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雨枫轩> 原创长篇小说 > 社会|历史 > 历史军事小说 > 亲爱的苏格拉底 > 正文 > Chapter 38
Chapter 38



更新日期:2021-07-30 + 放大字体 | - 减小字体 本书总阅读量:

    甄暖顿时像被抽了一耳光,脸颊火辣辣地发烫。

    行李箱?

    她脸皮薄,言焓的轻笑叫她难为情极了。

    小松却没听出来,道:“对啊,真厉害。不过我觉得,犯罪心理也很神奇。”

    “是的。”言焓宽容地表示赞同,“让我想起九几年,fbi不顾州属警方建议,用犯罪心理将嫌疑人误判为白种人,让黑人凶手多杀了一批无辜少女。”

    甄暖今天憋气够了,顶嘴:“我的推测或许不对;但你怎么确定是行李箱?”

    “你那是猜测,不是推测。”

    甄暖不吭声。

    他上前从她手里拿过手术刀,指指死者的大臂:“尸斑坠积过程中,被压住的地方是白色,有压痕。”手术刀下移,滑到小手臂,

    “但小手臂没压痕也没尸斑,为什么?”

    甄暖急道:“她蜷缩侧躺着,大手臂压在地上,小手臂抱着腿,竖着,当然不会有压痕和尸……”

    她瞬间惊得哽住。

    人死了,哪里会自主地抱着自己?她的小手臂会垂下来形成尸斑和压痕。除非有什么困住她的手让她无法自然伸展。

    言焓见她满脸通红,知道她想通了。

    他脸色敛了半分,语气微凉:“工作时记得三思而后言,不要赌气。”

    甄暖脸红得滴血。

    她暗恼自己竟负气工作,知错了。她努力调整了心态,问:“为什么一定是箱子,不是别的束缚物?”

    他随意抛出两个字:“经验。”

    甄暖:“……”没办法交谈了。

    言焓再次指向死者的身侧:“髋部和大臂压着地面,是白色。因为太白,很难看见这两个浅浅的凹痕。”

    甄暖凑去细看,白白的眼花。

    她转头看大屏幕,由于偏了角度,反而很清楚。大臂和髋部有两条笔直的凹痕,方向不一,粗细相当。

    她愣了,重新和小松把尸体扶起来摆成环抱的姿势。当死者双腿屈起手臂抱住自己时,两条凹痕平行了!

    “这是行李箱内层的两根拖杆?”

    “聪明。”

    “……”

    甄暖想反驳说也有可能是别的东西,话到嘴边咽了下去。

    经验,在刑侦中是一种无法描绘的本领。

    她没有怄气,只佩服他毒辣的眼睛。难怪年纪轻轻就当队长。

    甄暖别过头,把刚才的发现记录下来,不动声色地深吸好几口气,稳定了心情继续检查。

    她着重查了死者两边的手掌手指和手臂:

    “手腕有旧伤,有自杀倾向;但并没有防卫型伤痕。”说明两种情况:死者没有反抗,或者,来不及反抗。

    没有反抗=信任凶手,或者,失去了反抗能力(睡眠?药物?)

    来不及反抗=凶手瞬间制服或击毙死者。

    “左大臂外侧有一处挫伤。这个……”她忍不住轻呼,“太好了。有人打过她,在她手臂上留下了花纹。”

    小松一看,左臂上一块螺旋形间隔很粗的青痕。

    “宽2.6cm,长4.8cm。”虽然青色有所扩散,但花纹仍清晰可辨。

    甄暖为了确认,切开一小块表皮到显微镜下观察:“新伤,形成时间不长,应该发生在死前不久。只在皮肤组织的最上层,没有下扩,可以反应施虐器具的外形。”

    说完,她无意识看看言焓,他又坐回椅子里了,没什么表情,也没有赞许,仿佛这是她应该做到的。

    小松:“这么说,死者被一个印有粗螺旋花纹的鞭子或棍子打过?”

    “不是。”甄暖摇头,“死者应该穿过一件印有粗螺旋花纹的衣服。”

    小松愣了愣,心生赞叹。

    甄暖转身把刚才剥离的衣服拿出来,一件件翻看:“没找到,这些不是死者死亡时穿的衣服。”

    言焓在闭目养神,只觉黑暗中,那个絮絮叨叨又异常柔软的声音听着还真舒服。

    “死的地方应该在室内。人死后会尸僵,如果不在室内,凶手很难在短时间找到合适死者的衣服替换。尸体僵硬后,衣服就很难穿上去。”

    小松:“那之前她穿的什么,贴身的衣物怎么会有这么粗大的花纹?”

    安逸的环境瞬间消失,言焓一下子睁开清黑的眼眸。

    他眸光一挪,落到淡蓝色的屏幕上,盯着惨白皮肤上粗粗的螺旋纹看了几秒。他掏出手机,拨了号码出去:

    “关小瑜。”

    甄暖看一眼挂钟,凌晨5点半。

    “我让小松发一张照片到你电脑上,是浴袍的花纹。你尽快把花纹细化出来。”

    小松听了,不等吩咐便乖觉地脱下手套,开电脑发邮件。

    甄暖更是张口结舌,又看看那个花纹,可不正是浴袍!她几乎要震惊于他的“经验”,又或者,联想力?

    言焓很快打通另一个电话:“侦察员们7点出去走访,先不用一个个查客人。56个农家乐,23家宾馆酒店,10个度假区,让每家拿出客房的浴袍拍照带回来。”

    对方很激动:“太好了!没有死者面貌本来很难查,这下能大大减少工作量,不用大海捞针了。言队,跟你办事就是轻松。”

    言焓朗朗地笑出一声:“不是我的功劳,是新来的法医小姐。”

    甄暖的心突地一磕,又因受之有愧而再度脸红。

    她局促地看过去,他并没看她,椅子转过去一半,只有一个轮廓分明的侧脸。

    她对小松道:“准备解剖了。”

    小松已发完邮件,戴上手套过来辅助,问:“y型切法吗?”

    “嗯。”甄暖拿起手术刀,熟练地从死者两侧耳后下切,经胸腔一路切到腹股沟,几乎没有停顿。

    小松不经意瞪大眼睛。

    言焓亦看在眼里。

    她的基本功和刀法相当出类拔萃,能媲美外科医生。刚才剥头发时也是这般,动作毫不拖泥带水,干干净净的。

    切开尸体后,甄暖很快发现几处外部检测时看不清的皮下青肿。她对伤处组织一个个采样,分门别类仔细检查描述,用语音视频记录。

    死者体内并没发现重伤和断骨,死前挣扎不剧烈。

    甄暖切开胸骨,把器官取出来递给小松观察记录和拍照,取切片待检验。她边手术边交代:“留做病理分析,更准确地确定死亡时间。”

    “嗯。”

    又打开胃部:“胃里的食物尚未完全消化,一起检验。”

    随后,甄暖抬起死者的头颅,把所有的伤痕统计、描述、测量、拍照、并尝试提取伤痕边缘沾染的异物,那通常是凶器留下的痕迹。需专门的伤痕分析,确定凶器的大小材质等等。

    “这里……”她从死者头顶的撕裂伤里夹出一粒极小的红色不明碎片。

    一切有条不紊地进行。

    观察和提取完毕后,是开头盖。

    她沿着耳后的切口下刀,切去头顶。

    言焓静静看着,连做切片的小松也忍不住抬头望向视频墙里放大的手术过程。

    她的动作太干净漂亮。

    剥离头皮时,走刀游刃有余,不伤骨头和皮肤,更不让血肉残存于头骨之上。

    四周落针可闻,只有刀片割过头皮和头骨的悉窣声。

    言焓的目光渐渐从她的手挪到她的脸上。

    她拧着眉心,皱着小小挺挺的鼻子,十分严肃地抿着嘴。

    言焓稍稍走神,想起夏时学医时手术课总能拿满分。

    记忆里,阿时的手,纤细,修长,白皙,漂亮;

    他一直清晰地记得她小手的触感:柔软,小巧,清凉,异常的温柔;会紧紧抓住他的手,会轻轻捧住他的脸,会迷蒙地攀住他的背,会生涩地抓住他的……

    言焓低头用力揉了揉鼻梁,半晌,重新定睛看向甄暖。

    终于,头盖骨暴露出来。

    她直起身子,揉揉腰杆,用圆锯沿着头盖周围锯割,把头顶撬开。

    “顶骨塌陷骨折;枕骨、颞骨轻微凹陷;额骨骨折;鼻骨,颧骨,上颌骨粉碎性骨折……”

    她继续查看脑髓和头盖内侧是否有损伤,取出部分脑髓做样本,待鉴定。

    当百叶窗外透过隐约的天光时,解剖过程终于完毕。小松的各类采样也已经完成。

    不知不觉中,外边的风雨停了。

    甄暖眼睛痛得发酸,准备最后缝合尸体时,又隐隐觉得不对,好像还有哪里没解剖到。

    她求助地看言焓一眼,后者不说话,安静地靠在椅背里,面容很疲惫了,眸子却依旧清亮有神。

    她又回头看尸体,从头往下……她想起来了:女人的胸部。

    她握着女人的□□,揉了揉,心里顿时激动:她感受到了不一样的触感。

    她静心低头工作,很快有了结果。

    “无名女尸有身份了。”

    她手中的镊子从死者的胸部夹出一枚硅胶垫,迎着光一闪,边缘刻着产品编号。

    ……

    ……

    解剖室里的挂钟指向6点47分。

    甄暖的眼底有了淡淡的黑眼圈,眼里也有浅浅的红血丝;可她笑容灿烂,满脸喜悦和兴奋,夹着丰胸用的硅胶垫,摇了摇:“太好了,产品编号还在呢。”

    言焓揉揉眉心,没有起身,极浅地笑了笑:“很好。

    东西是完整的,交给侦查员,不久就可以查出厂商;厂商根据上面的编号调出分销记录,找到购买的美容机构;从美容机构那里又可以找出客户信息。”

    他笑笑,嗓音微哑,“干得不错。”

    甄暖难得被他夸奖,不太自然地弯一下唇角,转头对小松说:

    “把查找到的线索分类送往各个实验室,需要病理分析的让大伟他们几个先分析。我缝合了尸体再过来。”

    小松应答一声,把证物袋、样本等齐齐摞在手推车上,先离开了。

    甄暖继续工作,把剖开的尸体一点缝合起来。

    尸身本来就干净,不用过多地清理。

    缝合过程也有条有理。

    十几分钟后,甄暖觉得太安静了,不适地抬起头,见言焓又睡着了。

    这次,他歪着脑袋靠在椅背上,静悄悄地阖着眼睛,浅浅呼吸着。

    闭着眼,歪着头,他看上去柔软极了。整张脸都温和柔顺,丝毫没有清醒时的锐利棱角。

    甄暖多看了几秒。

    侧脸相当漂亮,眼睛下有淡淡的黑影,下巴也冒出浅浅的胡茬,看着有种风尘仆仆无眠期的辛酸。

    甄暖在心底叹了口气,四处看看,想找张毯子给他盖上;却听突然叮铃铃一阵响。

    言焓一瞬间睁开眼睛,没有睡眼朦胧的过度,刹那间就变得清明锐利。

    甄暖撞上他太过笔直的眼神,慌慌地别过目光去。

    是言焓的手机。

    他很快接起来,给刑警队的同事们分配任务,重点得当,安排有条理。

    语气沉稳而有力,丝毫听不出疲惫之态。

    甄暖继续做着收尾工作。

    过了约3分钟,言焓才放下电话,稍稍放松地靠进椅背,用力揉了揉眼窝和鼻梁。揉着揉着,自己都有些好笑:

    “老了,不像年轻时那么能熬夜。”

    甄暖眼珠子转过去瞧他,她记得他未满29岁,正当年华。且不是他不能熬,长时间的连续加班,铁打的人也受不了。

    他侧眸看她:“开玩笑的,主要是你。”

    “我?”

    他转着手机,缓缓浮起一丝笑:“你的声音很催眠,让我睡过去好几次。”

    “哪有?”甄暖脸通红,不可置信地瞪他。

    “真的,一直嗡嗡嗡嗡。”他手指在耳边绕圈,比划着一只小虫子。

    嗡嗡嗡嗡,她是苍蝇吗?

    她别过头不理他。

    ……

    尸体缝合完,甄暖要把尸体搬到移动床上推去尸柜,她一人搬不动,小松也没在,便对言焓说:“帮我搬一下。”

    言焓不动身,脸色渐渐淡了下去,看着她:“你少做了一件事。”

    甄暖不解,把刚才的一切想一遍,并无遗漏。

    她摇摇头,疑惑道:“没有啊。”

    他眸光微凉,带着一丝研判的意味,肯定地重复:“你少做了一件事。”

    她迷茫,认认真真想了一圈,更加肯定:“没有了,真的没有遗漏了。”

    言焓不做声,盯着她。漆黑的眼睛里闪过一丝极淡的情绪,不知是失望,还是生气。

    甄暖被他这种眼神刺痛:“不想帮我搬就算了,那么多废话。”她气了,自己要去抱死者;

    言焓瞬时起身,钳住她的手腕,将她触碰死者的动作制止住。

    甄暖挣扎,憋了一晚上的气要爆发:“你干嘛,突然发什么……”

    “在学校老师没教你吗?”言焓语气冰冷,“尸检的最后一步是什么,最重要的一步是什么,是老师没教,还是你不屑?”

    甄暖狠狠一愣,明白了。

    有如当头一棒。

    她又羞又气,又惭又愧。

    “你放开我!”她尖叫,用力挣开他的手,眼睛都红了;觉得自己太丢脸,太无地自容,又赶紧别过头去。

    言焓看她半晌,转身出去关上了门。

    解剖室里陷入诡异的安静,甄暖呆呆立在原地,眼睛发红,鼻子发酸。扭头看,无脸女尸躺在白光灯下,皮肤惨白,伤痕累累,身上一道道可怖而丑陋的缝合疤。

    她忽然想哭。

    她知道言焓的意思,是她的错,她没有给这个人最后的尊严和尊重。

    甄暖眼睛花了,世界水盈盈的。

    很抱歉,我们剖开了你的身体,这是出于发现死因查找凶手的目的。请你谅解,请相信我们会最真实地写下你的遗言,找到凶手,平复你的冤屈;

    请你……安息。

    她对着解剖台上沉默的尸体,深深地弯下腰,90度鞠躬。

    泪水一颗颗砸下来。

    ……

    言焓倚靠在墙上,又一次摸摸口袋,还是没有烟。没一会儿,门打开了,甄暖立在门边,手指局促地抠着门框。

    她眼睛红红的,睫毛湿漉漉的,看他一眼便垂下去,声音小得像蚊子:“可以帮我搬一下死者吗?……我知错了。”

    他拔脚走来,嗓音低下去:“在车上对你说的那些话,我也很抱歉。”

    ……

    上午十点左右,病理实验结果出来了。

    死者身体亚健康,脏器正常,体内未检测到毒物,死亡时间在11月6日22:30至23:30间。阴.道内没有精班,残留有安全套润滑油,有□□痕迹。

    头部多处钝器伤痕,致死原因是顶骨钝器重击骨折。

    甄暖做完工作,想起死者头皮上的玻璃碎屑,下楼去化学实验室看看。

    测定玻璃的折射率和密度后,以后做对比可以成为关键证据。

    化学研究员谷清明正带着几个助理做检验。谷清明长得和他名字一样,清秀明朗。他一身白大褂,面无表情立在显微镜前,往一粒玻璃碎屑上滴液体。

    甄暖好奇:“是什么?”

    “居里液体。”回答简短,也不管她明不明白,不继续解释。

    “嗯?”

    “居里液体。”

    “……”嗯的意思是请继续,不是说我没听清。

    “我不知道什么是居里液体。”

    “哦。”他抬起头,望着空气想了想,说,“用来测玻璃的折射指数。”

    “怎么测呀?”甄暖觉得和他说话像挤牙膏。

    他看着偏光显微镜,头也不抬:“液体的折射指数高于或低于玻璃时,会出现贝克线。”

    “我可以看看吗?”她想和新同事熟络。

    谷清明从镜头里抬起头颅,想了想,翻开一本书一页一页地找。

    甄暖纳闷,歪头看,他拿的是《c-lab化学实验室行为规范》。

    他很快翻完,说:“你看吧。”

    “……”甄暖推测,他应该没找到“不许外来人员观看贝克线”这一条。

    她透过镜头,看见液体里躺着一粒碎屑,碎屑周围一圈银白色的光晕,明亮而纤细,时而收缩,时而扩大。

    她轻叹:“好漂亮。”

    “谢谢。”

    “……”

    谷清明滴着液体,一丝不苟道:“居里液的折射率可根据混合度的不同而改变,当它的折射率和玻璃一致时……”

    闪闪的贝克线消失了。

    “好神奇。我从来没听说过居里液。”

    “哦,这是我自己配置的,也是我给它起的名。”他寻常道。

    “啊?”

    “测玻璃折射率有多种方法,但我喜欢贝克线,所以配着玩儿。”

    “……”

    她问:“脑部伤口提取的红色碎屑检查过了吗?”

    “油漆。”

    “这么说,凶器的表面有油漆?”

    “对。”

    甄暖自言自语:“涂着油漆的奇怪凶器,会是什么呢?”

    “我不知道。”谷清明一板一眼地说。

    “……”我没问你。

    “我建了一个油漆数据库,等成分分析出来,可以对比找到线索。”

    甄暖惊讶于谷清明的工作态度。

    她想起在大洋彼岸实习的经历。

    那时她所在的法医实验室有专门针对汽车油漆的数据库,收录了几万种油漆的成分材质厂商出产信息,只要现场落下汽车油漆,就很容易找到线索。同样的还有衣服纤维数据库等等。

    她曾幻想国内什么时候能建立那样的数据库,可现在,她觉得应该不远了。

    c-lab犯罪技术研究实验室,每个人都那么好。

    她想到自己的凶器伤痕数据库,每天都在更新。她要更努力,不落后于大家才行。

    ……

    甄暖回到办公室,在笔记本上整理出尸检的关键点:

    1.头上的利器伤痕里有玻璃屑;钝器伤不规则,无法确定是一个或多个凶器;但某个凶器上有红色油漆;

    2.头部右侧击打力度较轻,有玻璃磨损;头顶及后侧发力较大,是致死原因;脸部的钝器伤为死后毁容;

    3.肩胛背部有挫伤,系挣扎或搏斗伤痕,可身体其他地方没有,尤其手掌手臂没有防卫伤;(自卫时扭打和挣扎不激烈)

    4.生前遭受长期的性暴力(很可能来自丈夫);

    5.有自杀倾向;

    6.死前与人发生过性关系,没有反抗;

    7.手臂被长条的物体打过或者撞上,留下的花纹显示她当时穿着浴袍,可她死时穿着齐整的衣物;(案发地在室内,否则无法在尸体僵硬后换衣服)

    8.在高温的地方放了几个小时,破坏尸僵后被塞进行李箱里;凶手破坏尸僵的原因可能是为了运输方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