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雨枫轩> 原创长篇小说 > 青春|言情 > 都市言情小说 > 三人行 > 正文 > 第40节
第40节



更新日期:2021-07-31 + 放大字体 | - 减小字体 本书总阅读量:

    姐姐的一通分析,极大地慰藉了安洁的自尊心,她展开想象的翅膀,为DR.CANG勾画了好些动人的生离死别场面,跟琼瑶的小说有得一拼。

    她自己最欣赏的版本就是DR.CANG的EX发现自己不能生育,而丈夫又那么爱孩子,于是就躲起来了。DR.CANG疯了一般地到处寻找他的EX,最终却等来一封离婚文件。于是DR.CANG发誓不再结婚,要让他的EX知道他此情可待,此心可鉴。

    不过她发现这样一想,就把她自己从故事里彻底地想出去了,她在他的故事里就连个影子都没有了。他在那里对前妻山盟海誓的,关她安洁什么事?

    她想到这一点的时候,就有点庆幸自己没一脚把乌钢踢开,有个乌钢在那里BACKUP,她感觉心里好受一点,还不是太丢人,也算是有人追有人爱的人。按木亚华的分析,在世人眼里,乌钢比DR.CANG还强一些,至少没结过婚,那应该不算很丢人了吧?

    她在心里又一次骂自己卑鄙,但她很快就又一次宽慰自己,也许人就是这样发现自己的终生伴侣的。如果她把追求者都一脚踢开,她怎么有机会发现谁是她今生要等的人呢?里面的郝思佳不也一直糊里糊涂地迷恋卫希礼吗?总要到一定的时候,一个人才知道自己真爱的是谁,所以不能早八百年就把追求者们都拒了,最好是都KEEP在那里,慢慢交往,慢慢挑选,随着年龄的增长,随着岁月的流逝,最终总会发现谁是最可爱的人。

    她知道这有点象脚踏两只船,用她姐姐的话说,就是迟早要弄出事来的。但她想,玩火者就真的必自焚吗?里面的郝斯佳自焚了吗?应该不算自焚吧?郝斯佳不过就是把白瑞德给气跑了,那也是因为郝斯佳结婚之后还在想着卫希礼。如果结婚之后就老老实实的,想必也不会自焚吧?

    但她又想到就连郝思佳也没故意KEEP着白瑞德做BACKUP呢,是人家白瑞德自己要等在那里的。这郝思佳的运气怎么这么好呢?有那么一个英俊潇洒的人等在那里做BACKUP。她觉得乌钢不管从哪一方面讲都不能跟白瑞德比,人没有白瑞德英俊,也没有白瑞得那么坚贞。当然她自己也没有郝斯佳那么漂亮,所以不可能有白瑞德等着,只能满足于“乌瑞德”了。

    安洁觉得崔灵在这些事上肯定有出人头地的见解,应该听听崔灵的意见。她给崔灵打了个电话,因为是白天,崔灵一个人在家,所以谈话热情很高。两个人GOSSIP一通,安洁就把木亚华拿她为DR.CANG做假媒的事对崔灵讲了,还把姐姐的分析也告诉了崔灵,免得崔灵觉得她被DR.CANG拒了。

    崔灵的分析真的是出人头地:“我觉得木亚华并没把你介绍给你那个老师。你想啊,你比木亚华年轻这么多,又没孩子拖累,她对男人这么了解,完全可以想到一旦把你介绍给你那老师,她就肯定没戏了。但是她又答应过要把你介绍给你那老师的,所以你问起来她只好说介绍过了——”

    “那你的意思是说木亚华在骗我?”

    “也说不上骗,只不过是为自己打点小算盘。她不是已经说过了吗?即便你那老师是我的男朋友,她也要抢一抢,就想看看我的男朋友被抢了我还鼓吹不鼓吹我的情场法则——”

    安洁后悔莫及,不该把木亚华这话告诉崔灵的,这好像把崔灵跟木亚华的关系搞坏了一样。她原以为象崔灵这么开朗的人,不会把这当回事的,看来她又“原以为”错了一回。她解释说:“木亚华只不过是开开玩笑的,哪里会真的抢你男朋友?”

    “哼,她就是要抢我也不怕,我这点自信还是有的。不管怎么说,爱情的事还是要有点不撞南墙不回头的精神的,一定要亲耳听见你那老师拒了你才算数,不然光听介绍人的,谁知道她在中间怎么说?”

    安洁已经忘了自己说过对DR。CANG不感情趣的了,追问道:“你的意思是说我最好是亲自去——问他?”

    “对呀,你靠别人在中间传话,他就是喜欢你也会觉得你太——世俗了——,什么介绍女朋友,完全是家庭妇女搞的那一套——哪里象个博士生做的事?”

    不过安洁还是不敢做这种“不撞南墙不回头”的事,面子对她来说还是很重要的。这一辈子,不论拒多少人,她都不会良心不安,但如果她被人拒一次,那她简直觉得面子丢尽了。假媒被拒,她都这么难GETOVER,还要她亲自被DR.CANG拒一次?那真是像她某个奶奶说的那样,是脱了裤子追老虎——又不要脸又不要命了。

    崔灵的进一步分析就更不客气了:“也可能木亚华的确是向你那老师提到过你的,而你那老师挺喜欢你的,但木亚华没把这事告诉你,反而说你那老师不同意——”

    “她怎么会——撒这样的谎?我们都是一个系的,难道她不怕我跟DR.CANG之间通气发现她撒了谎?”

    “这看怎么说。第一,她知道你爱面子,既然你听说被拒了,就不好意思找你那老师核实了。她过两天还可以对你那老师说你不喜欢他,那就把你们两个拆散了;第二,也许她以为你真的对你那老师不感兴趣,那她这样说说,也没什么,反正她已经说了只是拿你做个幌子。我敢担保,她跟你那老师肯定还有来往,这么合适的人选,她肯定不会轻易放过——”

    “我觉得她不会再打DR.CANG的主意了,因为她已经说了,她觉得DR.CANG已经是哀莫大于心死了,她脸皮再厚也不会再做什么指望了。”

    “这些都是她告诉你的,谁知道呢?我不相信她这么快就把爱情埋葬了——”

    “她说了,她那不是爱情,而是很实际的考虑,主要是为她女儿办绿卡的事——”

    “这样的话你也相信?如果仅仅是为了办绿卡,何必要找你那老师?随便找个老美就可以办绿卡。再说,如果真是为了办绿卡,她完全可以跟你那老师明说,按你的说法,你那老师是个很好的人,那他还能不帮木亚华一把?其实她根本不需要别人为她办绿卡,她英语这么好,又在读博士,等以后毕业了,找个COLLEGE去教书,马上就把绿卡办了。”

    安洁彻底搞糊涂了:“那你的意思是说木亚华本来是爱DR.CANG的,但她却撒谎说是为了办绿卡?这好像——不太可能一样,一个人可能把为绿卡说成是为爱情,但为什么要——反着说?”

    “这有什么稀奇的吗?你知道不知道现在是什么年代?现在是以真情为耻的年代,你想绿卡,想身份,想钱,想性,都可以放在嘴里说,但如果真的爱上谁了,反而不好意思承认了。比如你,你敢承认你爱上你那老师了吗?你还不是口口声声说你对他没兴趣?”

    安洁哑口无言,崔灵说的不错,至少用在她身上没错,她也不愿意承认自己喜欢DR.CANG。她喃喃地问:“难道现在真的是到了一个以真情为耻的年代了吗?”

    “也许不是以真情为耻,而是以单方面的真情为耻。不敢承认自己的感情,是因为怕自己的真情得不到回应。如果知道对方也是爱自己的,也许就敢承认自己的感情了。但是谁又能担保爱情会天长地久呢,今天他爱你,明天他可能就不爱你了,所以还是不承认的好。也许你在这里沉醉于他的爱情,他却在那里搞婚外恋。这种事情还少吗?”

    “这么说来,爱情真没意思——”

    “问题是爱情的产生不是因为你觉得它有意思才产生的,它产生了就产生了,你也拿它没办法。所以大家在这方面变得越来越谨慎,不光是不承认自己的真情,甚至力争不产生这种真情。虽说无情未必真豪杰,但无情至少不怕落个单相思的下场。”

    安洁无话可说,因为她自己也是惧怕落个单相思的下场的。她想,如果大家都这么想,那这个世界还到哪里去找爱情啊?但是她也不愿意勇敢地站出来,大胆承认自己的爱情先,她还是指望男生先走出第一步,给她一个证据,证明他确实是爱她的,她才敢说出自己的真心话。

    安洁发现自己很容易受别人影响,姐姐分析一通,她觉得姐姐说得有道理;木亚华分析一通,她觉得木亚华说得有道理;现在崔灵分析一通,她又觉得崔灵说得有道理。她搞不清到底谁说的有道理,于是她的脑子就搞成了一锅浆糊。

    不过她觉得自己的脑子成浆糊还不是最糟糕的,关键是不能把不好的话传来传去,不然就可能挑起矛盾,搞得大家不和。

    后来她跟木亚华通话的时候,就记得没把崔灵的话说给木亚华听,只把姐姐的话说了一下,因为她觉得说说姐姐的分析没什么问题,姐姐又没说木亚华的坏话。

    但木亚华不太赞同姐姐的分析:“老康离婚是因为他EX不会生孩子?这太天方夜谭了,没听他妈说过这事,如果他EX真的不会生育,老康的妈还不早就唱给我婆婆听了?除非是责任在她儿子一方,她才会守口如瓶。”

    安洁一想到堂堂的DR.CANG居然不会生育,就觉得万般不可能:“责任在DR.CANG身上?不会吧,我看他——很有男人味的嘛——”

    “有没有男人味跟会不会生孩子倒没什么联系,我有个同学,长得一表人才,个子高大,肌肉结实,须发浓黑,但怎么样呢?结果是个阳萎——”

    “啊?难道DR.CANG是——ED.D?”安洁实在说不出这“阳萎”二字,就把从崔灵那里学来的一个英语词拉出来充数。

    木亚华问:“什么ED.D?”

    安洁只好把崔灵对这个词的独家解说介绍了一下。崔灵说过,教育学院可以授予学生PH.D和ED.D的学位,PH.D就是“DoctorofPhilosophy”,就是人们通常说的“博士”。而ED.D是“DoctorofEducation”,是“教育博士”。安洁有点记不清哪个更厉害了,只记得ED.D好像更专一些。崔灵开玩笑说教育学院的男生都不爱拿ED.D,因为ED也可以是ErectionDeficiency的缩略词,ED.D听上去就象是“阳萎博士”一样。

    木亚华哈哈大笑:“哈哈,你笑死我了——崔灵——这个家伙太——好玩了!”笑了一阵,木亚华说,“我觉得老康不应该是ED.D,他应该是PH.D——DoctorofPhysicallyhealthy。中国女人因为丈夫是ED.D就离婚的很少,只要丈夫人好,再怎么ED她们也不舍得离婚。再说ED也可以治疗,吃药打针做手术都行。”

    “我也是乱猜的——”

    木亚华豪爽地说:“如果他真是有这个毛病,那我倒不在乎,反正又不影响办绿卡——”

    安洁连忙打击木亚华的积极性:“肯定不是因为这个,肯定是因为生孩子的事,也许是他不能生孩子?”

    这个也难不倒木亚华:“那我也不怕,反正我已经有了一个孩子了。不过我觉得不太可能,只有男人因为女人不孕而离开女人的,还没听说过女人因为男人不孕就离开男人的。”

    “为什么?”

    “因为不孕的责任有百分之六十到七十是女方的原因。即便是男方的原因,也比较好对付。你想想看,男人一次——那个,就有成千上万的小蝌蚪,随便一个爬进EGG里就可以成孕。所以男人除非是一个小蝌蚪也造不出来了,不然的话,解决方法很简单,无非就是找到几个合格的蝌蚪,做个试管婴儿就行了。所以说,问题大半出在他EX身上,就算老康是彻头彻尾的ED.D,医生也有办法从他身体里取几个小蝌蚪出来做试管婴儿——”

    安洁没想到爱情的问题最后会落脚到小蝌蚪上,这让她对爱情有了一个新的认识。想到世界上有很多人,就那么莽莽撞撞地爱上了,结婚了,根本不知道对方能不能生育,等到发现对方不能生育的时候,就比较麻烦了,为这事离婚吧,感情上可能又很难斩断,良心上也过不去,不离吧,又一辈子没孩子。

    她开玩笑说:“看样子还是试婚一下好,试验出能生孩子再结婚。”

    “我劝你别试,这对我们女的不利,等到试出来是不能生育的时候,不是一切都晚了吗?跟一个人同居那么久,别的男人还不是觉得你跟结过婚没两样?如果试出男的不能生育,我们女的忍心抛弃他们吗?”

    “不知道崔灵怎么那么有把握她能生孩子?”

    “可能是做过流产。”

    安洁:“美国还兴做——流产?”

    “怎么不兴?不过没中国那么普遍罢了。崔灵也太自信了,以前怀孕过,不等于现在还能怀。特别是做过流产的,谁知道有没有留下手术后遗症?我知道的这种例子就有好几个,都是婚前弄出事来了,做了手术,结果到了真的想要孩子的时候,却怎么也怀不上了——”

    “那是怎么回事?”

    “有的是手术不当或者休息不好,引起了炎症,搞得输卵管堵塞了。有的是因为做手术的人不小心,把子宫刮破;有的是七拖八拖,拖得太老了。反正原因很多,而且不太好治疗。如果崔灵——不小心落下这种后遗症,搞得不好——她那男朋友也会不要她。我有一个朋友就是这样,结婚前跟男朋友弄出事来,做过流产,结婚后很久怀不上孩子,检查结果是输卵管堵塞,结果那男的为这事跟她离了婚。”

    安洁有点替广大女同胞报不平:“这真是太不公平了!你那个朋友做流产也是因为她的男朋友,他不做那事,她怎么会去做流产?他怎么能——这样对待她?”

    木亚华愤世嫉俗地说:“哼,这个世界对女人就是这样不公,不然怎么有‘男欢女爱’这个词?都是男的在那里欢,女的只是出于爱。男人只顾享受,所有不好的结果都该女的来承担。”

    “‘所有不好的结果’?除了——流产,还有什么不好的结果?”

    “不好的结果多着啦!男人那里不干净,可以使女人得炎症,得宫颈癌;男人长期不能让女人高潮,也可以导致女人生癌。计划外怀孕了,该女的去受苦挨刀;计划内怀孕了,也是该女的大腹便便,临盆阵痛。等小孩生出来,又是女人在那里操劳养育。生孩子把肚皮生松了,喂奶把胸前喂垮了,做家务把人做老了,最后男的却因为女的是黄脸婆跑去找年轻的女孩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