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雨枫轩> 原创长篇小说 > 青春|言情 > 都市言情小说 > 三人行 > 正文 > 第39节
第39节



更新日期:2021-07-31 + 放大字体 | - 减小字体 本书总阅读量:

    姐姐已经回来了,正躺在床上看电视。见安洁回来,就问:“今天手气怎么样?”

    “手气太好了,我赢了五十块钱!”

    “是吗?那你真的不错,我今天下午就把今天的限额输光了,所以没再上场。”

    “梁超呢?“

    “他还在玩,他今天手气不错。”

    “你不去陪他?不去看他赌?”

    姐姐笑着说:“我去看,他肯定要输。你没听说‘情场得意,赌场失意’?”

    她突然有种不详的预感,担心地问:“真的是情场得意,赌场失意吗?”

    “只是这么说说,其实也不见得的,你今天不就是情场也得意,赌场也得意吗?”

    她一惊,还以为木亚华打电话来汇报做媒的事,被姐姐接到了。她马上问:“我怎么情场得意了?”

    “人家乌钢追得这么紧,陪得这么尽心,还不算情场得意?”

    她大失所望,因为她完全没把乌钢跟“情场”联系起来,只在记挂着木亚华做假媒的事。她对姐姐说:“我想下去转转,把你手机借我一下。”她拿了姐姐的手机,就跑下楼去,找了一个比较僻静的角落,给木亚华打电话。

    木亚华接了电话,兴趣十足地问她赌场的事,她描绘了一下半夜时分仍然灯火通明的赌场,又讲了一下今天赢钱的经过。木亚华大呼小叫:“早知道赌场这么好玩,就跟你一起去拉斯维加斯玩了!”

    安洁不由分说把话题往DR.CANG那里扯:“你今天请人吃饭了?”

    木亚华说请了,接着就张三李四王二麻子地扯了半天,就是说不到正题上来。不知道扯了多久,还没主动说到做假媒的事,安洁只好开口问道:“你——今天给老康做了那个假媒了吗?”

    木亚华一下就哑了,支支吾吾地说:“呃——提了一下——”

    “他——怎么说?”

    “他说——他不打算再恋爱结婚了——”

    “为什么?”

    “他不肯说是为什么,这事好像触及了他心里的什么伤口一样,他马上缄默不语了,我也不敢多问——”木亚华安慰说,“反正你也不是真的对他感兴趣,无所谓啦——”

    安洁愣了,难道真的是赌场得意,情场就要失意?

    木亚华担心地问:“你没事吧?”

    安洁没好气地说:“没事,做个假媒能有什么事?不过他这个人也太——自视甚高了吧?一把年纪了,又是二手,傲个什么傲?”

    木亚华解释说:“他也不是傲,他只说不想再恋爱结婚了。我想他一定是被前一次婚姻整惨了,一年遭蛇咬,十年怕井绳,现在仍然是心有余悸的样子。”

    安洁意识到自己刚才发脾气是太傻了,一发脾气就暴露了她自己的心情。她换了个口气说:“我是为你可惜,不然的话,你跟他真的很相配,他又那么喜欢你的小华——也许他说什么再不结婚只是一时的冲动呢?”

    “我有个感觉,他是很认真的。我认识的男人也不算太少,为别人介绍对象也不是第一次了,所以我一眼就能看出哪些人想——媳妇哪些人不想。说实话,我还很少见到男人完全不想媳妇的,不过我觉得他就是一个。你想,他离婚几年了,如果换了别人,还不想媳妇想疯了?一听我给他介绍你这样年轻漂亮的女孩,他还不跳起来接受?”

    “我算什么?人家——老康不就没跳起来接受吗?”

    “所以我说他有点怪。俗话说,哀莫大于心死。怎么他给我的感觉就是心死了一样呢?波澜不惊的,好像就准备一个人过一辈子一样。”

    现在安洁的好奇心又全部转到弄清DR.CANG为什么不找老婆的事上来了:“他怎么可以预先就下结论说自己不再恋爱结婚了呢?结婚可以预先决定结不结,难道爱情也可以事先就决定爱不爱吗?他说不恋爱了,如果他突然遇到一个值得他爱的人呢?”

    “可能值得他爱的人就是他的EX,现在EX跑了,他的心也被EX带走了,所以才发誓再不婚娶了。曾经沧海难为水,除却巫山不是云。我以前一直不相信有这么——痴的男人,现在看来还真有这种人呢。”

    “那你怎么办?”

    木亚华说:“其实我对他也没做多大指望,他比我年轻,这是我的一块心病,以后会弄得我在他面前抬不起头来,我何苦要找个比自己小的男人呢?本来我三十七也不是什么错误,但就因为他才三十五,我三十七就成了一个错误了,连自己心里都发虚。我还不如找个老家伙,丈夫老一点,就该丈夫心里发虚,我就不用发虚了。”

    “那还是你以前那个导师比较合适。”

    “我也是这样想。像我那个导师呢,我一跟他接触就能感觉到他有那个意思,因为他总是跟我讲他前次婚姻多么不幸,他前妻多么虚荣,嫌弃他钱少——”

    “你导师是教授吧?他还钱少?”

    “他那时还是副教授,文科的副教授年薪并不高,比电脑系的副教授少好几万。你说说看,如果他不想在我面前推销他自己,有什么必要对自己的学生讲他跟前妻的矛盾呢?老康就不同,说到离婚的事了,他就封了口,不肯说他EX的坏话,也不愿讲他们之间的事。一提介绍女朋友的事呢,他就说不想再婚,然后就沉默寡言,所以我一下就能感觉到他是——拒人千里之外的了——”

    “那你就这么——算了?”

    “不算了还能怎么样?我脸皮再厚,也只能厚到这个地步。再说像他这样的男人,一门心思都在前次婚姻上,跟这样的人在一起也没意思,等于是嫁了个半死人。不错,我考虑问题很实际,但我最多也只能实际到跟一个我不爱的男人结婚。一个不爱我的男人,我还是忍受不了的,忍受得了我也不会跟钟新离婚了。”

    “那——你那个导师他——还在那里等着你?”

    “不知道是不是等着我,不过他还没再婚倒是真的。我一直都给他一点希望,不时地讲讲我跟丈夫之间的矛盾,给他一点想头,把他KEEP在那里,做个BACKUP。”木亚华一下把话题转到她那个导师身上去了,安洁耐着性子听了一会,就找个机会结束了谈话。

    她打完电话,心情很沮丧,虽说是做假媒,但她仍然觉得是被DR.CANG拒绝了一把。她好佩服木亚华,几句话就把DR.CANG打发掉,转到BACKUP那里去了,而她就没这个能耐。也不知道是感情上受了伤,还是自尊心受了伤,或者兼而有之,反正就是很难受。

    她很后悔让木亚华去做这个假媒,DR.CANG怎么会知道这只是假媒?他心里不还是认为是她叫木亚华来做媒的吗?她觉得吃了天大的亏,丢了地大的人,就这么一下,就在自己的恋爱史上留下了一个污点,从来都是她拒绝男生的,现在搞得好,搞出一个拒绝她的男人来了。

    这使她充分认识到,在情场上要想不输,最好的办法就是不要去爱,更不要去表达爱。你爱,就有可能受伤;你示爱,就有可能被拒绝。无所爱,就无所惧;无所求,就无所拒。

    她躺在床上胡思乱想,一直搞到凌晨六、七点了才睡着,早上自然是没办法起床了,干脆就赖在床上睡懒觉。姐姐想陪她,反而把她弄得极不耐烦,说姐姐呆在那里影响了她睡眠。姐姐没说什么,只把手机留下,就下楼找姐夫去了。

    乌钢来找她去牌桌上“赌真的”,她烦得不得了,把乌钢搞糊涂了,诧异地问:“你——怎么啦?昨天不是说好去牌桌上赌的吗?”

    她抢白说:“昨天,昨天,你还好意思说昨天,都是昨天惹的祸,赢那几十块钱,害我——”

    她说了一半就不说了,但乌钢好像觉察到什么一样,脸上顿时晴转多云:“赢钱怎么啦?连带你——情场不顺了?”

    她突然有一种害怕,好像是怕连乌钢也离开她一样,她否认道:“什么情场不顺?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我只是说——害得我昨晚没睡好,老在想赌钱的事——”

    乌钢的脸刹那间又多云转晴:“噢,是因为太兴奋了?那你再睡一会吧,睡好了,给我打电话,我在下面房间里等你——”

    乌钢走后,她越想越觉得自己卑鄙而又可怜,明明不爱乌钢,还要把他当个BACKUP拴在那里,不肯放走。当她认为DR.CANG那边有点希望的时候,就对乌钢凶巴巴的;一旦被DR.CANG拒了,就马上换一付面孔,给乌钢一点暧昧的想头,借乌钢来鼓舞自己的自尊心。世界上怎么有这么卑鄙的人?

    过了一会,她又为自己平反昭雪,如果这就是卑鄙的话,那世界上卑鄙的也不只她一个。木亚华不也一样吗?把她的那个导师当作一个BACKUP留在那里,先试试DR.CANG这边,一看不行,马上就转向导师那里去了。说不定大家都这样,不这样的是因为没有人给他们做BACKUP,说明有条件的都会这样,因为这样才能进可攻,退可守。

    她安慰自己说,可能情场上就是这样的,一个人只能尽量争取别做人家的BACKUP,一旦发现自己做了BACKUP就坚决地跳出来。如果指望别人大发善心,不把你当BACKUP,那是没什么用的。别人把你当什么,那是别人的事,你没法决定的。人人都有私心,在自己的利益和别人的利益面前,可能有些人会牺牲自己利益,但是在自己的自尊心和别人的自尊心面前,恐怕大多数人都要顾及自己的自尊心了。

    中午的时候,姐姐买了午餐拿上楼来叫她吃。她也真的饿了,而且知道就算是饿死了,也不能把DR.CANG饿到她怀抱里来,还是命要紧,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于是起床洗脸梳头吃午餐。

    姐姐见她情绪好点了,问:“小妹小,是不是昨天赌场太得意,情场上失了一点意?”

    她把木亚华做假媒的事讲给姐姐听了,特别强调说只是做个“幌子”,她对DR.CANG并没兴趣,只是为木亚华担心。

    姐姐分析说:“其实他这样说,也可能只是一个策略。比如说他看出木亚华是在试探他,他不爱木亚华,但也不想伤害她,所以他不能在木亚华面前流露出他喜欢你,当然就会拒绝——”

    安洁一听这个分析,觉得很中意,连自己刚说过的“不感兴趣”也忘了,很感兴趣地问:“你真的觉得有这种可能?他其实是喜欢我的?”

    姐姐呵呵笑:“小妹小,刚才对我撒谎了吧?我一听就知道你对他是很感兴趣的,还嘴巴硬,说什么不感兴趣。我劝你对我说老实话,我好给你参谋参谋,有我做你的军师,不要说他是心死了,就算他是人死了,我们也能把他给整活过来——”

    安洁很不好意思,不过也知道瞒不过姐姐,就做老实状,承认说:“是对他有点感兴趣,不过兴趣也是刚产生的,以前对他并不感兴趣,是这次被他拒了一下,伤了我的自尊心。早知道这样,不该让木亚华去做这个假媒的——”

    “这有什么伤自尊心的?又不是你求他,只不过是旁人撮合,不代表你的意思。你也不用后悔让木亚华去撮合,既然木亚华说她爱用这种方式试探男生,那你让不让她撮合,她都有可能撮合——”

    “你说DR.CANG会不会对别人讲这事?”

    “即使讲也没什么,这种事情,主要看自身的条件。如果你无才无貌,就算是他求你、你拒他,别人也不会相信。现在你比他年轻十岁,又这么聪明漂亮,他说他拒绝你,谁会相信?即便相信也会觉得他神经有毛病——”

    安洁哈哈大笑起来,还是姐姐有办法,几句话就把她破碎的自尊心修补好了。

    姐姐微笑着说:“到底是小女孩,自尊心还是放在第一位的。”

    “你觉得我——不成熟?成熟的女人不把自尊心放在第一位?”

    “可能也不是成熟不成熟的问题,关键是爱得有多深——深到一定地步——可能就顾不上自尊心了——”姐姐突然问,“你说是他老婆抛弃了他?”

    “我也不知道,听木亚华说的——其实她也不知道——都是乱猜的——”

    “如果真是他老婆抛弃了他,我觉得他不至于这么——哀莫大于心死。一次不成功的婚姻,并不会带来这么大的伤害,有时越是不成功,人们越想尽快找到成功的婚姻。象这种一方离开,另一方就发誓不娶的,很可能是——因为别的原因——”

    “什么原因?”

    “我也是乱猜——比如说他的EX——患了绝症——”

    “不可能,他的EX现在好好的——”

    “那就有可能是因为——他EX不能生孩子——”

    安洁不解地问:“如果他们之间感情这么深,他怎么会在乎他EX能不能生孩子呢?如果他在乎,那说明他还是不够爱他EX——”她想起崔灵说过男朋友因为妻子不能生孩子就要离婚的事,有点愤然地问,“男人怎么可以这样?因为妻子不会生孩子就不要她了?”

    “有时也不是男的不要妻子了,是那个妻子自己觉得——有压力,所以要离开丈夫。算了,你现在是不可能理解这一点的。”姐姐不知为什么突然长叹一声,“哎,看来有时太为他人考虑,效果也不一定好。但愿你那个DR.CANG不是因为这个原因才失去他EX的——”

    “那他可以坚持不离婚呀,他不签字,他EX怎么能离掉婚?”

    “离婚也不是个签字不签字的问题,协议离婚才需要签字,起诉离婚是由法庭判的。听说有些州的规定是两人分居达到一定时间了,法庭就会判离婚了,不管你同意不同意。”

    安洁仿佛突然明白了很多事:“难怪他那么喜欢木亚华的女儿呢,可能就是太想做爸爸了,自己又做不了,只好喜欢别人的孩子——”

    姐姐问:“他也挺喜欢孩子的?”

    “是啊,对木亚华的女儿不知道有多好——”安洁把DR.CANG为小华录动画片以及所有她知道的小故事都讲给姐姐听了。

    姐姐似乎很感动,眼圈都有点红了:“不管男人女人,到了一定的年纪就会想有个孩子——说起来他也很可怜——他有没有兄弟姐妹?”

    “听他说有个弟弟。”

    “有个弟弟又好一点,父母那边的压力就小一点——

    安洁又不解了:“如果他这么想孩子,那怎么不赶快再找一个呢?找个能生的,不就解决问题了吗?”

    姐姐苦笑一下:“说你是小女孩吧?你没经历过,很难体会他的感受的。他跟他EX肯定还是很爱对方的,只不过那女的想放他一条生路,执意要离婚,好让他找个人结婚生孩子,过正常生活。但是他既然还爱他EX,他怎么可能去爱别人呢?所以说这个事很可能是他EX好心办了坏事,把两个人都弄得很痛苦。哎,我能理解他的EX,也能理解他。谁也不怪,只怪命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