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雨枫轩> 原创长篇小说 > 社会|历史 > 历史军事小说 > 亲爱的苏格拉底 > 正文 > Chapter 22
Chapter 22



更新日期:2021-07-26 + 放大字体 | - 减小字体 本书总阅读量:

    367位于白塔区兰桂区的交界地带,九年前这里有几个很大的化学品和沥青加工厂,后因意外事故和环境污染等原因拆迁,红砖白瓦的厂房就空置了下来。

    再后来这里被一些潮流小年轻和艺术小青年们霸占,慢慢蜕变成一处人文风景独特艺术气息浓厚的街区,成了誉城的著名景点。

    但同时,这里也因外来人口多鱼龙混杂而常有小型治安事件发生。对警察来说,这里算是比较让人头疼的地方,可也是能常常发现惊喜的地方。

    这里的人通常敏锐而心眼多,对周围环境和人物的变化特别留意。如果加以利用,会是比侦查员还灵敏百倍的观察者和线人。且人家是长期浸润在市井之中的。

    才下车,甄暖就看见一整面墙壁的涂鸦,花花绿绿的,异常绚烂。

    “这里好漂亮啊。”

    言焓心里则浮起一丝说不清的情绪。

    整个誉城就数367这个地方最能深刻提醒他夏时失踪了多久。

    她失踪的那晚,长安久宁的誉城一夜间发生了很多事。

    一起持枪抢劫、一起特大交通事故、一起工厂车间小爆炸、一起杀人案、一起偷窃案、几起夫妻争吵。

    夏时失踪的那一年,市里规划出了城市建设新政策,每个街区每条街道都在改变。尤其是这里,渐渐空置,渐渐来人,渐渐复苏,渐渐繁华……

    每次来,这里都在提醒他:时间过去很久了啊。

    老白停好了车,回头看:“诶,跟着我们的那辆不在了。”

    言焓拔脚往前走:“他们停在后边那个转弯处。”

    甄暖虽然疑惑,可跟着3个男人她一点儿也不害怕,反倒更好奇四周稀奇古怪的风景。经过一条特立独行的街道时,谭哥问:“老大,不去看花花姐吗?”

    言焓脚步顿了一下,想了想:“去吧。”

    他转身往回走,绕进了那条小街。

    街上都是特色小店,卖信纸邮票的,卖烟灰缸的,卖明信片的,还有卖70后80后小学课本的……目不暇接。

    甄暖走在后边,轻声问:“花花是谁啊?”

    老白:“以前干那行的,老被抓老被训,再后来就不干了,搞正经生意。”

    “噢。”甄暖懂了。

    “她挺可怜,年纪很小就被拐卖出来被团伙控制,后来扫黄解救了她,可那么多年人也大了,最好的时光过掉,什么真本事都没学会,钱也全缴给大哥头败光了。除了继续干那行,没个活路。老被抓都成了熟人,每次认罪态度特好,一出局子就开始。后来大家凑了点钱给她,在367买了个破屋子,以前的事也就不干了。”

    “听说很多年前确实很乱呢,好在风气总是一天天变好了。你们真好,买一个门面要很多钱吧。”

    “不知道,是老大弄的。我那时在上高中呢,这些事是听谭哥说的。那时老大也只是警校的学生,但人很牛,老早就跟着尚局办案了。”年纪小的老白滔滔不绝说着,又低声道,“诶对了,甄暖,其实我觉得吧,老大对你挺温柔的。”

    “啊?”甄暖被他突如其来的话弄得一愣一愣,声音一提,前边言焓就回头了,清利的眼神在问:怎么了?

    老爸嘿嘿笑:“没事。”

    等言焓回过头去了,他又说:“真的,你别看他平时笑笑很好说话的样子,工作上相当严厉,一点儿错误都要被他训死。如果他对你凶,别往心里去,他也是为大家好。毕竟做这行,哪个地方出一点儿差池,整个队的人就会往错误方向做无用功。”

    甄暖明白他是因那天会议上的事宽慰她,顿觉暖心:“我知道啦。”

    “不过我觉得他对你还是很好了,以前关小瑜三天两头给他训哭。我看他倒没有叫你去办公室挨训。”

    甄暖脸微红,想起自己被他弄哭过。不过,他其实对她已经相当客气,是她脸面太薄。

    还想着,前边传来一声极其酥.软柔滑的女声,听着像是苏杭那边的口音:“呀,言队长怎么今天来的呀?”

    言焓和谭哥已经进了那家店,甄暖抬头看,店名叫“卖火柴的小蜡烛”。

    店面不大,装饰十分温馨舒适,彩色的原木货架上摆放着各种漂亮的火柴和手工蜡烛,五颜六色,荧荧烛火,在冬天里看着温暖极了。

    还未进门,便闻到了火柴和蜡烛特有的淡淡香味,不刺激,不袭人,温润如水。

    老板娘花花打扮得花枝招展,真如一朵花儿。

    她长相中上,化妆也精美,梳着繁复而精致的发髻,别一只翠绿色的簪子,身着一件白兔毛衣领的淡蓝色大衣,里边一件白底花凤凰旗袍。

    “顺道经过,想起好久没来看你了。”言焓语气松散,营造给人一种心情不错的样子。

    花花迎过去他身旁,脸上全是笑,带着特有的地方口音听上去格外柔软娇嫩:“哎呀,就直接说是想我就好了嘛。”

    言焓稍稍倾身,唇角浅浅一弯,便是稀世风华:“我不说,你也知道。”

    花花笑得像是回到了少女时代。

    连甄暖都仿佛被他迷人的笑容晃了一下。看着他们俩“打情骂俏”,她莫名其妙地脸热,悄悄低下眼眸。

    谭哥:“花花姐,要是有什么消息,记得第一时间联系我们。”

    “有奖金不啦?”她故意说。

    “有嘞。”

    老白年轻调皮,也跟着打趣:“最近没有旧人找你麻烦吧。”

    “早没有啦。”

    言焓转身扫视货架上的火柴,漫不经意道:“要是有人来缠,就找我。”

    “不好的吧。”花花咯咯笑,“万一人家说你是我的相好可怎么办呀?不好连累你的呀。”

    “相好就相好,我又不吃亏。”言焓玩世不恭地调趣。

    他本就生得英俊非凡,即使只是被他这样玩笑地奉承,老板娘的脸上也浮上了一片片红晕。

    她捂着脸开心地笑不停,笑完往他身后一看,见到甄暖,不由得多打量了几眼。

    言焓顺着她的目光回头:“这是甄暖,我们新来的同事。”

    花花软哝道:“呀,长这么漂亮,干你们这行可惜了的啦。”

    言焓一边挑选着火柴,一边还散散漫漫地学她的语调:“你说,她干什么不可惜的啦?”

    花花嗔怪地瞪他一眼。

    “要我看,她……”她话到嘴边又落下,估计是想说的那句不太好,转转眼珠,索性笑道,“给你做女朋友蛮好的。”

    老白顿时暗叹这问题难回答,说“人家看不上我”,这不是言焓孤高的性格,也叫甄暖难堪;说“我看不上人家”,这更……

    甄暖尴尬地慌,脸火辣辣地发烫,赶忙转身假装在看蜡烛。

    就听言焓没个正形,惋惜地说:“女朋友太多,都快养不活了。”

    一句话轻轻松松就解了她的困窘,事儿全揽他身上。除了听上去“花心”点儿,于他和她的气质丝毫不受影响。

    “哪里会没钱,骗人的啦!”

    “真的。当警察不如你做生意赚钱。”

    “别拿我开涮啦。”花花一脸的开心。

    甄暖抬眸,看着蜡烛玻璃杯上他薄薄的一层剪影,很清楚言焓是在花花的无意之间暗示她干现在这行就很好。

    “这几年这地段涨价比房地产还快,还好367发芽的时候我就来了这儿,也多亏警察先生帮忙。”花花一脸感激地看向言焓,后者正在挑火柴。

    谭哥也在一旁搭腔:“老大真没说谎,我们那点儿工资还不如你在这儿做生意实在。现在物价飞涨,连烟都抽不上了。”

    “呀,差点儿忘了啦。”花花一拍脑袋,赶紧跑去收银台后面拿出一条烟,“这个拿回去给大家伙儿抽抽吧。”

    谭哥一愣,忙道:“我不是那意思,花姐你收回去吧。”

    “拿着不要紧的,又不是别人,我拿烟便宜的。”

    她说着又往言焓手里塞,

    言焓笑道:“看来你是真想我不干警察来陪你守店了。拿这个回去我就得撤职了。要不这样,你先留着,等我哪天不干了再来拿。”

    花花一下子就明白了,有些遗憾又抱歉,想了想,跑到柜台后拿剪刀剪开烟:“一包总可以吧。”

    言焓笑着摇摇头。

    “一支。”花花那烟是真为他留着的,留了好久。她拆开一包,眼神都有些祈求了,“抽一支总可以的吧。”

    “好,一支。”言焓几步上前,接过她手里的烟,原本想自己拿火柴,可花花手里已经拿了一盒。

    她推开火柴,挑出一根蓝头火柴梗,轻轻划燃,刷拉一声“兹兹”地响。

    甄暖从玻璃上看见了,回头看。

    花花的手已经捧到言焓面前,他身形微微顿了一下,垂落的右手不自禁屈握了握,看得出人有些拘谨。

    甄暖便知,他嘴上如何慵懒散漫,笑容如何玩世不恭,骨子里却是不习惯和女人亲近的。哪怕只是点一根烟,于他也是过分亲昵的举动了。

    但面对花花真诚的目光,他不经意间流露出来的矜持与距离却是转瞬即逝,未被察觉。

    言焓左手夹着烟,稍稍垂下头,去靠近她手里的火柴。温暖的火苗跳跃着,映在他白皙俊秀的脸上。

    他身形俊挺,微微颔首,姿势包容而迁就;她身姿妙曼,捧着火柴,眼神真挚而仰望。

    甄暖看得愣愣的,发觉这画面竟十分美好,美好得她竟忍不住想上前去擦亮一只火柴。让她冰凉的手也在这个冬天里不经意间就舒适地温暖起来。

    或许,这迷人的美好只是来源于其中一人。

    此刻他低眉安静的样子,美好得让人挪不开目光。

    老白看着,也咂舌:“我要是女人,都想给老大点烟了。”

    言焓转过身来,轻嗤:“你要是女人,我从此戒烟了。”

    “嗷!”老白惨叫。

    他说完,看见甄暖笔直乌乌的眼神,冲她眨了眨眼。

    甄暖心一撞,扭回头来,继续看蜡烛。

    花花问:“你有没有喜欢的呀?”

    “有的。”甄暖点点头,拿了一个非常简单的大圆筒白蜡烛到收银台上。

    言焓也把选好的火柴递过去,一手把烟背在身后。

    见甄暖要掏钱,他把她的手拦了回去,对花花说:“一起。”

    甄暖低声说“谢谢”,并没有坚持。

    结着账,言焓说:“花花姐,找你打听个人。”

    “什么名字?”

    言焓眸光闪闪,不语。

    花花了然,把火柴和蜡烛包装好递给甄暖后,带他进去里间。

    白科长狐疑:“老大这是想打听谁啊,神神秘秘的。”

    谭哥:“除了那件事,你认为还有什么?”

    “当年神探尚局长都没能破解的案件,时隔这么多年,还能有什么线索啊。”

    “诶,我翻过九年前的报纸,上边登过老大女朋友的证件照,我跟你讲,特美,而且是那种看着舒服到心窝子里的美,一点儿不妖不腻,眼神特清纯。”

    “真有那么好看?”

    “一点不夸张。你知道当年这个事为什么那么轰动吗,一半原因是因为长相,美人香消玉殒,最让人惋惜了。”

    “那我也去看看。……和甄暖比哪个漂亮?”

    正默默数火柴的甄暖懵懵地抬头,谭哥和老白对着眼嘿嘿笑,谈话终止。

    不一会儿,言焓从里间出来了,几人和花花告了别。

    言焓才走出去几米,刚才在店里散漫轻松的气质就消失殆尽了,渐渐变得内敛而安静。

    烟夹在手上一直没抽。

    他从来不惯在公共场所吸烟。

    直到走出花花店所在的小巷,拐过弯儿了,手里的烟才扔进垃圾桶。

    一转弯,甄暖的注意力便被吸引。这边是极限运动区,年轻人们在u型池高低台和废弃楼房的天台断垣之间穿岩走壁,飞跃尖叫。

    言焓不经意回头看她一眼,余光瞬间察觉到了不对。猛一抬头,就见屋檐上滚下来一只装着硬水泥块的花盆,直直落向甄暖的脑袋。

    一刹那,言焓想起,如果他当时没看错,后面那辆跟踪的车里至少有3个人。

    他们都是冲甄暖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