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雨枫轩> 原创长篇小说 > 青春|言情 > 都市言情小说 > 想爱就爱(美丽长夜) > 正文 > 第60节
第60节



更新日期:2021-09-15 + 放大字体 | - 减小字体 本书总阅读量:

  接下来的日子,妈妈没再给詹濛濛上政治课,但詹濛濛自己的觉悟好像提高了许多,那些很黄很暴力的话都收起来了,也不敢公开嚷嚷和Simon幽会的事了,连Simon的名字都没提过,晚上回家很少超过十一点,像个模范公民。

  但林妲知道詹濛濛并没跟Simon断绝来往,没什么证据,就是凭直觉。

  她和陶沙也没断绝来往,但也没什么进展,老样子。他给妈妈接风,请她们三人下了次馆子,就没什么动静了。

  她找过几个理由,请他帮了几次忙,无论她的理由多么拙劣,他都像看不出来一样,一本正经地帮她的忙,但他再也没搂过她吻过她。有时走路她主动挽他的手,他也没拒绝。但如果她想有什么更进一步的举动,他就把她的想法扼杀在萌芽状态。

  她不知道如何突破这个瓶颈,只希望早日办成留学,可以看看他到底跟不跟她去美国。如果他跟去了,两人到了一个天高皇帝远的地界,说不定能有所突破。

  离圣诞节还有半个月呢,Lucy就带着女儿回国省亲来了。Simon没让任何人知道,自己一个人神不知鬼不觉地跑到机场把老婆孩子接回了家,大概准备金屋藏娇,藏过了假期,把老婆孩子送回美国,再继续自己的“单身”生活。

  但Lucy很好客,回国没几天就给林妈妈打来一个电话,请她们周末去玩。

  妈妈把这事告诉了女儿:“Lucy回来了,请我们周末去她家玩。”

  她第一个反应就是:“她家在哪里啊?”

  “你不是去过好几次了吗?”

  “是——Simon家啊?”

  “不是他家还能是哪里?”

  “你确定?”

  “当然确定,她说了她丈夫会来接我们。”

  “你确定她丈夫就是Simon?”

  妈妈无奈地笑了:“我不确定,等周末你亲自看吧。”

  她有点呆了:“Lucy真是Simon的老婆啊?我还以为——”

  “你以为什么?以为你妈在撒谎?”

  “那倒不是——。怎么办呢?我们要不要告诉濛濛?”

  “当然要告诉,她也请了濛濛的。”

  她一惊:“她请了濛濛?她知道——濛濛这个人?”

  妈妈好像刚意识到这一点:“真的呢,她是怎么知道濛濛住在我们家的?她打电话给我的时候,直接就说请我们三个人——”

  “会不会是——请我们俩和陶沙三个人?”

  “不会,她说得清清楚楚,是我们的房客,那除了濛濛,还能是谁?”

  她放心了一点:“可能是听谁说我们家有个房客,就讲客气一并请了吧。我看我们还是不吱声算了,不带濛濛去,免得她们两个相遇闹出事来。”

  “这好像——不大好吧?至少要向濛濛转达一下,她自己做主去不去。”

  “你要向她转达,那她肯定会去,我知道她的性格。如果她去了不吭声,倒也没什么,可能Lucy根本就不知道Simon和濛濛的事。但我觉得濛濛到了那样的场合,肯定不会不吭声,就算不故意说出来,说漏嘴也是非常可能的——”

  妈妈沉吟片刻,说:“那就不告诉吧,到时就说是去我同事家做客。”

  但詹濛濛主动跑来找林妲:“Simon家这个周末请客,你们去不去呀?”

  “我——呃——”

  “去就去,不去就不去,这也要‘我呃’?不管你们去不去,反正我是要去的。”

  “他——请你了?”

  “请了,他没请你们?”

  “呃——他——Lucy请了我们一下。”

  “那你们去不去呢?”

  她没正面回答,而是担心地问:“你去干嘛呀?去跟他老婆闹?”

  “闹什么呀,一个八级干部的儿子,值得闹吗?”

  “八级干部的儿子?你知道他不是蓝少东了?”

  “不是你说的吗?”

  “但你不是说——养子什么的——也行吗?”

  “但还是没亲儿子好嘛。那个Lucy大妈肯定知道蓝少东是谁,等我去套套她,也许能套出蓝少东究竟是谁来。”

  她提醒说:“闷闷不是说了吗,根本没有蓝少东这个人。”

  “我觉得他是在玩弄字眼,可能没有一个名字叫‘蓝少东’的人,但蓝总的儿子总是存在的,改了别的名字。”

  她觉得不能排除这种可能性,因为陶沙有时说话的确是这样,说的都是事实,但说的方式足以让她这种脑子一根筋的人想岔。

  周末的时候,Simon开车来接三位女士。不知道是不是心理作用,反正她觉得他情绪很低落,甚至算得上紧张,额头上仿佛刻着“婚姻是爱情的坟墓”几个字。

  她担心死了,不知道今天会发生什么,如果詹濛濛和Lucy打起来,她到底该帮谁呢?估计Simon和陶沙都会帮Lucy,但她和詹濛濛是闺蜜,不能看着他们三个打一个啊!可她们两个女生哪里打得过两男一女?而且她怎么好跟陶沙对着打?

  车好像一下就到了Simon家,她看见门上挂着一个花圈样的东西,客厅里有一棵圣诞树,上面挂着五颜六色的小玩意,树下堆着几个花花绿绿的纸盒子,很有圣诞气氛。

  她因为看见过Lucy的照片,所以并不觉得陌生,真人比照片有血肉一点,声音和言谈举止都不令人讨厌,加分不少,是个典型的知识分子型孩她妈。

  Simon的女儿叫Jessie,很活泼,长得也很可爱,汇集了父母的优点,是个自来熟,一下就跟几个客人搞得很好了。

  陶沙听到她们到来,特意从厨房钻出来跟她们打招呼,然后又钻进厨房去忙碌。妈妈要去帮忙,被一群人拦住了,像对待《红楼梦》里的老祖宗贾母一样,簇拥到最舒适的沙发上坐下,由男主人Simon亲自陪聊。

  林妲跟大家寒暄了一会,就到厨房去帮忙,大家没拦她,好像她是贾府的做饭老妈子一样。

  她去了厨房,见到贾府的“焦大”在锅灶边忙碌。她小声问:“今天王夫人和赵姨娘不会打起来吧?”

  他先是一愣,然后笑了,说:“有贾母在那里镇着,应该不会吧?”

  “如果打起来,你会帮谁?”

  “你呢?”

  “我?赵姨娘是我闺蜜,我只好帮她了。”

  他低声笑起来:“为什么一定要帮谁?不能劝架吗?”

  她也笑起来:“刚才只顾担心跟你搞成对立面了——”

  “我怎么会跟你搞成对立面?肯定是你帮谁我就帮谁。”

  她笑得更厉害了:“你这么——没立场?”

  “有啊,你的立场就是我的立场。”

  两人在厨房打情骂俏,她心情很舒畅,觉得当个贾府里的做饭老妈子也满不错的,只要“焦大”也在厨房,还跟她打情骂俏就行。

  饭做好之后,她出去吆喝开饭,发现王夫人和赵姨娘不仅没打起来,还成了好朋友。两人聊得非常投机,边聊还边和Jessie玩拼图游戏,大的小的都照顾到了。

  席间,也是王夫人赵姨娘唱主角,说话呀,劝酒劝菜呀,都是她俩包干,俨然封建大家庭里相处和睦的大奶二奶。

  林妲不知道她俩唱的是什么戏,恨不得把詹濛濛叫到一边拷问一番。

  一直到回了家,她才有机会拷问詹濛濛:“你今天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啊?怎么跟Lucy——搞得那么亲密?”

  “那你以为我会怎么样?真的上门打她一顿?别搞错了哦,只有大奶打小三的,哪有小三打大奶的?”

  “但是她——也没打你呀?”

  詹濛濛呵呵笑起来:“听你的口气,是很希望她打我一顿哈?”

  “哪里啊,我怎么会希望她打你?我的意思是——”

  “我知道你的意思,你想知道为什么我们大奶二奶处得这么融洽。呵呵,今天Simon肯定吓得够呛,看他那小脸儿啊,都惨白得没有一点血色了。哼,这么没担待的人,还搞什么二奶呢?自讨苦吃。”

  “我也觉得他今天吓得够呛,但他干嘛要邀请你呢?”

  “我手里捏着他那些艳照,他敢不邀请?唉,说起来Simon也挺可怜的,这么丑这么胖的老婆,半夜看见魂都要吓掉,到哪里去找激情?难怪他要跑回中国来泡美眉呢。要我是个男人,身边睡这么一个母大虫,肯定也是半点性趣都没有了。”

  “我觉得还好啊,三十多岁,又生过孩子——”

  “但是怎么比得上二十多岁没生过孩子的女生呢?”

  “可男人不能只看身材啊,自己的老婆——”

  詹濛濛打断她说:“你这是在说婚姻,我说的是性关系。男人这种动物,如果他没性趣,就站不起来,站都站不起来了,还有什么性关系?只有这个是硬指标!他爱你,他就对你有性趣;等到他对你没性趣了,说一万句爱你都是假的!”

  这话狠狠触动了她,陶沙是不是对她完全没性趣?不然怎么会——

  詹濛濛说:“今天还是不虚此行的。”

  “是吗?”

  “因为我终于知道蓝少东是谁了。”

  “是谁?”

  “说出来你可不要中风倒地。”

  “跟我有什么关系?我怎么会中风倒地?”

  “也不许说‘怎么会是TA?’”

  她想,蓝少东是谁关我什么事?加上又打过预防针了,肯定不会大惊小怪,于是很有把握地说:“肯定不会这么说。”

  “说了怎么办呢?”

  “输你十块钱?”

  “十块太少了。”

  “你要赌多少?”

  “最少一百块。”

  “行,一百块就一百块,如果我没说这句话,那就该你给我一百块了。”

  “行。”

  “说吧。”

  “蓝少东不是别人,就是——”詹濛濛卖个关子,然后猛地说,“Lucy!”

  她脱口而出:“怎么会是她?”

  “哈哈,你输了吧?”

  “你——这是故意忽悠我说这话的吧?”

  “不是忽悠你,是真的,Lucy就是蓝少东。现在回想起来,八级干部没骗我,他说蓝少东常驻美国,还真是这样,Lucy不就是常驻美国吗?”

  她还是不相信:“就凭这一点?那中国人里常驻美国的成千上万了。”

  “当然不是就凭这一点,她把照片都给我看了,从小到大的照片,蓝总真的是她爸。难怪Simon这么不爱她,还舍不得跟她离婚呢。他的一切都攥在人家手里嘛,哪里敢离婚?”

  “但是——Shirley怎么会把你介绍给——一个女生呢?”

  “那是Simon搞的鬼,他假传圣旨,说‘神州’的蓝总托他为儿子找对象,Shirley就说刚好我这里有个暑期工,我可以问问她愿意不愿意和蓝总的儿子见个面——”

  她很感兴趣地问:“那她有没有说为什么Simon要——假传圣旨呢?”

  “她说Simon想给闷闷找个对象。”

  她更感兴趣了:“那她有没有说——为什么Simon偏偏要找Shirley帮忙呢?”

  “哦,这个我倒没问,但这不是明摆着的吗?肯定是闷闷在什么地方见过我,对我产生了兴趣,想认识我,所以Simon才想出这么一个主意来。”

  她觉得这个解释比陶沙看上了她更说得通,如果是看上了她,干嘛不直接找认识她的人来介绍,而要绕这么大个弯呢?如果詹濛濛那天不带她去,那不一切都泡汤了吗?

  詹濛濛没注意到她情绪上的巨大变化,兴奋地说:“所以说今天这趟不虚此行啊,终于搞清楚了蓝少东是谁。”

  “那你准备怎么办?”

  “还能怎么办?当然是调整靶心,直接进攻蓝向东。听清楚了哈,是蓝向东,不是蓝少东,差之毫厘,失之千里哈。”

  那天夜里,林妲做了一个梦,梦见了Lucy,上唇长着两撇胡子……

  (第一部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