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雨枫轩> 原创长篇小说 > 社会|历史 > 历史军事小说 > 亲爱的苏格拉底 > 正文 > Chapter 14
Chapter 14



更新日期:2021-07-24 + 放大字体 | - 减小字体 本书总阅读量:

    天光大亮,遮盖了办公室顶上的日光灯。

    秦姝的办公室里有些乱,桌上堆了厚厚一摞指纹图,全局,细节,让人眼花缭乱;

    甄暖看见都犯晕,又看她双眼红肿,问:“熬夜了?”

    秦姝笑着揉揉眼睛:“没关系。好歹让我找到与皮带上匹配的指纹了。是右拇指侧面的一小截纹路,让我好找。不过,指纹不是申泽天和董思思的,而是姜晓的。”

    甄暖一愣:“如果是姜晓自己的,就没价值了吧?”

    秦姝叹气:“是很沮丧,但这就是我们的工作。很多时候花了大量的时间验证,最终却是无用功。可即使如此,每一丝线索都不能轻易放弃。”

    甄暖点点头,多少有些不甘心。

    可她很快想起言焓的话,忍不住想,这一步就是最后一步了?

    她拿起证物袋,仔细观察指纹的位置。渐渐,她觉得哪里不对。

    刚要细看,秦姝递过来另外两张纸:“鞋印对比也完成了。”

    是两张一模一样的38码鞋印。

    甄暖:“花圃薄膜上的脚印是由下水管道里的鞋子踩出来的,那双鞋和董思思的新娘鞋同款?”

    “对。”秦姝说,“但鞋印不是董思思踩的。”

    甄暖不理解:“什么意思?”

    “两份鞋印平面看上去大小花纹一样;但分析鞋印不仅要看花纹大小,更要看穿鞋人的走路姿态和习惯。左边是董思思的鞋印,右边是同款鞋(不明人物)的鞋印。表面相似,可看立体模型就不一样。”

    秦姝推过来两个模型。

    甄暖试着摸一下,果然触感不同。

    这时,关小瑜的声音从外边传来:“暖暖美人,你果然在这里。”

    “结果出来了?”她回头。

    昨晚得知花刺上的血迹并非申泽天和董思思的,她沮丧极了。

    可回家后还是打电话给关小瑜,说再对比一下血迹是否属于姜晓。只不过她不知道关小瑜早就接到了言焓同样的命令。

    关小瑜递给她一张图,是dna序列。

    甄暖一眼看明白:“植株刺上的血迹是姜晓的?”

    “嗯。”

    甄暖不可思议:“可姜晓身上找不到符合这根刺的伤口啊!”

    到底是哪里出问题了?

    她看看指纹,又看看鞋印,再看看dna序列,突然间脑子里灵光一闪……

    ……

    玻璃窗外,北风仍在吹;

    言焓的办公室异常温暖。

    甄暖双腿并拢,背脊挺直,端端正正坐在椅子上。

    她手里捧着一杯冒着热气的茶水,心情平静而隐隐激动。

    中午没吃饭,总算把第二版报告写出来,早早交给言焓来看。

    这几天,线索一点点汇集,到今天上午终于量变引起质变;一个个证据组成了完整的证据链。

    现在,她信心满满。

    隔着暗红色的办公桌,言焓正低头专心看材料。

    她微不可察地深吸一口气,睛忍不住打量他,想从他的表情里看出端倪。

    他这人安静时和说话时气质截然不同,此刻看上去很是人畜无害。

    他专心致志翻着纸张,长长的睫毛低垂着,鼻梁又高又挺;

    看他如此认真,她自然有些底气,可见他蹙起眉,她又生怕再度被他揪出错处。

    她真怕他看似无害的指责,简单几个字能跟刀一样剥你一层皮。

    几分钟后,他睫毛动了动,甄暖立刻挺直背脊;

    他扫她一眼,故意逗她:“坐那么直,紧张?”

    “……没有。”甄暖松松肩膀,捧起水杯抿一口。

    他说正事:“皮带上拉扯的指纹是姜晓自己的?”

    “嗯。”

    “如果是这样,就没价值了吧?”他看似无意地问。

    甄暖一愣,上午她说过同样的话;但那之后,她提醒自己要严谨,重新检查了皮腰带,结果发现破绽。

    甄暖想提醒言焓往后看;

    但迎着他灼灼的眼神,她忽然明白,如果是他,他不会在这一步终止,他会继续往下走。这问题是刻意问她的。

    她下意识攥紧玻璃杯,尽量条理清晰:“不能想当然地认为指纹是死者自己的,就没有价值。我检查发现指纹的位置不太对。”

    甄暖用一张长纸条模拟皮带,圈在茶杯上,“它在腰带背后,而且是内侧。”

    言焓配合地提问:“是不是死者调整腰带,无意间往下摁压过?”

    甄暖意识到他在用这种形式和她交流探讨,驱使她一步步把自己的想法更合理更缜密地表达出来。

    “如果是这样……”甄暖站起来侧对他,手掌往自己身后摸,

    “我拇指是倒着的,指纹也应该倒着。可你看我报告里秦姝提供的图片,皮带上标记出来的指侧纹是斜向上,10点钟方向……

    所以她的手是从皮带下方伸进去,往下拉,像这样。她想营造自己被人拉扯的假象。”

    甄暖斜着一边肩膀身体向后仰,手指绕到腰带下方,拇指往上伸,抓住,下扯。

    她笔画着如此奇怪的姿势,他安静看了几秒,最后忍俊不禁,笑出白白的牙齿。

    “你看……”她回头见他在笑,蓦然意识到自己的动作很滑稽;

    他笑得越灿烂,她越发困窘,红着脸重新端坐回椅子上,板着脸说,“就是这样,才会留下10点钟方向的右手大拇指内侧纹路。”

    他意味深长看她,“嗯”了一声,问:“你一直这么胆小,不喜欢开玩笑?”

    她微愕,惊讶地看他,又很快垂下目光,低声说:“你是boss。”

    他若有所思笑一声,低头继续看报告。

    她微微呼气,不知道他突如其来那句话什么意思;赶紧捧起水杯,一口气喝了好几口。

    办公室里安安静静的,只有他长指翻动纸张的沙沙声响。

    过了半晌,他问:“秦姝做的鞋印比对?”

    “嗯。”她伸长脖子望言焓手中的报告,

    “鞋印表面相似,立体模型却不一样。董思思走路很稳,重心靠前,前掌磨损重,右脚力度比左脚大;但不明人物走路轻飘,重心靠后,且有□□迹象。

    这并不是同一个人的脚印,有人想陷害董思思,且这人的脚码比董思思小。

    花圃上搜集的不明人物鞋印无一例外的前端无力,脚步虚浮。是小脚穿大鞋。”

    言焓听她说出并非她专业领域的一大串话,似乎赞扬:“看来学了不少东西。”

    甄暖脸微红,低低地“唔”一声。

    “没对比不明人物和姜晓的足迹?”

    “秦姝说虽然采集到姜晓的足迹,但都损坏了,无法进行有效分析。不过……”甄暖抿唇,有点儿小小的得意,“队长你往后看就知道了。”

    他觑她一眼,看下一页,是dna序列。

    “植株刺的血迹是姜晓的?”

    “嗯。”

    “姜晓去过花圃,被花刺扎到也不稀奇。比对结果出来时,有没有觉得很可惜?你辛苦发现的血迹最终变成无用的线索。”

    甄暖暗叹他眼毒,老实道:“的确很挫败。不过,后来想想……”她含着极淡的笑,“姜晓身上没有符合那根刺的伤口。”

    言焓配合她一问一答:“会不会是姜晓别的地方有外伤,滴上去的?”

    “我有一瞬间这么想,但你说过,没有验证的事,不能下结论。所以我请教了关小瑜,她说那血迹不是飞溅或滴落,就是刺上去的。”

    言焓靠进椅背,饶有兴致看她微微局促却暗含神采的脸。

    “我又想,植株上贴近地面的一截刺会刺在哪个部位?”甄暖自问自答,“姜晓从楼上摔下时,砸碎了左脚拇指的指甲。”

    “我找来不明人物的鞋,它很整洁,表面看没留下证据,可用长柄镜子伸进左脚鞋子里,发现上壁有处黑色血点。那根刺可能扎进过姜晓左脚的拇指指甲。我找人化验了……”

    她笑容绽开,开心得像个孩子,

    “就是姜晓的。花圃里和姜晓扭打的不明人物是她自己。皮带上的指纹也能解释了,调整腰带而已,为什么用那么别扭的姿势?”

    言焓:“这些证据可以证明姜晓制造有人从身后拉扯她的假象,以及董思思和她在花圃里扭打的假象。她想陷害董思思;但这不足以证明她不是被人推下楼。”

    甄暖深吸一口气:“1,花圃里除了姜晓和不明人物的足迹,没有他人的,走到栏杆边必须经过花圃;

    2,姜晓身上没有反抗或挣扎伤,这个问题困扰了我好久,现在看来,根本就是自杀;

    3,监视录像给申泽天和董思思做了不在场证明。”

    言焓看她如释重负的样子,良久,淡淡一笑:“记住你今天给我做汇报时的状态。”

    甄暖愣住。

    这一刻,她终于明白。

    姜晓的指纹,姜晓的血迹,一个个用常识习惯判断时看似无用的线索,竟全成了推动破案的关键所在。

    人命攸关的案件里,一切不经意甚至“无用”的细节都需要来回细细甄别。

    甄暖望着言焓清黑安静的眼神,忽然感叹,他真是一个可以让人学习和成长的人。

    她心服口服地点点头:“我记住了,谢谢……队长。”

    他笑笑,低下头去了:“不过,姜晓没有自杀倾向;她是怎么死的,这个问题你可以想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