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雨枫轩> 原创长篇小说 > 社会|历史 > 历史军事小说 > 亲爱的苏格拉底 > 正文 > Chapter 29
Chapter 29



更新日期:2021-07-28 + 放大字体 | - 减小字体 本书总阅读量:

    上午6点,誉城理工大学学生活动楼内。

    大家伙儿的目光都聚焦到甄暖身上。

    苏雅问:“你的意思是……他杀?”

    “目前还不知道。”甄暖诚实道,“我只是转述我从死者身上看到的东西而已。”

    她的语言一贯平实而直白,却会莫名让人深思回想。

    苏雅沉默了。

    言焓慢慢踱着步,看她一眼,弯了弯唇角,道:“说出你的想法,不要怕出错。”

    甄暖感受到了他的鼓励,咬咬唇:“我怀疑,死者是在活着而且安定的状态下,被人吊上去的。比如,安眠药。”

    此话一出,大家都有种“啊原来如此”“啊怎么没考虑到这种可能”的顿悟感。

    但甄暖马上又谨慎小心地说:“我只是怀疑,要等回去解剖了才能确定的。不过从目前看,死者的确是在此地缢死,没有挣扎,所以我说的这种可能性极大。”

    关小瑜鼓励一声:“暖暖美人,好样的!”

    “没有好样的。”甄暖嘀咕,“真的要等回去解剖了再下定论。万一不是安眠药,你们别怪我。”

    言焓笑了,低头摸了摸鼻子。

    黑子则再度叹息:“这又是一起自杀变谋杀的案子?小猫儿,你回去检查药物得出结果了第一时间告诉我。”

    “哦。”甄暖抬头去看,见言焓敛了笑意,修长的眉毛轻轻笼起,神色不明地看着死者。

    甄暖顿时浑身一紧,精神高度集中,难道有什么遗漏又被队长抓包了?

    “不用等到回实验室了。”言焓大步走过来,在甄暖对面蹲下,捡起死者头部旁的绳套端详了几秒,回头看教室中央被剪断的绳索。

    他很快起身,走去那边,一步跃上桌子,探手把绳索接了上去。

    甄暖抬头仰望,这么看着,他更显得身姿修挺颀长了,手臂刚好拦住教室里的灯光,看上去光芒万丈的。

    言焓一边询问黑子死者吊在绳子上时面对的方向,一边把绳索的接口对应上去。

    黑子一眼明白了言焓的意图,他也跳到桌子上去看,他看着绳索,说:“这是正常人的打结方式,没有问题。”

    但言焓不予置评,他跳下桌子,重新回到尸体跟前,想抓起死者的手来看看,结果没抓动。

    “……那个……”甄暖小声提醒,“队长,她僵掉了,抓不动的。”加一句,“你再用力,就要破坏尸体了呢。”

    言焓瞧她一眼,她拧着眉毛盯着他的手,忧心忡忡的样子,生怕他一用力把尸体掰断一截似的。活像一个蹲在地上摆地摊又怕顾客摔碎她宝贝的小贩。

    他轻笑,带了一丝哄弄:“放心,不会弄坏你的东西。”

    “哦……”甄暖低下头,心想,这也不是我的呀。但还是规矩地说了声,“谢谢队长。”

    “……”

    言焓只得弯下头去看,也不知在死者右手上找什么,似乎找了半天没找到的样子,又挪去甄暖那一边,扬扬手示意她别挡着,再度猫下头去看。

    这次……

    他掏出手机在死者手指上拍了一下,一句话不说,屏幕直接递到甄暖眼前。

    甄暖一开始以为他的手要碰她,吓得条件反射往后缩,可定睛一看,原来只是手机。她有点儿窘,偏偏言焓似乎看出了她的心思。

    他举着手机,笑:“你躲什么?以为我要干什么?”

    “没……”她愣了愣,脸有些发热,觉得他的眼神更是灼人。

    她垂下眼睫不看他,又慢慢凑回来,定下心思看屏幕上死者的手指照片,她一下子愣住:

    “她是左撇子。”

    照片里,死者左手中指的第一段关节处有一个很明显的茧,那不正是学生长年写字握笔形成的?她立刻挪去尸体那边看,右手上没有。

    她呐呐地,不知不觉又重复一遍:“她真的是左撇子呢。”

    言焓听了她的自言自语,笑一声:“没人说是假的。”

    甄暖囧囧地别过头去。

    黑子也跳下桌子跑来看:“如果是左撇子,那个绳结就不是她自己打的,是别人,一个惯用右手的人。”

    “是。”言焓站起身,定定道,“所以我认为甄暖的推测极很可能是正确的。”

    黑子费解:“门只能从里边锁上,那凶手是怎么出去的?”

    “所谓的密室,不过是思维定势的误解。”言焓眸光锐利,似乎什么不和谐之处都逃不过他的眼睛,“想想这个女孩,她为什么要把教室的钥匙挂在自己的脖子上?”

    这也是苏雅一开始就觉得别扭的地方:“红裙红鞋,唯独这钥匙太违和了。这又不是珠宝首饰,也没有什么特别的含义,她或者凶手为什么这么做?”

    甄暖脑子里亮光一闪:“就好像她要故意告诉我们这是密室一样。是不是……”她略作迟疑,“为了让我们陷入思维误区,故意想告诉我们这里只有她一个人。”

    言焓回头,饶有兴致地看她:“继续。”

    她脸微红:“或许,所谓的密室很简单。死者前一天偷了钥匙后,多配了一把。她料定,按正常逻辑,大家不会想到她会为自杀的密室多配一把钥匙,更不会想到她会把钥匙给凶手。”

    思维定势造成的“密室”?!的确如此啊!

    “可为什么?这种行为很奇怪啊。”苏雅无法从心理上分析。

    甄暖却早联想到了前一天的游泳池电击案:“死者是自愿的。这又是一起帮人自杀的案件?”

    言焓眼里闪过一丝光芒,看来她和他想到一处去了。

    甄暖撞见他的眼神,立马又低下头去。她捏着手指,真不明白为什么不敢看言焓的眼睛,却又不是不敢和其他人对视的那种害怕。

    “又?”苏雅看看他俩,知道自己刚来,手上信息不够了。虽然觉得这种说法匪夷所思,但也没有过多的评价。

    言焓接过甄暖的话:“和游泳池的死者一样,她搞出这些把戏,是为了证明没人可以进来,她是自杀的,她不想牵连帮助她自杀的人。”

    这时,谭哥接了一个电话,放下后对言焓汇报:“老大,苏阳那边发现了几条线索,死者昨晚在校门口的药店买了分量很少的安眠药。这或许能证明小猫的说法。”

    甄暖头皮一紧,哭丧了脸,这种严肃的时候就不要用代号了哇。

    而且这也不是她的代号,她根本没同意。

    “另外,活动大楼门口那条街的监控器显示……”

    谭哥把手机递给言焓,把苏阳发送的监控视频给他看,“死者昨晚11点半独自出现并走过街角,可几分钟后,她并没有走过街道中段的摄像头。”

    言焓:“她在等人。”

    “对。大概5分钟后,有几个穿着大衣戴着帽子的人走过街角,但后来一直再没见到这几个人。再过1分钟,死者从街道中段走过,摄像头边缘是死角,她好几次往边缘看。”

    言焓很清楚:“她旁边,摄像头的死角里有人。”

    “而且……”谭哥和他一起看着,停了一下,“你看,这里,她疑似塞了几枚药片进嘴里。她是自愿的。”

    言焓渐渐皱了眉:“果然和游泳池一样,这次的这些人同样是约好的。帮她自杀。”

    而甄暖潜意识里一直在思索那天言焓提出的两个问题,第二个解决了,第一个关于是否是团体的问题,她默默想了很久。

    到了此刻,有些模糊的概念渐渐浮上心头。

    “队长。”

    “嗯?”他回头看她。

    “我有事情要汇报。”

    “说。”

    她稍稍迟疑,

    他眼神微变地看着她。

    甄暖手轻轻发抖,鼓足了勇气:“我统计数据的时候发现,三队上个月处理的自杀和意外事件太多了,不太正常。而且有一部分存有疑点,会不会和这两次是同一伙人,是……是团体……连环……”

    她声音越来越小,听不见了。

    言焓沉默。

    现场其他人也是大气不出。

    如果是这样,三队的同事就是判了误案,工作失责啊。这事可大可小,最小也是记大过处分,严重的话就更加……

    言焓微微抿唇,斟酌片刻,道:“回去后带着你觉得可疑的档案去我办公室解释。”

    甄暖点点头:“哦。”

    “另外,在场的,”他稍一垂眸,扫一眼身后,“这件事没有下结论之前,一个字也不能透露出去,否则,以后就不用继续在一队干了。”

    教室里鸦雀无声,跟冰封了一般寂静。

    大家伙儿都被他不动声色的魄力给镇住。言焓平日里是允许上下级开玩笑或嬉闹的,可一旦严肃起来下命令时,绝对不容违抗,也不留半分转圜的余地。

    甄暖懵懵的,后知后觉地心慌起来。看看大家的脸色,难道这件事很严重?

    她猛地站起身,可突然一阵晕眩来袭,眼前发黑,人一下子找不到东南西北,竟不由自主地往后倒。

    言焓大步上前,一把握住她的手臂。她第一反应是吓了一大跳,慌地打开他的手,没想他握得极紧,挣不开。

    她头晕目眩地摇晃了一下,身子却被他稳稳扶住,只是一瞬间,黑乎乎的视界忽然见了一丝光,眼前,言焓皱着眉:“怎么了?”

    她慢慢回过神来,视线也渐渐清晰,她用力摇摇脑袋:“没事,好像蹲太久,又站得太猛了。”

    他松开她的手,叮嘱:“以后注意一点儿。”

    “嗯。”

    ……

    收工撤离现场。

    大楼外,很多学生围在路边指指点点,不少人议论着,说什么红衣女鬼索命的事。

    甄暖觉得费解,大家怎么还会相信这种话。

    经过几个女生跟前,她更是听到有人嘀咕:

    “听说午夜穿红衣吊死的人会变成厉鬼呢。不知道她怎么会选这种方式自杀。”

    “肯定心里有很多怨恨,想变成鬼报复那些说她家穷人丑的人。”

    清晨的校园还很干净,空气也清新,那些话却叫人听了憋闷。甄暖快步走开,把耳机塞进耳朵听音乐。

    没走几步,身后被人一扯,关小瑜把她拉到一边,戳她的脑勺:“你个没心眼的。”

    甄暖捂着脑袋,拔下耳机,蒙蒙的:“怎么了?”

    “当着那么多人的面,你也真敢说啊。”关小瑜揪她的脸,“我都替你捏了把汗。那么多人在场,要是有一个把话传到三队去,你不是和整个队结仇了?”

    甄暖揉揉发痛的脸颊,不太明白:“我只是说实话啊,如果我错了,证明他们是对的,很好啊;如果我对了,纠正了他们的错误,这不也很好吗?”

    “你……你这脑袋,一离开尸体就笨得慌。不是人人都像你这么想,有些人会觉得没面子记仇的。你应该私下和老大说。不过我们队自家人都知道分寸,会护着你,不会乱说。而且万一有什么,老大肯定会给你扛着。”

    甄暖纳闷:“关队长什么事?”

    “现在他知道了,他就会管。你没听刚才他那句话啊,他在保护你呢,万一你判断错,传出去了,三队那么多人杵在那儿,你以后还怎么办事儿啊。”

    甄暖这才回过味儿来,心里不知是感动还是懊恼,沮丧道:“下次我一定私下说,不连累队长。”

    她不经意看向前边,言焓的背影高挑而清瘦,像一棵伫立在晨曦中的树。

    ……

    几十米开外,

    苏雅对言焓道:“或许,你叫她去办公室的时候,顺便教教她一些人情世故。”

    言焓侧眸看她。

    “这种事就该私下和你说,万一真和三队的人结下梁子,算你头上了怎么办?”

    “怎么会算我头上?”

    “不会。但以你的性格,如果落在她头上,你肯定会站出来把责任往自己身上揽。”

    言焓淡淡笑了一下,不经意的样子。

    “没事。我相信我的队员,不会散布出去。如果她错了,这件事便会就此打住。”

    苏雅扭头,看见他漆黑的眼睛里浮现出一抹犀利的光,她一眼洞穿:“虽然还没听她的汇报,但你已经觉得她是对的了吧?”

    言焓唇角慵懒地一弯,没有正面回答:

    “我清楚我的人是个什么水平。”

    如此直白坦荡的信任,又或者说,是自信。哪怕面对的是一整个刑侦三队。

    苏雅心里一刺,很想提醒他,他少说了两个字:手下,我手下的人。

    但,算了。

    转过前边的弯儿就到停车场了,言焓走着走着,渐渐,敛起了眼瞳,脚步也顿了下来。

    苏雅回头:“怎么了?”

    言焓竖起手指示意她噤声。

    他静静听着,声音扩大的速度非常快,才几秒就一瞬间放大,是摩托车飞驰的声音,很响,很聒噪,由远及近,在身后……

    言焓立刻回头,就见200米开外,戴着耳机线的甄暖正原地绕着圈圈,调整后背上工具箱的背带,好似小狗狗在追自己的尾巴。

    而她身后,一辆重型摩托车正加速朝她冲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