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雨枫轩> 原创长篇小说 > 恐怖|科幻 > 悬疑推理小说 > 野游队历险记 > 第一卷 > 第八章 初探桃花岛
第八章 初探桃花岛



更新日期:2012-12-14 + 放大字体 | - 减小字体 本书总阅读量:

 
 
    最近几天天气为炎热,早上空气中就蒸腾着一股股热浪,一些嫩绿的树叶好像都被晒蔫了,不论是宽阔的大街上还是狭窄的小巷子里,很少有出入的足迹,火热的太阳似乎想起了当年“两个兄弟”的光辉时代,憎恨起那个射日的英雄来。于是中午时分更是攒足了能量,把光滑的水泥地面烤的像个滚烫的油锅,我们光乎乎的脚丫一碰到它就像烫熟了似的,贼疼贼疼的,而这时却成了知了的乐园。它们黑压压的群聚在大柳树上,演奏着空前热烈的音乐会,把我们的耳朵灌得满满的,几乎听不到别的声音了。
 
    “难道这么美好的周末要在家里度过吗?岂不是太无聊了?”我看着窗外毒辣的阳光沉思着。
 
    不知不觉又想起了在野外逮野兔、抓小鱼、爬高山、钻涵洞等充满新奇而又趣味无穷的生活。那种愉悦的感觉是骨子里的兴奋,是精神一种最美的释放。于是又按捺不住内心的激动和热情,挨家挨户的使劲喊叫着,不一会儿的功夫所有的野游队员都聚齐了,原来他们和我都有着一样的热情。唯一奇怪的就是不见副队长大赞,也不知道他跑到哪里去了。
 
    即使外面再热,哪怕有风雨雷电也休想阻挡我们探险游玩的心。这不我们走在阳光底下,就哼起了歌谣。“啦啦啦,哩哩啦啦啦!啦啦啦!”
 
    “锋哥,咱们去哪里啊?天气这么热,去河里洗澡吧。多凉爽啊!”二洋张着大嘴,吐着舌头一脸得意。
 
    “去你的,水鸭子,老是洗澡多没意思,我看还是去一个新的地方,或许能有意外的惊喜发现。”乾乾及时回应着。
 
    “嗯,我赞成乾乾的建议,我们应该去一个新的地方,我们的目标就是不断发现新的“大陆”,不断带来意外的惊喜。”我兴致高昂的说道。
 
    大家都一致赞成我的意见,可是,当决定去哪里?大家又泛起了嘀咕,没了主意,我想了半天,脑子灵光一现,想起了一个神秘的地带。
 
    “我有主意了,哈哈!咱们沿着洪河一桥的东面,一直向南走,那边我们没去过,那边有一大片树林,或许里面有什么稀奇的东西。”我激动的跳起了“扭屁股”舞。
 
    “哈哈!吆!又要去探险了,太棒了!”二赞和梦坤高兴的举着“神棍”相互击打着,其他队员也都乐得开了花。
 
    穿过洪河沿岸的树林子,很快就抵达了洪河一桥,一路上树荫密布,河风清爽宜人,别提有多惬意了。桥的南面是一座很小的砖窑,推土机把土地一层层的挖深以不断的供应砖的原料,在砖窑的西面就是紧挨着洪河东岸的地方,筑起了高高的土堆和又宽又高的土墙,我们一部分队员沿着土堆土墙走,一部分在下面的野草地里行走。下面的野草地里有几个高大的坟冢,长满了一种长长的藤蔓,隆隆用“神棍”特意敲了敲,看看里面是否有隐藏的野兔或者小鸟之类。果不其然,里面快速飞出了几只野鸟,“喳喳!”叫着去向了另一片树林里,三水等细细观看了一番,里面竟藏着一个鸟巢,可惜是空的,并没有鸟蛋。
 
    继续向前走,来到一个小水塘前,这其实是因为挖土而形成的一个大水坑,里面很浑浊,飘着一根青黑色的木头,是一些坟墓里用于做棺材的。
 
    “锋哥,你说里面会不会有鬼啊!”胆小的老凯又开始大惊小怪了。
 
    “你再大惊小怪,我就把你扔进去!”二赞得意的说道。
 
    老凯急忙的闭住了嘴巴,瞪着二赞,似乎又要使铁头功。我们继续向前行进,来到了一条狭窄的小道,两面种了玉米、豆子等一些农作物。再继续前行,眼前的景色让我们大吃一惊,只见小道的两旁长满了各式各样的树木,有常见的杨树、槐树、榆树、圆枣子树、柳树以及许多叫不上名字的各种树木,玲琅满目,美不胜收。还有大片的桃园,以及一个大大长长的水塘,里面长满了大片青青的芦苇,传来了众多鸟儿、知了的叫声。


    我们在此“世外挑源”转了大半天,“喊啊!”,“跳啊!”玩的不亦乐乎。随后摸摸肚子,瘪瘪的,饿的感觉袭上心头。于是,我吩咐,二赞带领一路人马,去捉些知了,拔些野菜等;乾乾、二洋带领另一路人马去捉些野鸟、抓些野鱼等。我和三水、隆隆等负责警戒并准备柴火等。
 
    突然,南门闯进来一群和我们一样的同龄人,看样子像是邻庄东林村的,前面的一个留着三七分的头型,个子很高大,在他后面是一个秃着头,拿着一根长棍的家伙。我立刻警惕起来,把手中的“神棍”攥紧。东林村与我们的西林村紧挨着,大部分以洪河为界,东林村的那帮家伙们是我们的死敌,经常和我们西林村打架。记得有一次,我们西林村的一支野游队曾经被东林村的一伙大个子们包围了,吃了很大的亏,才脱离了险境。这次,他们竟然主动送上门来,看我怎么收拾他们,我暗暗鼓劲。
 
    他们有九个人和我们差不多。可是目前只有我和三水、隆隆三个人。大将乾乾、二赞、二洋等人都去了远方,已经看不到他们的身影。正在我焦急之际,三水给我出了个不错的主意,让隆隆负责去寻找其他队员。我和三水隐藏在暗处,观察他们的行踪,看好时机,必要时用弹弓给予攻击。
 
    “飞哥,哈哈,这次我们可以把芦苇丛里的鸟蛋一锅端了,来一个美味的鸟蛋大餐。”一个矮个的家伙嘴里似乎抹了油,向留着三七分的大个呱呱的说道,简直就是一个十足的汉奸模样。
 
“这家伙可真卑鄙,他竟然要把鸟窝全端了,让鸟类的后代全军覆没,真是个不怀好心,贪得无厌的家伙。看我怎么收拾他!”我悄悄地对三水说道。
   
    他们已到了芦苇荡旁边,矮个正要进入里面,此时我已拉紧了弹弓,瞄准了他的大腿。
 
    “嗖!”弹弓子径直向着矮个飞了出去,“哎吆!哎吆!”矮个立刻捂住了大腿,向四周快速的瞥了一眼,然而却什么也没看到,只是一些树木和密密麻麻的高草。
 
“你怎么了,马蹄子?”,其他家伙急忙问他。
 
“我不知道被什么东西打了一下,好疼!”

    矮个在地下找了一圈,找到了一个圆圆的石子。他捏起地上的石子拿给大家看,这下大家似乎都明白了。
 
    “这家伙外号竟叫马蹄子,哈哈,真有意思,弹弓子的味道应该不错!”我趴在草丛里从心里默默说道。
 
“谁打的弹弓子,快点出来!饶你不死!”秃头拿着长棍用力敲着地面使劲大喊着。
 
可是四周除了鸟和知了的叫声,并没有任何一点人的踪迹。
 
“可能,谁在远方打鸟的,没注意打到这里的吧。”三七分大个说道。
 
    于是,他们又向芦苇荡进发了。这次矮个没有在前面,而是换了一个穿黄背心的家伙,他悄悄的扒开芦苇荡,在刚要进去的瞬间,他的大腿也挨了一石子。
 
“哎吆!哎吆!疼死我了,他使劲捂着大腿,表情很痛苦。”
 
“周围有隐藏的人,大家快准备武器。”三七分大个吩咐道。
 
“谁打得弹弓,妈的,快给我滚出来,混蛋!”秃头气愤的呲牙咧嘴。
 
“您爷爷我打的,有本事你过来呀!”我朝他们做了个鬼脸。
 
    他们一惊接着在秃头的带领下,快速向这边冲过来,我和三水赶紧向北方撤退。经过一处小水沟,我们爬上了一处高坡,这时乾乾等一路人员都过来了,我们在高处用土坷垃向他们猛攻,打得他们措手不及,其中我用一块比较硬的坷垃砸在秃头的屁股上,疼的他嗷嗷直叫。不得已他们只能向南方撤退,这时,二赞又带领着另一路人员围攻过来。
 
    “你们这帮臭狗屎!看我二赞不将你们碎尸万段!”二赞用力挥舞着“大头神棍”勇猛的冲向敌阵。面对着前后夹击,他们没有了勇气战斗,只得举起双手或者用树枝挑起自己的背心投降。飞哥和矮个马蹄子非常狡猾早就找了个缝隙逃了出去,快速跑向远方,只剩下秃头不服气,攥着拳头要与我们单挑。
 
“别看你们这么多人,我可不怕你们,老子要让你们看看厉害!”秃头皱着眉头,一脸不屑的神气。
 
“臭秃头,让我来收拾你。”二洋一个箭步冲了上去。二洋用的是孟坤擅长的“高腿脚”,身子侧倾在空中,脚跟踹向秃子的胸部。只见秃子迅速躲了过去,转而甩起右腿向二洋的腰部踢去,二洋急忙用胳膊挡住。几个回合下来,双方各有胜负,约莫同一个水平。
 
    看他们打得难解难分,我们急的上蹿下跳,恨不得上去把秃子打成肉饼,但是我们野游队向来不做那种“以多欺少”的打法。最终三水看出了秃子的弱点,帮二洋出了一个绝好主意,用了一招“醉拳”的招数,成功击败秃子。秃子虽败下阵来,但是仍不死心并放出狠话“有机会还要再与我们大战”。
 
    随后,我们放走了秃子,等着他回家“修炼”,到时再与他一决高下。我们照例美餐了一顿,老凯吃的满嘴流油,还不忘一个劲的为二洋叫好,席间大家又开始了闲聊。
 
    “臭老凯,你也就是一个胆小能吃的猪!”二赞一边吃着嫩美的鱼肉,一边嘲笑着老凯。
 
    “对!老凯就是个笨猪!那次出去探险,他竟然被一只大野猫吓得尿裤子啦!哈哈哈哈……”孟坤、园庆一幅幸灾乐祸的样子。
 
    “你们才是猪呢,那次要不是你二赞笨的像猪一样,那个到手的肥兔子能跑啦!你竟然一个人守着一个小口都没守住,还当大将呢!你赶紧撒泡尿照照你吧!”说完这句话,老凯脸上神气多了。
 
    二赞还没等老凯说完,气的把鱼骨头扔向了天空,把袖子一捋准备要和老凯干上一架。老凯也不示弱,虽然个头和年龄都比二赞小不少,但是老凯的铁头功还是相当有威力的。
 
    眼看一场大战即将来临,我及时上前制止了他们。
 
    “别再搞些无用的争端了,我们去芦苇荡里看看。”
 
    “哇!去芦苇荡!哇!太妙了!我早就想进去探寻一番了!”刚才还相互怒视的两人立刻两眼放光,喜悦的脸孔上泛起了红光。
 
    “里面肯定有不少鸟蛋啊!”二洋和乾乾得意起来,似乎想到了鸟蛋的美味。
 
    “大锋,我有个提议,我们应该保护这些鸟蛋,它们比较稀缺,不要再摸了。”三水对我提醒道。
 
    “嗯,赞同三水的建议,应该加以保护。”我短暂思考了一下及时向全队下达了命令。
 
    芦苇很高很密,里面传来众多水鸟的喳喳声,似乎在激烈抗议我们进入它们的领地。风儿吹动,芦苇随风摇摆,发出一种和谐的乐声,颇有几分陶醉,不过对我们来说更充满了神秘感。
 
    刚进入芦苇荡五六米左右,隆隆第一眼就看见了一个很大的鸟窝。它紧紧的架在几颗粗壮的芦苇上,我们都围了过来,翘起脚尖,把芦苇轻轻向一边拉,看到了里边躺着四个浅红色花纹的鸟蛋,让我们惊喜万分。我们野游队员都挨个用手摸了摸,一脸的激动。这还是我们第一次摸到水鸟的蛋呢,只是我们搞不清是哪种水鸟下的蛋。是那种黑色的鸟吗?长脖子长腿的?还是那种白色的精灵呢,像公主一般美丽的家伙?更或者还是那种棕色的充满神秘感的怪鸟呢?
 
    继续前进,我们又陆续发现了白的鸟蛋,灰色的鸟蛋,浅蓝色的鸟蛋,大的,小的,椭圆的,圆的等等一大堆,简直就是一个天然的“水鸟王国”。更让我们惊奇的是,我们看见了一个超大的鸟窝,直径竟然有半米,十几枚大大的略微带点浅蓝的鸟蛋安静的躺在里面,二洋特别想偷拿几个,被我和三水制止了。我们猜测它可能是野鸭蛋或者鸬鹚蛋,或者是更为神秘的鸟儿下的蛋。我们在周围巡视了一番,由于此地水深已经快要没过我们的腰部了,而且水下可能藏有蚂蝗或者水蛇等具有攻击性的家伙,我们及时回到了浅水区,顺着原路出了芦苇荡。
 
    我们又沿着芦苇荡的外延探寻了一番,发现芦苇荡北面是个长条形的水塘,里面有不少的鱼儿,不过水面上长满了水草和藻类,而且有很多刺人的家伙。而这边只有少数的芦苇,比较矮,并没有水鸟在此处筑巢。最北面呈三角形,长满了密密麻麻的杨树林,里面可能藏有野兔、野鸡等。东面分为上下两层,上层是一条羊肠小道,长满了杂草及很多刺人的茂盛的矮树,下面长满了青草以及河边上高大的柳树。南面和西面全是桃园,在桃园的边界长满了槐树、杨树等紧挨着就是密不透风的芦苇荡了。我和三水判断这片芦苇荡里可能藏有几斤沉的黑鱼、青鱼等。
 
    此时天气阴暗下来,可能有暴风雨要来临了,不易在此地久留。我们沿着桃花园中的一条小土路,穿过一小片槐树林,来到了洪河岸边。此处洪河岸边长满了拉拉秧,一不小心就会被刺一下,那滋味可不舒服。
 
    “锋哥,这真是一个神秘的地方,有桃源、有芦苇荡、有水塘、有坟墓、有各种各样的树以及众多的鸟儿,太神奇了,而且紧挨着长长的洪河。真不错!嘿嘿!”乾乾兴奋的说道。
 
    “对!乾乾说的很对,我们以后会多来这里探险游玩的。”我一边用木棒试探着水深,一边督促大家一定要小心过河。
 
    此处虽然河水不深,但是河流湍急,必须要脚下站稳,更为可怕的是藏有一些很深的水坑,里面有大量的沙子,看不见的暗流急易形成漩涡,一旦掉进去,后果不可想象。由于我们经常淌水过河,能够对水下地势做出准确的判断,所以我们并不害怕。
 
    我们每个人都拿着两米长的“越棍”(越棍,是我们用于过河,爬山,练武等用的一根两米左右长的木棍)以试探地形和水深以及稳定自己。
 
    在河水中,我们用越棍探到好几处深坑,顺利的躲过一劫,如果没有越棍的帮助后果无法想象。我们顺利的抵达了洪河西岸,一路北上,经过“麻网池”,(麻网池,一处充满诡异的地方,是一个神秘的水塘,里面藏有大鱼,并且有不少人在里面蹊跷的死去,据老一辈传说那里面可能藏有水鬼,我们会在后面的章节里再提及到。),经过洪河沿岸的杨树林带,回到了我们野游队的西林村大本营。
 
    当天我们经过一番激烈讨论,把此处“世外桃源”命名为“桃花岛”,并让三水绘制出了桃花岛全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