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雨枫轩> 原创长篇小说 > 社会|历史 > 历史军事小说 > 亲爱的苏格拉底 > 正文 > Chapter 2
Chapter 2



更新日期:2021-07-21 + 放大字体 | - 减小字体 本书总阅读量:

    “嗯哼。”

    男人轻轻的笑声萦绕耳边,甄暖愣了愣,转过头去。

    他手倒灵巧,一秒钟扣好她脖子上的项链,转身拿起夹在肩头的手机,走到窗边去了。

    甄暖回头只看见他高大的背影,黑色的风衣搭在肩上,遮住了低垂的头颅,他笑声朗朗,语气里带了丝不易察觉的轻哄:“……哈……想听真话还是假话?”

    这人怎么这样啊?

    甄暖不满地拧眉,上下打量他的背影,想等他转身过来瞪他一眼。可他偏不转身,也不走远,就侧立在窗边。

    话也不多,多半是对方在讲,他笑着答几句。语气明朗夹杂着柔和,听得出对方应该是女人。

    甄暖揪着眉毛等了好一会儿,他的电话还没完。

    她渐渐觉得瞪着他背影无聊又无意义,想想刚才他给她戴项链,除了一开始不可避免地碰上她的手,触了她的脖子,动作倒一直干净,没趁机揩油,还特意拉了下项链,拉开距离。

    只当被猪啃了吧。甄暖瘪瘪嘴,转身进了107。

    ……

    言焓打完电话,回头看一眼对面的死胡同,发现走错了方向,返身走回楼梯间,扬起风衣利落地穿上。

    绕下楼梯时,职业的敏感让他察觉到异样,脚步一顿立刻闪到一旁,侧身凝眉地听。

    楼梯间的工作门没关牢,两个服务生在低声说话,头一个语带指示:“看到刚才那个女的没?白衣服背黑包的那个。”

    “看见了,真他妈漂亮。”回答的人色迷迷的。

    第一个人凉凉道:“甄暖。”

    后者瞬间换了语气,害怕起来:“沈弋他老婆?”(此处老婆的意思是女朋友)

    “就她。”

    言焓抿着唇。

    沈弋,他的死对头。9年前,沈弋是杀死他未婚妻夏时的最大嫌疑人,最后却无疾而终。

    安静中,第二个说话的人吓得撞倒了杯子,叫苦不迭:

    “早知道她是沈弋老婆,你要我命我也不敢办这事儿!

    你们要挑拨言焓和沈弋,别冲女人下手啊。完了,我把下药的水给她了。她要出什么事,我连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沈弋这些年被言焓盯得紧,收敛了很多,你以为他还能像以前一样杀人跟捏蚂蚁一样?”

    “可那是沈弋!”后者几乎要哭,“他连言焓的未婚妻都敢杀,把人切成一块块的都逍遥法外。我怕招了他,到时连骨头都找不到。”

    言焓靠着墙壁,眼神放空了一秒。他从兜里摸出烟,刚要叼进嘴里,眼睛眯了起来。

    烟嘴上有一点粉尘大小的濡湿,呵,他居然也被下药了?

    要不是眼尖仔细,还看不出来。

    刚才打牌时,大衣挂在椅背上,不在他视线范围内。

    他两指把玩着那只烟,看半晌,竟笑了笑,从墙壁上站起身,往来时的走廊过去。刚才他站立的地方,死胡同那边只有一间房。

    ……

    甄暖关上房门,似乎没有窗子,里边黑乎乎的。她眨了好几下眼,努力让瞳孔适应黑暗,可尽全力也只能隐约看到桌椅轮廓。她没开灯,回忆着房间平面图,瞎子一样摸黑走去最里边,推开门。

    洗手间里有一扇窗,虽然外边乌云密布,但好歹有丝光线。

    甄暖脱了大衣扔在沙发上,穿好鞋套进去蹲下,骨头咯噔一声响。她没在意,打开黑包,麻利地戴上手套和特制眼镜,起身拉上百叶窗,洗手间顿时重归昏暗。

    她脑子放空站了几秒,咬着牙用力捶小腿。

    又是一年冬天了,阴雨绵绵的冬天。

    她的遗传性风湿似乎更严重了。冰风冷雨里出一趟门,浑身上下没一根骨头不难受。

    这工作不归她管,但她刚上岗,手头没事,而关小瑜急遇私事,拜托了她。好在她也熟悉,不至手忙脚乱。

    她搬出探测装置,不紧不慢地扫,犄角旮旯都不放过。

    会所新装修,洗手间里没什么痕迹,扫了一圈,黑暗中只有洗手台旁的脚印和台上的指纹散着冷白的光。都是关小瑜前一次采集过的。

    她再次找一遍,这次,地毯的缝隙上有一处微白的异色,是一小片针眼大的纸屑。

    甄暖拍了照,用镊子夹起来细细端详,有点像锡箔纸,在黑暗中闪着银光,上边有墨色的痕迹,无法判断属性。

    甄暖把疑似纸屑放进证物袋,发现地毯被挪过。她试着拉了一下,在下边的地板上发现了半枚新指纹。

    她拿刷子蘸了磁粉,来回耐心地刷。采集完后又找了一会儿,确定没有新发现了才收好器材,又用力揉揉膝盖。

    走出洗手间却听见不轻不重的一下关门声,接着“咯噔”一下落了锁。

    甄暖一愣,有人进来了?她竖着耳朵听,黑暗的房间里一片静谧,什么也听不到。但是有一小点红色的火光闪了闪,烟?

    那人在抽烟?

    她很快有种不详的预感。

    刚才上楼,有服务生递了她一杯水,她碰到嘴边就察觉里边掺了药。对她这种搞毒物学的人来说,完全是小打小闹。

    这家店是沈弋的手下开的,都是熟人,知道有几斤几两,她只当是店长给她开玩笑。现在看来,不对。

    沈弋掌握着华盛集团半壁江山,公事私事上仇人太多,很多人想扳倒他,想报复他,可沈弋泼水不进,唯独她一根软肋。

    甄暖有些紧张,她是待技术实验室的,不需懂格斗;且她身体差,没学成。

    很快,对方的烟头灭了,漆黑一片。

    她努力镇定,可以慢慢和来人躲猫猫,借机溜去门边;如果实在倒霉撞上,就喊救命。她弯腰把箱子放到地上,别让它出事。人先出去再来拿。

    正想着,膝盖一弯,骨头咯吱一声清脆。

    该死!暴露了位置。

    她听见寂静的黑暗中男人走了过来,步履很缓,却很沉,一声声敲在暗室里。

    她更加害怕,分辨着他的方向,想绕路跑去门外。慌忙走几步,却感觉声音的来路不对,四周黑漆漆的,她竟分不清。

    着急时,那人没动静了。

    他显然比她有招,用脚步声吓她跑来,判断她的方位后,又收了声音朝她靠近。

    她不知他是真摸清了她的位置,还是在打心理战。她什么都看不见听不见,站在半道上急得热汗直冒,走也不是,停也不是。

    思想交战之际,面前的空气有了凝滞感,还有淡淡的烟草味,他靠近了!

    她闭紧嘴,不敢呼吸,怀疑会不会是错觉,但那压迫的气息突然靠近,男人握住了她的肩膀。

    甄暖心里一磕,电光火石间想起林老师教她的一招脱离术,她双手用力握住对方手腕往外侧一扭,同时放低重心一拉,对方果然中招,倒了下去。

    她心里刚一喜,可正倒下的男人鼻息从她脸颊擦过时,在黑暗中轻轻地笑了一声,仿佛刚才是他放任了她的三脚猫功夫。

    甄暖暗叹不好,准备撂倒了立刻跑,可腰被他的手勾住,重心彻底歪了。她被他拖着一起摔倒,猛不迭扑到男人的身体上。

    她没刹住,嘴唇撞上对方的脖子,肌肤熨烫柔软,性感而浓郁的烟草香。她傻了眼,只听他似笑非笑地“呵”一声,欢愉没有,讥讽不少。

    她又羞又气,“啊”地一声尖叫跳起来,音还没发完全,他迅速起身捏住她的脸颊,把她扭压在沙发上。

    甄暖瞬间被制服。

    他捏着她的牙关,她不仅不能发声,还无法活动头部;她背对着他,双手腕被拧着紧扣在腰后,抵住上身,双腿则被他的膝盖压着。

    他丝毫不怜香惜玉,双手稍用力,她吃痛地呜一声,身体却只能避轻伤害地乖乖趴在沙发上。

    在他面前,她反抗挣扎都是妄想,毫无招架之力,只能任他摆布。

    甄暖又羞又气,更害怕得哆嗦。

    她有很严重的恐惧症,很怕和男人身体接触,即使和沈弋,这些年她也只是在最近才能和他牵手而已。可现在……

    他喜欢这种姿势?

    甄暖呜呜地忽然想哭,她招谁惹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