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雨枫轩> 原创长篇小说 > 社会|历史 > 历史军事小说 > 亲爱的苏格拉底 > 正文 > Chapter 20
Chapter 20



更新日期:2021-07-26 + 放大字体 | - 减小字体 本书总阅读量:

    甄暖的手颤了一下,撞到董思思的大腿内侧。

    她立刻直起身,退后几步:“检查完了,你可以把衣服穿起来了。”

    董思思坐起来,一点儿不急,仔细地瞧她脸上的表情:“你好像不生气?”

    “因为你在说谎。”甄暖一丝不苟地脱手套,语气肯定。

    董思思往身上穿胸罩:“不错,分得出真话谎话。”

    甄暖扭头看她,眼神不善,她故意来找茬的?

    “你即使生气,看上去也不凶。”

    “凶并不能带来气势。”

    董思思继续穿内裤:“沈弋绑架我了,……你应该知道这是真的。”

    甄暖不作声,把手套扔进垃圾桶。

    “他什么也没干,把我困了一天一夜,让几个女的强行给我换了衣服,第二天就放了。”说到这儿,饶使是董思思,也微微咬牙,“那几个女的竟然在我的脖子和胸口……”

    “……”甄暖倒没想到那吻痕是女人的,“我以为是申泽天。”

    “他现在还会碰我?”

    甄暖无言。

    沈弋什么也没干,就挑破了这对联姻夫妻。她想了想,说:“你可以和申泽天解释,你身上没伤,他应该相信你。”

    “他疑心最重,说沈弋做事从来心狠手辣,根本不会对我手下留情,更说……”

    话没出口,但甄暖猜到了,就是刚才那句“为了不给自己造成伤害,顺从不反抗”。

    她不清楚沈弋的行事风格,只知道他改变了很多,是为她。

    “沈弋的事,我从来不过问。我会给你开证明,但主要还是你和申泽天互相信任……”

    “哼。”董思思轻轻笑了一声,“我不需要一张没用的废纸,我只是来看看你。”

    甄暖不解。

    “你说我和申泽天不够互相信任,你和沈弋呢?”

    “如果你说的是他生意或人际上的事,我不感兴趣。”她抹着洗手液洗手。

    “他杀人你也不管。”

    甄暖的手顿了一秒,又恢复寻常。

    “你不信我?姜晓的死,有他一份。”

    甄暖拍上水龙头:“害死姜晓的是你,只不过法律治不了你。你明知她想假自杀陷害,便特意上楼配合,让她演戏。”

    董思思没有正面回答,只淡淡道:“我是在泽天和姜晓断了之后才和他在一起的。可这个女人够荒唐,说愿意不要名分。原本的女友现在要当小三?

    妄想依靠婚嫁而灰姑娘变公主的女人,本身就是痴心妄想的蠢货。还以受害人的姿态说付出了青春和真爱,泽天没有钱,她会付出?她做梦太久,把她自己都骗了,以为对泽天是真爱,可真正爱的不过是他身后的奢侈和物质。”

    甄暖不能说她错,可姜晓的悲剧,她已不想再回想。她不发一言地抽纸巾擦手。

    “我的确恨她,因为泽天真的喜欢过她。她哪里都不如我,却想以此踩在我的脸上,以为有了男人的爱,就优越过我,在我面前耀武扬威。哼,她自己要作,我何乐而不为?”董思思说话异常清晰而从容,“当然,如果沈弋不把姜晓送过来,这一切都不会发生。”

    “什么意思?”

    “戴青让人把婚讯告诉了姜晓的嫂子,也是他让服务员把没有请帖的姜晓放进会场。”

    甄暖愣住,虽然不想相信,可直觉告诉她董思思没说谎。

    董思思见她脸色微白,道:“他杀人,你验尸;你们两个真适合。”

    甄暖须臾间恢复镇定:“挑拨的话就不必出口了。”

    董思思并不是外强型的女人,说话点到为止。她穿好衣服,说声“再见”,径自出门去。

    “董思思!”

    她停住。

    “栏杆上的螺丝钉是你松的吧?”

    她不回答,只轻笑:“你想给我讲大道理?”

    甄暖低了声音:“我只是以为你足够优秀到可以随心所欲地选择爱人。”

    董思思扭头盯着她:“你怎么就知道我不爱申泽天?”

    “杂质有多少呢?”甄暖轻声问,

    “我不明白为什么那么多女人明知男人有稳定关系了还要当小三,为什么她们的幸福荣耀和所谓的面子要依附着男人才存在?而很多时候,这些男人的外貌或内在并不优雅。

    很多女人经济上**,精神却不能。我不懂姜晓,却更不懂你。你那么优秀,家世学历人脉阅历,誉城有几个女人比得过你。可为什么,你的喜怒被一人掌控,你的精神依附着男人而活?”

    董思思脸色冷静,足足十几秒没说话,最终,漠然一笑:“申泽天是一个优雅的好男人。”

    甄暖静了半秒,不多说了:“如果你这么认为的话。”

    董思思轻咬了一下唇:“你呢?我刚和你说了那么多,你的沈弋足够优雅吗?”

    甄暖微愣,董思思淡淡一笑,转身走了。

    甄暖拿纸巾把手搓得发红,不明白董思思今天过来是想给她添什么堵。

    沈弋,沈弋,为什么她对他总是无法亲近,却又总有种说不清的信任之感?

    这时有人敲门,大伟探出头:“老师,人偶和凶器模具都做好了。”

    甄暖“嗯”一声,扔掉手中的纸巾,关了门和大伟他们一起去犯罪实验模拟室。她一直期盼着早日用到模拟室,可今天却兴奋不起来。

    模拟室的中央有一个防护玻璃屋,里面固定着一个真人大小的人偶。

    甄暖过去摸了一下,仿生头皮和骨头的质感可媲美真人头;

    人偶面前摆放着四五个作案工具,是助理们根据甄暖的要求找来的,有葫芦型的木椅扶手,三角形的椅子腿儿,珊瑚型的钢质装饰……

    甄暖径自戴上护目镜和手套;小松和大伟也正准备戴,见了,面面相觑,异口同声地诧异道:“老师,你来啊?”

    “怎么,鄙视女人没力气?”

    “当然不是,哈哈,”两个大小伙子都嘿嘿笑,“想说体力活儿我们男人来就行。”

    “不用,权当运动。”甄暖笑笑,扬了一下头,示意他俩退出玻璃屋子。

    她握住铁棍,看准假人的头皮顶端,狠狠一棍子砸上去。凶狠的撞击声,夹杂着假人头清脆的骨头断裂声,在玻璃屋子里回响。

    她看一眼伤痕,点点头,记录下来。又很快,她拿起下一个模拟凶器,毫不停歇地扬起来狠狠打下去,又是一声近似击打头颅的闷响。

    玻璃外面,小松和大伟交换眼神:他们的美人老师平时看上去柔柔的,其实一点儿都不弱弱哒。

    甄暖打了数下,力气之大,反震到她手上让她双手发麻。打假人的过程近乎某种发泄,越打越用力,越打越停不下来。

    甄暖咬着牙,毫不停歇地用各种工具把几个假人头砸得稀巴烂。

    一直打到没力气,到全身发热满头大汗了,她才停下来。

    甄暖急促地呼吸着,望着四处飞溅的碎屑和乱糟糟的人头,也有些懵,不知自己怎么如此暴力,仿佛心里闷着很大的火气。

    她双手又麻又痛,想着小松他们在旁边,有些尴尬。她让自己镇定下来,回头看,心里猛地一磕。

    小松和大伟都不在了,换了个愈发高挑的身影。

    言焓立在玻璃屋子外,黑眸清亮看着她,表情相当有趣。

    很显然,他看到了她暴力的全过程。

    甄暖稍稍尴尬,捋捋额边的头发,摘下护目镜走出来。

    她昂了昂头,煞有介事地说:“咳,我最近在做实验,想收录并研究脑部伤痕和凶器之间的联系。”

    言焓点点头,唇角噙着别有深意的笑,问:“这实验室还符合您的心意吧?”

    您……

    甄暖大窘,强撑着表情淡定,咳了咳:“嗯,挺不错的。挺好的。”

    她听不出他的弦外之意就怪了,是说她把实验室当作情绪发泄室了?

    “没你身手好。”言焓半带揶揄地说,“工作那么卖力,一定给你加奖金。”

    认真,拼命……那么多词,他偏偏选了卖力……

    甄暖面红耳赤。

    言焓似笑非笑看她半晌,抬起食指在额头前方划了一道。

    甄暖一愣,心中哀叹地赶紧别过头去,从白大褂口袋里摸出一张纸巾,匆匆擦了擦额头上的汗水。

    转过头准备问有什么事,言焓人已经闪出了模拟室。

    原来只是顺道过来看看?

    她轻轻呼出一口气。

    ……

    甄暖回到办公室,发了一会儿呆。

    时针指向下午五点时,她回过神来。现在姜晓的案子已经结了,她要把资料清理一下存档。

    她翻看到花刺血迹的dna对比情况时,发现虽然董思思的dna与花刺上的血迹不匹配,但相似度非常高。这种情况虽不常见,但也不少见。兄弟姐妹间常有发生,有时候陌生人间也有相似。

    甄暖起初并没太在意,但有种说不清的感觉一直在心里磨。

    离下班还有一段时间,她拿着资料去了血液分析室。分析室只有一个助理在,他把所有pcr电泳对比各类实验的数据资料都翻出来给甄暖看。

    甄暖看到一半,皱了眉:“你们做dna对比,只用了细胞质中的dna?”

    助理面露窘色,惭愧地揉揉脑袋:“是我做的,中途开了点小差,忘了检查细胞核。因为这事儿,我还被队长训了。”

    甄暖见他羞愧的样子,心软了,安慰说:“只是程序上要求两种都用,但对比细胞质也是一样的啦。我也只是看见只有一个结果才想起来,要是我自己操作,可能就只用一种了。”

    “是这么说,但这次不一样的。”助理脸更红,“是我出错了,不过幸好阴差阳错,也没有弄出大事来。”

    “诶?”甄暖疑惑。

    这时,关小瑜从外边进来。

    了解甄暖的来意后,关小瑜解释:“花刺上的血迹的确是姜晓的没错,但董思思的dna对比有问题。这次让我们碰上了百年难遇的极端案子,细胞质中的dna并非百分百吻合,可细胞核中的dna完全吻合。”

    甄暖:“你的意思是,董思思的细胞核dna和花刺上也就是姜晓的血迹吻合?之前因为只检查了细胞质dna,虽然相似度高,但不全吻合,就疏忽过去了?”

    “对。”

    “这怎么可能……”甄暖猛地一顿,“她们是同卵双胞胎?”

    “对啊。侦查员调查过,董家当年生了一对双胞胎,但还在育婴室的时候,其中一个宝宝被开水烫伤,得破伤风死了。现在董家都无法相信姜晓是另一个孩子。”关小瑜摇摇头,“大家都觉得不可思议。”

    “但她们俩长得一点儿都不像啊。”

    “可能是改变了容貌吧。你看,她们俩除了细胞核里的一串基因序列,连身高啊身形都不像了。姜晓成长环境太苦,比董思思瘦弱矮小。她真可怜,谁也不知道她是怎么弄成今天这个地步的。”

    甄暖有些难过,隔了半晌,问:“董思思知道后,有什么反应吗?”

    “对于一个从来就没见过,也没相处过的\\\\\\-双胞胎\\\\\\-,她能有什么感觉?”

    “也是。”甄暖喃喃自语,又道,“队长好厉害哦,这种事情都可以让他发现。难怪李助理说他运气好,要是他只检查了细胞核,没检查细胞质,只怕就冤枉了董思思。况且,双胞胎也有一小部分细胞质dna是一样的。”

    “他当然厉害了。我现在越来越觉得他是神一样。”关小瑜说,“c-lab实验规范里细胞核细胞质双检查那一条,就是他加上去。”

    甄暖诧异地抬起眉毛。言队长连这个都懂啊。特意加上这一条,是遇到过双胞胎案例么?

    她想了想,不得其解。

    唔,以后跟着这个队长,压力好大;不过,一定会学的更多,进步更快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