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雨枫轩> 原创长篇小说 > 玄幻|武侠 > 传统武侠小说 > 三皇圣君 > 正文 > 第五十七章 情海狂澜
第五十七章 情海狂澜



更新日期:2021-09-14 + 放大字体 | - 减小字体 本书总阅读量:

  上集书中,斐剑与尹一凡离开了“紫衣人’的秘密居所古井地室,来到破庙之外,斐剑向尹一凡追问东方霏雯的来历,突地,不远之处,传来一个女子的喝叱声,那声音听来并不陌生。

  斐剑心中一动。向尹一凡说了声:“再见!”弹身扑去。

  尹一凡窒了一空之后,也跟着追了过去。

  距离缩短,喝叱之声更加明显,已可以分辨发声方位。

  斐剑循声掠去……

  疏林如蒂,围环着一片草坪,坪地中央,两条紫色影子兔起鹰落,厮缠不休,走近疏林,可以看出交手的是一男一女,男的紫色儒衫、紫巾蒙面,女的一身淡紫宫妆,俏丽十分,但粉腮已被杀机罩满,手中剑如疾风迅雷,尽朝要害攻击。男的却一味闪让,偶而反击一两掌……

  斐剑身形似魅,无声无息地直逼疏林,一看,登时血脉彭张,杀机陡起。

  那男的,赫然就是血海仇人“紫衣人”,女的是“红楼主人”的大弟子舒眉。

  “紫衣人”以诡计谋害了“红楼主人”,“屠龙剑客”也连带遭绞,舒眉找上“紫衣人”,当然是为师复仇。

  论身手,舒眉决不是“紫衣人”之敌,但,“紫衣人”似乎无意伤她,这叫人难解?

  舒眉出剑如狂,但“紫衣人”闪让从容。

  又过了十余照面,“紫衣人”突地暴喝一声:

  “住手!”

  喝声中,两指扶住了舒后的剑身,这一手,的确惊人,因为眉的剑术造诣并非泛泛,在武林中已算是一等一的剑手。

  舒眉争剑不脱,右掌猛然劈出,口里厉喝道:

  “紫衣人”姑娘与你誓不共戴天!”

  “紫衣人”单掌微扬,封开了舒眉的一击,冷冷的道:

  “舒姑娘,本人再此声明,你会有为师报仇的机会,但不是在!”

  舒眉惨厉的道:

  “紫衣人,当初你假昌‘屠龙剑客’作饵,把先师诱上石碣峰,活埋石洞之内,目的是什么?先师与你何仇?何怨?……”

  “紫衣人”松开两指,后退了数步,栗声道:

  “将来自有交代!”

  斐剑一弹身,泻落坪中。

  “紫衣人”惊呼一声,“你……”折身飞逝,快逾闪电。

  斐剑大喝一声:“那里走!”跟着弹身追去,但“紫衣人”业已腾飞无踪,只好返身折回原地。

  舒眉还没有离开,见斐剑折回,忙上前数步,道:

  “原来是斐少侠!”

  “舒姑娘还记得在下……”

  “斐少侠名颂武林,‘紫衣人’竟然望影而逃!”

  斐剑苦苦一笑道:

  “事实并非如此,‘紫衣人’本身功力已非泛泛,最近又得到‘地皇’全部武功精华,如与在下放手相搏,尚不知鹿死谁手……”

  “那是为什么呢?”

  “目前武林正道之士,密谋对付‘金月盟’,“紫衣人”站在正道这一边……”

  “以他的为人,而谈除魔卫道,岂非是一种讽刺?”

  “是的,但他已有所表现,因此,避免与在下直接冲突!”

  “我也觉得奇怪,他对我的攻击,没有还手,以他的功力,我万非其敌”

  斐剑咬了咬牙,道:

  “舒姑娘,等机会吧!”

  舒眉幽幽地叹了一口气道:

  “照此看来,我恐怕不能替先师与三位同门复仇了。功力悬殊太大……”

  “舒姑娘不必灰心,杀人者若人杀之,只是时间问题,在下相信‘紫衣人’所欠血债,债主不止你我一二人。”

  “是的,但不能手刃仇人,确是憾事。”

  “舒姑娘,在下有句话一直没有机会请教……”

  “请教不敢,少侠有话但请吩咐!”

  “请问先令师与‘屠龙剑司马宣’是什么关系?”

  “情侣!”

  斐剑内心一颤,又道:

  “令先师归隐‘红楼’,一住十年,为的是什么?”

  “少使要知道?”

  “是的!”

  舒眉神色一黯,泫然欲泣,十分惨淡的道:

  “先师一生,断送在一个‘痴’字上……”

  “姑娘可以把详情见告吗?”

  “唉!多情自古空遗恨.十多年前,先师邂逅‘屠龙剑客’,两人一见倾心,先师因此而构筑,‘红楼’,欲图双栖,‘红楼’落成之日,先师要求与‘屠龙剑客’正式结为夫妇,‘屠龙剑客’到此才透露业已娶妻生子……”

  “哦!”

  斐剑“哦!”了一声,内心一阵刺痛,这是父子关系的又一有力证明,“屠龙剑客司马宣”是自己的生父,已毫无凝义了,但这一层关系,他无法说出口,当然也没有表白的必要,紧迫着追问一句道:

  “以后呢?”

  舒眉愤然道:

  “先师当时十分痛苦,但痴情难断,他不责怪‘屠龙剑……”

  “令师是情有独钟……”

  “屠龙剑客要求先师暂时等候,他回去安顿妻小之后,便来长相厮守,先师一口答应,并矢志等待,足不出‘红楼’……”

  “后来呢?”

  “他一去不再回头,先师苦等十年,到头来却毁在‘紫衣人’的阴谋下!”

  斐剑激动的道:

  “屠龙剑客是个负心人?”

  “先师并不恨他,十年寂苦,她归因于造化弄人,她坚信他会回来……”

  “然而他没有回来……”

  “是的,我曾大胆向先师说过,一个不忠于妻儿的男人,会忠于另一个女子吗?但立即受到先师呵斥,她相信他必是遭遇意外,否则不会失约。”

  斐剑暗忖,据“紫衣人”当初利用自己传言诱杀“红楼主人”时所说,父亲是因“宇宙一尊”为徒索仇,而被废了功力,残了双目,放置在荆山石峰碣峰顶的石洞中,日久成恨,而遗命自己杀他?这大有可能,而且也是唯一的解释。

  心念及此,以往对父亲那种模糊的恨意,倏然消失,可悲的母亲至死不明真相,含恨以瞑,而父亲却在十年后死于“紫衣人”之手……

  于是,他对“紫衣人”恨意更浓了,师仇、亲仇,都集于他一人身上。

  “紫衣人”为什么要谋杀“红楼主人”呢?

  他自承与父亲是知交,为什么要一并谋害呢?

  难道其中牵涉到男女之情?

  “舒姑娘,‘紫衣人’谋害令师与“屠龙剑客’是否为情。”

  “不知道!”

  “紫衣人所为当然有其原因?”

  “是的,但他不肯说出来,而我也没有端倪可供推断?”

  斐剑咬牙切齿的道:

  “在下会一一予以澄清的,舒姑娘,你目前不宜再找他!”

  “为什么?”

  “恕在下直言,你不是他的对手!”

  舒眉痛苦的道:

  “是的,这一点我知道,但师仇不共戴天,我岂能计及本身安危!”

  “在下与他,仇深似海,他会得到应有报偿!”

  舒眉幽然一声长叹,泪水悄然挂下双腮。

  斐剑真想回头奔转地室,找“紫衣人”了断,但想到必然会遭到“无后老人”和尹一凡的阻止,而从“英雄馆”事件看来,“紫衣人”的潜力,实在不可轻侮,对付“金月盟”挽救武林浩劫,是一股可观的力量,大势如此,只好假以时日了。

  心念之中,向舒周一抱拳道:

  “舒姑娘,后会有期,在下有事先走一步!”

  舒眉朱唇微颤,欲言又止,最后幽然凄声的道:

  “请!”

  找剑心头怦然,象逃避什么似的急急弹身驰离,他从舒眉的神情与目光,觉察到对方的心思,现在,他对于儿女之情,避之犹恐不及,屠龙剑客与崔婉珍,已够他烦恼,困扰,岂能再惹无谓的牵缠。

  先赴“剑冢”然后奔赴“少林”,抑是折回施南城找东方霏雯?

  正在心见将决之际,一声娇唤,倏告传来:

  “相公留步!”

  斐剑不期然地刹住身形,侧面林中,飞出一条人影,直泻身前。

  来的,赫然是东方霏雯贴身的一名绛衣少女。

  斐剑顿时百感交陈,俊面阴沉得象大雷雨的前半刻。

  绛衣少女深深一福道:

  “相公,想不到会碰上您!”

  斐剑冰寒的道:

  “什么事?”

  “婢子等奉主母之命,分头追寻……?”

  “找我?”

  “是的,奉命相请!”

  “好极了,我正要找她,带路!”

  言语之间,已充分表露出他内心的愤怒,绛衣少女唯唯应了一声:“是!”

  返身向林内奔去,斐剑紧随在她身后,于是,英雄擂,英雄馆,荒林裸尸,美人陷井……等等,齐涌心头。

  他下定决心,所有的悬凝,今天非弄个水落石出不可。

  穿越五里左近的一片森林,到了山脚,眼前现出一幢精舍,花木扶疏,修竹掩映。

  绛衣少女一刹身形,道:“到了!”

  斐剑跟着止步,突地,一个黑衣汉子从旁翻走而过,塞了一样东西在他手……”

  绛衣少女回头娇喝一声:“什么人?”

  黑衣汉子已走到三丈之外,闻声低首应道:

  “弟子护法坛下执巡!”

  “你好大胆子,敢胡穿乱闯?”

  “是!弟子知罪!”

  “哼当心你的小命,走吧!”

  “是!”

  黑衣汉子连头都不敢抬,匆匆离开。

  斐剑心中凝云大盛,这黑衣汉子自称护法坛执巡,对绛衣少女自称弟子,态度之间,诚惶诚恐,而绛衣少女仅是一名待婢,如此看来,东方霏雯的身份地位,必然十分尊崇,这是什么所在?那黑衣汉子塞在自己手里的是什么东西?

  绛衣少女一福道:

  “相公稍候,婢子禀主母相迎!”说完姗姗进入精舍。

  斐剑摊开手,手中是一纸团,好奇地打开一看,只上面写着:

  “哥,千祈紧守立场,武林幸甚!”

  一望即知是尹一凡玩的花样,斐剑撕碎宇条,暗忖,尹一凡的确不愧“阴魂不散”的外号,他竟然跟了来身”人禁地。冒充执巡,他要自己紧守立场,什么立场?……

  心意未已,眼前陡地一亮,东方霏雯倏然出现。

  他象触电似的一震,说不出心里是什么感觉。

  她,娇艳如昔,只是粉靥上罩了一霜,空气显得十分不协调。

  斐剑努力镇定了一下心神,冷漠的道:

  “大姐,想不到在此重逢!”

  东方霏雯,“嗯!”了一声,道:

  “是的,的确是很意外的事,进来吧!”

  一对红颜知已,由于某些芥蒂,似乎陌生,场面尴尬至极。

  斐剑紧抿双唇,移步进入精舍,目光所及,不由大感意外,内部的陈设,古雅素朴,与不久前被“紫衣人”所毁的“谪仙秘官”相较,气氛截然两样。

  “随便坐!”

  斐剑默默地在侧面一个绿色窑瓷墩上坐下。

  绛衣少妇献上香茗,退了下去。

  东方霏雯熟视斐剑良久,幽幽的道:

  “弟弟,自上次你中了‘铁枭草’之毒,半途车坠长桥,我无时不以你为念,今天是变故后第一次重逢……”

  提起前情,斐剑心弦连颤,歇力保持平静的道:

  “是的,侥天之幸,得以不死……”

  “有人在破坏我们的感情?”

  “……得着站有什么立场说话!”

  “弟弟,你变了!”

  “变的恐怕是大姐你?”

  “弟弟,你似乎满怀怨毒……?”

  话已触及正题,斐剑咬了咬牙,沉声道:

  “这一点我不完全否认!”

  东方霏雯冷艳的眸光一转,道:

  “如果今天不是小婢碰上你……”

  “我正在找你!”

  “那就很巧了,我俩之间该开诚布公的谈上一谈?”

  “正是这句话!”

  “弟弟,首先你回答我一句话,你心中还有我吗?”

  冷艳的眸光,一变而为温柔的轻丝。这其中,散发着多深的情意,也含着太多的诱惑,斐剑心头一荡,那被疑云与迷雾笼罩的情景,又开始蠢然激动。但他理智的堤防是牢固的,孤傲的性格,这时发挥了功效,当下冷静的道:

  “有,截至我们长桥分手时止,丝毫未变!”

  “现在呢!”

  “如果说有了动摇,那是你造成的!”

  东方霏雯玉靥一连数变,显示出她心里相当不宁静,久久,才慢启朱唇道:

  “我曾经说过,也许我彻底的错了,一开始就错了!”

  “什么错了?是指彼此交往?抑是……”

  斐剑无法揣测对方的话意,事实上他此刻也没心思去分析话意,把心一横,道:“大姐,你替‘金月盟”所摆的‘英雄擂’当台主?”

  “不错!”

  “你知道幕后是什么情况?”

  “当然知道!”

  斐剑脸一寒道:

  “你明知此举人神共愤,伤天害理,而你仍然去做?”

  东方霏雯平静得若无其事的道:

  “我有非做不可的现由!”

  “请问什么理由?”

  “我是‘金月盟’一份子,我奉命行事!”

  斐剑心中微微一震,但没有十分惊奇,从种种迹象上,他早认定她与‘金月盟’有很不寻常的关系,现在只是证实而已,于是,他领悟尹一凡字条上所说坚守立场四个字的用意了,正邪不是,他怕自己因儿女之私而忘了武林公义。

  他也感觉,两人的交往可能错了,但这感觉含有痛苦的成是,因为他爱她是真心的,而现在,敌我之势也是实在的。

  “金月盟主”曾下令属下不与自己为敌,原来是被她从中安排。

  但,她曾迫杀过“巡察总督高寒山”,“天地双煞’及十余名金月使者”,这又作何解释呢?

  心念之中,脱口道:

  “你的身份我早知道的,可是……”

  “可是什么?”

  “你曾迫杀过高寒山等在盟中有地位的高手……”

  “因为他们应该死,我是执法。”

  “应该死?”

  “嗯,派有派规,国有国法,这点你大可不必深究。”

  “照此说来,你充当台主是不得已?”

  “不错!”

  斐剑双目倏现精光,迫注在东方霏雯面上,字字如钢的道:

  “大姐,我对你有个要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