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雨枫轩> 原创长篇小说 > 玄幻|武侠 > 传统武侠小说 > 金钗令 > 正文 > 第七章 大难不死有后福
第七章 大难不死有后福



更新日期:2021-07-25 + 放大字体 | - 减小字体 本书总阅读量:
  杜秋寒在运掌将全身内力发出,推送于飞虹上半空后,身后的落石已如雨般,滚滚落下。
  脚底下在晃动,头上的巨石也在晃动,岩壁突然喷出的水柱,竟然一股比一股强,在杜秋寒往前面空旷处跑不一丈远处,一股强大急劲的水柱往前一冲,撞上杜秋寒的后背,杜秋寒被撞的身体站不稳,一个踉跄,身体往前跌去。
  在意识到危险以前,他的身子已跌了一个空,整个人翻倒了下去。
  接着,是树枝折断的声音,还有发自自己嘴中的一声尖叫。本能的,他伸手想抓住一点什么,却什么都没有抓到,整个人就以惊人的速度从断裂的岩峰上滚下。
  杜秋寒咬紧牙齿,脑中一片空白,连害怕的感觉都没有,像块石头般,只能被动的,昏乱的闭上眼,听天由命的由上向下一路滚着。
  他好像手中碰到什么东西,下意识的抓住抱着,但并未减慢速度。
  下降的速度依旧未减,不过,他张开眼,发现自己抱着一根光秃的大树干,心底似乎有了依靠般,竟低下头去望了下面。
  这一看,惊得他魂飞魄散!
  下面是一条宽阔的山涧,激流奔泻,巨石在激流中嵯峨耸立,水势如万马奔腾向下流去!
  杜耿寒心忖:这下子是死定了!山崩没压死自己,反而是死在这山涧上,跌下去落在水中,是老天爷保佑,若是落在巨石上,那……
  他不敢再想,闭上眼睛,只听耳边风声呼呼,反正来不及了,也不去挣扎,在最后面临揭晓结果前的那一刹那,杜秋寒已麻木了,神志陷入了完全的迷惘,全身像虚脱般的失去了力量,昏迷过去了!
  直到那湿冷的寒意冻醒了他,杜秋寒才为捡回来的命而庆幸。
  随水势不断往下冲去的身子却冷的受不了。他下意识的抱紧了手中的木头。木头?天!他竟然抱著一截树干由崖上直坠入山涧,而没松手过。
  在往下流的时候,杜秋寒强打起精神注意着四周,想找个机会登岸。
  沿途看不到林木,连完整的草坡也见不到。涧中翻滚的都是黄色的水花,山崩,形成的山洪,山洪一起,泥沙俱下,加上山谷险峻起伏,水势巨不可当,满山遍谷,齐吼乱叫,使得这山崩地裂之势,更加上几分恐怖气氛。
  杜秋寒一来不熟水性,二来在这乱石嵯峨的急湍山涧中,一不小心便会被利石割得皮破血流,除了特别小心的避过巨石外,还不时的拍打已麻木的双腿。
  山涧的地势越来越陡峭,出口已越来越小,逐渐变得狭窄了。下了一个陡坡之后,忽然水声又大作。
  杜秋寒眼前一亮,放眼看去,一座瀑布正倒挂下来,瀑布高而陡,水势汹涌澎湃,飞泉四溅,汇聚在一起,再入下流。
  往下流去,杜秋寒看到入下流去的方向,不由得倒抽一口气,麻木的神智恢复了一些。
  从他所处的地方看过去,那地方只怕又是另一个断崖,若顺水流下去,自己这一跌下去,能找回个全尸,就够庆幸的了,更别说是活命了!
  他眼睛再一瞄,不觉高兴的笑起来,一张口,涧水便直涌入口中,呛得他连咳了好几声,吞了好几口口水。
  在激流中的一块巨石上,有一根树木摇摇欲坠的架在上面。
  “这是一条生路!”杜秋寒提醒自己。
  现在,最大的问题是——自己要怎么样接近那块巨石?
  水势如此湍急,若自己顺著水势,一定会被冲过那巨石畔,而直落下断崖。这中间差了二丈多,这是个大难题!
  杜秋寒旺盛的求生欲,迫使自己想,想出个可以挪近巨石的方向。
  他脑中忽地灵光一闪,手中紧抱的树干渐渐放松,任其随水势飘往前,在树干尾部飘至面前时,倏地伸手抓住树干尾,在水流将他冲到瀑布下时,树干猛地往前一顶一掷,方向稍微偏斜,整个人顺着水流,冲向巨石。
  岩石在多年水花飞溅下,长满了一层绿色的茸苔,滑不留足,杜秋寒差一点没抱住,一急之下,忙用脚勾住。
  “天啊!”杜秋寒心中在呻吟,他注视着那根浮架著的横木,和横木下涛涛滚滚的流水,颤慄着想:现在我四肢乏力,又冻又麻的时候,走得过去吗?不管怎么样,最重要的是爬上这块巨石,免得待会儿力气不支时,松手再掉入水里,一定会被激流冲走。
  他手脚并用爬到巨石上,尽管十分小心,仍然滑进水里二次,头上也磕的起了个疱疱!
  等爬到巨石上,他已满头大汗,连手背上都冒出汗珠,他跌坐在石头上面喘息,本来有点红褐的脸颊上,显出一片苍白。
  瀑布依旧奔流湍急,岩石依然耸立在激流中,那根颤巍巍的树干,也依旧岌岌可危的架在岩石上。
  杜秋寒望着底下的水,那水清澈而透明,一眼可以见到水底的石头,水流迅速的奔泻着,激起无数回漩的泡沫。
  “只剩最后一道难关,跨过去就可以休息了!”
  撑起了最后一口气,他狠狠咬了自己手臂一下,试图让自己精神更集中些。
  举起一双没有知觉麻木的腿,跨上木头。
  乍听一声呼喊出自他的口中,原来杜秋寒刚跨上木头就滑了下去,一只脚已落入水中。他用手撑住树干,顺势坐在那细瘦的树干上,湿淋淋的腿挂在那儿淌着水。
  “站起来,走过去!”
  他脑中的意念指挥着他。
  颤抖的腿,一步步的移动着,这不到三丈的距离,好像有几百里路长,好不容易,看到底下的水滩,已不足一尺深,他集中所有力气,摇摇晃晃的向前冲去。
  等冲到陆地上,他才发觉双腿仍抖颤的厉害呢!
  头上的太阳正晒着,逐渐的灼热起来。
  杜秋寒努力维持着身子平衡往前走,他必须再走上去一点,不能留在这涧底,万一等会涧水再涨高,自己就无路可逃。
  湿衣服的重量,使他疲累的身子,更加喘不过气来,汗珠流下额头,模糊了他的视线。
  加速的迈步,越过浅水处,越过岩石,越过荆棘,陡坡。
  衣服早被利石划破了,手上满是山岩擦伤划伤的裂口。
  他的头发昏,喉咙发痛,嘴唇干燥。
  但他不能停!
  他必须用最快的速度爬到那半山峰。
  因为他害怕自己一放松,便爬不起来了!
  脚底被山藤绊了一下,他差点摔倒,用手扶住山壁,喘了口气,衣服已半干了,头发被汗弄湿了,贴在脸上、额头上,粘粘的,很不舒服。
  杜秋寒闭上眼睛,几乎要昏倒了。
  他没有清醒多久,在眼睛张开前,就昏睡过去了。
  ……
  “寒儿,这儿!”
  是温柔的声音在呼唤,那个走起路来环佩叮当响,身上散发出一股淡淡幽香的女人,拿着一个梨子,在逗着那个好小好小的孩子。
  小孩面孔胖嘟嘟的,红润润的,小手上还拿着糖,咯咯笑着往前抢,一个不稳,小孩跌倒了。
  在泪珠未滚落前,那女人便已冲到孩子身边。
  小孩见到女人,立即扑进她怀中,用手紧抱住她的腰,把面颊藏在她的衣裙里,抽泣着喊痛。
  女人的手环绕着小孩的头,温柔的拍抚着。
  “乖!寒儿不哭,寒儿有个天下最好的爹,寒儿要像爹那样做个大英雄,小小的跌伤,不能哭!”
  女人放开了小孩,慈爱的笑著,往后退去。
  小孩伸出手去拉,没拉住。
  小孩急得大叫:“娘……”
  ……
  地上的杜秋寒口中猛喊著娘,突然地醒过来。
  杜秋寒睁开眼,一时间,他有些迷糊,没看见娘,也不知自己正处身何处,只知道闪烁、耀眼的太阳,晒得全身发烫。
  嘴唇干渴,似乎有点裂开了,他用舌头小心的碰触着利用唾沫来滋润。
  他抬头看天色,太阳又正当中,突然他想起来了,自己掉落断崖山涧中的事,至少也有一日夜了吧!
  记得和于姑娘分手时,日已渐偏西,没想到在一日夜中变化有这么大,自己已再世为人了。
  对了,那个于姑娘是否也逃出去了呢?
  想起了于姑娘,脑中就不觉浮起了她的倩影,她的一蹙眉、一举手、一投足、她的笑……。
  最鲜明的是她在湖中洗浴时,那露出水面圆润洁白的肩膀,还有那细致柔软的皮肤……
  不行!杜秋寒用力的摇摇头,尽力的想摇掉脑中那个动人的影象,不知怎的,那影象却更加鲜明的烙印在他脑中。
  杜秋寒突然伸出手,用力地在自己脸上“啪啪”的打了两下,借着刺痛来使神智清醒。
  “真卑鄙!”杜秋寒自骂着。
  他往前走了几步,伸出手捧接住石缝中流出来的泉水,洗了脸和手,水凉而舒适,一些水流入口中,带著泌人心脾的淡淡甜味。
  干脆将头靠近石缝,仰头用嘴咕噜噜的喝了几大口,清凉无比的水,让他的精神为之一振,元气也恢复不少。
  杜秋寒开始打量四周,后面是山涧,山涧下是一个大约百丈高的断谷,此路不通。
  另两边也是断谷,唯一相衔可行的通路是西南方的一条小山岩道倚攀在山壁上。
  攀过岩道,可通至另一山头,虽然说同是丛山峻岭,但有路走,就表示有出山的一点希望。
  既只有那条路,杜秋寒不再迟疑,大步向前走去。直到那岩道前,他才停下来。
  眼前的岩道长而险,那突出的岩块看来单薄而细弱,几乎令人无法相信它能禁得起一个人的重量。山岩下斜,衍长出的杂草,像一条绿色的毯子,从草丛的空隙处向下看,一片黑黝黝的,深不可测。
  他告诫自己,要尽量踩稳步子,崖壁上的草,根浅不能抓。
  左脚跨过去,右脚也跟着踏上去。那些岩石,在他的脚下挣扎呻吟,整条小道都震动了起来,发出咯吱咯吱的声音,仿佛随时都有可能折断。
  他硬着头皮往前行。
  不理会那落石咕噜咕噜的往下滚,岩道那么长,不知走了多久,他的神志开始因紧张而麻木,而恍惚。在一种重复的机械化动作下,扶着岩壁,迷迷糊糊的走,终于绕过岩道,稳稳的站在山腰上了。
  山腰中,一边的山壁上布满了原始林木,高耸入天。一边的绿谷更是深邃,触目惊心。
  四面张望了一下,杜秋寒发现不远处有一块凸出的大岩石,若石下形成了个凹洞,看起来倒很整洁清爽。
  越过了几块岩石和草地,来到那平坦的山凹里,顶上凸出的石块遮去阳光,一株枯木成了天然的椅凳,洞内阴凉、干燥、舒适,地上还铺满了枯黄,松脆的落叶。
  杜秋寒吸了口气,坐在枯木上,倚着洞口石壁,眺望着一望无垠的山岭,和山谷对面的山头。
  总归一句,绿,四周一片绿,有深绿、浅绿。
  顺着对面的山崖看,山崖上挂着一条瀑布,银光闪烁,山岭上却是一片蔚蓝,云在山腰中浮动,忽来忽去……
  暮色从谷底向上升,缓缓的弥漫,但没多久时间,日色已淡薄得像一层灰色的纱网。
  肚子发出的饥鸣声,提醒了沉醉在祥和宁静中的杜秋寒,他有三、四顿没吃了吧,难怪肚子叫得这么响。
  有如弦上的箭般,杜秋寒一跃而起,两眼发着光,灼灼的搜寻着任何可吃的东西。
  失望的垂下眼帘,没有,这附近除了石头、树木、野草外,什么也没有。
  突然从草丛深处,传来了声音。杜秋寒的心紧张了起来,两眼盯着密密浓浓的林木和深草。
  心底猜测着:野兔?山雉?还是猛兽。
  他一瞬也不瞬的注视着前方的草丛,手心捏着汗。
  突然间,远处的草丛里,有什么东西在移动,深草簌簌的响了起来。杜秋寒的鼻子在空气中吸了几吸,想了一会,他蹲下去,在地上拾了几片尖锐的小石块,然后向那草丛跑去。
  杂草越走越深,他走得很快,全不管荆刺和树枝的刺扎。
  突然,他蹲下来,察看着地上的某些痕迹。
  这是一片长满杂草的凹地,草下的土地湿润泥泞,在上面,可以看出一个鲜明的野兽足迹。
  附近的草,也有仆倒的现象,他用手拨开草,可以很清楚的看到那野兽走过的痕迹,凡它经过的地方,多少都留有痕迹可寻。
  忽然间,一只动物从树后面突地跳出来,虽然杜秋寒抖手打出一块石头,没中!
  那野兽更惊惶,拔腿跳进草丛。
  杜秋寒又是一块石头,那野兽哞叫一声,跑到树林中去了。
  杜秋寒满意开心的笑了。
  在方才追那野兽前,他就闻到一股浓郁的香味,便是那从不归谷生还的“千败老人”告诉他的。
  ——在不归谷的附近山区中,有一株千年“水火灵芝”,散发出一种奇特的香味,在附近的禽兽住久了,身上都会染上那股异香。
  ——“水火灵芝”的功效在于能祛万毒,治百病延年益寿外,练武之人吃了,可以凭添百年之内力,在受伤时皮肉伤口可以很快的愈合。
  ——服食之后,身上也会有那股异香,在灵芝旁边还长有一种细小生紫色小果的草,那草叶有绩骨之功效,紫果可解百毒。
  杜秋寒才故意打伤那野兽,便是想借它之力,去寻找那千年灵芝。
  在草丛中,果然有一丝血迹。
  杜秋寒循着血迹前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