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雨枫轩> 原创长篇小说 > 玄幻|武侠 > 传统武侠小说 > 金钗令 > 正文 > 第十一章 八龙女比武招亲
第十一章 八龙女比武招亲



更新日期:2021-07-29 + 放大字体 | - 减小字体 本书总阅读量:
  马车和人马入庄院后,庄院的大门立刻关闭上了。
  于飞虹一下了马车后,便一言不发的大步走入了大厅。
  驭车和飞马留在天井,料理牲口的事,这是她们份内的事。
  其他一行人,跟着于飞虹步入了大厅。
  于飞虹往太师椅上一坐,还没喘口气,金百轮便拱手道:“姑娘,此次出游江湖,姑娘的声威已经大噪了。”
  “我于飞虹有幸,能够在金叔的扶植下闯出一点名号,飞虹谢过金叔了。”于飞虹微微一笑,并朝金百轮拱手道。
  “姑娘,千万不可,你这样太折煞老夫了!”金百轮双手乱摇,一副受之有愧的模样。
  “金百轮,小姐心中有些顾忌,我想替她说出来。”瑶华突然神情凝重的道。
  于飞虹看了瑶华一眼,抿唇一笑,翦翦双瞳中尽是了解与体会。
  金百轮戒慎的望望瑶华,并不说话。
  “回程中,若不是小姐聪明过人,武功盖世,丐帮和青城派的那些高手,恐怕早已对小姐有所不利,金百轮,小姐的安全似乎是受到威胁了?”瑶华冷泠一笑道。
  金百轮迟疑了一会儿,升口道:“那是因为他们嫉妒令主出游江湖的排场与风光,俗语说,树大招风,这是避免不了的事,金某此后更加注意维护令主的安全便是。”
  “金叔,一切就劳您费心了。”于飞虹眼珠子一溜,嫣然一笑道。
  金百轮看也不敢看于飞虹一眼,便籍口退了下去,临走前还飞快的看了看六位龙女一眼。
  于飞虹看见理厨和调味二人一脸不安的模样,便道:“理厨、调味,现在已是卯时初,你们忙去吧!”
  “是。”理厨和调味匆忙的退下去。
  于飞虹看得出,八龙女似乎一点也不敢轻忽怠慢份内的工作,仿佛一有延误和不妥,便会受到上刀山、下油锅的严惩一般。
  吃过晚饭后,过了约一个时辰,画眉和奉衣照往常为于飞虹梳头卸妆。
  “画眉,我很喜欢你梳的第五十七种款式,睡在枕上好舒适。”于飞虹摸摸如云鬟发,赞许的道。
  画眉仿佛没听见于飞虹说些什么,两眼发直,粉腮没来由的有两抹飞红,一双纤纤玉手似乎失去了以前的灵巧与俐落,只在于飞虹的头上无力的抓着揪着,弄了半天也看不出梳出了何种款式。
  “画眉,你发什么呆呀?小姐在和你说话!”若华忍不住又好气又好笑的大声说道。
  画眉的三魂七魄这才拉回来,她脸色一下子变得青白,赶紧敛衽陪礼道:“姑娘恕罪,小婢怠慢了!”
  于飞虹了解的一笑,细声道:“我不怪你,你的心事,我和瑶华、若华都了解。”
  画眉不安的否认道:“小婢那有什么心事?只要姑娘不嫌小婢的手笨就好了。”
  于飞虹知道她心中害臊,便安抚的道:“我知道你没什么心事,快替我梳第五十七种发式。”
  “是,姑娘。”
  画眉的心定了下来,不到一会儿的功夫,便梳出了一头舒爽的发式。
  “很好,你下去早点休息吧!”于飞虹满意的看看铜镜中的自己,满意的点头道。
  画眉低着头走了,瑶华盯着画眉背影走近于飞虹身边,道:“小姐,八龙女的事应该有所解决了。”
  “是呀,小姐,再这样下去,她们不知道还要受多少罪呢!”若华替他人抱屈的道。
  “嗯,”于飞虹缓缓的站起身来,各看瑶华和若华一眼,微笑的道:“这点我早想到了。”
  “小姐,我知道你一定有锦囊妙计?”若华佩服的道,她的心中当然也有打算。
  于飞虹微微一笑,道:“这个念头藏在我心中已有好久了,前几天遇见了武当派弟子徐再盛,这个念头更坚定了,我相信可以成功。”
  “小姐,我的想法和你不谋而合。”瑶华慧黠的一笑道。
  “哦?你倒说说,我们商议商议?”于飞虹神秘的道。
  瑶华抿嘴一笑道:“我们可以定计为八龙女比武招亲。”
  于飞虹点头微笑道:“你不愧是我的好姊妹,好知己,我心里想的你全摸透了。”
  “小姐,婢子怎能和你媲美,只不过一时想到罢了。”瑶华谦虚的道。
  于飞虹不以为然的一笑,道:“你跟我客气什么呢?这样反而见外了。”
  若华这时插嘴道:“小姐,姊,你们别再客套了,我也赞成为八龙女招亲。”
  “嗯,八龙女都是含苞待放的少女,如此受到非人的控制,实在太可怜了,她们春心已动,把她们嫁出去,不但对我们有好处,对她们而言,更是一个新生的好机会。”瑶华更进一步的解释自己的动机道。
  于飞虹点点头,如水秋波突然变得朦胧起来,她朱唇微启,如哀似怨的道:“是的,我相信爱情的力量可以化解一切的恩怨和仇恨……”
  瑶华微叹了口气,有感而发的道:“或许画眉那颗冰冻已久的春心,已被徐再盛的正直和英俊融解了!”
  若华苦笑着点点头,内心则惦记着那早已没有讯息的南宫慕白。
  八位龙女是正值花样年华的含情少女,于飞虹、瑶华、若华三人又何尝不是呢?
  于飞虹历经了这许多的波折和磨练,情感已到达收发自如的境地,她略一沉吟,便道:“比武招亲的事越快去进行越好,成功之后,神秘幕后人的力量便削减了一部分,对我方而言极为有利。”
  “小姐考虑的是,此举或许也能够引出神秘幕后人现身。”瑶华道。
  若华柳眉微皱,道:“这件事情若让金百轮知道了,恐伯八龙女的下场会很凄惨!”
  “妺妹顾虑的是!”瑶华也遇到了难题,却以信任的眼光看着于飞虹。
  “你们放心,他既然尊称我为‘令主’,我便能以金钗令反制他,让他听命于我。”于飞虹笃定的道。
  “对,小姐这招,恐怕是他们所始料不及的。”瑶华道。
  于飞虹突然蛾眉一蹙,低喝道:“有人!”
  话声甫落,白影一闪,推窗掠身而出。
  瑶华、若华二婢护主心切,随后紧跟而出。
  黯淡月光下,只见两条一高一矮黑影正左顾右盼着,神态极为从容不迫。
  刘星和茶花则一动也不动的站在两人面前,显然穴道已被点住。
  于飞虹见状既惊且怒,瑶华和若华则娇叱一声,二话不由分说,抽出护身一尺八寸宝剑,向来人连环攻出三式九招,这些招式都是于飞虹传授给她们不归谷中的三奇武学。
  欣长身影突然一把抱起娇小的那人,然后及时的拍出一掌,原地一个转身,闪开了数尺。
  “啊?接引神功!”于飞虹惊叫出声,两眼瞪着那颀长的身影,内心怦然欲动。
  “于姑娘,我终于见到你了!”欣长身影兴奋嘶哑的说道,同时放下多蕾丝。
  “杜兄,果然是你!你逃出不归谷了!”于飞虹惊喜交集的失声道。
  “杜公子……”瑶华和若华这才发现情形不对,错愕万分,怔在原地。
  于飞虹按捺住内心的惊喜,纤掌一挥,刘星和茶花的穴道立解。
  “都是自己人,守在门口,不许任何人进来!”
  于飞虹四下一扫,警觉的朝刘星和茶花交代后,小声朝杜秋寒道:“进来再说!”
  然后,白影一闪,领先飞进了房间。
  三条身影,先后施展精湛的轻功,进入于飞虹的房间。
  “哇,好漂亮的房间喔!”一进入房间,多蕾丝便挣脱杜秋寒的怀抱,如一双彩蝶般翩然的一个转身,娇俏的道。
  于飞虹、瑶华、若华三人这才看清,原来杜秋寒怀里所抱的不但是个女人,还是个美艳绝伦的娇娃。
  “她是……”于飞虹玉惨花愁的指指多蕾丝,抖声道,一双翦翦美眸看着杜秋寒。
  “我叫做多蕾丝,是杜大哥的……的朋友。”多蕾丝看看于飞虹和杜秋寒,似乎也查觉到了什么不对,舔舔嘴唇,朝于飞虹友善的一笑,掩饰的道。
  “多蕾丝?”
  于飞虹主婢三人不由得对这个姓名感到很好奇,六双眼睛同时注视多蕾丝娇美若花、轮廓分明的脸庞。
  杜秋寒连忙将他逃出不归谷,服了水火灵芝,被波斯公主多蕾丝救起,和多蕾丝切磋武学进益颇多……等几个月来所发生的事,一一告诉于飞虹。
  于飞虹边凝听着,边点头微笑,一双黛眉却隐隐约约的蹙了又蹙。
  “杜兄,这两个多月来,你一直和多蕾丝公主在一起?”于飞虹语气干涩的道。
  “是的,这段期间我一直承蒙丝儿的照顾,否则我杜秋寒的境遇不堪想像……”杜秋寒感慨的道。
  于飞虹轻呼了口气,朝多蕾丝微微一笑,道:“多蕾丝公主,谢谢你这几个月对杜兄的关照。”
  “没什么,这是我应该做的,其实这两个月来,杜大哥天天念着要找到你。”多蕾丝看看杜秋寒,不自在的耸肩浅笑道。
  于飞虹苦涩的一笑,压抑住方才的惆怅和疑思,不由得一下子喜欢上了多蕾丝的善良、开朗和活泼。
  她释怀的拉着多蕾丝的一双玉手,嫣然一笑,道:“不管怎么说,你是杜兄的救命恩人,没有你,也许我和杜兄永远没有见面的一天。”
  多蕾丝默默的低头垂睫,思索于飞虹的语意,心中叹道:“于姑娘对杜大哥的关心,是无法言喻的,也许比我更深更远……”
  杜秋寒见于飞虹和多蕾丝这对如玉璧人如此亲热的模样,不由得傻俊的笑咧开了嘴。
  “小姐,杜公子和多蕾丝公主不宜逗留在这儿!”若华在于飞虹耳旁提醒道。
  这句话有如暮鼓晨钟,警醒了于飞虹。
  “我不能连累杜兄和多蕾丝公主……”这个念头如闪电般的在她脑海中一闪而过。
  她抽回手,催促多蕾丝和杜秋寒道:“我很高兴见到你们,夜深了有所不便,你们快离开吧!”
  于飞虹的声音十分冷硬,杜秋寒如同被泼了一桶冷水般的身体颤动了一下,他喘口气道:“于姑娘,你一定遭到了困难,我心里也有一些疑惑,如蒙不弃,我愿意略尽棉薄之力……”
  “不,杜兄,你身上已背负了深仇大恨,我怎忍心再烦累你,你们走吧!”
  于飞虹说着,咬咬下唇,背过身去。
  杜秋寒的一张俊脸,一下子变得好苍白,好难看,一双炯炯有神的眼睛,落寞而怔怔望着于飞虹那窈窕有致的背影,如同泥塑木雕般,呆立不动。
  多蕾丝扯扯杜秋寒的的衣袖,小声的道:“杜大哥,于姑娘有她的困难,我们离开吧!”
  “瑶华,送杜兄和多蕾丝公主出去,并关照刘星和茶花保护他们出庄院,千万不能让金百轮发现!”于飞虹郑重的交待道。
  “是!”瑶华应声道,语气却有些颤抖。
  杜秋寒终于迈开了步子,走了几步,回头拱手道:“于姑娘,我不会让你拒绝我的帮助和关怀的,后会有期!”
  于飞虹的心弦震了一震,满眶的泪水就要夺目而出,为了不让杜秋寒发现,她不敢开口再说一句话。
  门开了又关上,于飞虹倏然不忍??回头,淡蓝色的身影早已消失不见了。
  “小姐,你早点休息,婢子回房了。”若华识趣的退了下去,她知道于飞虹需要一个人好好的静一静。
  几天后的辰时,于飞虹神色自若的坐在大厅内太师椅上,似乎早已忘记了曾令她又喜又悲的那晚。
  金百轮走进了大厅,拱手恭立道:“令主,传我进见,有何吩咐?”
  于飞虹道:“金叔,明天是什么日子,你知道吗?”
  此语一出,金百轮突然脸色变得灰青,嘴角抽搐着,仿佛听到什么五雷轰顶的大事似的。
  “金叔,你怎么啦?”于飞虹对金百轮的反应过度,感到十分的纳闷,没想到自己的一句再简单不过的问话,竟使金百轮神态大变。
  金百轮压抑住了某种不安的情绪,哑声道:“没事,金某只是突然感到有些不舒服……”
  “要不要请大夫过来……”
  “哦,不……”金百轮几乎低吼着拒绝了于飞虹的建议,吁了口气道:“如果属下没记错的话,明天四月十五日。”
  于飞虹点点头,美目如电般的注视着金百轮表情瞬息万变的老脸,缓缓的道:“亏金叔还记得,飞虹的生日已过了五天了……”
  金百轮闻言,粗眉微皱,连忙拱手,请罪道:“请姑娘恕罪,因为金某最近忙于琐事,所以疏忽了姑娘的生日……”
  说着,嘴角牵起了一抹神秘而意味深长的诡笑。
  “姑娘,属下立刻传令下去,准备五十桌的上好寿筵,为姑娘庆生。”
  话声甫落,金百轮转身退了下去。
  “金叔,不必麻烦了!”于飞虹连忙摆手阻止,又道:“天天大吃大喝的,我感觉腻了,我倒有一个想法。”
  金百轮怔了一下,转身走回原位,道:“姑娘,但说无妨。”
  “金叔,明日一早,我想二度游赏西湖,就算补度生日吧!”
  原来这么回事,金百轮凝肃的脸色豁然缓解了些,但几乎在这同时,一抹阴影忽然在脸上一闪而掠。
  “怎么了?金叔,我这个要求过份吗?”于飞虹紧紧盯着金百轮,佛然不悦的道。
  “不,不过分,只是金某也有个小小的要求。”
  于飞虹和瑶华、若华二婢对望了一眼,转注金百轮,道:“你说说看。”
  “在天黑之前离开西湖畔,并且除了湖面,其他地方不能随意走动。”金百轮慎重的道。
  “为什么?”
  金百轮沉吟了一下,道:“姑娘的身分已不同于往昔,金某认为,应尽量减少抛头露面的次数,以保安全。”
  “哼,前阵子还敢鼓动我风风光光的出游江湖,这会儿又有另一套说词。”
  于飞虹心中十分不服,但芙蓉面上却涌上了一丝笑意,道:“金叔,你为侄女设想得真周到,金叔的要求我接受。”
  这时,瑶华、若华两姊妹心照不宣的对看了一眼,她们心中都在冷笑,忖道:“明天小姐可忙得很,根本没有那个闲工夫到处走动……”
  第二天卯时初左右,同样一辆华丽宽敞的马车,缓缓的驶出青砖深宅大院。
  于飞虹主仆一行人,独缺了刘星和茶花二人。
  金百轮内心似乎有心事,一马当先,距离马车足足有四个马身之远。
  对刘星和茶花的突然不见,金百轮也似视若无睹。
  西湖不久就在望了。
  游人如织,包括文人雅士、富商巨贾、大家闺秀或小家碧玉、劲装打扮的江湖人土、贩夫走卒……。
  仿佛各行各业的人士都涌向了西湖一带,或漫步湖堤或泛舟湖面,游赏西湖的夺目美景。
  瑶华掀开车帘,观看车外的景象,见人海一片,嘴角不禁漾起了一抹放心的微笑。
  与上次出游西湖一样,于飞虹一行的车马队,立刻做引了无数游湖者好奇与注意的目光。
  马车上的金钗令标帜,吸引了许多黑白两道上人物的驻足围观与吱吱喳喳的指指点点。
  刘星不知何时从人群中出现,等马车停稳后,刘星拱手朝马车内道:“姑娘,一切都准备好了。”
  “好。”马车内传出了于飞虹娇柔的声音。
  金百轮满脑疑思,跨下马背,也朝蓬车内问道:“令主,不知令主准备的画舫是哪一艘,属下好先登船侍候。”
  话声甫落,车帘微飘,一条窈窕有致的白影一闪,于飞虹立定在金百轮的面前。
  瑶华和若华也飞身出了马车。
  四周立刻传来赞叹有加的惊艳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