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雨枫轩> 原创长篇小说 > 青春|言情 > 古装言情小说 > 像星星一样亮晶晶 > 正文 > 第十章 谎言 世界上最悲伤的
第十章 谎言 世界上最悲伤的



更新日期:2021-08-01 + 放大字体 | - 减小字体 本书总阅读量:

    “哎呀!这孩子又开始踢肚子了!真的,因为他我都要疯啦。筠曦!你看这是什么孩子,性格这么急呢。”

    明芝的大肚子真的已经到了一眼就能看出来的那么大了。怀孕已经九个月了,走几步脚就会肿的朋友这么一说,筠曦也不知不觉地盯着明芝的大肚子看了又看。像鲸鱼肚那么大的肚子又开始动了。宝宝可能是想告诉妈妈自己还活着,还很健康,马上就可以从肚子里出来看到妈妈了。不会和之前那个没有动静就死去的孩子那样。

    “看什么呀?我的肚子都快被盯爆啦!真的够神气吧?哈!你也没剩多长时间啦!你还想永远都不生吗?你最晚也就明年吧。”

    向南山那么大的肚子,肿肿的脚,还有红肿的脸。从17岁开始就做朋友的明芝这么漂亮这么骄傲的模样,筠曦还是第一次看到呢。为了不打扰小宝宝,筠曦低着头轻轻地叫明芝。

    “明芝。”

    “嗯?”

    “一次,就一次,就让我摸摸肚子······行吗?”

    刚开始明芝还想说“什么呀!这人!恶心死啦!”。就连丈夫贞旭偶尔摸两下都觉得恶心呢。但是看着筠曦就像饿猫盯耗子似的盯着自己的肚子,“恶心!”这句话明芝还是没有说出来。

    “好吧。”

    还没等到朋友说的时候,筠曦的手早就小心翼翼地放到明芝肚子上了。宝宝也能感觉到其他人的手掌吗。肚子里的宝宝又开始淘气了。感觉到自己手心下胎动的筠曦,她的笑容是那么的灿烂那么的孩子气。

    “哈哈,你看他还在不停地踢呢!明芝,我看就培养他踢足球吧!”

    “是吧?”

    过了一会儿筠曦把耳朵贴在明芝的肚子上,痒得明芝开始笑个不停。

    “嗨,宝宝!听到我的声音了吗?我是你筠曦阿姨。别总踢妈妈了啊!知道了吗?”

    “嘻嘻。喂,好痒!筠曦,别说了啊。还有什么阿姨呀,大娘还差不多。你现在可是宝宝的小妈。可不是什么阿姨。还以为自己永远都是年轻的小姐呢!”

    筠曦这下子已经舍不得离开明芝的肚子了。因为筠曦很害怕怕,怕自己恨不得想把明芝肚子里的孩子放到自己肚子里的想法被明芝取笑。特别是看到那个从进屋开始就缠着仁旭,现在在明芝旁边系着红发带的那个胖胖的小可爱的时候,这种想法就更加无法抑制地变得强烈了。假如她有孩子的话,假如那个噩梦没有发生,假如她肚子里的孩子还活着,假如那个孩子能像明芝肚子里的孩子一样,在妈妈的羊水里快活地游泳,那么现在,我一定也会开开心心地生活着。过了一会儿,筠曦听见双目失明的婆婆说道:

    “好孩子,你很快就会有宝宝的。要是宝宝长得像你和仁旭,那该多好看哟。”

    听到这话,筠曦真想问婆婆:“妈,您怎么知道孩子长得怎么样?您又不知道仁旭和我长什么样,更不知道我现在的样子有多狼狈多憔悴!”

    此刻,筠曦真想枕在身材瘦小的婆婆腿上,好好说说心里话啊。

    妈妈,妈妈您说的那个孩子,其实曾经来找过我们,曾经在我肚子里呆过。但是,妈妈。来了不久他就走了。知道他在肚子里还不到一天,还没来得及好好爱他,我们的孩子,连可爱的宝宝都没被叫过,就那样离开了。连长什么样都没看到,只在肚子里活了七个星期,然后就那么离开了。妈妈,真的好奇怪哦,就像妈妈您不知道那个自己那么爱的仁旭长什么样一样,我也不知道那个孩子长什么样。真的好想告诉您我们有个既漂亮又可爱的宝宝了,但是好像不能那么做了。难道说曾经是有过,但和我一起就这么死去了吗,那么残忍的事情叫我怎么能向您开口呀。如果告诉您的话,您肯定会受不了这个残酷的打击而立刻晕倒的。像我这样是不可以的呀。所以我们只能就像从来都没有过似的。就像现在的我只能表现得若无其事一样。若无其事的样子。就像什么事都没发生过一样。就如她母亲数十,数百遍的嘱咐,嘱咐又嘱咐的那样。

    ~★☆★★☆★~

    “知道啦?不管看到谁都要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你什么事情都没发生过!从来都没有!”

    筠曦的母亲在筠曦八岁的时候就离开了家,不久后就嫁给了另外一个男人,并且还要照顾那个男人的孩子。所以这个女人跟这个基本上等于被抛弃了的女儿并不是很亲。就在前几个月,一个从八岁后就没在自己面前掉过眼泪的女儿找到自己哭的时候,妈妈怕被谁看到,所以偷偷摸摸的跟女儿说着话……

    “你说你起诉了!你疯了吗!你,难道想毁了自己的名誉吗?还和女婿一起去的?不用说了,你真的是疯了!我说,世上男人都一样!自己的老婆碰到了那种事,谁会就那么算了呢?不说分手已经是不幸中的万幸了。还是老实呆着吧。什么也别想,还是快点儿再要个孩子吧!不管女婿人再怎么好,这种事谁都难说。社会再怎么变,只要有孩子了······”

    其实并不是想听这些才去找妈妈的。实在是因为自己太累了,这些话又不能对仁旭说。真的想扑在谁的怀里痛哭一场,因为是自己的妈妈,就算那样,也应该没什么,所以才找去的。不管怎么样,因为是妈妈,跟妈妈说累的话,以为妈妈至少会抚摸着头问问该有多害怕呀?真的很痛吧?该有多难受呀?之类的话呢。还以为妈妈会一边说着死去的孩子呀,可怜的孩子呀,这么小可怜这可怎么办呀之类的话,一边陪女儿哭呢。曾经还是这么认为的呢。但现在筠曦想冲妈妈喊,想问问她怎么可以这样上自己的心。

    “孩子?就因为怕被抛弃,就用现在这沾满了灰尘的身体再和他睡,再怀他的孩子?哪有那么不知羞耻的?如果孩子那么重要,当初妈妈为什么要扔下我跟爸爸离婚呢?”

    但因为根本就没有发脾气的心情。筠曦最终还是没有说出来,只是听妈妈说。也许是因为筠曦的年龄已经到了可以理解这个经历了两次婚姻的,一生都孤单的老女人的年龄了吧,明白她能对女儿做的也只有这个了。看到紧闭着嘴,用无神的眼神盯着自己的女儿,妈妈最后还是以这句话告结了这次对话。

    “知道啦?不管看到谁都要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你什么事情都没发生过!从来都没有!”

    仍旧怕被人发现的妈妈,看来还是那个偷偷摸摸的样子。

    ~★☆★★☆★~

    虽然很讨厌,但妈妈的一部分劝告筠曦还是准备接受的。就装作若无其事吧。所以筠曦只能若无其事的从明芝的肚子上把头抬起来。明朗的样子,只要不那么瘦的话,谁看都会以为是刚结婚的小媳妇开心的向长辈们请安呢。

    因为要精精神神的,所以就算生日会结束了,也得满脸笑容地参加既是大舅哥又是学长的贞旭哥组织的活动。炎热的夏日夜晚。招待的客人都走了,今天的主角老妈妈也睡觉去了。这样在不宽,也不窄的有草坪的小院里,新的PARTY又开始了。听着音乐,酒杯不断重复着举起放下的样子。

    “来!喝吧!弟妹,不,筠曦!咱们,喝个底儿朝天吧!啊!不如咱们干杯怎么样?为了我亲爱的老婆刘明芝可以顺利生产!但愿肚子里的小家伙也健健康康,也别再折腾你那可怜的妈了,一下子就出来吧!哎,也希望我们的老婆大人的形象快快回来!哎呀!别掐我呀。”

    “干杯!”

    仁旭看上去有点儿过份地开心,筠曦也好不容易,装出了开心的样子碰杯了。接着筠曦把自己杯子里的啤酒一口气全喝下去了。即便这样,仁旭还没有想拦住老婆喝酒的想法。从出院开始,每当睡不着的时候,筠曦都会偷偷的在黑暗的厨房里喝酒。对于说“如果不喝就坚持不下去”的老婆,仁旭不能说“就算那样也别喝”。所以他在“两天只能喝一瓶。如果可以的话,尽量努力地忍住”这个前提下,正在默默地允许筠曦喝酒。

    而且仁旭觉得比起自己憋在黑暗的厨房里喝酒,这样人多一起喝会好些。再加上最近很遵守“两天只能喝一瓶。如果可以的话,尽量努力地忍住”的规定。

    就在这时候,虽然有点儿不安,还有可以和久违的老朋友们聚在一起的那么点儿开心,PARTY看起来似乎正要进入高xdx潮。

    “咱们,来玩儿场游戏怎么样?”

    已经是两个孩子的爸爸的贞旭看来还是童心未泯而且不耐寂寞呀,像孩子似的提出了这个好玩的提议。

    “那么要玩儿什么游戏呀?”

    “如果只是那么玩儿还有点儿没意思。不如这样吧把每个人的名字写在一张小纸条上,每个人抽一张,被抽到的人要接受抽的人给出的惩罚。怎么样?”

    为了配合丈夫的提议,明芝也吹响了口哨。

    “噢!那如果我抽到你的名字的话,我说让你减十公斤的话,你就真的可以减哦?”

    老婆的起哄下,贞旭先是皱了皱眉头,接着又做了“当然不会那样!”的表情说到。

    “不是,别说那么不现实的!就在这儿可以做到的。唱首歌儿啦,用屁股写字啦都可以。”

    “哼!什么呀?那个?”

    看到老婆的反应,贞旭说“我说!这时候沉默就是金!然后就把六个人的名字写在纸条里开始转圈抽了。忽然,仁旭想起了曾经也像哥哥这样,转圈把纸条给他的筠曦当时的样子了。在纸条上写着辣炒白菜,说要给仁旭做,以此做为借口约他的那个可爱的老婆。如果按时间算的话,也只不过是前几个月的事儿而已,感觉真的一下子变得好奇妙。正在这时仁旭的联想被第三个抽纸条的孝珠的声音打断了。

    “姜仁旭。”

    “噢,孝珠抽到了仁旭了?那么,准备让他干什么?”

    在贞旭的再三催促下,孝珠尽量镇定下来有点儿不好意思地看着仁旭。她并没有什么预知力,所以今天也没期待什么抽签这样的事儿。只是向一位一直认识的老人祝贺生日来的,趁着这个机会也期待着看看好久不见的仁旭。其实只是抽签嘛。她的要求也局限在可以在这个有他老婆盯着的有草坪的窄窄的小院做的事情而已。即使这样,孝珠也很开心。过不久,很不好意思地说出了她出的所谓的惩罚。

    “姜仁旭,和我跳支舞吧。”

    这的确是和贞旭说的一样可以在当场做到的小事呀。和唱歌或用屁股写字是一样的。仁旭满脸困惑的样子。他不知不觉地就把视线移向了老婆筠曦那里。看到丈夫为难的表情,筠曦扑哧笑了。

    “看我干吗?规则是规则。快跳啦。”

    老婆这么一句话搞得仁旭是更无奈了,他来到了孝珠面前。搂住了她的腰,当孝珠的手接触到仁旭那宽大的手掌时,她的心跳开始不可抑制地加快。即便对于自己的要求他也许会不大情愿,即便这只是和那些唱歌啦用屁股写字啦那些处罚相似的形式而已。跳舞的时候,两个人的距离已经近得可以感受到彼此呼吸的程度那么近了,而且互相握着彼此的手一起踏着节拍。就在这跳舞短短的时间内,两个人共同踏着节拍形成了一个只属于两个人的小圈圈。光是这点已经让孝珠很满足了。

    筠曦在旁边默默地看着这两个人。夜虫嗞嗞叫个不停的夏夜,在自家院子里草坪上踏着节拍的她的丈夫和她的女朋友的样子。相互握着手转来转去的两个人看上去还真的很配呢。用自己的双脚踏踏实实地踩着草坪跳舞的样子多美呀。好久都没和朋友在一起这样开心地笑的仁旭的样子也是多么好看多么有魅力呀。和连怎么跳舞,怎么笑都忘了的自己是完全不一样的呢。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筠曦拿酒杯的速度开始加快了。跨过孝珠的肩膀看到筠曦喝酒的样子,仁旭开始后悔了刚才没有阻止筠曦喝酒。因为筠曦喝两杯啤酒就会开始傻笑,喝三杯的话就会开始掉眼泪。坐在筠曦旁边的明芝也很很清楚这一点。

    “死丫头,有人撵你呀?喝那么快干嘛?这样的话,就算不醉也会噌到的,真是的。”

    酒精,是多么香的东西,之前筠曦对于这一点是完全不知道的。看上去很妖艳的紫红色的葡萄酒,像用黄金做成的洋酒。透明的白酒。粉红色漂亮的水果酒。辣嗓子的那种感觉是多好啊。喝下去的话全身都会暖暖的。清醒的时候是绝对不会笑得这么开心的。然后会不知不觉地想睡觉。这些朋友们是不会知道不会了解的。因为这个女人还从没到不喝酒就连觉都睡不着的程度,这么不幸的程度。突然,筠曦开始羡慕明芝。非常,非常的羡慕。

    “呵呵,你,你该多好哇!明芝!多好哇!贞旭哥,不,不,现在应该是大舅哥对吧?”

    “看看这孩子!已经醉了!喝着这么贵的酒还哭啥呀?死丫头!这个大肚子大妈有什么可好的?就站那么一会儿脚就会肿。即使走到那个超市,也会怕肚子疼,还要小心翼翼地!还有那个慧莉丫头从睁开眼开始就撒娇!看看这个臃肿的胳膊吧!我也有过像花一样的年轻时节呀!”

    借着酒精的作用。明芝也把从筠曦盯着自己肚子时就一直想说的这句心里话鼓起勇气都说了出来。

    “那就把那个宝宝给我好了?要不我们走的时候带走慧莉怎么样?对,就这样吧!反正刚才抽的时候抽到的也是你的名字啊。嗯?嗯?嗯?”

    这时明芝才发现几个月不见的筠曦好像瘦了好多,因为这样眼珠子就显得更大了,掉下来的眼泪也着实让明芝很难受。只是个游戏而已,就想把孩子领走。这不像是醉话。也不像开玩笑。筠曦,你这到底是怎么了?

    “你,你也很快会有孩子的,筠曦。”

    “不!我不会!我······”

    慌张的明芝,慌张的贞旭,又哭又闹的筠曦,再也看不下去的仁旭抓住了筠曦的手。

    “行了,你醉了。”

    突然,筠曦狠狠的甩开了抓住自己的仁旭的手,狠狠地打了他一巴掌。

    啪!

    筠曦用手打仁旭脸的声音清楚的在院子里响起。到刚才还充满笑声的院子霎时安静了下来。不敢相信眼前发生的这一切的孝珠真的想说两句劝慰的话,却被信宇拉住了。这样尴尬的气氛在筠曦尖锐的声音下又恢复到了原状。

    “别管我!去跳你的舞去吧!”

    筠曦开始讨厌这个笑得那么开心地,和其他女人一起踏着节拍,已经跟自己不同了的,可是却还仍旧那么帅气的仁旭。和往常一样醉了后脸会红红的,舌头也打卷儿,但还是用很尖锐的声音朝丈夫喊道:

    “我没醉!是谁说我醉了?我很清醒!真的很清醒!”

    但是,不管是仁旭还是筠曦,都很清楚。那个被人们认为是“谎话”的事实。

    ~★☆★★☆★~

    “只是有点喝多而已。用湿毛巾给她擦擦脸,让她躺会儿就没事儿啦。怎么就这么粘人呀。这丫头喝酒后的样子还是和上学的时候一样一点都没变。真拿她没办法。”

    在信宇的诊断下仁旭终于放心了。就在这位医生下了“先安定醉酒患者!”这个命令后,屋子里的人都出去了,仁旭很熟练的用湿毛巾给筠曦擦脸,把被筠曦吐得脏脏的衬衫换下来,给她穿上了明芝拿来的新衣服。一句多余的话都没有,只是熟练地照顾着筠曦。那个样子,那个不顾被筠曦打得红红的脸细心的照顾筠曦的样子,看到这个样子的筠曦,孝珠过了好久才拿来了用冰水浸湿的毛巾。

    “用那个敷敷脸吧。好像有点肿了。”

    “谢谢。”

    孝珠看了好一会儿仁旭那帅气的脸庞,然后朝着门口走去了。但走着走着,孝珠实在忍不住了,便转过身来对仁旭说了这样的话。

    “你,到底为了什么这么过呀?”

    “······。”

    “以后别再说什么只要看到筠曦,心情就很好之类的话!你在说谎方面并没有什么潜质!看到这个发酒疯的女人你的心情会好吗?你是傻子吗?”

    在婆婆生日会上喝醉酒发酒疯,还打了丈夫的筠曦,仁旭的脸上还留有的那个巴掌的手印,对于这些,孝珠其实心里面都很清楚,自己并没有发脾气的权利。但还是发火了。就因为筠曦那个丫头实在是太不讲理太刁蛮,还喝醉了酒,仁旭真的瘦了好多啊。对于孝珠来说,世上独一无二的仁旭正为了迎合徐筠曦而忍气吞声地活着。想到这个,孝珠真的好想哭。真的好生气呀。

    “为什么像你这么好的人却要因为筠曦那个丫头在这里受罪呀?如果是我的话······。”

    孝珠很是愤怒地把一直忍到现在都没说出来的话一口气全都说出来了。因为顾及到睡着的筠曦,所以声音尽量压得很小,但还是很激动。

    “如果是我的话,不会让你像现在这样这么憔悴的!”

    听说声音在一秒内可以传到340米以外的地方。所以孝珠的话还不到一秒就被仁旭听到了。孝珠拿出了所有勇气对仁旭说了这些一直以来都很想对仁旭说的话。

    “如果是我的话,一定会像明芝对贞旭哥那样,把你伺候的胖胖的,并且开开心心的过日子。对!如果是我的话,绝对不会忍心让你这么瘦的!”

    刚开始仁旭还以为自己的耳朵有问题呢。现在,这个筠曦的女朋友在说什么呀。她现在对我说的都是些什么呀?正当他完全摸不着头脑的时候,孝珠关了灯,一步一步地走到了仁旭的面前。为了看不到睡觉的筠曦,为了看不到会让自己的勇气一点点消失的仁旭的那个莫名其妙的表情。在黑暗里孝珠一把搂住了仁旭的脖子热情地说道:

    “虽然不知道是什么事儿,如果是我的话,绝对不会因为自己的事情搞得你那么辛苦!如果是我的话,一定会让你比现在幸福、一百倍······。”

    “行了!”

    仁旭狠狠地,把搂在自己脖子上的孝珠的胳膊甩开了。这是怎么回事呀。今天哥哥这酒里到底放了什么毒药呀。搞得筠曦也这样,孝珠也这样。在黑暗中沉默了好一会儿,仁旭一边尽量不让自己的声音发抖,一边冷冷的说道:

    “说是筠曦醉了,看样子你也醉了。管嫂子要个被子,你也躺会儿等酒醒了再走吧。”

    “仁旭!我并没有醉!我现在头脑可是清醒得很呢!其实我······。”

    “你现在并不可能清醒!”

    不管怎么说也和睡觉的筠曦也和两个人还在同一个房间里呢。如果真的清醒的话,申孝珠是不会在徐筠曦也在的屋子里对姜仁旭说出这些莫名其妙的话的呀。就是从现在开始,仁旭开始讨厌孝珠了。就算她不知道筠曦和自己的“秘密”,也不应该对他说这些呀,这瞬间仁旭讨厌她的程度甚至已经升级到了可以用“憎恶”这个词语形容的程度了。

    孝珠呀,就算你不这样我也已经够累了。所以拜托不要这样对我了。

    “申孝珠,虽然我是喜欢你,但那绝不是什么我让你,你让我幸福的那种喜欢呀。”

    因为房间很暗,就像仁旭看不到孝珠的表情一样,孝珠也看不到仁旭的表情。但是她可以想象到好不容易打破寂寞,说出这种话的仁旭的表情。

    “为什么?”

    “因为,你不是筠曦呀。”

    因为想听星星闪烁声音的人不是你呀。因为你不是那个让我发誓直到死也不会对她变心的那个人呀。因为你不是那个我想把身体和灵魂都托付给那个人的人呀。

    声音在一秒内可以传到340米以外。所以还不到一秒,孝珠也就听到仁旭说的话了。而且就在这一秒孝珠已经很明白仁旭的意思了。

    “······。”

    “我很清楚你说这些都是替我担心。但是,那些话还是不说出来比较好。不管是对我,还是对你。”

    如果从结果来看,就像仁旭说的那样,也许真的不应该说这话。不,不是也许,就是不应该说的话。这话应该早在他和筠曦结婚前,在她的这份“爱”还不是个错误的时候就说出来的。但是一个人可以做到在恰当的时间做恰当的事情可不是那么容易的。把握时机要比任何事情都难。真的真的很难。就是现在,孝珠也不知道自己应该在什么时候离开仁旭。孝珠也不知道应该如何收拾这个尴尬的残局,她现在连站的力气都没有了。就在这个时候,从门缝里传来了信宇的声音。

    “申孝珠,快出来。你不是说要把我送到医院嘛。现在就得走啦。”

    ★☆★

    从贞旭家到停车场的距离并不远。但是跟着信宇身后走的这段路,孝珠却感觉好像比三千里都远。如果谁问起为什么?孝珠可能会这么回答。首先,因为身体很累,现在脚已经肿了。再加上,就在刚刚她失恋了。对方听了她的告白后竟然说了句“你的头脑一定不是很清醒”。还有就是,把她从那个屋子里带出来的这个信宇到现在为止一句话都没有说,搞得气氛好紧张。

    像固定住了似的转都不转过来的那个人。虽然只是个背影,但不知怎的,这个样子的信宇让孝珠感到害怕。

    “那个,车在这边······。”

    一次都没转过来过,而且一直走在自己前头的韩信宇终于停住了脚步。信宇开始向孝珠缓缓走来。孝珠看到了一直盯着自己的那双眼睛。往常都笑嘻嘻的眼睛,现在看起来却好严肃。看来是发了很大的火吧,他突然用力把眼前的空罐子踢开,然后一步一步地走到不知所措的孝珠前面。

    “什么呀?你都干了些什么?你为什么要这样?”

    他靠得越近,孝珠就越往后退。当孝珠靠到墙上的时候,孝珠还以为自己就快要挨打了呢。而信宇的拳头并没有打孝珠,而是狠狠地打到了孝珠身后的墙上了。

    打到墙上的拳头开始发抖。他的声音也开始颤抖。

    “说真的,像这样想打女孩子的想法还是第一次有呢。也希望这是最后一次。”

    这个时候信宇可能已经忘了孝珠可是跆拳道四段的这码事儿了吧。用冒着火焰的眼珠子盯着孝珠的信宇真不像个温和的医生,倒像个十足的不良少年。

    “申孝珠!你!拜托以后就别把自己搞那么累了!”

    这时候,孝珠才明白原来刚才的“告白”,这个男人全都听到了。啊,这家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