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雨枫轩> 原创长篇小说 > 玄幻|武侠 > 传统武侠小说 > 牡丹园 > 正文 > 第三章 春闺不是梦里人
第三章 春闺不是梦里人



更新日期:2021-08-01 + 放大字体 | - 减小字体 本书总阅读量:
  岳小湄虽然聪明,但她对江湖经验毕竟是太少,一时间,也闹不清楚这四个人之间,究竟是什么关系。
  易夫人抬头望望天色道:“天要下雨了。”
  老王道:“是,夫人还是请回吧!”
  事实上,很大的雨点,已开始落了下来。
  易夫人道:“好!你们也避避雨吧!”
  老王回顾了法雷一眼道:“你们到我住的花房中躲躲雨。”
  陪着易夫人离去。
  法明望着两人离去之后,低声道:“老二,你看——”
  法雷摇摇手,示意法明别再说下去。
  雨大了,法雷提起了两盏气死风灯,疾步向花房奔去。
  气死风灯可以阻风,但却无法阻挡大雨。
  四个人离去之后,留下了一片黑暗。
  岳小湄右手微微加力,翻入围墙之内,但她很快的又翻出来。
  她是个细心的女孩子,也发觉了这四个人都非简单人物。
  大雨如注,坟丘的四周,都是松土,一个留下了脚印,必会引起四个人的疑心。
  今夜中,已经收获很大,听到了不少的隐秘。
  目下,最重要的一件事,就是要想法子通知易剑寒。
  那法雷和尚,似乎是已存了必杀易剑寒的心,而且,易夫人也同意了。
  事实上,用不着再等待易剑寒发觉什么隐秘了,那可以想法子栽诬,等的是有利的时机。
  想想易剑寒的处境,岳小湄心中大为担忧起来。
  明天,后天,只要是法雷能够接近易剑寒的时候,易剑寒随时就会有生命的危险。
  岳小湄必须把这消息传给易剑寒,可是,这也是一件很为难的事,她不能进入府中,而且,她也无法知晓易剑寒的住处。
  她觉得自己的设计很周密了,但却没有想到易剑寒会遭遇到危险。
  她的心绪很紊乱,但并未使她慌张失措,她冒雨离开了易家花园。
  初夏的雷雨,来得快,去得也快,第二天,又是个晴朗的日子。
  太阳爬上了易家花园的围墙,易夫人一身黑衣,带着易剑寒行入了花园之中。
  老王,永远是那么恭谨,恭迎于园门口处。
  和过去,并没有不同,至少,易剑寒是这样的感觉。
  老王陪同夫人、易公子行入了红墙围绕的园中。
  法雷、法明,早已开始了早课,不停诵念经文。
  易夫人对着墓丘,缓缓跪了下去。
  她没有呼喊,只是呆呆的望着墓丘,流下了两行泪水。
  易剑寒看到母亲的泣伤,也不禁流下泪来。
  二十年复仇的意念,坚定的支持着他活在这个被隔绝的园子里,他所期望与等待的那一天,却不料是那样迅捷改变了一切……易剑寒深深地感觉到痛苦与震骇,愤怒与哀伤。
  紧傍着母亲,易剑寒觉出母亲的泪水,滴落靠墓丘前的青石地上。
  而易夫人哀怨的声音,也在易剑寒耳边响起,向着墓丘,缓缓诉道:“夫君啊!岳凤山已经死去了,他等不及我们的儿子去报仇,就撤手西归了,妾身忍辱偷生,扶养剑寒,为的就是二十年后的那一刻,让剑寒的手,诛杀那忘恩负义的元凶巨恶,为夫君报仇,谁会想到,造化弄人,竟会提前夺去了岳凤山的性命呢!”
  易夫人的声音,是那么低沉,她深深的喘息了一下,接道:“岳家的人,只要没有死光,夫君!妾身是不会放过他的,岳凤山还有一个女儿,剑寒如约而去,夫君啊,又怎会想到,剑寒空走了一程呢?岳凤山的女儿逃了,岳家的牡丹园,只剩下满地的牡丹,和几栋空旷的瓦屋……剑寒一片孝心,恼怒中只能砍下百朵牡丹,为夫君献上……”
  易剑寒刹那间只觉得汗透重衣,心头大震,母亲这几句话,说的好重。
  易剑寒心想,父仇未报,只砍下几朵牡丹,这算是什么孝子?他忍不住低声道:“娘,孩儿太不孝,孩儿错了!”
  易夫人皱了皱柳眉,叹了口气。
  本来跪在后面,神情木讷的老王,这时竟暗暗动容,连诵着经文的法雷、法明,也不自觉侧目而视。
  易剑寒像哭一般的嘶叫着道:“爹,您泉下有知,请原谅孩儿的愚蠢……”
  易夫人低声道:“孩子,你并不愚蠢,你爹在天之灵会知道的。”
  易剑寒脱口道:“娘,孩儿我……我……”
  突然之间,易剑寒在抬头的刹那,发现老王脸上的神色有些不对,他那句“我放走了岳小湄”几个字,立即止住在喉头,没有吐露出来。
  易夫人道:“孩子,你怎么了?”
  这平淡的语气,更使易剑寒灵光暴现,岳小湄的影子也立即在他的心头打转,这是多么重要的一件大机密,几乎被他一语掲破啊!
  易剑寒究竟是颇有机智,他故作悲愤,接道:“娘,爹生前最爱牡丹,我……我不该砍下牡丹,绝了花魂。”
  易夫人暗暗皱眉,老王则心中暗骂:“好一个刁钻的小娃儿!”
  易剑寒迅快的以首触地,大声道:“爹,孩儿不孝,求爹宽恕,但孩儿有生之年,一定会找出仇家,手刃凶人,为爹报仇!”
  这几句话,本来很平常,但听在老王和法雷等人耳中,却是大大不是滋味。
  连一向镇定的易夫人,也为易剑寒这几句话所惊,心中寻思道:“难道法雷真是说中了么?这孩子真的是瞧出了什么破绽吗?”
  但易夫人老谋深算,一向计无遗策,虽然觉出易剑寒的确有些不妥,却依然未动声色,只长长叹了一口气道:“孩子,你能有这份孝心,你爹在天之灵会谅解你的。”
  易剑寒刚想再说什么,易夫人已缓缓地站了起来,向老王道:“今年的法事,请了多少僧尼?”
  老王恭敬的起身,答道:“回夫人的话,老奴依照往年的旧例,只请了十名僧尼。”
  易夫人看了易剑寒一眼,低声道:“老王,今年是主人的大忌,应该多找一些僧道才是。”
  老王诚惶诚恐的应道:“夫人说的是,老奴这就去多找些人来。”
  易夫人沉吟了一下道:“来得及么?”
  老王看了法雷、法明一眼,低声道:“回夫人的话,来得及。”
  易剑寒垂手负立一旁,目光却暗暗地在老王身上打转。
  不过,他却看不出老王有什么不对之处。
  易夫人这时点点头道:“好吧,你马上去找。”
  老王迟疑了一下道:“回夫人的话,今年既是大忌之期,老奴想请示夫人,法事是不是仍只做一天?”
  易夫人皱了皱眉道:“老王,我不是早已告诉过你,法事要做三天么?”
  老王连忙躬身,擦汗应道:“是!是!老奴糊涂,上了年纪,记性不好,求夫人宽恕。”
  易夫人挥了挥手,转身向外行去。
  易剑寒忍不住看了老王和法雷、法明一眼,想说什么,却又摇了摇头,随着易夫人离去。
  老王目送二人走出园门,突然仰天吐了口大气。
  法雷一跃而起,盯着老王,低声道:“老大,这可是你亲耳听到的吧?易公子他说错了……”
  老王点点头,没有说话。
  法雷忍不住,又道:“老大,你不急?”
  老王皱眉道:“急什么?”
  法雷沉声道:“那易公子啊!你难道听不出他那弦外之音么?”
  老王一笑道:“弦外之音?那有什么好急?易公子越说的多,我们不是越知道的多些么?”
  法雷怔了一怔,接道:“知道多些?老大,你是指那一方面?”
  老王摇摇头道:“老二,你好像不大喜欢用脑筋,易公子打牡丹园回来以后,的确是有些与前不同,但他为何如此,你明白他是为了什么?”
  法雷想了想道:“那不简单,他一也是从岳凤山那儿获得了什么线索呀!”
  老王冷笑道:“岳凤山那儿留下的是什么线索,你知道?”
  法雷摇头道:“老大,我也不是神仙,易公子不说,我怎么知道?”
  老王低低一笑道:“老二,你既然也不知道,你就不能想一想,谁知道么?”
  法雷脱口道:“易剑寒!”
  老王道:“还有呢?”
  法雷道:“还有……岳小湄。”
  老王笑了笑接道:“老二,你总算想通了!”
  法明忽然接道:“老大,莫非那岳小湄并没有真正的逃走么?”
  老王沉吟了一下道:“很可能,不然易公子为什么要说他错了呢?”
  法明接道:“老大,易公子这不是欺骗了易夫人么?他为什么要如此做?”
  老王道:“这正是我们要查明的事!”
  法雷抓头道:“老大,我们怎么查?问易公子吗?他肯说?”
  老王摇了摇头道:“我们不能问。”
  他目光在法雷、法朋身上一转,接道:“易公子今天忽然露出这几句语意不明的话来,给了我们一个很好的警惕,法雷,易公子已是我们査明问题出在那里的唯一线索,也是我们找寻岳小湄去向的唯一关键,所以,我们一定要让他好好活下去。”
  法雷道:“老大,昨天夫人已经允许我权宜处置,我本想今天下手的。”
  老王摇头道:“那是昨天,今天的情况已经不同,老二,你切记不可冒失了。”
  法雷一脸不愿意的神色,老王看了看他,冷冷一笑道:“老二,为山九仞不可功亏一篑,这明白么?”
  法雷顿了顿足,慨然道:“好!你是老大,我听你的。”
  老王笑了笑,接道:“夫人已指示要多找僧尼,举行三天法事,你们快去找人吧!”
  法雷、法明应了声是,转身而去。
  老王凝视两人的背影,阴森森的一笑,背负着双手,在墓丘的四周,绕行了三圈。
  他仿佛在寻找什么,却又不似在寻找什么,有几块青石地面的巨大青石,在老王的脚下,发出了清脆的“呛呛”之声,忽然间,老王似是感觉到了什么,一闪身穿出了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