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雨枫轩> 原创长篇小说 > 玄幻|武侠 > 传统武侠小说 > 仙剑山庄 > 正文 > 第十三章 一念之差,回头是岸离苦海
第十三章 一念之差,回头是岸离苦海



更新日期:2021-09-07 + 放大字体 | - 减小字体 本书总阅读量:

  那武飞云见状,忙又喝道:“王玉林,你已在圣母法坛明誓口血未干,又受我十年心血供养,真打算背叛吗?你可别忘了你那具肉体还被禁在黔灵山中咧!”

  那少年大笑道:“我只因一念之差,误坠色界,才遭老魔暗算毁了戒体,以致沦入魔劫,如今幸蒙心印禅师当头棒喝,已悟前因,你们只肯勒住那具臭皮囊,又奈我何?”

  说罢,又向心印合掌道:“数甲子不见,不想小禅师功力如此精进,既仗佛力,超出魔劫,此去定当广积善功以赎前衍,恕我先行别过咧!”

  心印也合掌笑道:“此事虽仗佛力,但道友一点便透,立地便作大解脱,足证高明,绝非寻常坠劫之士可比,适观道友法体虽然尚在魔法禁制之中,但是元婴凝固,一经脱困,便与生人无异,更见玄妙,如欲修积外功,此刻沿江救人,便是绝大功德,又何必他去,何妨留此稍驻仙踪咧!”

  那少年把头一点看了狗皮道士一眼道:“既承小禅师相留敢不如命,但才超魔劫,便与此间诸道友共事使得吗?”

  狗皮道士,一见那少年骨秀神清,便如一株玉树临风一般,而且言谈举止无一不飘然绝俗,不由十分投缘,忙道:“此间弭劫祛魔正苦人手不敷,如得道友留此,正所切望,还望不必见疑才好。”

  少年笑道:“既如此说,小弟还有些许旧物,容待取来应用,至迟二日必来相聚,后时当再求教。”

  说着一道白光冲天而去。

  心印一转身又向武飞云道:“你这妖妇,既经转劫,为何始终恶行不改,采补行淫之外,仍以生人脑髓心肝为粮,今日相见,本当除去,为历劫被害冤魂雪恨,但依我法,只有一念善根,均须化渡,姑念你在前生,未入魔道之前,无心之中曾积有功德,只肯回头自偿业报,或可稍留剥腹之机,不过那金芒碧灵神梭,却须留还旧主,也免你再借以为恶,否则我便连你那仗以抗拒神雷的玩艺儿也一齐代原主收回咧!”

  武飞云闻言,面色骤变,略一沉吟,冷笑一声道:“我既神魔已被破去,何惜一宝,但借你二人之手代还原主也好,不过我还有一项心愿,你两个能答应吗?”

  心印大笑道:“你那心愿我早已明白,不说也行,不过你想如愿,却非痛改前非,先将这两生宿孽偿清不可,否则,即使我们能替你把话传到也是枉然。”

  接着又一抚脑后,那片极淡心光,忽然大明,向武飞云一照,又大喝道:“你只一念嗔痴,已积无限恶因,还打算怎样?”

  那武飞云不禁打了一个寒噤,连忙弃了金芒碧灵梭,化一道绿火而去。心印把手一招,那道碧森森的光华便落在手上。

  狗皮道士一看,却是一个五寸来长的梭形东西,通体深碧色,却泛着无数极细金芒,非金非石制作极古,不由笑道:“我真想不到,这样一个妖妇,却有如此奇珍,如非师兄赶到,也许真要丢人咧,但不知宝主何人,能见告吗?”

  心印大笑道:“此乃罗浮三宝之一,原系万年老梅阴沉地底,借地水风火淬炼而成,名为金芒青灵神棱,所以五金水火皆不能伤,它在前主人葳蕤仙子手里,原曾威震群魔,名噪一时,只因斩杀过多,不但仙子遭劫,重坠轮回,便这宝物也被这妖妇得去又仗以为恶,以致金芒尽敛,光华亦转惨碧,足证杀孽一开,什么全免不了劫数咧。”

  狗皮道士笑道:“你说了半天,这宝主人到底是谁咧,难道那葳蕤仙子迄今仍潜人间吗?”

  心印大笑道:“她岂止尚滞人间,也许还与老弟略有瓜葛咧。”

  狗皮道士不由一怔道:“别开顽笑,怎么这宝主人会与我有瓜葛起来。”

  心印笑道:“这些时,我已忙得手慌脚乱,那有这闲工夫和你开顽笑,你这狗皮道士自己也不想想着,三生绮障,爱妻情侣闹了个全,沾亲带故要有多少人,要叙上点瓜葛,那还不太容易了,这事少时便知,此刻我不须细说咧,我知你已大开山门,要想收徒弟,但一个已被妖人摄去,一个尚在江边船上,还不赶回船上去看看,真要再被人家顺手牵羊带走,那便又须大费手脚咧!”

  狗皮道士一听语气,知道心印已具六通,每事必能前知,既如此说,那船上也许又生什么事故,忙道:“这且不说,师兄既来了,还请同到船上稍坐,此地决非谈话之所,慧因大师适才还有法谕,着我等在此救灾弭劫咧!”

  心印笑道:“我早知道了,如非为了此事还不来咧,既然如此,快走吧,你看,那边江边上是什么。”

  狗皮道士纵剑抬头一看,只见那泊船的江边上,已经笼罩了一大片灰黑色烟雾,但那烟雾之中,却现出一团红光,有时冲雾而上,有时又被那灰黑色烟雾笼罩着,此起彼落,似乎互有消长。

  隐约之间,又复见一两道剑宝之光,也在烟雾之内上下翻腾着,显然已经来了妖人,和云云、含芳等人在争持着。

  他连忙说声:“不好”,一催雄精剑光,金虹起处,直向江边飞去。

  才到江边上空,便听见那灰黑色烟雾之中,一个妖人像狼嗥一样喝道:“凭你们这两个小妞儿,这点微末道行,要想抗拒你祖师爷那还早,是识趣的,还不趁此收起剑光和那粒宝珠,陪你祖师爷回去,包你两个受用,否则,这一船老少,就要玉石俱焚了!”

  说着,灰黑妖雾越发大盛,那一团红光,巳被逼得缩小了好多,但闻云云娇喝道:“无知妖道,你竟敢仗着邪法害人,少时只诸葛真人一到,你便碎尸万段,形神皆灭了。”

  一声喝罢,忽又飞起一红一黑两道光华,转瞬合在一处,结成一幢半黑半红的光幢,在妖雾之中,红光里面,升了起来。

  接着又听妖人直着嗓子大喝道:“原来你这两个无知妞儿,仗着有慧因老贼尼的两仪度厄双环,便打算拖延时间,等那狗皮道士来救吗?那便打错了主意咧,老实说,你祖师爷,是爱惜你二人这点生香活色,想留着慢慢的受用,才未下绝手,要不然,只我这九幽玄雾一转金色,你们便全完了。”

  狗皮道士闻言不由大怒,那道金虹立刻倒泻而下,直向妖雾之中冲去,那妖雾一着剑光,便如沸汤泼雪一般,随之冲开一个大洞,落在江船前面的沙滩上。

  只见云云、含芳站在船头上,已用三四重剑宝之光,护定了那条船,江岸上,却站定了一个身穿白骨教特制黑色道服的妖人,正指着船上在发横。

  狗皮道士再细看那妖人时,只见他生得一副狭长脸,皮肤一黑如墨,双眼突出,白多黑少,便像一对琉璃球一般,隆鼻尖嘴颔下还带有几根山羊胡子,看去相貌并不出众,连忙大喝道:“你这妖人,既着如此装束,定是白骨教中妖党无疑,认得大破白鹤观的诸葛一真吗?”

  那妖人冷笑道:“你别臭美,白鹤观那一役,如果有我在场,岂能容你那等猖獗,老实说,我九幽尊者,今天找的就是你,你既自投罗网,且尝尝我这九幽玄雾的滋味如何?”

  狗皮道士也冷笑一声,一催剑光横扫过去,一面放出一团五行真气将身护住,谁知那道剑光,才横扫过去,接见那妖人双手一扬,近身妖雾,忽转深黑,便似一团浓烟,溅出无数火花,但一下竟未攻入,那团妖雾反而由黑转亮,渐发乌金光花,倏然身外五行真气一紧,便似有万钧之力,逼拢前来。

  遥听妖人又直着噪音叫道:“狗皮道士,你再不降伏,我这九幽玄雾所化煞光,只一合拢,你便化为肉泥了!”

  狗皮道士把双手一搓,那太乙神雷,便似雨点一般,连珠也似的打去,一霎时,金光闪耀,雷声隆隆,直欲震撼天地,那道剑光也随之暴涨,便似一条垂天金虹在那妖雾所化煞光之中,上下飞腾向前攻去。

  那妖人原也是白骨教中十三尊者之一,所炼九幽玄雾,虽由地底罡煞疑聚而成,但又暗藏西方庚金精英,虚实参半,与普通魔教所炼邪雾妖光不同,平日颇极自负,虽闻狗皮道土之名,却不知道功力如此深湛,几与正教知名长老相去无几,不由也自一惊,连忙也将妖雾威力全部发出,那灰黑色烟雾,登时化乌金煞光,并隐泛银星,压力更外加重。

  狗皮道士所发太乙神雷,声音渐低,剑光也不似以前活跃,那九幽尊者,方又在大叫:“狗皮道士,你已死在目前,还敢发威吗?我这西方太白金气,岂是你太乙神雷和五金所炼剑光所可破得,少时便连人带宝一齐铰碎了。”

  猛听狗皮道士大喝道:“魔崽子,你上当咧,且慢妄发狂言,你再看我这一手如何!”

  一言甫毕,只见雄精剑光猛然一收,太乙神雷也不再发,那身边五行真气,陡化五色流霞向外一推,才和身外煞光银星一接触,忽然红光一闪,凭空泛起一片烛天烈焰,轰的一声大震,那无边煞光千万银星,全皆烧着,一阵焦臭腥秽之气,触鼻欲呕,半空中又露出一丸冷月几点疏星出来。

  那九幽尊者一见生平仗以成名的至宝,一下毁得一点不剩,心知不妙,方待遁走,倏又听见身后有人大笑道:“焦野驴,你且慢走,我小和尚平生虽然从不打落水狗,但你那老婆既将我一个未来的师侄摄走,便说不得要留下你来,当一个人质,准备走马换将咧。”

  说着,只见一道极淡金光,随声当头罩下,再想逃走已是无及,狗皮道士回头一看,却是心印已用心光将那妖人制住,不禁笑道:“方才累得我出了一身臭汗,你却袖手旁观,如今又来赶现成的,你如早点出手不更好吗?”

  心印也笑道:“我如出手太早,怎能看出你这二三十年的功力来,今天总算让我小开眼界咧。”

  狗皮道土把头一摇,便向船上走去,只见云云和含芳也将宝剑收起,迎着道:“师叔委实功力惊人,只可惜又迟来一步,那位赵相公已被一个女妖人摄去咧。”

  接着孙二公子、柳昭业、还有赵定国之妻玉娥和孙老板,以及临江集来的父老子弟,船上伙计一齐全从舱中出来。

  狗皮道土一问情形,原来自从他纵剑飞上岸去之后,云云因为奉命守护那条船,心恐妖人乘虚来犯,便请众人全在舱中坐定,自己守在船头上,半晌之后,忽见狗皮道士去处,妖光大起,连忙手挽剑囊,更外留神,以防不测。

  这时黄昏已过,正是月光欲上时分,忽见江面上,飘来一朵极大红莲,看去便如车轮一般,在夜色迷茫之中,那莲花中间,却发出一片粉红色光华,掩映得那朵莲花,分外鲜艳欲滴,直向船边流下,隐约还闻有管弦之声,越来越近。

  她看看已到船边,不禁心中大诧,因恐妖人幻化前来作祟,更加注目而视,准备一有动静,立发珠光报警,一面应敌。

  谁知就在这个时候,偏偏那赵定国,正在后艄,用木桶取水,探出了半个身子,一见那朵红莲,不由放下木桶多看了一眼。

  他正招呼舱中诸人,看这稀罕,猛见莲瓣忽张,那花蕊中间,奇光眩目,便似一盏极大粉红灯彩,中间却坐着一个赤身少女,一个黑衣道人,正更加惊异。

  那少女猛一抬头,一眼看见赵定国,立刻回眸一笑,抬起一条粉光纤细、玉藕一般的玉臂,把手一招,赵定国身不由已,像断线风筝直蹿出去,一下也落在莲瓣之中。

  那赤身少女又纤手向船头一指,对那黑衣道人道:“今晚算是造化,我已找到一个橡样的人,用不着你再伺候了,那船头上还站着一个小妞儿,你不会也找乐儿去吗?”

  那黑衣道人一笑,便腾身而起,在一团灰黑色烟雾笼罩之下,直向船头而来。

  这原是极快的事,云云一见赵定国已被摄走,那男妖人又奔自己而来,不由大骇,连忙一拍剑囊,一道白光,直向那妖人扫去,一面掏出天蜈珠,依法绷开囊口,发出一片红光直冲霄汉。

  那赤身少女自黑衣道人纵起,便格格一笑,纤手一挥,那朵红莲立沉水底,去得无影无踪,并未看见云云珠剑之光。

  男妖人因为遥看云云亭亭玉立,竟是一个绝色美人,虽然身佩剑囊却未留意,只瞪起一双白眼,飞纵而上,满想手到擒来,一见剑光出手,才知对方乃是正教门下。

  他一怔之下,再看那天蜈珠,发出烛天红,竟是缡珠岛赤城山庄,干天离火真人东方旭初宗派,不由更加吃惊。

  连忙一纵妖雾,避天剑光直向江岸飞去,等在江边落下,仔细再一看,见云云功力不太深,剑宝也未能发挥全力,更不见船上另外有人出来,料定虽是正教门人,一定是新收弟子,自己如果凭那九幽玄雾,或可连人带宝摄走。

  他色心与贪心并起,连忙大喝道:“我乃白骨教下九幽尊者,焦野驴祖师,你这小妞儿,既通剑术,是谁门下竟敢公然犯上,还不赶快说出姓名来历,听候发落吗?”

  云云一见,也娇喝道:“大胆妖人,竟敢在我面前弄鬼,将人摄走,我乃了尘师太门下弟子柳云云,你如不赶快着那女妖,速将摄去的赵相公送回,就莫怪你姑奶奶将你立毙剑下了。”

  九幽尊者大笑道:“了尘贼尼我且不惧,何况你是她新收弟子,还不赶快随我回去,祖师爷或可饶你一命,否则便难轻恕咧。”

  说罢,把手一抬,那灰黑烟雾当头罩下,心中满以为这样初出道的弟子,一定可以连人带宝摄走,谁知那道珠光上冲力量极大,九幽妖雾,一时竟压不下去,有时反被冲起老高,又从空中垂折下来,将那只船四周护定,不用说身,连船也不能近。

  云云看出珠光妙用,虽不能完全发挥,却知可以和妖人支持一时,忙又一指剑光向妖人逼出,虽也未能得手,但那妖雾也奈何她不得,只相持不下,九幽尊者不禁大怒,连忙将行法一催,妖雾颜色渐变,四周压力更大,那珠光渐形不支,慢慢缩紧。

  这时,含芳人在舱中,却全神都贯注在外面,一见形势不好,连忙赶出舱门也立向船头,向云云道:“姐姐,你那两仪度厄双环还不取出应用,更待何时?”

  九幽尊者一见舱中又奔出一个绝俊少妇,心中更喜,忙又将妖雾一紧,方在口出秽言相逼,却不料,那前见少女与后来少妇,又飞起一黑一红两道宝光,竟是昔年慧因大师的两仪度厄双环。

  他口里虽然说着便宜话,也暗自惊心不已,但势成骑虎,已经落不了台,正待将妖雾发挥全力,却不料狗皮道士和心印先后赶到,破了妖雾,将他制住。

  狗皮道土听罢,这才知道,心印对一切事故全已前知,再掉头向江岸上一看,那九幽尊者仍被那团心光圈着,便仿佛一个光网笼着一个鬼影一般。仍在挣扎着,那心印已向船上走来,忙高叫道:“果然人已被摄走了,这赵定国却不比韦飞,如论功夫他是手无搏鸡之力的一个书生,更丝毫未闻至道,那女妖又是一个极凶淫狡诈的角色,虽然他应该有此一劫,不至丧命,万一一个把持不住,坠入邪界,那就难说咧!”

  心印大笑道:“你放心,真金决不怕火烧,他如连这一关也闯不过,你还要这样徒弟何用。而且我已弄好一个人质在此,不怕她不乖乖来换,倒是老尼姑的那个高徒,已经中了妖人九幽玄雾迷神邪术,如不从速救治,却着实可虑呢,你怎急其所缓,缓其所急起来?”

  狗皮道士一听,方想云云、含芳二人并无异状,怎么会已经中了妖雾迷神之法?猛听被禁江岸上那轮心光之中的九幽尊者,忽然厉声道:“你这贼和尚,倒真识货,那两个妞儿的元神果然已经被我引入幻境咧,你如将我放出,自可大家讲和,我先饶她两个,便那酸丁,只我那山妻尚未用过,也可囫囵还你,否则便只有同归于尽了。”

  心印掉头一看哈哈大笑道:“你别不要脸咧,这二人虽然暂时入幻,你能教她们同归于尽吗?至于那被你老婆摄去的人,只你不怕形神皆灭不妨教你老婆把他置之死地,这笔账反正写在你头上,我却不怕你飞上天去咧。”

  说罢,人已进舱,先向柳昭业一合掌道:“老菩萨认得贫僧吗?”

  昭业虽然久闻心印之名,却从未见过,闻言方待逊谢,忽见心印脑后泛起一团心光,突然向自己一照,倏又一探手。取出一片贝叶微笑道:“老菩萨小谪寰尘才数劫,怎的就昧却本来面目呢?你还记得当年天台山下的淘气小和尚吗?”

  昭业被那心光一照,不由一个寒噤,再见那片贝叶,连忙大笑道:“记得,记得。”

  接着又合掌,朗诵佛号道:“阿弥陀佛,难怪我那恩师不让入门,原来还和老弟有这等一段因缘。”

  心印忙又大喝道:“你既仗佛力得悟前因,又绕舌做什么,须知色相皆空,却不容再着尘念咧。”

  昭业又合掌道:“说与不说不干老菩萨事,更不干小和尚事,你怎见得便是绕舌咧!”

  接着眼前白光一闪,心印又大笑道:“本来一落言铨,便显着相,还是我错了。”

  心印微笑收起心光贝叶,只把头一点,舱中各人俱不知他二人说些什么,云云、含芳二人,更呆着脸,坐在船上,脸上一点表情没有,像两尊石像一样,只那临江集上来的诸父老子弟,和玉娥两人,却一齐拜伏在地,请求拯救江岸孑遗灾黎和赵定国性命。

  心印先扶起那孙老板和几个老者笑道:“你们放心,我和这位狗皮道士,既伸手管了这场闲事,决不容左道流寇再来害人,你们只管上岸上去,料理埋尸和囤粮的事,便流亡在山中的人,也不妨招呼他们回来。”

  “我已在你们这临江集四周,布下两重禁制,只见流寇人前来,不拘是谁,但向空大叫一声,心印禅师速来救我,自有妙用,只等你们,将集上遗体埋清,人粮查点清楚,将来我们自有安排,千万不必自相惊扰,只管各安生理,决无祸害。”

  那孙老板和来的父老子弟,又千恩万谢,方才从月光下走上岸去,心印又笑向玉娥道:

  “你也休慌,你那丈夫既是这位狗皮道士的未来徒弟,便我不管,他也必设法救回才免丢人,何况我已将那女妖人的丈夫擒在岸上,只他敢不将你丈夫送回,至多天明必被我这心光炼化,神形皆灭,然后我自会再去找那女妖人算账,有这好的人质,你怕什么?”

  说着又道:“倒是这两个,已被九幽妖雾,迷神入幻的人,却大意不得,大家千万不可惊呼叫唤。”说着把手一指,立刻发出一片金霞,将两人罩定。

  孙二公子一见云云、含芳在那金霞之中,半点不见动弹,二目紧闭,又不似打坐入定,不由十分忧虑。

  他忙向心印施礼道:“禅师法号上下是哪个字,内子和柳世姐人幼,何不略施法力,让她两人醒来,似这样下去,有碍吗?”

  昭业大笑道:“这位禅师,便是自号草庵和尚的心印大师,别看他年纪幼,好像个小沙弥一样,其实他已游戏人世十余甲子,历转诸劫咧,如以他的法力,自不难立刻令她两个苏醒,但那样一来,爱之适足以害之,转不如听其自然为佳,这样下去,虽然她两个在这幻境之中,要身历前劫诸般苦恼,但一经猛省,再有小禅师心光慧剑和这片贝叶无字真经,便不难使其尽复前生法力,再遇上这等妖邪左道,便足可自了,如若不然,至少也得潜修一二百年以上,才能重返本来面目,这其间若干因缘,又难了断咧。”

  接着又笑了一笑道:“便老贤侄他日也有遇合,但较之小女与侄媳入道难易便判若霄壤了。”

  狗皮道士把小眼一眨道:“你这老居士,才得自在,怎么又说是非,无怪小和尚要作当头棒喝不许绕舌了,他日的事,现在提他做什么,你既有这段因缘,还不快为她两人护法吗?这虽幻境,却无殊身受,便有你这老居士小和尚在侧也大意不得咧!”

  昭业把头一点,立就舱中盘肆而坐,二目垂帘坐起禅功来,玉娥、孙二公子不敢再问什么,也都躬身而立。

  狗皮道士一见又向心印笑道:“此间有师兄和这位老居土,谅不至有他,我还有事,去去就来。”

  心印微微颔首,也踱向船头,负手而立道:“你如有事,不妨暂时别过,这里的事算交给我呢!”

  狗皮道士汪的一声狗叫,一纵剑光便直向江岸上飞去,也不去管他,那舱中却寂静异常,连船伙和船老大夫妇,全大气也不敢出,只偷眼看着舱中。

  自从心印和狗皮道士步出舱外,云云所居中舱,所有灯火全熄,只见一幢极淡金霞,微微闪烁,却什么也看不见。

  那云云和含芳二人,自从狗皮道士和心印解围,制住九幽尊者焦野驴之后,都以为妖人既已被擒,又有大援在侧,决无妨碍,所以匆匆一收宝剑,步进舱去,自己也不觉得心身有异,但方将经过一说,便都疲倦异常。

  先因二位仙师在旁,心印又系初见,尚在勉强支撑,却不料心身已受魔制,恍惚之间,忽然全都觉得顶门一凉,人已入睡,但一转眼又似一觉已经睡醒。

  再睁眼一看,已不是舟中光景,只见风和日丽,满帘花影,仿佛已经换了一个环境。

  云云首先惊觉,再一细看,身外却是一座白石楼台,四壁光洁如玉,窗户全洞开着,自己斜凭在一张不知什么树根雕成的短榻上面,鼻中但闻阵阵幽香暗送,非兰非麝,只觉沁人心髀,令人气爽神清,不由非常诧异。

  她连忙从榻上站了起来,打算看个究竟,略一低头,忽然觉得身上衣服也改了样,下面是一条白练长裙,足下风头珠履,上身罩着一件水合色经罗道服,腰间玄色丝绦上,剑囊之外,还有一个白玉胡芦,一个冰丝小袋,这一来更加奇怪,不但不知身在何地,便连自己究竟属谁,也自迷离恍惚起来。

  等再走到窗前,向帘外看时,只见满山积雪,一天晴日,万树梅花全在雪中开放,便似雪海一般,最妙的是,当窗一株老树,堆满繁花,疏影横斜,当中隆起,又复垂枝下折,映在那须帘外,恰好似一轴古书,全属天然,一毫也不仅人工雕琢,那阵阵幽香,便从窗外送来,不禁看得呆了半晌。

  但细细一想,那地方又似日夕游赏之所,只记不起来,到底是什么地方,正在弹身倚窗追忆之中。猛听身后,含芳娇唤道:“姐姐,我们究竟跑到哪里来咧,你知道吗?”

  再回头一看,只见含芳云发覆额,双鬓垂髫,一身水红道服,腰下也佩着一口宝剑,分明也是一个散仙模样,不用说,不是嫁后光景,便当年一同在随师学道翳巫闾山也不是这等打扮,惊异之下,不假思索也道:“连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会跑到这里来,我又去问谁咧。”

  忽见含芳又姗姗走来,笑道:“不要管他,我觉得这里一切全似曾相识,也许在什么时候曾经来过亦未可知,既是楼房,总应该有扶梯可以下去,我们何不各处游览一番,也许触景生情,能记起来亦末可知。”

  云云含笑点头,仿佛记得楼西那麈秋叶式的门外便是扶梯,一个转身,便向西边走去,才走出那庄门,便听见一个尖锐的喉音道:“二位仙子到哪里去,满山梅花全开咧,那山下小亭比这冷香阁有趣,你们是到哪里去吗?”

  云云四面一看,却不见有人,猛听那朱红亚字栏杆上面又叫道:“葳蕤仙子,我在这里,你忘记了吗?”

  再侧转身子,抬头一看,却是一只白鹦鹉,站在架上叫唤着,云云一见那只鹦鹉,依稀记得那是自己最心爱之物,忙道:“你为什么也在这里,怎么我全记不起来,这是什么地方咧?”

  那鹦鹉跳了一下,头上一团鹅黄长毛倏然张开,偏着头看看二人道:“葳蕤仙子,你怎么连自己住的罗浮山,香雪洞天全忘记了?这就无怪寒云大师说你魔劫将临咧。”

  云云不由一惊,这才想起,自己原系此山散仙葳蕤仙子伍秋月和表妹葳灵仙子陆玉京,一同修为有年。

  只因向来疾恶如仇,自证道以后,即独树罗浮一派,专以斩魔卫道自任,只一遇上妖邪左道,必加诛戮而后快,又因所习兼释道诸宗之长,所挟剑宝更所向无敌,生平树敌甚众,日前适遇神僧寒云大师,曾有杀孽过重,劫数难免之说,所以才封洞忏悔,誓修大乘,以求免劫。

  这一想起前因,前生所经,历历如在目前,只又将今生之事完全忘了,再一看那表妹陆玉京时,也似幻梦初醒,相对愕然。

  她忙道:“妹妹,这是怎么一会事,我怎么这样糊涂起来,你明白吗?”

  那陆玉京也笑道:“我也不明白,不知今天怎么这样糊涂起来,现在经过鹦鹉一叫才如梦初醒,姐姐,你的功力比我要高得多,怎么也和我一样咧?”

  那只白鹦鹉又叫道:“二位仙子不用猜想,你们看,外面景致多好,为什么不游赏一番咧?”叫罢,便振翼飞去。

  二人再向下面一看,那座楼台,倚崖而筑,快雪初晴,万树梅花齐放,果然一派好景,便相携下楼。

  此刻那雪已经积满山径,便庭院之中,也深尺许,最妙的是那一座楼台,上下三层,纯用白石砌成,只栏杆却是朱红的,与那寒梅积雪,却好掩映生辉,偏那崖上有若干老梅.有的竟从崖石上伸出数尺,便似虬龙倒挂旁伸横出,姿态无不入画,这样一来,那座楼台,便无殊深藏梅林之中,又与积雪一色,远远看去,只有红栏在望,疏影横斜,倍见异样精神。

  两人方到庭院之中,已觉精神一爽,再看那院落当中,只不过在一带梅林之中,筑了一围尺许白色雕栏,并不碍纵观,更无门户可言。

  只东向有两株老树一南一北,虬枝互接,中留一洞,仿佛出入之所,树外便是一道斜坡,婉蜒曲折直到山下,也满植着梅花,但积雪甚深,却无法辨出山径来。

  两人一看,又相携走出洞外,一同纵剑而下,等到下面一看,却是一条峡谷,山势三面合围,只东边似有出口,却满山遍种梅花,高下疏落各依山势,一半天然,一半人工,整个谷中,便似一个极大梅园,这才慢慢想起来,这谷中一切布置,原是自己学成剑术以后,二人一同设法建成。

  便那梅花,若有异种,也由姐妹二人合力自各地移植而来,记得山下还有一道流泉,纯系暖流,经冬不冻。上列三座红桥,溪口更有一座茅亭,地当形胜,可以纵览全谷,俯临清溪。

  试再一看果然如昔,红桥寂寂,流水淙淙,无一不似寻旧梦,那伍秋月只自己惊奇而已,陆玉京却喜得憨跳起来道:“姐姐你看,这地方如果等到黄昏月上有多么好,即使能画画,有些意境也画不出咧,我记得那谷口亭子外面,便是一片小湖,湖上还有一座长桥,那沿湖一带,全是红梅,虽然稍逊此间高洁,却格外艳丽,这里宜夜,宜月,如以此刻一天晴日之下而论,也许那边的景色格外要好些,何不再去看看?”

  秋月笑道:“你一生就是红色,无怪恩师飞升之前,说你绮障未除,前途堪虑咧。”

  玉京撅着嘴道:“你老说这话,恩师飞升不也好几甲子吗?我又有什么不好呢,她老人家不也说你杀孽过重,天仙难望吗?你怎么只记得别人,记不得自己,那绿萼红梅也是人间仙品,怎就爱不得呢?”说着,一赌气,也不招呼秋月,直向谷口走去。

  秋月笑道:“亏你已经修到散仙地位,怎么这小性儿还是不改,我不过因为日前寒云大师说过,我们大劫将临,不得不大家小心一二,你怎么又这样起来。”说着,也一路赶了上去沿着溪边,到了亭前。

  那亭子正当两山合抱,溪流奔放的谷口上,地势稍高,一面可以纵观谷中山色,一边又可以远眺外面湖上风光。

  登临一看,果然那谷外山坡下有一占地二三百亩的小湖,环湖一带红梅都已盛开,湖心三五处沙洲,因为地势较高又复向阳,花开更稠,一片红霞映着晴天积雪,再有一道曲折长桥,环回联络,直到对岸,分外如入画图。

  玉京笑道:“这不比谷里的满山香雪又是一番景色吗?”

  正说着,那只白鹦鹉又在亭角上叫道:“二位仙子,你们还不快去看看,桥那边,峭壁下面,有一个死人咧!”

  接着,又跳了两跳道:“可怜,可怜。”

  便张起翅膀沿着那桥向彼岸飞去,秋月不禁道:“奇怪,这里看去虽然山势一开,又有这片小湖,似乎并无出路,我为闭洞潜修,早加封禁,便上空也用移形换影之法,将原来地形更易,外面看来,不过一座幽森长林,便有同道空中经过,不是深知底蕴的人,一时也难闯入,怎么会忽然有个死人之理?”

  玉京忙道:“也许山外采樵人失足跌落亦未可知,你我平日尚向各处积修外功,何不前去看看,徜能救活,固然是一件小小功德,即使已死,无法挽救,也宜好好掩埋,免污仙境,那白鹦鹉向不说谎,速去为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