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雨枫轩> 原创长篇小说 > 青春|言情 > 都市言情小说 > 三人行 > 正文 > 第41节
第41节



更新日期:2021-07-31 + 放大字体 | - 减小字体 本书总阅读量:

    在拉斯维加斯的最后几天,安洁总是输,赌什么输什么。她先是在乌钢的鼓动下,到牌桌上赌了一次,乌钢用五十块钱帮她换了筹码,赌的是二十一点,一次下注最少一个筹码。她不太熟悉,基本上是听乌钢的。结果屁股还没坐稳,就输了个精光,狼狈不堪地下了场。后来从那些牌桌前过的时候,发现别人面前都堆着一堆筹码,这才恍然大悟自己刚才敢去那个桌子上赌是多么初生牛犊不怕虎。

    后来又在机器上赌了几次,也是每赌必输。姐姐说赌博的都是这么个过程,往往是新手一上来就赢了一些钱,赢出了兴趣,赢出了胆量,结果后面就一直输,但那个兴趣和胆量已经在那里了,就老是觉得昔日的辉煌还会再现,于是不断往下赌,终于成了赌场的忠实捐款人。

    不过安洁并不那么心疼这输掉的几个钱,一是她有个底线,每天最多输五十块钱,超过就不赌了;二是她多少还是有点相信那个“赌场失意,情场得意”的说法的,觉得只要在输,就说明她情场上的胜券还没完全飞掉,而姐姐、崔灵、木亚华这“情场三巨头”的分析似乎都没把她的情路堵死,完全可以用上那个经典词语:道路是曲折的,前途是光明的。

    从拉斯维加斯回到D市后,乌钢又到餐馆端盘子去了。安洁有点内疚,心想乌钢是为了她才跑到拉斯维加斯去的,又为她买了不少筹码,还请她吃饭,大大地破费了。但每次她要付账,乌钢都不让,说她这是在瞧不起他,他说得那么诚恳,有时简直是要发脾气了,她只好让他去打肿脸充胖子。

    到了快回B大的时候,乌钢跑来找她,说要跟她一起开车回B城。她再三推脱,说机票都已经买了,就不麻烦他送了。但乌钢说他不是专程送她,而是要到B市去看朋友。至于机票嘛,乌钢说他问过航空公司,不会完全浪费的,可以把机票延期,存到以后旅行的时候用,会扣掉一点手续费,但也就几十块钱。

    不知为什么,她有点害怕单独一人回B市,仿佛她孤家寡人地回去就很没面子一样,所以也有点顺水推舟,就让乌钢陪她一起回去。

    乌钢高兴万分,特意把车洗得干干净净,又买了好多零食和几张新CD,供她在路上享受。

    两个人风尘仆仆地回到了B市,还没开学,崔灵没来,木亚华已经搬走了,家里就剩安洁一个人。乌钢说:“我现在没地方住了,就在你这里挤两天吧。我睡客厅,保证不会打搅你。”

    安洁虽然觉得不大好,但想到乌钢上次在旅馆里也没怎么样,就让他在客厅住下了。

    乌钢的确是有很多朋友要看,主要是他以前那个篮球队的哥们。那几天,几乎每天都有人请吃饭,有时是在朋友家里,有时是去餐馆,乌钢也把大家请到餐馆吃了一顿。

    每次出去,乌钢每次都把安洁带着。吃饭的时候,他很殷勤地照顾她;打球的时候,安洁就坐边上看。她发现乌钢在那群人中还挺有领袖风范,大家都很尊重他,很舍不得他走,说他这一走,B大的中国留学生篮球队就要走下坡路了。

    乌钢从来没对人介绍说她是他的女朋友,但他那些朋友好像都理所当然地把她当成了乌钢的女朋友,象尊重队长夫人一样地尊重她,搞得她既有点飘飘然,又有点作贼心虚。

    木亚华听说他们俩回来了,就请他们过去吃饭。木亚华现在住的是一个一室一厅的房子,就母女两人,倒也显得很宽敞。木亚华把那个感恩节买的小床搬过来了,给小华睡,她自己睡乌钢走时留下的一个单人床,放在小华那个床的对面,两母女象住校的同学一样,床对着床,中间是个写字桌。

    安洁关心地问:“房租贵不贵?”

    木亚华说:“还好,不算很贵。我威胁了钟新一下,说如果他现在不付钱,以后会利上加利地叫他还,所以他已经开始给钱了——”

    安洁看见木亚华家里虽然都是旧家具,但收拾得干干净净,很舒适的样子。客厅放了一个大电视机,可能是买的别人的旧的,质量没DR.CANG那个好,但胜在面积够大,小华很喜欢。

    电视柜里有一些录像带,安洁跑过去看了一下,发现好几盘都是SAILORMOON,知道那一定是DR.CANG帮忙录的。她问:“DR.CANG还在帮小华录动画片?”

    “嗯,天天录,录满一盘了就送过来——”木亚华解释说,“他没别的意思,只不过已经录开了头,不好中间停下罢了。等这个动画片放完了,我就叫他别再录了——”

    安洁觉得木亚华好像有点此地无银三百两一样,但她不明白木亚华为什么要对她声明这一点。

    乌钢在B市呆了几天,一直很老实地住在客厅,没有任何非分的举动。走之前,乌钢又为她做了很多菜,买了一些有盖子的食品盒子,把菜装在里面,用盖子盖上,一个个放在她冰箱里,堆了好几层。

    乌钢说:“这些菜够你吃一段时间了。等这些菜吃完了,你可以打电话到餐馆点餐,让他们送过来。你知道我去D大最不放心的是什么?就是担心没人为你做饭。千万不要老吃快餐面,吃多了不好的,里面有防腐剂——”

    乌钢走后,就剩她一个人了。崔灵这学期没课,只有一些TA的活要到学校来干,不然的话,完全可以不来学校了。安洁觉得好孤独,好无聊,幸好还跟木亚华在一起修几门课,不然的话,真的要把她闷死了。

    这学期没DR.CANG的课了,她只能看看他的网页,在UNIX下WHO一WHO他。最后她忍无可忍,决定破釜沉舟,试试最后一个、也是唯一一个接近他的办法——去找他做她的导师。

    她不知道他会不会接受她,因为她除了修过他一门课,基本对他那些研究项目一无所知。她硬着头皮把他发表的那些文章看了一通,觉得COMPUTATIONALBIOLOGY似乎比COMBINATORICS好懂一些,就决定去跟他做COMPUTATIONALBIOLOGY方面的研究。

    她给他发了一个电邮,把自己的意思说了一下,做好了再被他拒一次的准备,但他马上回了电邮,说很高兴她有兴趣做这方面的研究,然后叫她定个时间两人讨论一下,看他手里有没有她看得上的项目。

    她又高兴起来,说不定他还是喜欢她的,只是不喜欢别人撮合才找那个借口拒绝的。她赶快深入研究他的COMPUTATIONALBIOLOGY,把他领导的几个PROJECT找出来认认真真地看了一遍,觉得好像就是BIOINFORMATICS方面的研究,只不过更侧重电脑方面的技术。她想这也许不是太枯燥,就怕自己没有遗传学方面的知识不能胜任。

    她又找了些BIOINFORMATICS方面的网站看了一通,一边看一边可怜自己,何苦呢?为了跟他接近一下,就勉强自己做自己不喜欢的研究,要知道,这有可能是一辈子的事,一旦选定了导师,就不好再换了,值得吗?但她想不出还有什么别的办法可以接近他,所以就孤注一掷了。

    崔灵听说后,开她的玩笑:“哈哈,别人是拿爱情来换事业上的成功,你是拿事业来换爱情上的成功。不过,我支持你,不管你对他是感兴趣还是不感兴趣,你一定要把他拿下,不然的话,会成为一个阴影,一辈子影响你。哪怕是拿下了不要他都可以,但绝不能在拿下他之前就收兵。”

    她被崔灵这样一撺掇,觉得脸皮也厚了起来,好像一个人如果不是为了爱情,只是为了“拿下”,就理直气壮了许多一样。她就怀着“一定要拿下他”的豪情壮志去了他的办公室。

    他对她很热情,很礼貌周全,搞得她很好奇,他是不是因为拒了她一次,心里很内疚,所以对她这么谄媚?还是他手下没什么研究生,现在有她这个不怕死的壮丁找上门来,把他给高兴糊涂了?

    他请她坐下,拿一瓶矿泉水给她喝,然后拉点家常:“Howwasyourholiday?”

    “It-sOK.Howaboutyours?”

    “Good。YoulikeVegas?”

    她一惊,他怎么知道她去了拉斯维加斯?但她马上想到一定是木亚华告诉他的,她说:“Yeah.Itwas——funny——Imeanitwasfun——”

    冷了一会场,好像是这个话题已经被穷尽了,别的话题又一时接不上一样。过了一会,他用英语把自己的研究项目介绍了一下,然后说,我们每周三中午一点有个碰头会,你这个周三可以来参加一下,听听大家介绍自己的研究项目,再决定参加哪个项目或者另开新项目。我们开会的时候,会ORDERPIZZA做午饭,你喜欢吃什么样的PIZZA?

    她说她喜欢吃HAM&PINEAPPLE的。

    他说:“噢?跟小华一样?”

    她有点吃惊,他怎么知道小华爱吃这种PIZZA?她自己爱吃这种PIZZA,是因为木亚华在她那里住的时候,每逢星期一PIZZA店打五折,就会跑去买一个这样的PIZZA回来几个人吃。

    他好像是听见了她心里的疑问一样,主动解释说,“圣诞节的时候在她家吃饭,她妈妈做了那么多好吃的菜,她还是最爱那个HAM&PINEAPPLEPIZZA。”

    她觉得他这样解释有点“隔壁阿二不曾偷”的意味。

    他把他们两人合写的PAPER打印了一份给她,说他寒假里修改了一下,让她看看有没有什么问题。

    她拿了PAPER,就告辞离开了他的办公室。不知道是不是她的感觉问题,她觉得他好像瘦了一样,额头那里有些小皱纹,眼窝有点深,也许只是她以前没注意,而现在听说了他的不幸婚史,就一一注意到了。

    她回到家里看了一下经他修改过的PAPER,不得不又把他佩服一番。以前她写的时候,老觉得不象个PAPER,好像她用的词都不是写PAPER的词,倒象是中学生写作文的词。她衡量英语文章水平高低的方式就是看她不认识的词多不多,她没见过的句式多不多,如果所有的词她都认识,如果她一眼就看懂了整篇文章,那文章肯定比较幼稚。

    像她写的文章就属于那种个个词她都认识、且句式结构跟中文差不离的文章,一看就知道英语功底很浅。但经DR.CANG斧正过的PAPER就比较诘屈獒牙了,有些词她不查词典就不认识了,还有些句式就明显的不中国了,所以她认为很有PAPER味道了。

    她看到她跟他的名字都列在作者栏里,她是第一作者,他是第二作者,她好激动,总算有点什么东西把他们俩连在一起了。

    她马上给他发了个电邮,说他修改过的PAPER天衣无缝,完美无缺。她还说ALGORITHM主要是他改进的,文章也差不多是他写的,他出了这么多力,应该是第一作者,就把她放第二吧。

    他回电邮说,如果你没什么要修改的,我就SUBMIT了,四月份会有消息,那时我们就知道PAPER入选了没有。他没提第一作者的事,但他CC给她一份交到会议去的PAPER,她看见她仍然是第一作者。

    星期三,她去DR.CANG的LAB开会,发现他拉到的壮丁还不少呢,看来他在研究生中还挺POPULAR的,现在她越发担心他不要她跟他做研究了。

    桌子上放着几个大PIZZA盒子,一大瓶可乐,一大瓶雪碧。大家都用盘子装了PIZZA,用杯子装了饮料,开始吃喝,看样子要猛吃猛喝一通之后才有心思开会。她也走上前去,把HAM&PINEAPPLEPIZZA撕了一块,放在泡沫盘子里,又拿了个泡沫杯子去倒饮料。

    DR.CANG提醒说,那边有矿泉水。其实她也不是不喝饮料,但见他这么上心地关照她,盛情难却,只好去拿了一瓶矿泉水。

    因为有她这个新人参加,DR.CANG让大家都自我介绍一下,特别是自己正在做的研究。大家介绍了一番,听上去还挺有意思的,也不像她想象的那样难懂。最令她感兴趣的是几乎每个人都有PAPER发表,还有好几个今年都有CONFERENCE要参加。她想如果她也能发些PAPER就好了,以后找工作肯定有用,还可以跟DR.CANG一起去参加会议,看他穿那些漂亮的西服。

    散会之后,DR.CANG问她,怎么样?你对这些研究——感兴趣吗?

    她连连说,感兴趣,感兴趣,就怕你觉得我——不合格——

    他说,怎么会呢?我还怕你对这些研究不感兴趣呢。他给了她一些书目,叫她先看着,过一段时间再确定她的研究方向。

    她每个星期都去参加组里的会议,每次都有HAM&PINEAPPLE的PIZZA吃。有一次,一个老美建议下次买PEPPERONI的PIZZA,其他人都赞成,DR.CANG答应了。到了下次,安洁发现除了两个大号的PEPPERONI的PIZZA之外,还有一个小号的HAM&PINEAPPLEPIZZA。她心里热乎乎的,知道这是DR.CANG专门为她ORDER的。

    她很想跟他一起出去开会,但她今年没CONFERENCE可参加,因为她刚来,她交了PAPER的那个会议,要到十二月才开会,还不知道她那PAPER会不会被选上。她知道木亚华到外面开过会,就向木亚华打听:“是不是一定要有PAPER被接受才能去开会?”

    木亚华说:“也不一定,对召开会议的人来说,越多人参加越好,管你交没交PAPER,只要你出钱,都可以参加。但是如果你没PAPER被会议选中,学校就不会为你出钱,所以大家都是有PAPER才去开会。反正都是个钱的问题——”

    “开会——很贵吗?”

    “会议费倒不贵,学生嘛,也就几十块钱,但是机票、旅馆、伙食什么的很贵。如果开会的地方不远,你能开车去的话,就省掉机票钱了。再找个便宜的旅馆住住,也花不了多少钱。不过谁会自费去开会呢?真是疯了——爱学习也没爱到那个地步——”

    安洁想,既然是自费就可以去开会,那我也可以去了,不就是花几百块钱吗?就当是旅游嘛。她趁有次开完会的机会,对DR.CANG说:“我好像是最落后的一个了,他们都有会议参加,就我没有——我可不可以自费参加一个会议?”

    DR.CANG想了想,说:“今年三月在Q州有个会议,是比较重要的会,这个领域比较有名的人都会去参加。如果你愿意去的话,我可以用科研经费为你开支——”

    她一听,差点喜晕了:“我也能去开会?我没PAPER你也为我——出钱?”

    “主要是想让你出去见一下世面。你去一次,就知道人家也不是三头六臂,没什么可怕的,他们能做的研究,你也能做——”

    她没想到出去开会就是为了这个目的,忍不住笑起来,大胆地问:“那你会不会去参加这个会议?”

    “我当然要去——”他在网上找到会议的网址,告诉她说,“你可以在这里定旅馆房间,这是会议包下的旅馆,可以帮你找合住的人,当然你想一个人住一间房也行。机票要自己到YAHOOTRAVEL之类的地方去定。会议期间每天有二十多块钱伙食补贴。这些钱都是你先垫上,回来后凭发票报销——”

    她好高兴,美国也有这么好的事?完全跟国内的公款旅游一样了,就冲这一点,她以后也要多多写些PAP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