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雨枫轩> 原创长篇小说 > 青春|言情 > 都市言情小说 > 三人行 > 正文 > 第45节
第45节



更新日期:2021-08-01 + 放大字体 | - 减小字体 本书总阅读量:

    木亚华说:“还有今天,我本来要做点吃的带给你的,但他打电话给我,问怎么煮粥。我一听就知道是做给你吃的。我心想我们这安小姐也真会折腾人,什么不好吃,要吃粥,这不是刁难我们老康吗?人家那ALGORITHM里可没有煮粥的ALGORITHM。你害得我们堂堂的CANG教授捏着电话不断向我这个做学生的不耻下问。我告诉他了:‘煮稀粥无巧,只要搅得好’,他说他一直在搅和,结果还是给煮糊煮夹生了——”

    安洁想到DR.CANG一手拿电话,一手拿勺子,手忙脚乱地在锅子里搅和的样子,觉得他又傻又可爱:“他说米放多了——”

    “他告诉你了——”

    “嗯。我看他跟崔灵一起来的,崔灵又叫他ANDY,还以为他——是崔灵的——男朋友呢。”

    “他哪里是跟崔灵一起来的?崔灵是下午来的,我是晚上来的,我来之后就换崔灵回去休息了。老康是半夜来的——连崔灵的电话号码都是我告诉他的——”

    安洁听木亚华这样说,心里很开心,想掩饰都掩饰不住。

    木亚华笑着说:“男人真好玩,一旦动了情,什么都愿意做了。以他这样虔诚的态度,再加上他做学问的METHODOLOGY,还有他那战无不胜的ALGORITHM,我看他很快就会取得厨师学位,你就等着吃他的厨房科研成果吧。”

    安洁只开心地笑,但又不敢咧开嘴笑,只能撮着嘴,很滑稽地笑。

    木亚华似乎是因为能逗安洁发笑很得意,接着说:“我看他跟他的EX应该没什么感情,不然怎么这么多年都没把做饭学会?”

    “那你为什么说他好像是‘哀莫大于心死’的样子?”

    木亚华说:“人的表情嘛,又不是文字,你想怎么理解就可以怎么理解。对了,听说他EX在国内是S大毕业的,我有个朋友也是S大毕业的,等我叫那个朋友打听一下,看看他跟他EX到底是怎么回事——”

    “别打听了吧,他要是知道我们在背后调查他,肯定不高兴。”

    “关心他一下,有什么不可以?如果有人这么关心我,我高兴都来不及。”

    正说到这里,小华跑进来了,就听到了妈妈最后一句,又自作聪明地问:”妈妈,‘来不急’是不是我一来,你就不着急了?”

    木亚华笑着说:“是,是,你一来,我就不着急了。好,安阿姨要休息了,我们明天再来看阿姨。安洁,你想吃什么,告诉我,我做了带给你。”

    安洁客气说:“我什么都不想吃,你别麻烦了。你也不用天天来看我,我知道你挺忙的。你记好课堂笔记就行了,我——肯定会掉很多课,到时要抄你的笔记——”

    “没问题,小事一桩。”

    木亚华走后,DR.CANG问:“你饿不饿?想不想吃东西?”

    “你吃了没有?别把你饿着了。”

    “我吃过了。”

    “我不饿,等会再吃。”

    “不饿就睡一会吧。”

    她因为听了木亚华半虚半实的报导,自信心有点要爆棚了,再加上自己有伤在身,仿佛获得了什么特权一样,撒娇地抱怨:“你怎么不是叫我吃就是叫我睡?象养猪一样?”

    “我哪里有啊?”他急忙解释,“我是怕你——累了,你现在这样,不是应该多休息吗?”

    她大胆地说:“我想跟你说话——”

    他好像有点窘,但没表示反对,在她床边的椅子上坐下,说:“你想说话就说话吧,不过不要说太多了,你受了伤,还是应该多休息。”

    他那么端坐在那里,一付洗耳恭听的样子,她反而找不到话说了,只厚着脸皮看他。他的视线躲来躲去,眼睛望着别处,象搞开题报告一样说:“听说猪肝是补血的,我明天想办法去弄点来你吃——”

    她一句话就把他的开题报告枪毙了:“我最不喜欢吃猪肝了——”

    他还在坚持:“不喜欢吃也要勉强自己吃,你没听说过‘恨病吃药’?吃药并不是因为药好吃,而是为了治病嘛。”

    她见他这么学术地论证吃猪肝的必要,就调皮地说:“不管你怎么说,我是不吃猪肝的——”

    他的学术一下就做不下去了,着急地问:“那怎么办?木亚华就说了猪肝是补血的,没说还有什么别的是补血的。”大概是校内导师没用了,他只好到校外去找导师,“等我打电话问问我妈——”他拿出手机,走到病房外去打电话,好像很虚心地在向老前辈请教。过了一会,他走进来,象传圣旨一样汇报说,“我妈说瘦肉也是补血的,瘦肉你总该吃吧?”

    她不好意思给他的厨房科研带来更多麻烦,连忙说:“我吃,我吃。”

    “那你想把瘦肉怎么做了吃?”

    她听他那口气,好像是只要她说得出的,他就做得到一样。她想到他连煮粥都是手忙脚乱的,要真的做起瘦肉来,岂不是更手忙脚乱了?别把手给切了。她说:“别太忙活了,我就在医院随便吃点吧,医院的东西不好吃,但营养肯定是能保证的——”

    但他还在坚韧不拔地做他的厨房科研:“听我妈说,做肉丸子挺简单的,而且又好消化,我明天做肉丸子你吃吧——”

    “我什么都不要你做,你就——坐这里就——能给我补血——”

    他好像没听见她的挑逗,答非所问地说:“在我看来,最有效的补血办法就是输血,但是我跟医生谈过了,他们说不用——”

    “他们说不用就肯定是不用了,你别为这事着急——”

    “怎么能不着急呢?这事完全是我的责任,如果我不叫你去开这个会,或者如果我当时更仔细地查查你的车,说不定就可以避免这件事。”

    她听他这样说,觉得有点不舒服,好像他只是因为觉得自己有责任才这样照顾她的。她开玩笑说:“你这么爱承担责任?那我如果残废了,你不还得养我一辈子?”

    他脱口说:“残废了当然要养——”但他马上意识到这话有问题,解释说,“不过你绝对不会残废的,骨头没受伤,只是皮肉上的伤,好起来很快的——”

    “但是我的脸——”

    “脸不会落下伤疤的,即便落下了,也有办法弄掉——”

    “如果弄不掉呢?”

    他好像在揣摩着该怎么回答,最后说:“即便弄不掉,对生活也——没什么影响——”

    她听他这样说,就知道伤疤是弄不掉的了,一下就冲动起来:“对生活没影响?怎么会没影响?谁会愿意跟一个疤脸的女孩一起生活?难道你会爱一个疤脸的女孩吗?”

    他没有回答,但她看得出他正在仓惶地寻找合适的答案,好像既不想伤害她,又不想把自己赶进陷阱一样。她觉得这个问题问得愚蠢,他没表态“我会爱”,那说明他不会爱了。她只好自己找个台阶下场:“你今天不用上课?”

    “我这两天不是在外面开会吗?”

    “你对系里撒谎了?”

    “呃——也没撒谎,本来这两天就找了别的老师代我上课的嘛。不过——我也没对系里讲你撞车的事——因为——我怕是有人在你车里做了手脚,所以这事先保密吧,免得有人见阴谋没得逞——想出更恶毒的办法来——”

    她一惊:“那你的意思是——有人想置——我于——死地?”

    他急忙安慰说:“我乱猜的。不过你不用怕,我会保证你床边一直有一个人守着你的——绝对不会让人伤害你,你现在睡一会吧。”

    她想现在崔灵和木亚华都来过了,暂时没别人会来医院看她,那他就会一直守在她床边,她闭上眼睛,又睡了一觉。虽然刚出了车祸,但她梦里全都是阳光灿烂的东西,跟车祸毫不相关。很奇怪的是,他也没在梦里出现,她梦见的都是小时候的事。

    她醒来的时候,他正趴在她床边打盹儿。她悄悄地伸出左手,摸了摸他的头发。如果不算那次他为她卷袖子,这还是她第一次触摸他,心里有种异样的激动。她生怕被他发觉了,但他好像睡得很香,一点没察觉,她就把手留在他头发丛中,感受着他头上的体温。她知道他昨晚一夜没睡,现在一定是困极了,觉得好心疼他,好像还从来没这么心疼过一个人。

    过了一会,他醒来了,她慌忙把手抽回来。他抬起头,问:“你醒了?饿不饿?”

    她见他睡得额头上一片红印,两眼迷茫,而且第一句话就是“饿不饿”,不由得笑起来。他不好意思地笑了一下,问:“你笑得这么开心,一点不疼了?”

    “有一点疼,不过可以忍受,不象昨天那样了。我昨天一直在那里大声哭叫,出尽了洋相。他们肯定告诉你了——”

    “哭也是正常的嘛,听说哭叫时可以分泌出一种物质,起到减轻疼痛的作用,所以哭泣是人体自身的一种自我保护能力。如果我受伤了,我肯定也要大声哭叫的——”

    “我不相信,你们男生怎么好意思大声哭叫?”

    “所以说做男人可怜哪,连自身的保护功能都不能用——”

    “你——有没有想哭的时候?”

    “怎么没有?多着呢,只不过碍着是男人,不好意思哭罢了。”

    “那你下辈子变个女的,可以痛痛快快地哭——”

    “我也这样想——”

    她说话的时候,一直望着他,想在他瞳仁里看到自己的模样。但她只看见一个变了形的脸,两头尖,中间鼓,很难看。

    他问:“你在看什么?”

    “看我自己——在你眼睛里的样子——我好难看——”

    “在我眼睛里?你在我眼睛里怎么会难看?”

    她觉得他这话很双关,便说:“你不承认,但是你的眼睛承认了。”

    “不要诬蔑我的眼睛——”他很快把这个话题岔开了,又问她饿不饿,然后他用微波炉热了粥,再来喂她。

    傍晚的时候,姐姐和姐夫赶来了。安洁连忙向姐姐姐夫介绍说这就是我的导师DR.CANG,这两天多亏他在医院照顾我。

    姐姐姐夫脸上都是一幅“久闻大名,如雷贯耳”的表情,就像家长见了孩子的老师一样毕恭毕敬,搞得DR.CANG很不好意思。

    姐姐说:“苍老师,太感谢您了,我们安洁给您添麻烦了。”

    姐夫也说:“苍老师辛苦了,现在我们来了,您可以回去休息一下了。”

    DR.CANG问:“你们有没有地方住?没地方住就到我那里住吧。”

    姐夫客套说:“就不麻烦苍老师了,我们还是去住旅馆吧,来之前就定好了的。”

    DR.CANG没再坚持,聊了几句,就告了辞,也没说什么时候再来医院。当着那么多人的面,安洁也不好问,但她有种感觉,姐姐他们一来就把他打回到老师位置上去了,他以后就不会老守在医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