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雨枫轩> 原创长篇小说 > 青春|言情 > 青春校园小说 > 如若我在你眼里 > 正文 > 第四章 菡雪来袭
第四章 菡雪来袭



更新日期:2021-07-31 + 放大字体 | - 减小字体 本书总阅读量:

    (1)

    化学中有种物质叫作苯氨基丙酸,当两个相爱的人相处的时候,体内这种东西就会特别浓烈,让双方无法分开,这就是自然界中的魔力。

    周末的中午,暖暖暖的阳光透过玻璃窗洒在我跟冬至的身上,我们并肩坐在靠窗户的餐桌上,他的赔礼道歉很有诚意,我欣喜地望着菜单,这家餐厅的食物非常的诱惑人心。

    “想吃什么,随便点。”看着他充满诚意的笑容,我咧嘴笑了。

    “好。”我毫不客气的应声道。

    服务员站在我们的边上耐心的等待着,“我要份芝士虾球,法式红酒牛排,水果沙拉,香蕉船”

    我辟里啪啦的点着,只见冬至的眉头皱的越来越紧,我对他露出个灿烂的笑容。

    “你这个小肚子,能吃下那么多吗?”他疑惑地看了我肚子一眼。

    “发挥良好的话,应该可以啦!”我笑嘻嘻地说道,“吃不了,大不了打包啊!”

    好久没有这么开心的吃东西了,因为期中考试的关系,也因为高中的课业确实有些繁重。

    “好吧!”他若有所思地看着我。

    “我脸上有东西吗?”我不自觉地摸了摸自己的脸,“干嘛这样一直看着我?”

    被他这样看着,我浑身都不自在,有些坐立不安起来。

    虽然有些习惯他若有似无的神情,但是每次他这样看着我的时候,我还是不自觉的心里打鼓。

    “我只是看看你上好了没。”他再次伸手想要抚摸我的眼角,而这次我却避开了。

    上次的吻,我记忆犹新。

    所以总是和他保持着距离,不希望给他任何的错觉。

    “好了,也不痛了。”我其实伤得并不严重,我虽然喜欢他的触碰,但却却不想让他触碰。

    他收回自己的手,似乎有些受伤的看着我:“对了,你的中文应该不错吧?”

    他突如其来的问题让我愣了愣。

    “中文?”我不解的看着他。

    “就是语文。”他解释道。

    “哦,还可以,平时能到九十多分吧!”这应该感谢夏日的,他总是和我一起看着各种文学名著,总是时不时地给我讲着故事。

    也就是这样,我开始渐渐的喜欢上看书,喜欢语文。

    “那历史呢?”他有些激动地问道。

    “古代史还可以。”我笑了笑说道。

    “那太好了,你能教我吗?你知道我今年刚从美国来的,所以这些都好差,很多汉字都不知道。”他有些害羞的说道。

    他的脸在微微泛红,我露出淡淡的笑容:“好是好,不过”

    “不过什么?”他刚才的喜悦在瞬间变成了紧张。

    “我要你教我英文啊,我听力和口语不太好。”

    他立刻露出喜悦的笑容来:“好。”

    他答应得非常爽快,用手摸了摸我的头,弄乱了我的头发。

    而这个动作让我想起内心中某个人。

    我该回避的,却始终没有回避。

    “怎么了?”他的神情让我失望,为什么两个人的感觉如此形似呢?

    “没什么。只是你刚才的动作又让我想起我的那个朋友。”我神色变得黯淡,失去原有的光彩。

    “为什么每当你提到他的时候,都会像变了个人似的?”他充满疑惑地看着我。

    原本夏日哥哥应该是我内心之中的烈阳,但是在多年寻找未果的情况下,他开始渐渐变成我的阴暗面,每当想起他的时候,我就会有隐隐作痛的感觉。

    “我”我深深叹了口气,突然瞥见一个留着大波浪卷发的女生从窗边经过。又是这个熟悉的身影,却始终想不起来是谁!

    “如若,如若你怎么老是走神?”他有些不满的说道。

    “没什么。”我对他笑了笑,以缓解刚才的尴尬。

    “对了,那天早晨”他欲言又止的态度让我很不舒服。

    “那天早晨?”我有些疑惑地看着他,不懂他想说什么。

    “就是有一天早晨,你和一个男孩在一起,但是那个男孩不是司徒秦。”他似乎很在乎。

    “哦,那是我寝室同学的男朋友。”我实话实说。

    “哦!”他低下头去,随后他突然抬头看着我,没有发出任何的声音。

    “怎么了?”我终于忍不住问道。

    “我在寻找你究竟拥有着什么魔力,为什么我总是会关注着你?不论是在什么地方,我总是能敏感的发现你的身影。”

    他说话的方式很平淡,我却感受到他内心的澎湃。

    “我我不知道该说什么。”我深深的吸着气,脸颊泛红,身体还有些燥热。

    “刚才说的还算熟吧?”他看我许久没有说话,开口打破这种尴尬的沉默。

    “什么?”我没反应过来,看着他问道。

    “就是我们互相当老师的这件事。”他的眼神让我又被迷惑住。

    “当然,我们一言为定。”说着,我本能的伸出自己的小拇指。

    他看着我的小拇指,突然间皱起眉头。

    “怎么了?”

    他这才伸出自己的小拇指。

    “一言为定。”他说话的语气中夹杂着复杂的情绪,似乎在回忆着什么,又好像有什么疑惑。

    “如若,是不是做约定的时候都喜欢拉钩钩呢?为什么我总是觉得刚才那一幕很熟悉,但是我又说不清自己是在哪里经历过?”

    他似乎总是这样,我开始对他有些好奇起来。

    “拉钩钩?”我一脸茫然地看着他的神情,不明白他为什么会因为这个动作而烦闹成这样。

    拉钩钩是我从小到大的习惯,小时候两个人在做约定的时候,最喜欢做的事情就是拉钩钩了。

    “刚才你伸起小拇指的动作,我总是觉得很熟悉,最近一直有个人影在我的脑海晃动着,我想看清楚那人的长相却怎么也看不清。”他焦急的说着,“也不知道是为什么,刚才脑海中也出现那个人的身影。”

    “怎么会这样呢?”我不解的看着他,“你是不是错过了些什么记忆呢?”

    “我从小到大都有着这样的疑惑。”他对我肯定的说着,“我似乎失去过一部分的记忆,但是我爸妈却说没有。”他黯然的神色让我有些心疼。

    “是吗?会不会只是你的错觉?”其实我也无法解释这其中的事情。

    “是吗?”他不大相信的看着我,“真的是错觉吗?”

    我对他点点头,“我想是这样的。”

    其实关于他的过去,我也有着好奇心,只是既然人家父母不愿他知道,有的事情去打破毕竟不太好。

    “那你呢?是不是还记得夏日哥哥呢?”他的话深深刺入我的心中,好痛,是的,这么多年来我一直纠结于夏日哥哥。

    “你”我抬眼看向他,原想说他不该这样牵连着无辜,但是他却说到自己的心里,我无从抵赖。

    “当你那天在路上对着我叫夏日哥哥的时候,我便已经知道那个男生对你很重要,否则你不可能这样冲动,虽然我并不了解你们之间有着什么样的故事。”

    他的双眼充满着一种魅惑,当我看向他的时候竟对他升起一种信任感,这是曾经对别人不曾有过的。

    “是的,我想着他,那是因为他是跟我有着约定的男孩,他是第一个牵起我的手的男孩,只可惜他在8年前突然间消失了,永远的消失在我的生命之中。在这8年里,我拚命找寻着他,却仍然不见他的踪影,他就好像人间蒸发了一样。”

    想起8年前夏日哥哥的消失,我就隐隐作痛,眼泪不禁在眼眶之中打转。

    他突然站起来,将我搂住,完全忘记我们是走在餐厅里:“如若,你会找到你的夏日哥哥的,一定会。”

    我问到他身上的气息,感受着他的心跳声,而我的心却跟着漏了半拍。

    挣脱开他后,我才发现自己并不讨厌他的拥抱:“谢谢你,我也相信我会找到他的。”

    我强装镇定地说道:“我想我该回去温习功课了。”

    (2)

    我们素未谋面,却在第一次见面的时候被对方深深地吸引着,是什么让两个人产生这样的感觉,甚至愿意付出所有?

    满天的星星闪着不同光线,我站在宿舍的阳台上,望着它们,心也跟着它们闪烁着。

    其实不仅仅是我对冬至有着魔力,他对我也有着不可思议的魔力,在他面前我总是会呈现自己不一样的一面。

    “天空有那么好看吗?”洛冰薇走到我身边,秋枫还在跟李靖明约会,而莫小蕊去参加聚会了。

    “很美啊,很多奥秘。”我自小就喜欢看天空,其实那是夏日哥哥的习惯,他甚至会告诉我每个星座的位置。当时的我还小,对这种事情完全是模模糊糊的。

    “洛冰薇,为什么你总是心事重重的样子?”

    “我?”她震惊地看了看我,然后也看向天空,“你知道的,我的成绩在原来的学校是很不错的,没有想到来到这里大家差不多。”

    “所以我们要更努力啊??????”我露出一个安慰的笑容。

    是啊!进来这个学校才知道,大家的成绩都差不多。为了在考试中拿个前几面,每个人都拼得你死我活的,好累!

    “嗯!”她点点头,但仍旧若有所思。

    “哇!你们两个不用这么浪漫吧!在这里看星星哈!”莫小蕊突然间在后面袭击我们两个。

    我被她的声音和动作吓到说不出话来,回头狠狠地瞪了她一眼:“你知道人吓人会吓死人的。”

    洛冰薇也对她翻了一个白眼:“你今天是不是有些兴奋过度?”

    “嘿!你看出来啦!”她激动地说道,“还是冰薇最了解我!”

    我眼前出现三条黑线,她这个花痴样,谁能不了解啊?

    “我看肯定是遇到意中人,或者是哪个帅哥了。”

    “呀!如若也好了解我哦!怎么办?我现在好爱你们,只是我的心却无法属于你们。”她肉麻兮兮地说道,我和冰薇一起悠悠地转身,然后开始大吐。

    “你的心千万不能属于我啊!”我摇着手说道。

    “是的,我也不在乎它究竟是属于谁的。”冰薇也附和着我说道,“不知眼前这位女子,今晚的心花落谁家呢?”

    “哈哈,我今晚聚会,见到一个超级无敌帅的帅哥,真的被他电到了,我还留了他的电话。”

    她激动地拿出包里的手机。莫小蕊比我稍微矮点。身高在160左右,稍微有些丰满,但是五官很精致,脸是瓜子脸。

    “那就给人家打电话呗!”洛冰薇翻了一个白眼,一副“我就知道”的表情。

    “这样会不会太唐突啊?我们毕竟才认识不久,我就打电话过去,你们说发短信会不会比较好呢?或者假装发错短信?”她一副很认真的样子,有点吓到我。

    难道这次真的对那个男生一见钟情了?

    “呃……我不大懂……”冰薇露出为难的样子来,“你知道的,我的生活中只有念书,对于这种事情,真的不懂。”

    说着莫小蕊又看向我,而我就更加茫然了:“我?我也不懂啊!我又没有谈过恋爱。”

    "你不是有司徒秦吗?他是怎么跟你联系的,说来听听啊!让我借鉴一下."她双眼充满着期待地看着我,让我有种被奉为爱情专家的感觉.

    "他吗?"我回想着那个时候他是怎么跟我联系的,“我们是在回家的车上遇见的,然后互相认出是小学同学。”

    “啊?这么简单?”莫小蕊露出很大的苦瓜脸。

    “嗯,就是这么简单!我和他就是老同学的关系啦!所以,我没什么好教你的。你要自己加油哦!”我鼓励着她。

    “但是,我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开始呀!”莫小蕊充满梦幻地说道,双眼闪烁着光彩。

    我和冰薇面面相觑,然后很有默契地离开,留下单相思的她独自站在阳台上。

    我正准备拿衣服洗澡的时候,莫小蕊从阳台冲进来:“你们两个太过分了,竟然就这样把我扔在外面。”

    冰薇拿着手中的书本:“你要我们解决的问题,我们可没本事解决,所以我们就不凑热闹了,让你自己好好想想该怎么解决啊!”

    “是啊!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帮你。”我嬉皮笑脸地说完后,赶紧拿着衣服溜进卫生间。

    其实莫小蕊所说的那种感觉,我曾经对冬至有过,或许只是因为他很像夏日哥哥吧!

    第二天是周五,下午下了课我就回到了家里。

    洗完澡后,我坐在电脑前,QQ不停地闪动着:“你的伤好了吗?”

    是司徒秦,他的个性签名上写着:一见钟情是瞬间发生的。

    我不敢相信地睁大自己的双眼,为什么最近总是看到这四个字?人生的巧合是不是太多了?

    “没事了啦!”我若有所思地看着他的签名。

    正说着,我的手机短信又跳了出来——

    “给我你的QQ。”

    是冬至。

    他也在周末的时候上网吗?

    不过,这倒是提醒了我。

    我立刻拨打起了莫小蕊的电话。

    “莫小蕊,关于昨晚的那个问题,我想到一个绝好的方法了哦!”我兴奋地说道。

    “真的吗?如若,快说来听听!”听得出来,莫小蕊的郁闷在听到我的话后一扫而光了,取而代之的是期待和激动。

    “你不如就搞短信:朋友们,把QQ号告诉我哦!咱们好网上联系。”我觉得这样即使他不回复,莫小蕊也不会那么尴尬。

    她听完后立刻神采飞扬起来,但是没多久她的眼神又黯淡下去:“那如果他不回呢!”

    “如果不回,那就说明他对你完完全全没有那个意思,也就是说……”我想着却不敢说下去。

    “啊……”

    听到电话那边惋惜的声音,我实在不忍心再泼她冷水:“不回的话,我们就再想办法嘛!”

    现在这个样子一点儿都不像我,我可是很少这么三八的。

    “好吧,那我试试!”莫小蕊做了个深深呼吸,然后挂了电话,开始发短信,而我也想起要告诉冬至我的QQ号。

    很快,冬至便加了我。我看完他的详细资料后,就习惯性地点开了QQ空间。

    可是,出乎意料地,他的空间上了锁,有密码,我被挡在了外面。

    “在做什么?”他很快速地给了我消息,而我看着这几个字,却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我想了半天:“唉,最不会回答的就是这个问题,现在在跟你聊天,这就是我在做的事情。”

    “知道英文的月亮怎么拼吗?”他发了消息过来。

    “Moom!”我快速地回复着。

    “嗯。”他没有再说什么。

    我不解地看着电脑屏幕,为什么问我这个问题?

    我看向窗外的月亮,这和英文究竟有什么关系……

    我却被人给打扰到……

    “太好了,他回我了。”电话猛地响了起来,一接起就传来莫小蕊激动的声音,我还真的差点被吓到。

    “莫小蕊,都说了人吓人会吓死人的,可以麻烦你不要这么一惊一乍的吗?”我无奈地说道。

    “明天下午有空吗?我想要补习语文!我们上次说好了的。”QQ上冬至的消息又传了过来。

    我用肩膀和头夹住手机,手指在键盘上敲击着:“明天下午要去看奶奶。”

    “好吧!”他迅速回复着,我盯着这两个字看,我似乎看到他的失落,有些于心不忍。

    “后天整个白天都是空的,你有时间吗?”我也不知道着了什么魔,最终还是问道。

    “有,很有时间。”他的回复让我汗颜,他真悠闲啊!

    “太好了,太好了。如若,如若,我好高兴哦,我现在想转圈圈。”莫小蕊在电话那头大声叫着,笑着。

    “喂喂!你悠着点啊!快别转了!”

    “如若,多亏你的办法,现在不仅加了他的QQ,还聊起来了。他竟然还记得我,我真的是太开心了。”

    “嗯嗯,那你就趁机多跟他聊一聊啊!挂电话了啊!有什么跟我在QQ上说。”

    我夹着手机的脖子都快酸掉了,只好赶快收线。

    “那说好了,星期天的上午在学校附近的咖啡馆见面好了!”看着冬至发过来的信息,我不知道该如何回答。

    其实内心深处是很期待跟他见面的吧,可是隐隐觉得对不起夏日哥哥。

    “好!”

    良久,我才回复了这么一个字。

    (3)

    是谁有能力把人带入梦魔之中?而在现实之中,有些人却是某个人不变的梦魇,无法摆脱?

    星期天,我如约提前来到学校,在宿舍放下东西后,就往校门口的咖啡馆走去。可是,不知怎的,我行走的脚步越来越沉重。

    太阳下的我拖着小小的影子,那个影子在缓慢的移动着。用力的深吸口气后,我整理了一下自己的情绪。

    “如若。”有人在背后叫我,而当我回头的时候,看到的竟是两次让我失神的大波浪卷长发女孩。

    我充满疑惑地看着她:“你我们认识吗?”虽然我觉得她很是眼熟,但是我却真的记不起自己是在哪里见过她。

    “我们没见才几年,你这么快就把我忘了吗?”她的语气并不温柔,与她的外表相冲突着,这样的态度,让我确确实实得想起某人,那个我永远不愿想起的人,她的出现根本就是我人生之中的梦魇。

    “如若。”有个女孩在喊我的名字,她的声音让我反感的皱了皱眉头,没有理她的意愿。

    夏日哥哥看向她,眼神停留的有些久。

    我生气的对他说:“不准你看她。”

    他疑惑地看着我,眼神不再停留在她的身上,但是脸上却充满着疑惑。

    “如若,你怎么了?”他还是开口问我。

    我没有回答,只是板着脸,鼓起腮帮子瞪着那个向我们跑来的女孩。

    “如若,我叫你呢!”女孩走近我,她叫孟菡雪,是我同班同学,比我大一岁,她的逼近让我和夏日哥哥停下脚步。

    “干吗?”我不高兴地问道,她总是笑脸迎人,但不知道为什么,我就是不喜欢她。

    “你好慢呀!我都在这等你好久了。”她笑着对我说,她那泛着黄光的及腰卷发,白里透红的脸蛋机水汪汪的大眼睛总是让人想起洋娃娃。

    她的个头跟夏日哥哥一般高,两人可以平视对方,这是我第一次想快点长大。夏日哥哥一直盯着她看,让我好失落,好想将他的视线挡住。

    “那天的舞蹈比赛,不好意思,我一直想跟你说对不起,要是我小心点,你就不会摔跤了。”她充满歉意的看着我,余光却看向夏日哥哥,我不喜欢她无辜的表情,很不喜欢。

    “哦!没关系。”我不情愿地说道。

    “他是”她看向夏日哥哥,充满疑惑的问我。

    “你好,我叫夏日,这个季节就是我的名字。”身边的人自己自我介绍起来,朝她露出友善的微笑。

    “我叫孟菡雪,是如若的同班同学。”她笑的时候露出洁白的牙齿,似乎更加迷人,男生应该很喜欢这种女孩吧!

    在她的面前,我似乎显得格外黯淡,不论是上次的舞蹈比赛,还是今天在夏日哥哥面前。

    夏日哥哥现在眼里是孟菡雪而不是我,我嘟着嘴甩开夏日哥哥的手。

    “他们好像走的有点远了,我先去追他们了。”我迈着脚步往前跑着。

    夏日哥哥没有追上来,我有些难过,夏日哥哥比较喜欢孟菡雪

    我强忍着眼泪继续跑着,脚下不知道踩到了什么,突然间一滑,差点跌倒。

    “小若。”夏日哥哥的声音在后面响起。

    听到他的声音后我的心似乎变得没有那么难过,但是我却不想停下自己的脚步,站稳后我又快速地向上跑,因为我不喜欢他看着孟菡雪的样子。

    我一股脑的往前跑着,而没有过多久我的左手又被人牵起。

    “好了,小若,停下来,不然你会受不了的。”夏日哥哥追上我,严厉的说道。

    “我怎样,不关你的事。”我不高兴地嘟着嘴,在看到孟菡雪没有跟上来后。我停下脚步。

    “不要任性,我刚才看你差点摔倒了。”他皱着眉头,轻抚我黑亮的头发。

    “我刚才只是不小心。”我白了他一眼。

    “好啦!如若摔倒夏日会心疼的。”他简单的一句话却感动到我,而我也不再闹别扭了。

    “我知道了,不再乱跑就是了。”他总是可以用简单的话语让我屈服。

    “你不喜欢孟菡雪吗?”他突然间问道,脸上的表情很平静。

    “不是。”我不想承认自己莫名的不喜欢一个人。

    “上次,你不能参加舞蹈比赛,是因为她吗?”他轻叹一口气,关切地问道。

    我点点头:“那个时候我还没上台,上完洗手间上楼去礼堂的时候被她撞下楼,她说她是不小心的。可是我的脚却伤得很重,那天跟本就没有办法上台,不能参加那个比赛,而孟菡雪却拿到了冠军。”

    我想起那个无缘的比赛,我便忍不住掉下了眼泪,因为我答应过夏日哥哥要给他一个奖杯的。

    “乖,别哭了。”他为我擦拭着脸上的泪水,“我相信要是小若参加那场比赛,肯定会是冠军。”

    “对不起,夏日哥哥,我不能给你那个奖杯,我答应过你,要给你奖杯的。”他的安抚令我哭得更厉害。

    “傻瓜,我只要看着小若跳舞就够了,奖杯对我来说不重要。好了,别哭了,我喜欢笑着的小若。”夏日哥哥温柔的话语暖进我的心底,让我不自觉的露出微笑。

    “真的吗?”我忍住自己的眼泪,因为夏日哥哥说他喜欢笑着的小若,“那我等一下跳舞给你看。”

    “好,等我们上了山顶,你站在最高处跳舞给我看。”他微笑着答应我,握紧我的左手。

    我点头如捣蒜,这是我一直的心愿:“好,夏日哥哥要为我打拍子。”

    “嗯,一定。”他再次摸了摸我的头,牵着我向前走,“你刚才为什么生气?是因为想起孟菡雪把你撞伤吗?”

    “不是。”我摇头。

    “那是为什么?”他不解地问道。

    “夏日哥哥,孟菡雪很漂亮吧?”我反问道,“她好像洋娃娃哦!”

    我的语气中有着明显的嫉妒。

    “傻瓜。”他露出笑容,似乎终于明白我为什么不高兴了,“她哪有我们小若漂亮,在我的心目中,小若是最美的。”

    他的话语让我不自觉的脸红着,心跟着飞翔。

    “真的吗?”我不敢确定的问道。

    “真的。”他继续带着笑容,“特别是现在脸红的小若,更加美丽。”

    他捏了捏我的脸蛋。

    “我们该继续往前走了,老师已经皱着眉头看我们了。”

    “嗯。”

    记忆犹如沙漏,总是点滴显现,但是当有人将这个沙漏打破的时候,记忆就会有如泉涌。

    “孟菡雪?”

    我忆起她的名字,她的出现对我而言是很大震撼,为什么在这么多年过后我们还能再遇?

    若不是她,我不会想要跳舞。

    若不是她,我不会爬上石头。

    若不是她,我的夏日哥哥也不会消失。

    “很高兴你还记得我。”她露出高傲的笑容,却说着虚假的客套话。

    “我也想忘记你。”我对她从来就没有过所谓的礼貌,这样的人似乎永远都是自己内心中的痛苦。

    “是吗?”她冷冷地笑了笑,“如若,你依然那么幼稚。我原本也不想找你的,但是你却侵入到我的生活之中,所以我必须让你离开。”她的眼神中充满着愤恨,仿若我对她做了什么巨大的伤害一般。

    “我入侵你的生活?”

    我不解,我根本就不想和她再有交集,又何来入侵之说?

    “如若,我真搞不懂,你和我究竟有什么仇恨?如果你为的是八年前跳舞比赛的事情来报复我,那么我可以告诉你,你一定不会成功的。”她目露凶光地看着我。

    这所有的事情我根本就理不清头绪,她就这样自己咆哮着。

    我看着她的双眼,八年来她仍然没有什么改变,只是眼神让我又过去的讨厌转为害怕。

    “我完全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我转身想要远离这个人,我不想了解她在说什么,更不想知道她究竟想要做什么,我和她之间不该有任何的牵扯。

    “你给我站住,我看你不仅仅是卑鄙,甚至还不懂礼貌,我没讲完话,你就想离开吗?”她犹如泼妇一样用力地抓着我的手。

    “你这人很奇怪,我跟你不算是熟悉,甚至根本就没有联系了,为什么莫名其妙的给我这么多指控?请你告诉我!”我简直不敢相信的看着她,她的行为根本与她的外表不符,简直就是天壤之别。

    “你还在装模作样吗?”她冷哼道,抓我的力道更大,“我看你这么多年来,还是不该自己的性格,你都已经把夏日害成那样了,竟然还敢勾引别人的男朋友。”

    “你说什么?”听到“夏日”两个字的时候,我的心紧紧的就在一起,“你知道夏日哥哥在哪里吗?快点告诉我!”

    我甩开她的手,抓紧她的手臂呈现祈求的状态。

    “我才不知道,我只知道8年前,我亲眼看到他满身是血,救不救的活就不知道了。”她快速的甩开我的手,冷冷地说道。

    当我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我似乎忆起什么,那红色的画面,那湿漉的感觉全都不是幻觉。

    我想起和夏日哥哥被强力地掰开,想起所有的所有。我的心好难过,我甚至不知道该怎么去呼吸。

    粘稠感突然间变得好明显,那是血吗?

    是夏日哥哥的血吗?

    “不会的,你骗我,你骗我,你一定是在骗我,对不对?”我抓住她仿佛抓着根救命稻草一样,希望从她的口中听到其他的答案。

    “你放手,你放手,你疯了吗?”我的眼泪止不住的往下流着,她甩开我的手逃走了,而我却不知道该何去何从?

    夏日哥哥,真的已经不在了吗?

    我不敢再想下去,我抱着头一直往前跑,我不能让自己胡思乱想,若是这样想着,夏日哥哥就会消失了,就会消失了。

    我将自己埋进宿舍的小床里,蜷缩着自己的身体,尽量让自己不想起8年前的事情,但是不知道为什么,那个画面却越来越清晰。

    我哭得更厉害了。

    “如若,如若,如若”底下有人在叫我,而我却没有回声的力气,现在的我好害怕。

    我的手机也在此时响起,我感觉不到外界嘈杂的声音,却感受不到自己的灵魂归一,我完全已经走不出去了。

    就在这个时候,我感觉有人在爬我的床,我的床帘被掀开。

    “如若,你没事吧?”有人挪到我身边,搂着我的肩膀。

    我回头看着她,好久好久才回过神来。

    “冰薇”我一把抱住她。

    在这个时候我需要的是别人的温暖,因为我似乎感受不到世界的温度,我想要死去,随着夏日哥哥离开。

    “如若,你怎么了?刚才为什么哭着冲进来,是不是发生什么事了?”她担心地问道。

    在感受到她身上的温度后,我似乎慢慢的活了过来。

    “我没事,就是遇到个熟人,她告诉我个消息,让我很难过。”

    我需要的是依靠,不是诉说。

    但是若是夏日哥哥不在了,我究竟该怎样活下去呢?

    这么多年来,我都在寻找着他,现在却有人告诉我,他根本就已经不在这个世界上了

    “如若,我想,你一定发生了很严重的事情,否则你也不会这样,既然你不愿意说,那不要紧,不论发生什么事,我们都会支持你的。”冰薇宽慰的话语慢慢温暖着我冰冷的心。

    我吸着鼻子点着头,手机又再次响起,我这才想起跟冬至有约,但是现在这样状况,我根本就无法去赴约的。

    “喂!”我接起电话。

    “你在哪里?为什么现在才接电话,是不是出事了?”他一连串的问着,语气中夹杂着深深的担心。

    “我对不起!我有点事情,可能不能过去了。”我尽量让他听不出我的哭腔。

    “你怎么了?是不是哭了?快告诉我,发生什么事了?”他紧张的问道。

    “我没事的,你放心吧!就这样。”我急促地挂了电话,不想再纠缠于这个话题里。

    “冰薇,谢谢你,我没事了。”我勉强对她露出笑容,让她放心。

    “没事就好。”她点点头后,便下了我的床。

    我渐渐喜欢上了冰薇这个朋友,她每次都是在别人有事的时候静静地在一旁安慰,并不打破沙锅问到底。

    我没多久也跟着下了床,用纸巾擦拭着眼泪。

    门在此时被打开。

    “如若,我看见上次跟你在一起那个帅哥在楼下哦!我想他是在等你吧!”莫小蕊一进门便说道。

    “冬至?”

    我没有想到他会到我们楼下。

    我看了看手机,奇怪他为什么不给我打电话。

    “原来他叫冬至哦!”莫小蕊在边上又露出花痴的表情,“真的很有型呢!只是为什么老是带着鸭舌帽呢?'

    “我去看一下!”

    我知道,如果我不出现,他肯定会一直在那里傻等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