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雨枫轩> 原创长篇小说 > 社会|历史 > 历史军事小说 > 亲爱的苏格拉底 > 正文 > Chapter 26
Chapter 26



更新日期:2021-07-27 + 放大字体 | - 减小字体 本书总阅读量:

    病理实验室里静悄悄的,所有刑警和研究员的目光都聚焦在甄暖身上。

    在这一刻,她是最权威的。

    大家伙儿都屏住呼吸,等着她抬起头颅,气势全开地指点江山,提出那关键的所在,一锤定音给这个案子定性!

    让大家看看她的自信与骄傲!

    万众瞩目之下,法医小姐慢条斯理地从显微镜里抬起头来,赫然发现不知什么时候所有人都看着自己,她愣了愣,眨巴眨巴眼睛,想了想,又搓了搓脸。

    脸上并没粘东西。

    老白轻轻杵谭哥,很小声:“喏喏,就这种时候,小猫表情傻萌傻萌的。”

    言焓忍俊不禁,好笑地提醒:“你刚才要说什么?”

    “哦,”甄暖回神,说,“为谨慎起见,做一下扫描电镜检查。”

    ……

    而后,扫描电镜检查结果显示,

    死者前胸皮肤上皮的细胞浆基质凝固成团成块,细胞器被破坏,细胞内膜系统断裂;皮肤真皮层胶原纤维凝固性坏死。

    进一步的检查表明,细胞的破坏及组织变性为电击造成。

    ……

    誉城公安办公大楼,刑侦一队办公区,言焓办公室。

    隔着办公桌,甄暖把尸检报告递到言焓面前:“死者系落水后,遭受水中电击猝死。是他杀。”

    言焓点点头,翻了一下报告后,起身出门,甄暖跟上。

    外边,办公区里的同事们都正在工作。

    言焓把甄暖的检验结果告诉大家。

    “真的是他杀啊,卧槽。”老白抓头发,“这个杀人也太高科技了,电流什么的控制得恰到好处。要不是甄暖细心,都给瞒过去了。”

    言焓睨甄暖一眼,慢慢道:“那倒是,多亏了你。”

    “应……该的嘛。”

    “如果是他杀……”刑警黑子觉得奇怪,“我们来列举一下这个案子的关键点:

    1.他家人说他有很强的自杀倾向,试过好多次都没能成功;

    2.他自己不会水,却跑去深水区;

    3.他没有和人结仇;

    4.我们查过他家的电脑,也没有异常的聊天或浏览记录,他甚至很少上网,内心真的已经完全封闭消极了;

    这……典型的自杀症状啊。总觉得如果是他杀,有哪儿不对。”

    老白:“会不会有人推他?”

    言焓:“痕检组检查了游泳池边,发现的死者脚纹很正常,没有推滑迹象。”

    甄暖则提出一点,说:“扫描电镜检查出的几个异常部分是死者前胸的皮肤细胞。我怀疑,很可能带电物比如电线落入水中时,死者面对着凶手。”

    周围半秒的沉默后,谭哥一拍手:“死者没有呼救!”

    “他为什么这么做?”

    “他想自杀啊,刚好有人来杀他,他巴不得呢!心里或许在想,这下终于可以成功死去了。”

    “不是刚好。”言焓语气微沉,

    “死者支开父母去自杀,凶手很难控制这段时间,除非凶手一直在监视。如果是监视,凶手就会知道死者有自杀倾向。他又何必再多此一举把自己搭进去?”

    老白:“这么周密的电流杀人计划,不可能是随机碰到了变态杀人犯吧?”

    “难道是约好的?”甄暖纳闷地说。

    一句话再次吸引了大家的注意。

    言焓抱着手倚在墙边,微微颔首:“我也这么想。

    另外,安全员说他在岸边热身很久就是不下水,这个细节很奇怪。说明他在等安全员离开,因为即使是自杀,人落水后也会不受控制地挣扎,到时候安全员把他救上来,他的自杀计划就再次失败了。

    既然他能想到这一层,他也可以想到,落水几分钟后,安全员如果及时回来发现,把他捞上来紧急施救,还是会把他救活的。他应该有更完善的计划。

    所以……”

    他转眸看向甄暖,唇角微弯:“我同意法医小姐的说法。”

    一句“法医小姐”经他散漫不羁的语调说出来,听上去总有股子……调什么的微妙。

    甄暖稍懵,一抬眼,毫无预兆地撞上他玩世不恭的迷人浅笑,心突突着,磕磕绊绊的,她不禁微微脸红。

    言焓慢条斯理地收回目光。

    老白:“这么说是两人约好了,女孩帮助男孩自杀?现在的人真是太荒谬了。”

    “就是你的同龄人。”谭哥推他的头,“天下之大无奇不有。”

    黑子说:“现在要立刻去找出当时往水中接电源的人。”

    “不用找了。”言焓道,“凶手是那个女孩。”

    甄暖不解:“为什么?”

    “安全员和那个女孩,总有一人在说谎。安全员是长期兼职的附近的大学生,来历不明的女孩可疑度更高。根据笔录联系他们,谁留的联系方式和姓名是假的,谁就是凶手。”

    黑子纳闷:“不会有假姓名和联系方式,我当时核查了,女孩说手机在更衣室里,我还坚持要求她拿出来。后来我留了号码,还用女孩的手机随机打了个电话去询问信息。”

    “你说的随机是女孩随机在电话簿里挑了一个拨号吧?”

    “……是。”

    “就是她。”

    黑子赶紧打电话联系,但这次,那个电话已经关机。

    估计是电话卡被扔了。

    黑子放下电话,有些愤怒:“老大,就像你说的,人已经联系不上了。她留下的名字身份和联系地址可能也是假的。”

    见状,言焓丝毫不觉得棘手,过去吩咐说:“你对那个女性嫌疑人的脸部印象比较深,去和秦姝合作,把她的脸画出来。还原之后就可以很快找到她了。”

    “是。”

    言焓继续:“苏阳,你们侦察队的负责找那个电话号码,看是在哪个地方购买的。”

    谭哥:“老白你叫痕检组的再去一趟游泳馆,搞清楚电击的电是哪里来的。不可能是自己带进去,一定是弄断了哪里的电线。”

    老白点头。

    “还有一个关键的证据。”言焓斜靠在桌子边,轻轻抠了一下嘴唇,不紧不慢道,

    “游泳池安全员上厕所的时间是随机的,安全员离开时,泳池里只有死者,并没有女孩。这是为了降低她的可疑度,造成她一进来就刚好碰见死者已经溺水的假象。不然,如果她一直在泳池里,死者溺水时挣扎她却没及时呼救,这就太可疑了。

    死者和女孩是约好的,他让她帮忙杀死自己。他不想连累她,所以特意等安全员走后才联系女孩让她进来。“

    甄暖一愣,目不转睛看着他抽丝剥茧的推理,不经意摒着呼吸,大气都没出。她完全惊怔,没想到言焓竟然敏锐细致到了这种程度。

    太可怕……不,应该是可敬了!

    侦查员苏阳一愣:“他带了手机进去?”

    黑子也惊呼:“可现场并没有发现手机!”

    “被那个女孩带走了。为减少麻烦不留证据,她会扔掉。我们要把那个手机找出来。”

    言焓微微敛眉,

    “现在证实了死者父母的话,他在家并没有上网的习惯,我认为这是因为他一切的联系和社交网络都集中手机上。因为……

    女孩用的是假号码,如果死者通知女孩进馆时是打电话,他要怎么知道那个电话号码?”

    甄暖跟着他的思维,不经意脑子也转得飞快:“聊天工具?”

    “对。”言焓眸光闪闪,“如果不是打电话,他更需要可以通讯的软件来通知女孩。

    所以只要找到那部手机,我们就可以找出他是怎么联系上这个女孩,而这个女孩又为什么会同意帮他自杀。”

    老白感叹:“这一下什么都清楚了啊。”

    “没有。还有两点不清楚。”言焓俊眉轻锁。

    “什么?”

    “第一,黑子核查她的电话时,打了一个随机选择的号码,对方配合女孩撒谎,骗了警方,对方知否知情?”

    这一问,所有人都答不上来。且背后浮起森然的寒意,假如知情,那这件事岂不有团体?

    “第二,关于电击一事,那女孩一定事先到游泳馆踩过点,监控录像怀了所以没捕捉到,但这影响不大,因为……我们都看见了她的样貌。

    你们难道不觉得,对一个24岁左右的女孩来说,太大胆了吗?

    还是说她信心太强,觉得法医一定无法发现死者是死于电击?”

    第二问,还是没人可以回答。

    “这个女孩的心理,很值得研究。”

    大家伙儿却默默觉得,老大的心思更值得研究。

    他的逻辑思维太强大了,任何推理及衍生出的细节都不放过,就如同庖丁解牛一般游刃有余,全盘掌握。

    甄暖沉思。

    一个年轻女孩,淡定而周密地帮人自杀,差点儿瞒天过海造成自杀的假象。她演技高超地留在案发现场,面对警察的盘问和死者家属的悲痛,丝毫不乱,然后干净脱身。即使警察看到她的脸,很快会画出她的照片,她也并不在乎。

    这是……为什么?

    ……

    这时,外边传来一声中气十足却有稳沉温和的声音:“大家都在啊?”

    来人剑眉星目,身形健硕,长相与身材都气势迫人,偏偏一身休闲装将他柔和了不少。

    正是公安局长尚杰。

    一群人唰唰立得笔直:“局长好!”

    尚局长行事严肃不通人情,对罪犯绝不手软,对下属也严苛要求。

    正是在他的带领下,誉城公安不止是刑侦一队二队三队,以及经侦,涉外等分支,包括档案、身份管理等便民服务全质量一流,多次被誉城人民票选为最喜爱的职能部门。

    他十多年前在誉城地区甚至全国都是令罪犯闻风丧胆的神探刑警。当年,言焓就是被他一手提拔,历练而出,如今成了刑侦系统内的名探。

    尚局长还是刑侦队长时,干的最后一案就是夏时失踪案。可坚称不会有完美犯罪的尚神探也束手无策,再后来,夏时的骨头被发现后,尚局长心里过不去这个坎儿,退出刑侦界转投行政了。

    尚杰压了压手,道:“别紧张,不要每次我一来你们这群警察就跟做了贼似的。”

    众人嘿嘿干笑几声,依然站得笔直。

    尚局长到言焓身边拍拍他的肩膀,轻叹:“还是你小子讨人喜欢,我干刑侦队长时,下属没一个敢和我闹的,一个个全这样。”

    老白轻轻探出头,说:“言队他长得比你亲民。”

    言焓一个锐利的眼神,老白赶紧缩回去,吱声:“不,老大很凶,青出于蓝胜于蓝。”

    尚杰哈哈笑:“对了,今年的公安部十大杰出警探,你又入围了,估计得一直蝉联下去。”

    言焓谦虚:“都是集体的功劳。”

    甄暖听言,也不知怎么的,无意识之下轻轻地瘪了瘪嘴。下一秒就感觉言焓的眼风扫了过来,她顿觉被针刺了一下似的。

    周围是不是飞过一只蚊子他都知道?

    她吓一跳,谨慎地抬眸看他,却发现他眼神并不锐利,很清淡,意味深长的样子。就跟老师抓见学生开小差一般。

    他慢慢收回目光去了。

    尚局长:“说正事儿,中央给我们刑侦总队调来了一个犯罪心理专家,说起来,你还认识呢。应该算是你的师妹。”

    言焓稍稍蹙眉。

    “进来吧。”

    众人齐齐望向门口,就见一位卷发美女出现在视线里,细眉大眼,雪肤红唇,淡淡弯起的唇角含着一抹疏傲的浅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