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雨枫轩> 原创长篇小说 > 社会|历史 > 历史军事小说 > 我的前半生 > 正文 > 第十一章
第十一章



更新日期:2021-07-31 + 放大字体 | - 减小字体 本书总阅读量:

    “没有人,打个比喻。”我立刻否认。

    “你认识了哪个地产界要人?”

    “李嘉诚。”我笑。

    他马上释疑。

    我说:“可林,我不是狗咬吕洞宾,不识好人心,可林,我们原可成为一对挚友。”

    他沉默一会儿,“我现在也没有侵犯你。我甚至没碰过你的手,我已经开始四个中国化了:拥有一大堆不同用途的女朋友——谈心的交心,跳舞的一起疯狂,上床的尽讲性欲。”

    “要死。”我笑骂。

    “子君,说实的,如果我们之间没有希望,我也希望把关系转淡了。”

    淡?如何淡法?我紧张一阵子。与他说说笑笑已成习惯,一旦少这么个人倒也恍然若失。

    我原来是个最自私的女人。

    “你要不要出来谈?”他问,“电话筒开始发烫。”

    “你打算怎么样?”

    “烛光晚餐。”

    “不,你的意思是要同我绝交?”

    “你不能不负出任何代价而一生一世钓住我,是不是?”

    “快说清楚。”

    “我将要调回祖家。”

    我冷笑一声,“黔驴之技,你们这些洋子,一想扔中国女人就说要调回祖家,为着事业如何如何,然后两个月后还不是出现在中环的酒吧,只不过身边换个人。咄!你哄老娘,没这么容易。”

    “我并没有哄你,我现在就向你求婚。”

    “我不嫁洋人。”

    “子君你今年三十六?你别以为机会满天飞,年年有人向你求婚,我是说求婚。”

    可林钟斯强调说,“这可能是你最后一次。”

    “我不介意,”我倔强说,“我决不嫁洋人。”

    “洋人不是人?你这头蠢猪!”

    我不嫁洋人,决不。情愿一辈子孤独,这一点点的骄傲与自尊必须维持。

    我不同子群,我还得对平安两儿负责。

    “大家说再见吧。”

    他沉默很久,然后说:“在电话里说再见?绝交也依赖科学?”

    “对不起,可林。”

    “铁石心肠。”

    我苦笑。

    “你会想念我的,”他诅咒地说,“你会想念我这个君子。”

    我摇摇头笑,他自称君子,如此说来,涓生还好算是圣人——脱离夫妻关系之后还关照我的衣食住行。

    “谁也不知道你在等什么,祝你等到癞蛤蟆。”

    我抗议:“也许一个吻可以把他转为一个王子。”

    可林沉默一分钟,“不要再找我。”他终于挂上电话。

    太现实,刚说完我爱你就开始侮辱人。从头到尾我其实未曾主动与他联络过,但如今水洗勿清了吧。

    我一笑置之。

    跑了,都跑了。

    连这个“男朋友”都走掉。

    我得紧紧抓住我的工作,连工作这个大锚都失去,我会立刻变成无主孤魂。

    周末我到老张处,他已将我做的那团“云”搁在窗台。我用线将‘雨点’串起,钉在‘云’下,正在比划,楼上的房门打开,一个猥琐的年轻男人自楼梯窜下,匆忙间还向我上下打量一番。

    我顿时反胃,乌云满面,准备好演讲辞腹稿。

    没一会儿老张下来。

    我鄙夷地说:“张允信,吃饭的地方不拉矢。”

    他沉默很久,脸上满是阴云,我知道把话说重。

    “何必把这种人往家中带?”还想以熟卖熟的补救。

    “这是我的私生活。”

    “我很替你可惜。”

    他抬起头来,很讽刺地看我,“你是谁?老几?代我可惜?”

    “老张,我真是为你好,你迟早要被这些下三滥利用,你也总得有选择。”我的气上来。

    “完了没有?这到底还是我自己的家,你有什么资格上我家来指名侮辱我?”

    “张允信,你根本不受忠告。”

    “然,你想怎么样?”他像只遇到敌人的猫,浑身的毛都竖起来戒备。

    “你是不是要我走?”我的心情也不大好。

    “你别以为我这档子生意没你不行。”他说。

    他这样说,我很震惊,话都说出口了,我很难下台,于是摆摆手,“别扯开去好不好?生意管生意。”我马上退一步来委曲求全。

    我取过外套手袋,把我那块云状饰物塞进口袋,“我走了。”我说道。

    出门口,我非常后悔,怎么还是这么天真?错只错在我自己,把张允信当作兄弟般,朋友之间最重要的是保持距离,我干嘛要苦口婆心地干涉他的私生活,我太轻率,太自以为是,活该下不了台。

    每个人都有一个弱点,一处铁门,一个伤口,我竟这般不懂事,偏偏去触动它,简直活得不耐烦。子君子君,你要学的多着呢,别以为老好张允信可以襟圆搓扁,嘻嘻哈哈,面具一旦除下,还不是一样狰狞,也许他应当比我更加怒恼,因为我逼他暴露真面目——老张一直掩饰得非常好。

    一整晚我辗转反侧,为自己的愚昧伤感。

    我还以为我已经快要得道成精呢,差远了。

    人际关系这一门科学永远没有学成毕业的一日,每天都似投身于砂石中,缓缓磨动,皮破血流之余所积得的宝贵经验便是一般人口中的圆滑。

    我在什么时候才会炼得炉火纯青呢?

    跟着史涓生的时候,根本不需要懂得这门学问,现在稍有差池,立刻一失足成千古恨。

    张允信拿生意来要挟我。当时如果拍桌子大骂山门走掉,自然是维持了自己的原则,出尽一口乌气。

    但是以后怎么办?我又该做些什么?

    我再也不愿意回到任何肮脏的办公室去对牢那群贩夫走卒。

    一时的嘴快引出这种危机,现在再与老张合作下去,会叫他瞧不起,我怎么办呢。

    蓦然想起唐晶以前向我说过:“工作上最大污点不是做错事,而是与同事反目。”

    我竟犯下这个错,焉得不心灰意冷。

    若与老张拆伙,我租不起那么大的地方辟作工场,亦买不起必需的工具。况且我只有点小聪明,至今连运用烤箱的常识都没有。

    每个人都赞子君离婚之后闯出新局面,说得多了,连我自己都相信。什么新局面?人们对我要求太低,原以为我会自杀,或是饿死,居然两件事都没有预期发生,便算新局面?

    我一夜未眠。

    我倒情愿自己是以前的子君,浑浑噩噩做人,有什么事“涓生涓生”大喊,或是痛哭一场,烟消云散。我足足一夜没睡。

    清晨喝黑咖啡,坐窗前,一片寂寥,雨终于停了,我心却长有云雨,于是把那条自制饰物悬胸,电话响。

    是老张,听到他主动打来的电话,不禁心头放下一块大石,血脉也流动起来。

    他若无其事地说:“今天与造币厂的人开会,我提醒你一声。”

    “我记得。”我亦装作什么都没发生过。

    “一会儿见。”

    “我什么也没有准备。”

    “没关系,我有些图样。”

    “再见。”我说。

    老张尚需要我,我松口气,我尚有利用价值。

    以前与史涓生在一起,如果抱着这般战战兢兢的态度,恐怕我俩可以白头偕老吧?

    我忽然狂笑起来。

    还是忘不了史涓生。

    造币厂代表换了新人,老先生老太太不在场,我有点心虚,紧随着张允信。

    碰巧我们两个都穿白色,他们则全体深色衣饰,仿佛是要开展一场邪恶对正义大战。

    我痛恨开会,说话舌头打结,老是有种妄想:如果我不开口,这班讨厌的人是否会自地球表面上消失?

    张允信出示许多图片给主席看,其中一张居然是我脖子上悬的“雨云”。我讶异,这滑头,把我一切都占为己有!真厉害。

    主席并没有表示青睐,把我的设计掷下,冷笑一声,“这种东西,十多年前嬉皮士流行过,三只铜板一个,叮铃当郎一大串。”

    “太轻佻,没有诚意。”另一位要员亦摇头。

    我低头看自己的手,运气大概要告一段落了,我不应遗憾它的失落,我只有庆幸它曾经一度驾临。

    散会时我们已被黑衣组攻击得片甲不留。

    我默然。

    出到电梯,主席的女秘书追出来,“等一等,等一等。”

    我没好气,“什么事?要飞出血滴子取我们的首级?”

    女秘书脸红红,“我见你胸前的饰物实在好看,请问哪里有买?”

    我气曰:“这种轻佻的饰物?是我自己做的,卖给你也可以,港币两百元,可不止三个铜板。”

    谁知秘书小姐马上掏出两百元现钞,急不可待地要我将项链除下。我无可奈何,只好收了她的钱,把她要的交给她,她如获至宝似地走了。

    在电梯里我的面色黑如包公。

    老张说:“胜败乃兵家常事。”

    “幸亏我尚有生活费。”我说。

    “他们的内部在进行新旧派之争,凡是旧人说好的,他们非推翻不可。”

    我苦笑,“看样子我们要休息了。”

    “不,”老张很镇静,“我们将会大力从事饰物制作。”

    我愕然。

    “两百块一件泥饼?”老张说,“宝贝,我们这一趟真的要发财了。”

    “有多少人买呢?”我怀疑。

    “香港若有五十万个盲从的女孩子,子君。”老张兴奋地说,“我们可以与各时装店联络,在他们店铺寄卖,随他们抽佣——如何?”

    “我不知道。”我的确没有信心,“也许这团‘云’特别好玩。”

    “你一定尚有别的设计。”老张说。

    “当然有。我可以做一颗破碎的心,用玻璃珠串起来,卖二百五十元。”

    “我们马上回去构思,你会不会绘图?”老张问道。

    “画一颗破碎的心总没问题。”我说。

    “子君,三天后我们再通消息吧。”

    我们在大门分手。

    太冒险,我情愿有大公司支持我们。

    窍则变,变则通,我只剩下大半年的生活费,不用脑筋思考一下,“事业”就完蛋。

    回到公寓怔怔的,尝到做艺术家的痛苦:绞脑汁来找生活,制作成品之后还得沿门兜售,吃不消。

    忽然之间觉得写字间也有它的好处:上司叫我站着死,干脆就不敢坐着生,一切都有个明确的指示,不会做就问人,或是设法赖人,或是求人。

    现在找谁帮我?

    又与老张生分了,没得商量。

    黄昏太阳落山,带来一种天地玄黄,宇宙洪荒式地孤独。

    我出门去逛中外书店,买板书、B2铅笔、白纸、颜料,最后大出血,在商务买套聊斋,磨着叫售货员打八折,人家不肯,结果只以九折成交。

    我也不觉有黄昏恐惧,一切都会习惯,嘴里嚼口香糖,捧着一大盒东西回车子,车窗上夹着交通部违例停泊车辆之告票一张。

    “屎。”叹息一声。

    这个车如流水马如龙的撩会,不使尽浑身解数如何生活,略一疏忽便吃亏。

    刚在感想多多之际有人叫我:“子君?”追上来。

    我转头,“涓生。”

    “子君。”他穿着件晴雨褛,比前些时候胖了,可怕。

    我看看他身后,在对面马路站着辜玲玲以及她的两个子女。那女孩冷家清已经跟她一般高,仍然架着近视眼镜,像个未来传道女。

    想到我的安儿将是未来艳女录中之状元,我开心得很。

    “子君。”涓生又叫我一声。

    我仍然嚼口香糖。

    “你怎么穿牛仔裤球鞋?看上去像二十多岁。”他说。

    我微笑。

    他拉拉我的马尾巴。

    “好吗?”涓生问,“钱够用吗?”他口气像一个父亲。

    那边辜玲玲的恼怒已经形诸于色。

    我向他身后呶呶嘴。

    他不理会,帮我把东西放进车尾箱。

    “谢谢。”

    “我们许久没见面了。”

    我不置可否,只是笑。自问笑得尚且自然,不似牙膏挤出来那种,继而上车发动引擎。

    我看见辜玲玲走上来与史涓生争执。

    亦听见涓生说:“……她仍是我孩子的母亲。”

    我扭动驾驶盘驶出是非圈。

    回到家我斟出一大杯苹果酒,简直当水喝,用面包夹三文鱼及奶油芝士充饥。

    我作业至深夜,画了一颗破碎的心,一粒流星,还有小王子及他那朵玫瑰花。

    “再也不能够了。”我伏在桌上,倦极而叫,如晴雯补好那件什么裘之后般感叹。

    真是逼上梁山,天呀我竟充起美术家来。我欣赏画好的图样,自己最喜欢小王子与玫瑰花。小王子的胸针,玫瑰花是项链,两者配为一套,然而我怀疑是要付出版权的,不能说抄就抄,故世的安东修伯利会怎么想呢。

    老张说:“管他娘,太好了。”

    我瞪着他。这个张允信,开头我参加他的陶瓷班,他强盗扮书生,仿佛不是这种口气这个模样,变色龙,他是另外一条变色龙。

    我捧着头。

    “你腕上是什么?”

    “呵,”我低头。

    糟,回来一阵忙,忘了还债给翟君这只手镯所的费用。

    “很特别。”老张说。

    “是。”

    他怎么了?仍然来回三蕃市与温哥华之间?仍然冷着一张脸频频吸烟?

    翟君替我拍的照片如何了?

    想念他与想念涓生是不一样的。对于涓生,我现在是以事论事,对于翟君,心头一阵牵动,甚至有点凄酸,早十年八年遇见他就好。

    “——你在想什么,子君?”

    “没什么。”

    “别害怕,我们会东山再起。”老张说,“去他妈的华特格尔造币厂。”

    “我明白,我不怕。”我喃喃地说,一边用手转动金镯子。

    史涓生当天下午十万火急地找我。

    他说平儿英文测验拿零分,责备他几句,竟然赖坐在地上哭足三小时,他奶奶也陪着他哭。

    我知道这种事迟早要发生,有贾太君,自然就有贾宝玉。

    好,让我来充当一次贾老政。

    赶到史家,看见平儿赖在祖母怀中,尚在抽抽嗒嗒,祖母心肝肉地喊,史涓生铁青脸孔地站在一旁。

    我冷冷地说:“平儿,你给我站起来,奶奶年纪大,还经得你搓揉?”

    余威尚在,平儿不敢不听我的话。

    “为什么不温书?”

    他不敢回答。

    我咳嗽一声,放柔声音,“为什么会拿零分?”

    平儿愤愤地说:“老师默读得不清楚,大家叫她再读一次她又不肯,我们全班听不清楚,都得了零分。”

    我瞠目,小学生胆敢与老师争持,这年头简直没有一行饭是容易吃的。

    平儿说下去:“她是新来的,头一次教书,有什么资格教五年级?顶多教一年级。”

    我听得侧目,明知道不应该在这个时候笑,但也骇笑起来。

    五年级的小学生,因他们在该校念了五年,算是老臣子,厕所饭堂的地头他们熟,竟欺负起老师来了。难怪俗语云:强龙不斗地头蛇,人心真坏。

    “她只配教一年级?”我反问。

    “是,她不会教书。”

    我叹口气,不知道说什么才好,在大人眼中,一年级与五年级有何分别?在小人物眼中,大人是有阶级之别,五年级简直太了不起。我联带想到布朗对我们作威作福的样貌,可是他一见可林钟斯,还不是浑身酥倒,丑态毕露,原来阶级歧视竟泛滥到小学去了,惊人之至。

    我问:“你要求什么?换老师?换学校?没有可能的事,老师声音陌生,多听数次就熟了。”

    涓生在一旁说:“我去跟校长说说。”

    “算了吧,”我转向他,“就你会听小孩子胡诌。坏人衣食干什么?大家江湖救急混口饭吃,得过且过,谁还抱着作育英才之心?连你史医生算在内,也不见得有医者父母心。”

    史涓生被我一顿抢白,作不得声。

    “你,”我对平儿说,“你给我好好念书,再作怪我就把教育藤取出侍候,你别以为你大了我就不敢打你。”我“霍”地站起来。

    “你走了?”涓生愕然,“你不同他补习英文?”

    “街上补习老师五百元一个,何劳于我?”

    “你是他母亲。”涓生拿大帽子压我。

    “你当我不识英文好了。”

    “子君,你不尽责。”

    我笑笑,“你这激将法不管用。”

    “你一日连个把小时都抽不出来?”涓生问我道,“你一点都不关心孩子?”

    史老太太到这时忽然加插一句:“是呀?”

    “我觉得没有这种必要。”我取起手袋。

    “铁石心肠。”史涓生在身后骂我。

    我出门。

    史家两个佣人都已换过,我走进这个家,完全像个客人,天天叫我来坐两个钟头,我吃不消。是,我是自私,我嫌烦,可是当我一切以丈夫孩子为主的时候,他们也并没有感激我,我还不如多多为自身打算为上。

    当夜我梦见平儿长大为人,不知怎地,跟他的爹一般地长着肚子,救生圈似的一环脂肪,他的英文不及格,找不到工作,沦为乞丐,我大惊而叫,自床上跃起,心跳不已。

    我投降。

    我不能夜夜做这个恶梦,我还是替平儿补习吧,耍什么意气呢。

    待我再与史家联络的时候,老太太对我很冷淡,她说:“已请好家教,港大一年生,不劳你了。”

    我很惆怅。

    世事往往如此,想回头也已经来不及,即使你肯沦为劣马,不一定有回头草在等着你。

    我从来没有这么孤立过,一半要自己负责。

    安儿写信来:“……翟叔有没有跟你联络?”

    没有。

    没有也是意料中事。

    你估是写小说?单凭著书人喜欢,半老徐娘出街晃一晃,露露脸,就有如意郎君十万八千里路追上来。没有的事,咱们活在一个现实的世界里。

    我想写张支票还钱给他,又怕他误会我是故意找机会搭讪,良久不知如何举棋。

    对他的印象也渐渐模糊,只是感叹恨不相逢青春时。

    三十六足岁生日,在张氏作坊中度过。

    我默默地在炮制那些破碎的心。

    老张在向我报导营业实况。据他说来,我们的货物是不愁销路的。

    唐晶有卡片送来,子群叫我上她那儿吃饭。安儿寄来贺电。

    不错呀。我解嘲地想:还有这许多人记得我生日。

    史涓生,他不再有所表示。

    我终于活到三十六岁,多么惊人。

    “我把图样跟一连串中等时装店联络过,店主都愿意代理。”

    “中等店?”我自鼻子哼出来。

    “看!小姐,华伦天奴精品店对你那些破碎的心是不会有兴趣的。”

    “怕只是怕有一日我与你会沦落到摆地摊。”我闷闷不乐。

    “你可有去过海德公园门口?星期日下午摆满小贩,做够生意便散档,多棒。”

    我说:“是的,真潇洒,我做不到。”

    “子君,你脱不掉金丝雀本色。”

    “是的。”我承认,“我只需要一点点的安全感。”

    老张自抽屉里取出一件礼物,“给你。”

    “我?”

    “你生日,不是吗?”

    “你记得?”

    他摆摆手,“老朋友。”

    “是,老朋友,不念旧恶。”我与他握手。

    我拆开盒子,是一只古玉镶的蝴蝶别针。

    “当年在嘛罗上街买的。”他解释,“别告诉我你几岁,肖蝴蝶的人是不会老的。”

    他把话说得那么婉转动听,但我的心犹似压着一块铅,我情愿我有勇气承认自己肖猪肖狗,一个女人到了只承认肖蝴蝶,悲甚,美化无力。

    电话响,老张接听,“你前夫。”

    我去听,史涓生祝我生日快乐。我道谢。

    我早说过,他是一个有风度的知识分子,做丈夫的责任是他舍弃了,但做人的规矩他仍遵守。我不只一次承认,不枉我结识他一场。

    “有没有人陪你?”涓生说。

    “没有。”我说。

    “今年仍然拒绝我?”

    “你出来也不方便。”我简单地说:“别人的丈夫,可免则免。”还打个哈哈。

    “你的礼物——”

    “不必了,”我冲口而出道,“何必珍珠慰寂寥!”

    他默然,隔了很久也没有收线,我等得不耐烦,把话筒搁上。

    老张把一切都看在限内,他闲闲地说道:“子君,你最大的好处是不记仇。”

    我苦笑。人家敢怒不敢言,我连怒也不敢,即使把全世界相识的人都翻出来计算一遍,也一个也不恨,除了恨我自己。

    “同你出去好不好?去年咱们还不是玩得很高兴吗?”

    我摇摇头。

    “我同你到杨帆家去,叫他唱《如果没有你》给我们听听。”

    我摇摇头。

    “到徐克那里去看他拍戏,他也许已经拍到林青霞了。”

    “别骚扰别人。”

    “我新近认识郑裕玲,这妞极有意思,多个新朋友,没什么不好,我介绍给你。”

    我说:“人家哪有兴趣来结识我。”

    “子君,是不是我上次把话说重,伤害了你?”

    “没有,老皮老肉,又是老朋友,没有了。”

    “子君,我害怕,你脸上那种消极绝望的表情,是我以前没看见过的。”

    我想到那个梦,在梦中看见那个自己,就是老张现在看到的子君吧。你别说,是怪可怕的。

    “我很累,我要回家。”

    “子君——”

    “不会有事的,我总有力气同环境搏斗。”

    但其实巴不得一眠不起,久不久我会有盼望暴毙的时刻。

    到家,电话铃不住地响。

    准是子群。

    好心人太多了。

    我取起话筒。

    “子君?”是个男人。

    “是我。哪一位?”

    “子君,我是翟有道,记得我吗?”

    记得?记得?原以为心头会狂跳,谁知却出乎意料地平静。“你在哪里?”我听得自己问。

    “在香港。”

    “你到香港来?干什么?”

    “讨债,你欠我一百五十元美金,记得吗?”他笑,“代你垫付的。”

    “是的是的。”

    “还有送货,你有一叠照片在我此地。”

    “是的是的。”

    “其实我是来做生意。”

    “是的。”

    “我们可以见个面?”

    “今天?”

    “今天!今天只剩下六小时,为什么不呢?”他说,“出来吃顿饭可好?”

    “你住哪里?”

    “我爹妈的家,在何文田。”

    “我们在尖沙咀码头等。”

    “旗杆那里?”他问。

    真要命,十七岁半之后,我还没有在旗杆那里等过人。

    放下话筒,简直呆住。

    翟君回来了,而且马上约见我。

    我飞快地装扮起来,飞身到尖沙咀码头,比他早到,站在那里左顾右盼,不由得想起小时候的情况来,约男朋友的地点不外是大会堂三个公仔处、皇后码头及尖沙咀码头。

    我低下头笑,谁会想到若干年后,我又恢复这种老土的旧温情?安儿知道的话,笑歪她的嘴。

    翟君来了。

    他就是走路,也充满科学家的翩翩风度——我知道我是有点肉麻,不过能够得到再见他的机会,欢喜过度,值得原谅。

    翟有道淡淡地向我打招呼,一边说:“天气真热。”

    我这才发觉自己背脊已经出了一身汗,白色衬衣贴在身上,是紧张的缘故。

    他打量我,“你还是一样,像小安的大姐。”

    我笑笑,“小安好吗?”

    “这次我直接自三藩市来,没见到她。”

    “我的电话地址不是她给你的?”我问。

    “呵,是我早就问她要的。”他伸手进袋。

    我窝心一阵,颇有种大局已定的感觉。

    “子君,打算带我到哪儿去吃饭?”

    “你爱吃什么?”我问。

    “自制斑戟,加许多蜜蜂酱那种。”他提醒我。

    我微笑,“明早再吃吧,现在去吃些普通点的海鲜。”

    “白灼虾,我最喜欢那个。”

    “我请客。”

    他并没有与我抢付帐。

    饭后我们一起散步……

    我问,“你在香港要逗留多久?”

    “多久?我不回去了,我是应聘而来的。”

    “啊?”我喜出望外,张大嘴,愕然地没有表情。

    他是为我而来?不不,不可能,一切应在机缘巧合,他到了回家的时候,我偏偏又在这里,他在此地没有熟人,我们名正言顺地熟络起来。

    这也已经够美好了,我并不希冀谁特地为我千里迢迢赶来相会,凡事贵乎自然。

    “很多事不习惯,”他摸摸后脑,“回来才三天,单看港人过马路就吓个半死,完全不理会红绿灯。”

    我笑,“为什么忽然之间回来。”

    “不知道,想转变环境。父母年事已高,回来伺候在侧也是好的。”

    我鼓起勇气,推销自己:“你有空会常常跟我联络吧?”

    “哦,自然。”

    “家中可多亲戚?”

    “很多。”

    大概都忙着同他介绍女友,我想,无论结局如何,多翟君这个朋友,绝对是好事。

    当夜他送我返家。在门口我同他说:“好久没这么高兴。”的确是衷心话。

    他说:“我也一样。”他的表达能力有进步,比在温哥华好得多。

    我们依依不舍地道别。

    第二天我边工作边吹口哨。

    老张白我一眼,不出声。

    我吹得更响亮。

    他忍不住问:“什么时候学会的?”

    “开心的时候。”

    “是吗?你也有开心的时候?”

    他挪揄我。

    我不与他计较,继续哼哼。

    “第一批货,共三个款,每款三十种,已全部卖清。子君,你的收入很可观,我将开支票给你,不过店主说项链如能用彩色丝带结,则更受欢迎。”

    我耸耸肩,“我无所谓,一会儿就出去办。”

    “你再想些新款式如何?”

    “暂时想不出来。”我擦擦手。

    “发生什么事?”他疑惑地问,“子君,原谅我的好奇,但我无法想象昨日的你与今天的你是同一个女子。”

    我太开心,要全球享用我的欢欣,冲口而出,“老张,他来了,他来看我。”

    “啥人?”

    “喏,我跟你说过的那个人。”我有点腼腆。

    “啊,他来看你?”老张放下手中的泥巴。

    “不是特地。但无论如何,我们昨天已开始第一个约会。”我说。

    老张脸色凝重。

    “怎么?你不替我的好运庆幸?”

    “他爱你?”

    “老张,活到这一把年纪,什么叫爱,什么叫恨?”我说,“我们于对方都有好感。”

    “子君,别怀太多希望,本质来说,你仍然是很天真的一个人。”老张批评,“不够专业化。”

    我笑问:“做人还分专业化、业余化?”

    “子君,”老张说,“告诉你,这件事情未必顺利,他接受你,他的父母未必接受你。

    “言之过早,”我说,“不知多少年轻女孩看着他晕浪,他未必会挑我。”

    老张凝视我,“子君,你瞒不过我,你若没有七分把握,就不会喜上眉梢。”

    这老狐狸。

    “年轻小妞有很多不及你,子君,你这个人可有点好处。”

    青春以外的好处?恐怕站不住脚。

    “他知道你的过去?”老张问。

    好像我有什么见不得人的案底。

    我很戏剧化地说:“我都同他讲了:我曾是黑色九月的一分子,械劫诺士堡又判过三十年有期徒刑,金三角毒品大量输入北欧也是我的杰作。婚前最重要是坦白,是不是?”我瞪大双眼看着老张。

    “你是益发进步了。”老张被我气得冒气泡。

    “过去,过去有什么好提?”

    “他知道你有孩子?”老张契而不舍。

    “知道,”我说,“他同安儿是朋友。”

    “你有前夫。”

    “没有前夫何来孩儿?”我说,“唏,天下又不是剩我一个离婚妇人,拿我当怪物,人家辜玲玲何尝不是两个孩子之母,还不是俘虏了史涓生医生吗?”

    “史涓生是弱能人士,”老张咕哝,“他不是。”

    “好,我听你的劝告,我不会抱太大的希望。”

    我埋头做我的陶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