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雨枫轩> 原创长篇小说 > 社会|历史 > 历史军事小说 > 亲爱的苏格拉底 > 正文 > Chapter 7
Chapter 7



更新日期:2021-07-22 + 放大字体 | - 减小字体 本书总阅读量:

    离开酒店前,甄暖去看纪法拉。

    她脾气来得快去得也快。婚礼上死了人,记者争相报道申泽天的风流史,申家正危机公关,纪法拉不知多乐呵,一个人在自助餐厅享用美餐。

    甄暖见她没事,准备回去工作。

    纪法拉忙拉住:“暖暖姐,这么晚,吃了饭再走。”说着端盘子给她夹菜,全是她喜欢的。甄暖笑:“你还记得。”

    “我们喜欢的都一样呀。”纪法拉眨眨眼。

    甄暖出国前,纪法拉还是小学生,脾气乖张,不喜生人。时隔多年,她没怎么变,有几个大哥哥宠着,不用长大。

    纪法拉似乎对甄暖的工作很好奇,问东问西的,问到女痕检员。

    甄暖:“你说关小瑜?”

    “鱼?名字里居然有动物,切。”

    “她哪儿惹你了?”甄暖迷茫地捧着汤碗喝一大口,身体里暖和了点。

    纪法拉也喝汤,勺子敲得乒乓响,绕一大圈忍不了,干脆直言:“他干嘛护着那个鱼,新欢?公安局怎么那么多女人?同一单位上下关系不准恋爱。”

    “关小瑜是犯罪技术实验室的,编制外。”甄暖说完,抬起眼皮,“他?你说言……”人际交往困难症让她说不出全名,挣扎了半刻,“……队长……”

    “那个混蛋!”纪法拉气得歪了嘴巴,红了脸,“以前受那么重的伤。还背着我在原始森林里走那么远的路呢,没想到现在翻脸就不认。”

    “你们认识?”

    “化成灰都认得。”

    甄暖稍懵:“看你苦大仇深的样子。”

    “不是苦大仇深,是纠结。”纪法拉皱眉,“你不知道,他以前救过我的命,可他居然不记得我。”

    “或许是你认错人了?”

    “就是他。”纪法拉很确定。

    “他在什么情况下救了你?”

    这一下,纪法拉也些迷茫,她10年前生过一场重病,据说是高烧,很多事都不记得了。

    可她记得一些支离破碎的画面,她在人间地狱里,一个大哥哥救了她。大哥哥受了很重的伤,却背着她抱着她跋山涉水,给她水喝,喂她果子吃。

    “我……不记得了。只记得有很多火,很多人在哭。真的有这回事儿,我以后一定会想起来的。”纪法拉说,“不过,我只知道别人叫他‘小火’,诶,暖暖姐,他叫什么名字呀?”

    “……言……焓。”

    “言焓?”纪法拉皱眉,觉得这名字很熟悉,“火字旁的焓?”

    “是啊。”

    “言焓,言焓,”纪法拉默默念叨着名字,猛地想起来,“以前,誉城有一个他的新闻,很有名的。”

    “什么?”

    “听说他女朋友被人剁碎喂狗了。很多人猜测是寻仇。”

    甄暖一口汤呛住,抽了纸巾不住地咳嗽。

    “你被吓到啦?”纪法拉给她拍背,“估计是惹了什么仇人,结果女朋友被人杀了吧。”

    “有人恨他,所以杀了他女朋友?”

    “嗯,一开始是失踪,他一直找,可几年后有人在河边遛狗,狗把一根骨头和一团碎肉刨出来了。报纸上说法医们研究了几个星期,就是他女朋友。

    肯定是寻仇,不然谁会把好好的人剁碎?”

    甄暖毛骨悚然,想到言焓淡淡微笑的样子,忽然觉得很难受。

    “好惨。”她呐呐地说。

    纪法拉失神片刻,语气也缓和了,不像刚才牙尖嘴利。

    她鼓着嘴,不开心地拿筷子戳盘里的饭粒,想生气,可说出来的话很忧伤:“我也只是在电视里看到,当时觉得那个叫夏时的姐姐人挺好的。”

    “夏时?”

    “夏天的夏,时间的时。”纪法拉怅然想了想,轻轻道,“她名字真好听。是誉城医科大的学生,在市医院实习。”

    “嗯,真好听,听着就是好姑娘。”

    “也不知为什么,我对新闻里的夏时印象很深,她看见有人晕倒在路边,去帮忙救助,结果被掳上车。这件事当时很轰动,老师天天在学校里拿她做例子,告诉我们要防范坏人。”

    “凶手找到了吗?”

    纪法拉摇头。

    甄暖诧异,这么多年成了悬案?

    还想问什么,一个明朗温沉的男声传来:“你们两个,要不要我带你们出去吃饭?”

    纪法拉开心地扭头:“哥!”

    华盛集团第二大股东纪琛,16岁的时候父亲骤然离世,华盛落入申家手中。好在他足够本事,且有沈弋相助,这些年倒站得稳稳的。

    他走过来,揉揉妹妹纪法拉的脑袋,在甄暖面前坐下:“这里的菜不好吃,我带你们出去?”

    甄暖摆摆手:“不用啦,都吃饱了,而且过会儿还有工作。”

    “才上班就这么忙?”纪琛笑,“看来是能者多劳。”

    “没有啦,因为不会才笨鸟先飞。”甄暖不好意思,忽然想起言焓对自己的“批评”。

    吃完饭,甄暖出门,纪法拉把围巾解下来套在她脖子上。

    “别冻着。我没关系,再叫人送一条。”纪法拉周全地说完,又眨眨眼,“送你一条围巾,可以找沈弋哥哥敲诈好多东西。”

    纪琛则道:“天冷,我送你。”

    甄暖点点头。

    多年前纪霆车祸去世,年少的纪琛一夜间长大,成了纪家的当家人,在沈弋的帮助下收管了纪霆的人脉及盛氏股份。和申泽天不同,纪琛没有父亲庇护,行事反倒格外沉稳,一心在商场。纵使生得英俊帅气,25岁的他也一直没有女友和花边绯闻。

    纪法拉骄傲得不得了;说纪琛是天底下最好的哥哥。

    ……

    到了大门口,甄暖招手和纪琛告别。

    她走进院子,抬头一看。

    夜幕中,犯罪技术实验大楼灯火通明。大家都在加班。

    国内大部分法医都常去殡仪馆,因为很多公安办公区不设解剖室停尸房,法医往往局子殡仪馆两头跑。

    誉城公安把它设在c-lab办公区,法医再不用大晚上跑郊区,算是工作便捷些。

    走进大楼,她看见c-lab的副主任林画眉老师和几个助理迎面走来,脚步匆匆。

    林画眉老师对年轻人相当严格,甄暖看见长辈级领导,条件反射地紧张,赶紧让路到一旁,轻轻低了低头。

    林画眉是人类学、齿科学专家,国内相关领域的稀缺性人才;年轻时做过大学老师和医生,后投身科研又加入c-lab。工作严谨不懈怠,平日不苟言笑。

    甄暖低着头不敢打招呼,又有些懊恼自己可怜的交际能力。

    好在林老师也没注意她。等一行人走出大门了,她拍拍胸口,放松地舒了一口气。

    这时,身后的保安说:“林老师又要出差了。”

    甄暖回头:“出什么事了吗?”

    “有民航坠机。”

    甄暖明白。

    空难等大型灾难,要是没人类学家帮忙,警方无法把大批七零八落的肢体配对拼成一个个完整而正确的人。

    这里每个人都是忙忙碌碌的啊。她心里想着,转身上楼去了。

    ……

    电梯门开,夜里的走廊灯光雪白,寂静得像冰封下的水底。两边无数紧闭的房门,关着各种实验器材。

    甄暖并不害怕。

    9层是病理学专区,郑容教授和甄暖的天下。郑教授去香港参加学术会议,甄暖接手的第一个案件没人带,全靠自己。

    她径直去解剖室,摸黑开灯。

    死者姜晓穿着婚纱平躺在解剖台上。

    甄暖却先被解剖室本身吸引,这里边的设备太棒了!她睁大眼睛看了一圈,心里忽然抑制不住激动。

    3个月试用期?她一定要留下!

    ……

    甄暖洗完手,立在一片银色里,盯着姜晓看几秒,戴上手套和帽子,转身想想,又试探着摁摄像头开关。

    叮当一声。

    她吓一跳,抬头,对面墙壁上7乘7的49块屏幕同时散发出淡蓝色的光,各个屏幕从各个角度记录解剖台上的尸体。

    她看向第一块屏幕,死者头部下方发丝和枯血纠结在一起。

    再看其他屏幕,头部躯体,手掌脚趾,上下左右各个方向都清晰展现。

    甄暖望着视频墙,无声地做了个“哇”的口型。

    她四处摸索,摄影机、录音器、置物架……基本了解情况后,准备就绪。

    她轻吸一口气,打开录音收音开关,平静无波道:

    “20xx年11月1日,誉城犯罪技术实验室3号解剖房,病理学研究员甄暖;死者姜晓,黄种人……”

    她停一秒,吐吐舌头,在国外待太久,那时第一步外观描述,人种是一定要记录的。

    “step1,死者身高……”

    她瞟一眼解剖台上的标尺,迅速心算,“163cm,”

    又看附接的测重仪,

    “体重45kg。衣着整齐……”

    甄暖一边检查婚纱上的痕迹,一边语言记录。拍照后,痕迹全部提取装袋。

    接下来,她剪开婚纱,一点点剥离下来。又把尸表包括指甲缝头皮查找一遍,痕迹装袋。

    一转身,她蓦地一愣。

    刚才进来看到这样先进的实验室,她太激动,居然没叫助理就一个人先开始了。c-lab规定尸检必须有至少两人在场。

    她缩缩脖子,身板抖了抖,心想要是言焓知道了,一定会骂她。

    一想起言焓,她又想到他交代给她的“白色皮带”。

    她脱下手套,拿起证物袋出了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