹我,是不是?!!!”

    生气的我只是发了点火,公交车微微晃了一下。

    我索『生从公交车里跳下来。

    “啊啊,咳,一起走吧!!”

    我飞剑一般下了车,从后面叽里咕噜挖苦我的那些小子们也跟着下了车。

    我下来一看。

    “哇!真荒唐。”

    两边轮胎气儿都空了。

    难怪随着噗嘶嘶的声音,公交车停了下来。

    呵呵,小子们,得打车回家了?

    “哈哈!既然公交车变这样了,只好走路了。”

    “反正到下一站就到了。我们走路吧。”

    “呃啊啊啊!!!!!”

    我耸了耸肩,申浩元在我的前面横穿着一边走一边说道。

    抢截鬼!坏蛋!

    “在这里走一会儿就到我家了。”

    韩壁鲁和“鬣蜥”也点着头继续走。

    还很可恶地嘟囔着。

    我以受到挫折的样子,愣愣地看着他们三个。

    “哥,在走一会儿我们家也到了。”

    这小子……不知道是糊弄我,还是安慰我,反正说了那句话,唰——地超我去了。

    申浩元以流里流气的姿势走路,我哒哒哒跑过去,把他的头发抓了起来。

    啪!!

    “啊啊啊啊!!!放开我!!!!!!”

    噗哈,谁让你惹我的?

    呵呵,你知道我手臂的力气很大吧?我使劲晃了晃那小子的头。

    小子们都露出很荒唐的表情,申浩元悲鸣着。你真是个别人有难就很高兴的坏家伙!

    “我靠!……我现在有剪刀的话,你肯定没命了。”

    “别哕嗦!”

    这个时候,我们坐在某个公园的长椅上,谈笑风生。

    小子摸了摸有点空荡荡的头发对我说。

    我虽然有了点挺对不起他的想法,但是也因太痛快了,所以把头扭转了过去,噗嗤笑了起来。

    “噗……噗。”

    看着手上拿着的那小子的短头发,总是止不住笑。

    噗噗!噗哈哈哈!看那小子头发,稀稀疏疏的。

    那熊样,还抹了发胶了呢。现在都变得乱七八糟。

    虽然我们的关系已经到了可以开一些玩笑的地步,但是一想到戴帽子出现在他面前的情景,一想都有点胆战心惊。

    那个帽子得扔掉了。

    不过,这小子怎么越来越变过来了呢。

    开始改善关系的缘故吧?不然,现在这个样子才是他的本面目。

    我还记得刚刚见他的时候,他那种眼神宛如冰块一样。

    现在怎么说呢……

    “你笑什么?”

    韩壁鲁和抽着烟的卢泊德很好奇地问我。

    哈哈哈哈,我为什么笑,看看这个头发吧。

    “给你。”

    “哇啊啊啊!!!这……这是谁的头发??”

    我把手上拿的黑头发伸出去,卢泊德吓了一跳,往后退了一步。呵呵,你们说是谁的。

    “我靠!”

    浩元在旁边看着举在我手上的头发皱了眉头,摸一摸自己的头便低下头。

    呵呵呵呵。

    “不会是浩元的吧?”

    泊德半信半疑地问道。我用力点头。

    卢泊德的脸立刻刷白,拼命用手捂住头。

    “什么呀,那姿势?”

    “什……什么!!我的头发也像那秃头一样被拔掉的话怎么办!!!”

    看到泊德古怪的姿势,以为他犯神经病了呢。结果是不想像申浩元似的被拔掉头发,而做出来的举动。

    “呵呵,你的头发要不要我帮你拔?”

    “不用……不麻烦你了。”

    我一骨碌站了起来呵呵一笑,他吓得退步且摇头。

    “你是丫头吗?拽着头发玩。”

    “什么?”

    被我拽头发很不满意的申浩元嘴嘟囔着。

    我以不高兴的口气把声音提得高高的。

    “我的头发还给我!!!!!!”

    申浩元马上抢走我手上的头发,然后很可惜地自言自语。

    “用胶水粘一下,不知行不行?”

    疯了。你真的是疯了,没事干了吗?想用胶水粘头发?

    “还有那个卢宝德,真是胆大,怎么会想到拔掉申浩元的头发呢?”

    站在远处的卢泊德走过来说道。

    瞬间飘来刺鼻子的味道。喀儿!!这……是什么味道!!

    这小子抽烟了!!

    “你给我走开!你才多大了,竟敢抽烟?喀儿喀儿!!你这小子!!真想死啊!!!!!!”

    我抓住卢泊德的衣领,像扔东西似的推了出去。小子们惊讶不已地瞪圆眼睛。

    “真纳闷,他怎么能用那么柔弱的手臂推掉我们的泊德呢?”

    “那是因为泊德是鸟吧。”

    韩壁鲁以惊讶的目光轮流看着泊德和宝德。

    在韩壁鲁的后面独自玩耍的“鬣蜥”以用自以为是很严肃的声音自言自语道。

    “你是傻瓜呀?”

    壁鲁面带严肃的表情轻轻打了一下“鬣蜥”的头。

    随着“嗯~”的声音,“鬣蜥”露出很可爱的表情。

    “这样看来,那小子很会打架呀。”

    “啊,对了。因为那小子玩的太脏,所以暂时忘却了。”

    申浩元和韩壁鲁突然想起了什么,拍拍手。

    能打架的话还不算难听,而说我玩的太脏是什么意思?

    我的行为多高尚啊!!

    “我怎么了!!我多高尚啊!?”

    随着我的叫喊声,大家似乎观看怪物的眼神望着我。

    真是让人无地自容。

    “呵呵,’现在该做什么?”

    “什么做什么,玩呗!!”

    不是一直在玩吗?

    反正这家伙们是够喜欢玩的。

    “啖啖!!!!”

    突然,不知藏在哪里来的,他们拿出了爆竹。

    哈啊~~~

    嘀喱喱喱喱。

    响起了打碎我们美梦的铃声,是单音铃声。

    我好奇地回头看了一下,没想到申浩元在拿出手机。

    “这小子生气了吧。”

    我嘀咕着,申浩元要杀了我似的怒视着我。

    我随即把目光朝向了别处。

    “嗯~生气了,真的生气了。”

    我一个人哧哧笑着叽里咕噜说个不停,这时申浩元手里拿着什么东西走过来。

    呃啊!!石……石头。

    “啊啊啊~多么可爱的手机啊,响得真是个时候。”

    “-_-”

    “啊,啊,你先接手机吧。”

    我的态度转变了180度。

    就算再喜欢逞强,也不会喜欢被石头砸脑袋吧。

    浩元看着变老实的我,就接了电话。

    “喂,啊,你好。啊?现在吗?好……好。”

    “谁呀?”

    好奇心特别多的卢泊德问道。

    申浩元生气勃勃,露出白白的牙齿笑着……用一句话表示……很帅。

    嗯?说什么帅!!谁!那个申浩元吗?哈哈,太离谱了。

    可能是我的眼睛暂时感冒了吧。

    啪。我用手打了一下自己的眼睛,申浩元惊讶地喊道。

    “呃!你疯了吗?干吗突然打自己的眼睛?”

    哈哈哈哈!这回眼神正常了。

    “你说有什么好玩的吗,那是什么?”

    这回,韩壁鲁也好奇地问。

    申浩元放下了拉着我的手,开玩笑地说:

    “还能是什么,是最让人开心的打架呗。”

    申浩元一放手,我随即往后扑腾——倒在了地上。

    “你这小子!!你突然那样放手,没想到我会怎么样吗?!!!!”

    我疼得揉一揉屁股,四个人以看着可怜虫的目光看了我一眼,然后都站起来移了脚步。

    “你们去哪儿?!”

    “去打架!你要去就跟着,不去就随便。”

    听到我的喊声,申浩元满怀嘲笑地对我说。

    呃呃……

    “一起走吧!!!!”

    我也很喜欢观看别人打架的!!呃哈

    我跟着小子们到了一个空地,虽然不知道是什么地方,已经聚集了很多穿校服的高中生。

    正确地说,是我们学校的校服和似乎在哪儿看见过的那种校服。

    仔细看了看每一个人,能发现几个熟悉的面孔。

    “咦?你好!!!!”

    要属第一,还是只有在夏天受欢迎的徐昌斌君。

    我高兴地打了个招呼,然后挥手致意,但是没人理会。

    不但不欢迎我还要忽视我。

    你这个臭小子……!

    “呦!现在还带来个像丫头的家伙?”

    “哇!看起来挺威风啊。”

    他学校的小子们看着我们五个,恶心地笑了笑。

    不,正确地说是在嘲笑我,因为他们还不知道我。

    “滚蛋,我比你们长得帅。”

    “咦!这得了王子病。”

    “自以为很帅呢。”

    我伸了中指,那小子们很自然地当成开玩笑接受了。

    我的确比你们长得帅,你们承认吧!!

    喀儿。

    “呵哦。”

    不知在哪里传出了奇怪的声音,朝向那里一看。

    那帮小子们每个人的手里都拿着形状凶恶的武器。

    “他不算数。”

    徐昌斌打量我一下,似乎不必要的口气答道。

    其他校友们也看着我似乎在说‘你干吗要过来’。

    “他过来干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