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雨枫轩> 原创长篇小说 > 社会|历史 > 历史军事小说 > 亲爱的苏格拉底 > 正文 > Chapter 32
Chapter 32



更新日期:2021-07-29 + 放大字体 | - 减小字体 本书总阅读量:

    昨天还出了点儿太阳,今天又骤然降温了。天空乌云密布,灰蒙蒙的,风也吹得很大,跟要把所有人刮上天似的。

    甄暖坐在车上,光是听着玻璃窗外的风声就觉得冷,控制不住地哆嗦。

    沈弋再次拉了拉她脖子上的围巾,稍稍提起来围住她的脸,又拿了一个毛茸茸的护耳套在她头上,淡淡道:“每次下车都跟上刑场一样。”

    “哪有那么夸张?”她瘪瘪嘴。

    “最近……你家附近有人在跟踪你。”他整理着她的马尾,漫不经意地说。

    甄暖心里一凛,她就是不想让他知道担心来着……更怕他为她选择什么不正确的保护方式。她也不能再隐瞒,诚实道:“因为工作的事,招了点儿麻烦,不过现在都解决了。”

    沈弋不置可否的语气:“是吗?”

    “是啊。”她没什么底气,心里蓦然又一磕,“你……应该没有?”

    “没有什么?”他的眼眸深深的,像一汪寂静的潭水,看不见底。

    “没有私下处理吧?”

    “没有。”他平静道,“不过,以后不会有人再去跟踪你或者试图伤害你了。”

    甄暖听着,反而莫名更不安:“你做了什么?”

    “没有,因为他们已经没找你麻烦了。”

    她瞪大眼睛:“这么说你已经找到那群人了?”

    “有时候我们的资源比你们多。”

    这句话是事实,和沈弋纪琛他们过去干的事儿有关,眼线太多,哪里有点儿风吹草动都逃不过他们的眼睛。加之誉城的龙头企业是华盛集团,华盛的高管几乎都定居上南区,他想知道点什么,太容易了。

    “那他们是……”

    “我没有经手。而且,你觉得我会帮警察抓人吗?”

    不会。沈弋不是乐于助人正义感丰富的性格;而且,虽然纪家在大形势下黑转白,但过去的道义还在,绝不会对警察通风报信。

    甄暖很清楚,于是不问了。她知道,在他看来,只用管她安全无事就好。

    “暖暖,以后如果有这种事,只用告诉我。”

    “我怕你担心。”

    “保护你的责任在我,不是你的同事。”

    甄暖抿着唇点点头,小声说:“知道了。”

    沈弋看她垂眸鼓嘴的乖乖样子,心微微软下来,手伸过去钻进围巾里,捧住她粉粉软软的脸颊。

    她轻轻缩了一下,低垂的睫毛不安地轻颤着,脸很快就烫红了起来,表情却没多抵触。他静静看着她,手继续往下,拢住了她温热的脖子。

    她颤得更厉害了点儿,嗡嗡道:“有点儿痒呢……”嗓音里透出一丝怯怯的紧张。

    “抱歉,又忘了你有痒痒肉。”他收回手,把她的围巾往上提了提。

    甄暖又有些歉疚,她哪儿都有痒痒肉。

    应该没有男人会像沈弋这样陪着一个难以亲近的女人那么多年,近一个年代。

    可她也不知为什么,还是那么害怕身体接触。尤其想到他是她的男朋友,这一层亲密关系叫她更紧张。她也很苦恼,想过看心理医生,可沈弋不愿她把自己交给别人去剖析。

    她想,他对她,真的是保护过度了。

    “我先走啦。”她冲他招招手,推开车门,一大股寒风涌进来。她冻得一缩,赶紧套上衣服背后的帽子,飞奔着进院子。

    跑去停车场,言焓他们几个站在车边,吹着风好像一点儿都不冷似的。可她冻得全身的骨头都在疼。

    她穿着雪地靴,跑步的声音咚咚咚咚的,像只憨憨的小熊。

    言焓听见这奇怪的声音,稍稍纳闷地回头看。

    她一身胖嘟嘟的军绿色棉袄,胖胖的连指手套,胖胖的保暖耳朵,胖胖的兔毛帽子,唯独一双腿杆细细的,像一根棉花糖。

    她似乎无法负荷这一身的装备重量,笨笨地跑着,哼哧哼哧直喘气,热气像棉絮般一堆堆飘散在空气里。

    言焓远远地扫她一眼,对旁边的人说:“来了只胖猫。”

    队长都发话了,于是乎……

    老白:“小猫好像很怕冷。”

    谭哥:“或许和品种有关,她还很脆弱的样子,应该是折耳猫。就言队家里养的那种。”

    程放:“猫咪对天气很敏感,昨天夜里寒流下来降温,今早就全副武装了。”

    黑子:“胖嘟嘟的也很可爱嘛。”

    苏阳:“她总是喜欢穿雪地靴,看上去像小熊掌。”

    林子:“一只戴熊掌的小猫。”

    等甄暖跑到这几人跟前时,议论早已停止。

    她用帽子护耳围巾把自己围得严严实实,只露出秀气的鼻子和湿润清凉的眼睛,看上去更显得清纯干净。

    面前排排站着一堆高大强硕的男人,全一句话不说,沉默而平静,一本正经地端详她。

    她在心里默默地想,大家好严肃,都在想今天的行动啊,好认真专业哦。

    身后传来叮叮咚咚的脚步声,悦耳而有韵律,回头看,是苏雅来了。一件亮蓝色的紧身小皮袄,精巧又漂亮。

    被boss勒令束马尾的甄暖看见苏雅长长的性感波浪卷发,十分艳羡,后知后觉地,心里涌起一阵遭受不公待遇后的委屈和不满,遂低声嘟哝:“披散着头发好热乎呢。”

    言焓慢悠悠瞥了她一眼;

    她感受到了,也不和他对视,立刻抿住嘴巴。

    ……

    苏雅走过来,轻轻拉下被风吹拂在脸边的丝巾,殷红的唇角弯起:“找到人了?”

    言焓简短道:“没有。”

    程副队解释:“苏阳和三队的人按照你的描述去查找了,符合画像的有二十几个,因为不确定团队人数,想一网打尽一个不漏,所以没有确凿证据前先不抓回来问,以免打草惊蛇。

    也查了过去一段时间的年轻人飙车事件,但两份名单没有重叠。

    不过苏阳发现了蹊跷,怀疑有人顶包,下边的区公安和派出所正在查。

    黑子和老白也细化了他们的活动区域,三队正准备去那边便衣走访。”

    苏雅笑:“看来进展不错。”

    “但手机至今没找到。我们今天上午去看看游泳池死者和理工大学学生住的地方,研究一下他们的生活习惯,看看这个连环杀人团体和自杀者之间是怎么联系上的。如果能找到联系方式,团队的人数、作案模式……所有问题都会迎刃而解。”

    ……

    小实习生甄暖坐在商务车的最后排,低头翻看着昨天的笔记,她一条不落地记下了苏雅对这群特殊的团体连环杀手的心理画像——

    1.年轻,17到23岁,辍学、逃学、没有固定工作,家庭富裕;

    2.没有童年阴影,不暴力,不扭曲,不变态,不折磨受害者,通常不会主动杀人;

    3.热衷于极限运动和跑酷,没有固定女朋友,出手大方;

    4.闹过噪音,闹市飙车等治安事件;

    5.突然对推理和案件感兴趣,看了大量侦探小说和电视剧;

    6.精神状态空虚,不稳定;

    7.正处于作案模式升级阶段,不会再刻意隐瞒成自杀,而是设计成谋杀;带有挑战警察的性质;

    8.如果没抓住,今后会继续升级,不再只杀想自杀的人,变成真正意义的谋杀。

    甄暖咬着笔,看着每一条描述,细细揣摩苏雅当时给出的解释,也试着自己慢慢分析。

    坐在她前排的言焓回头看了她一眼,见她学生般认真复习的模样,便没打扰。

    程副队继续和苏雅讨论起了心理画像:“像这种团队的连环杀手,通常有什么特性?”

    “除了极少的内部平等状态,通常来说,团队杀手一定会有领导者和被领导者。”

    甄暖听了,赶紧拿了笔在小本本写字。

    “团队杀手以两人居多,因为杀人和绑架抢劫等团伙作案还不一样,罪行太严重,两人的关系是最稳定的,不容易出现退团或意见不一的情况。

    除了情侣关系,同伴的年龄差一般较大,年长的有绝对的统治权威。但偶尔也会有年轻人控制年长者的情况发生。”

    甄暖听得专心致志,忍不住问:“如果是情侣,通常是男性主导吗?”

    前边热烈讨论的几人听见车厢里忽然冒出一个细细软软的声音,都愣了愣,回过头来;她却窘了窘,默默地缩下去,只看得见脑袋了。

    “这个不一定,大多数情况下是男性主导,但偶尔也有女性主导的。”

    程副队笑:“小猫,以后在队里要多说说话,就像今天,有什么就问。你呀,太文静了,是不是不喜欢和我们这群粗人说话?队长也不喜欢?”

    甄暖立刻探出脑袋,急慌慌地摇啊摇:“不是的不是的。你们一点儿都不粗,队长也不粗。”

    “……”

    “……”

    “……”

    车厢里突然爆发出一阵此起彼伏的笑声,大伙儿全乐了。

    言焓呛了水,捏着矿泉水瓶,咳得脸都红掉。

    唯独苏雅,假装不懂大家在笑什么。

    甄暖是真的不懂,很纳闷,她一说话大家就都配合地笑,是不是太勉强了?

    黑子故意逗她:“你说说队长哪里不粗啊?”

    甄暖懵懵的:“哪里都不粗啊。”

    车厢前部的人全兴致盎然地回头看她,脸上挂着无伤大雅的笑。

    言焓扶着眉毛直摇头,有些哭笑不得。

    谭哥做出一副语重心长的样子:“粗的,还是有地方粗的。”

    “真的没有啊。”她有些紧张,跟发誓似的,“我真的不觉得。”

    “你不觉得啊?”

    “不觉得……”甄暖话才完,车厢前部的人全看了言焓一眼,只笑却不继续逗她了。

    她看不到,坐在她正前方的言焓对众人做了个口型:“打住了啊。”

    老白坐回去自己的位置了,“嗷嗷”地打滚。

    甄暖完全云里雾里摸不到头脑,大家今天是不是不太正常,她讲的话一点儿都不好笑。唔,大家都在配合她呢,想想还是很温暖的。

    她想通了,也抿着唇跟着大家嘿嘿笑。

    言焓听见,回头睨她一眼,训:“傻笑什么?”

    她“哦”一声,又收敛不笑了。

    ……

    待车厢内乐呵完,苏雅很快把大家的注意重新抓了回来:

    “我们这次的案子很特殊,人数比较多。且他们的性质更像是绑架诈骗那样的团伙,像一起玩游戏共进退的团队,而非冷酷变态的杀人狂魔。

    从这几次的案子看,队伍里并没有一个比较年长或思维周密的睿智者,最大年龄不会超过23岁。

    但这里面一定还是会有一个领导者,他是团队里比较聪明且有权威的那个,他的权威可能来自他的年纪或者他父母的地位。他自大,骄傲,做事有基本的条理。

    而其他追随者都很聪明,有个性但团结且服从命令。

    他们原本就是有稳定友谊的朋友,很可能来自家族和父母的联系,都是有钱人的小孩。虽然在性格、领导和被领导上有差异,但精神状态基本一致。”

    “团结……服从命令……”言焓缓慢地重复着。

    离他最近的甄暖听见了,从后边探出头来:“怎么了?”

    言焓敛起眉心,他忽然想起了那天在367奔跑的那几个蒙面人:

    “几个年轻人,年龄相仿,都有个性,想法类似,怎么做到团结有序,怎么在短时间内确定各自的分工,各自严格履行职责,不出乱子,不内讧。”

    说完,他心里隐隐浮起了一个想法。

    苏雅拧着下巴,这也是她唯一想不通的地方。

    类似这一次的连环案,别说犯罪心理教科书,放眼她多年来的工作经历,也没有实际发生过的案例可循,可以说是头一次。

    画像起来难免有微微的阻塞感。

    甄暖咬着笔头,呐呐地嘀咕:“在367那天,我站在楼上,看见那几个蒙面人对路线的跑位十分清晰,执行力很强,分工明确,就像……”

    言焓没有回头,听着耳后她细细小小的声音,淡淡一笑:“像什么?”

    程副队等人都好奇地扭头看。

    “……像……像竞技类网络游戏,就是那种可以团体作战,在乱七八糟的背景里拿着枪你追我赶的那种。”

    苏雅一愣,老白也一个激灵:“就是那种感觉!”

    言焓抬起眼眸:“是。他们的等级分工是在虚拟世界里建立起来的,网络里的作战小团队延续到了现实生活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