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雨枫轩> 原创长篇小说 > 青春|言情 > 都市言情小说 > 三人行 > 正文 > 第37节
第37节



更新日期:2021-07-30 + 放大字体 | - 减小字体 本书总阅读量:

    安洁听木亚华的口气,好像是在打DR.CANG的主意一样,不由得问:“你对DR.CANG——有兴趣?”

    木亚华坦率承认:“当然啦,不过我的兴趣比较实际。他在美国混到副教授了,肯定是美国公民了,可以帮我和小华办身份。我主要是为我女儿考虑,小孩子呆在美国比较舒服一些,学业没那么累,所以我是一定要留在美国的。这些年来,钟新在办绿卡的问题上总是一拖再拖,拖得我很恼火。”

    “听说在大学工作很好办绿卡的,他又是博士后——”

    “说大学工作好办绿卡,是指那些FACULTY。博士后在B大只是STAFF,B大不帮博士后办绿卡,博士后得自己办。钟新很懒,来了这些年,也没发表多少PAPER,又找不到过硬的推荐人,所以老在那里拖拖拉拉。你知道的,H1B只能做六年,六年过了,如果还没拿到绿卡,就得滚蛋了。但我一催他,他就跟我发脾气,说你这么有本事,你自己怎么不去办个绿卡来我们看看?”

    安洁很感兴趣地问:“真的呢,我觉得你挺不错的,你怎么不自己办呢?”

    “哪里有那么好办的?电脑又不是什么美国紧缺的专业,美国才不把我这样的人当回事呢。像我这种情况,只能等找到工作后办那种EMPLOYMENTBASED的绿卡,那个不知道要办多少年,在办的期间出点什么事,就前功尽弃了。所以我想把我自己投资了,找个美国公民,好给我女儿办绿卡。”

    “你说的是真的呀?我还以为你在开玩笑呢——”

    “开什么玩笑?句句属实。”

    安洁有点想不通:“那像你这样——找个能给你办绿卡的人,如果之间完全没有感情——那——不是很别扭?”

    “当然不能完全没感情,不过我也不奢望什么惊天地、泣鬼神的爱情,那都是你们年轻女孩梦想的东西,我早就过了那个年龄了。”木亚华呵呵笑着说,“可能你们年轻女孩觉得为绿卡跟人结婚是很功利主义的表现,但是不功利主义的婚姻又怎么样呢?还不是跟我和钟新一样,落得个夫妻反目的下场?因为无论怎么伟大的爱情,都会成为过去,都会变得平淡,最终都要落脚到现实生活中来。我现在考虑的就是不要嫁了谁,而那人又不帮我办绿卡,那我就亏了。”

    “那你怎么知道他跟你办还是不跟你办?”

    “所以说要慎重,不然的话,可就陪了夫人又折兵了。不过我觉得老康不是这样的人,老康应该是那种即使没爱情,但为了帮人也会跟人结婚的人——”

    安洁给木亚华打完电话,心情很不好。本来是想找个机会谈论一下DR.CANG,以解相思之苦的,哪里知道谈论出一个情敌来了。

    她以前还从来没把木亚华跟DR.CANG放在一起考虑过,她自己也不知道是为什么,可能是因为木亚华是有丈夫的,也可能是因为木亚华比DR.CANG年纪大,而且又带着一个女儿。

    其实客观地考虑一下,DR.CANG还真是木亚华最理想的候选人,不光能为她母女办身份,而且连房子都买好了,DR.CANG又那么喜欢小华,如果木亚华把DR.CANG追到手了,那真是享不尽的福了。

    从DR.CANG的角度来看这个问题,他也有一百个理由喜欢木亚华,因为木亚华里里外外一把手,人又长得不错,真的是出得厅堂,进得厨房。虽然木亚华带着个孩子,而一般中国男人不爱跟带孩子的离婚女人结婚,但DR.CANG应该不是一般的中国男人,他好像挺爱孩子的,很宠小华。电视上有很多再婚男女的姻缘都是他们的孩子促成的,至少美国的电视是这样。

    对DR.CANG,安洁还从来没象木亚华那样想得那么具体,她的大部分时间都花在打听分析DR.CANG究竟是不是崔灵的男朋友上,她潜意识里有一种认识,如果DR.CANG是崔灵的男朋友,她只能永远忘掉他,只有在他不是崔灵的男朋友的情况下,她才会想别的。但她一直没搞清楚他究竟是不是崔灵的男朋友,所以她也一直处在侦察阶段。

    现在突然冒出一个木亚华,好像事情就彻底变化了一样。首先是木亚华说DR.CANG离婚了,那他就不是崔灵的男朋友了,这应该说是件好事。但木亚华又夹杂了进来,好像比崔灵更有竞争力,一下又变成了坏事。

    这事太突然了,搞得安洁非常糊涂,非常心神不定,非常后悔跑到D大来了,好像是因为她离开才给了木亚华可趁之机一样。如果不是想到跑回去也不能做什么,她真的要打道回府了。

    不知为什么,她现在突然希望崔灵的男朋友就是DR.CANG。她想,也许DR.CANG没把自己离婚的事告诉崔灵,或者DR.CANG对木亚华说自己离了婚是在撒谎。不管怎么说,如果DR.CANG是崔灵的男朋友,那就是一个她早已知道并且习惯了的事实,似乎比DR.CANG是木亚华的男朋友好接受一些。

    她也不管晚不晚,就给崔灵打了个电话,是个男人接的,说的是英语,她连忙用英语问可不可以跟崔灵说话。那个男人说崔灵在BATHROOM,叫她过一会再打。她放下电话,想到那可能就是崔灵的男朋友,不然的话,这么晚了,崔灵还会跟谁在一起?

    但她觉得那个男人不是DR.CANG,因为听上去完全不是中国人。她想崔灵现在跟男朋友在一起,肯定没心思跟她讲电话,就没再打过去。但崔灵很快就打了个电话过来,问她:“你到了你姐姐那里了?”

    “嗯,打个电话向你报平安——”

    崔灵笑着说:“撒谎!要报平安早就报了,哪里会等到现在?有什么话要说吧?”

    安洁想了想,又觉得没什么话要说了,就说:“没什么话要说,真的只是报个平安——刚才那是你男朋友吗?”

    “不是男朋友难道还是女朋友?”

    “我是说你的BOYFRIEND。怎么听上去象是个外国人?他是外国人吗?”

    “不是外国人——”

    “真的不是?那他英语说得太地道了。”

    “他是美国人嘛——”

    “那你刚才怎么说他不是外国人——”

    “同学,这里是美国,我们才是外国人——”

    安洁很失望,但仍然不肯相信:“可是你从来没说你男朋友是——美国人——”

    “我也没说他是中国人——”

    安洁想,崔灵的确没说过男朋友是中国人,但她怎么就有这样一个印象,觉得崔灵的男朋友是中国人呢?她想不起来了,就说:“可能是因为你说过什么他家婆媳关系不好吧,我就以为是中国人了——”

    “只有中国人才婆媳关系不好?全世界都一样啦——”

    “也可能是你说过他妈妈嫌他老婆不会生孩子——”

    “只有中国婆婆才希望媳妇会生孩子?全世界都一样啦——”

    “你——赶快去陪你的美国男朋友吧,我挂电话了——”

    崔灵也不客气:“好,我们明天白天再聊吧——”

    两个人互道晚安,挂了电话。安洁还是睡不着,又给木亚华打电话,就用崔灵的男朋友做借口。木亚华一接,安洁就汇报说:“刚听到一个消息,赶快来告诉你,崔灵的男朋友不是DR.CANG,是个美国人——”

    木亚华说:“DR.CANG不也是美国人吗?”

    “我的意思是说——他应该是个——白人——哎,我也搞不清是白是黑,反正不象是DR.CANG。现在你可以放心大胆追他了——”

    “什么叫‘现在可以追’?他是崔灵的男朋友我就不能追了吗?照样追,抢得过来还不就抢过来了,还讲什么客气吗?”

    安洁笑着说:“你怎么跟崔灵一个口气?开口闭口就是一个‘抢’字。”

    木亚华也呵呵笑:“我跟崔灵可不一样,她是把别人的丈夫抢来了,所以她鼓吹抢就是强盗逻辑。我是丈夫被别人抢走了,我赞成抢就是公平竞争。如果老康真是崔灵的男朋友,那我更要抢一抢了,看看崔灵被人抢男朋友的时候还会不会鼓吹‘抢’的情场法则’——”

    “难道你真的不管是谁的男朋友,只要抢得过来就去抢?”

    “爱情嘛,能被人抢走的就不是真正的爱情,”木亚华笑着说,“我说了,我现在是战败方,我赞成抢只能说明我心胸开朗,我也不认为我抢得过崔灵,只不过是知道她男朋友不是老康,胡乱说说,开开心。”

    “那你准备怎么——追DR.CANG呢?”

    木亚华嘻嘻哈哈地说:“嗨,你可不可以别‘DR.CANG’‘DR.CANG’地叫他了?他现在又不教我们了,我们说话又不是当着他的面,用得着叫他DOCTOR吗?你叫他DR.CANG,我听着真的是好别扭,把我一点勇气都吓跑了。”

    “好,那我也叫他——老康吧。你——自己跑去追——老——康?”

    “我当然不会做得那么露骨,我准备仗着是他学姐,先厚着脸皮给他介绍女朋友——”木亚华有点得意地说,“我一向就是采取这种办法,如果我喜欢什么人,如果那人傻呼呼地不知道来追我的话,我就跑去关心他,给他介绍女朋友——”

    “那不把他赶到别人那里去了?”

    “怎么会呢,如果他真的对你有意思的话,你介绍女朋友给他,他肯定不会要,有的男生就会借机表达自己对你的感情,说‘你干嘛老给人介绍?你自己呢?’这样不就知道他的心思了?还有的男生可能比较含蓄,不肯说出这句话来,但是他不肯跟你介绍的女孩谈恋爱,也说明你还有一线希望嘛。”

    安洁很感兴趣地问:“那你准备给DR——老康介绍谁呢?”

    “也不一定要有个实物介绍给他,只是一种借口嘛,子虚乌有也没关系,只是探探他的口气。如果他对我有那个意思,肯定是我一开口介绍就拒绝了,那我就不用真的拿个人出来了。如果他感兴趣,说:‘好啊,你帮我介绍吧’,那就说明他心里没我,至少是心思很活泛,找谁都行,那我就胡乱给他介绍一个,然后再找个理由把他们吹了——”

    “胡乱介绍也总要有个名字吧?不然他不怀疑你是在哄他?”

    木亚华顺水推舟:“那我就把你介绍给他,行不行?”

    安洁一愣,不知道怎么答复,想了一会,才说:“你把我介绍给他干什么?我对他又没兴趣——”

    木亚华说:“我知道你对他没兴趣,我不是说了吗?只是胡乱介绍一下,转个身就说你不同意,那不就了结了?”

    “那他不觉得奇怪?既然我不同意,你把我介绍给他干什么?”

    “这你就有所不懂了,介绍嘛,很多时候只是介绍人觉得合适,并没跟当事人通过气,介绍了,当事人又不同意的多着啦。”

    安洁担心地说:“如果你说把我介绍给他,而他不同意,我不是丢了大人了吗?”

    “这有什么丢人的?又不是你在对他感兴趣,不过是我这个媒人在乱点鸳鸯谱,丢什么人?”木亚华想了想,说,“这样吧,如果你怕丢面子,我还是把崔灵拉出来虚晃一枪吧,反正又不是真的介绍,不过是找个幌子好接近他——”

    安洁赶快说:“别把崔灵扯进来吧,你要找幌子,就拿我做幌子吧,我不在乎——”她想,也许借这个机会可以试试DR.CANG的意思。如果DR.CANG愿意,说明他很喜欢她,那就以歪就歪,假介绍搞成真介绍;如果他不愿意,反正跟木亚华说的一样,这是媒人在里面撮合,又不是我的意思。

    她嘱咐说:“反正我对他是没兴趣的,不过是给你帮个忙,让你拿我做幌子,你千万别对他乱说什么我对他有意思啊——”

    木亚华说:“这个你放心,我做这种假媒也不是一次两次了,从来不会让女方吃亏。男的嘛,被人拒几次、甩几次也不算什么,他们脸皮厚,不在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