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雨枫轩> 原创长篇小说 > 青春|言情 > 都市言情小说 > 三人行 > 正文 > 第30节
第30节



更新日期:2021-07-28 + 放大字体 | - 减小字体 本书总阅读量:

    DR.CANG笑得很殷勤,但脚下却没动:“长点怕什么?正好可以笼着手,连手套都不用戴.”

    安洁知道他说得不错,但她已经伸出了手,就不好意思无功而返了,只好厚着脸皮继续伸着,耍赖要他来帮她卷袖子。他见她老伸着手,就笑了一下,把大衣披在自己肩上,过来帮她卷袖子。

    她开心地笑了,心想,哼,你今天不帮我卷,我就老伸着,看你好不好意思!她穿着他的衣服,被他的气息所包裹,而他站得那么近,她赶快勾起脚趾抓着地面,站稳立场,免得按捺不住向他怀里倒过去了。

    他捏着一截空衣袖左看右看,就是不动手卷。她开玩笑地问:“怎么?要先写个卷袖子的ALGORITHM再开始卷?”

    “现在还谈不上ALGORITHM,得先研究一下可行性。袖子是紧口的,怎么卷得上去?”

    她说:“卷不上去就帮我把手拉出来吧——”

    “BRUTEFORCEALGORITHM?”他又端详了一阵,说,“没更好的办法了,只好用这原始的办法了。”他把一只手伸到袖子里去找她的手,大概是想捉住了,好用另一只手往上拉袖子。

    她突然想起小时候,爸爸给她穿棉衣,爸爸的手大,钻不进她的棉衣袖子里,就总是先把她的内衣袖子交给她捏着,叫她捏紧了别放,等棉衣穿上了再放。但她每次都是棉衣袖子穿到一半就把手松开了,内衣袖子就缩在棉衣袖子里,很不舒服,爸爸只好把刚给她穿上的棉衣脱掉,再穿一次。但她还没等穿好又把手松了,只好再来一次。一般刚开始的时候,她是无意中松掉手的,但是看见爸爸那个狼狈样,她就有意把手松了,害得爸爸再狼狈一次。

    她现在的感觉就有点象回到了童年一样,满心都是跟他调皮捣蛋的念头,他在她袖子里找她的手,她就往回缩,东躲西躲的,搞得他费了好大劲才把她的手抓住。他一手捏着她的手,另一只手就把袖子往上拉,拉了一阵,总算大功告成。袖子的紧口管在那里,袖子不会往下滑,不过她的手臂那里就堆了一大堆袖子。

    小华看见了,大声笑着说“你成了大力水手了!”然后就拉着她的手在草地上跑,边跑边叫,“POPEYE!POPEYE!”那几个美国小孩听见了,也都跑过来跟着她们跑,嘴里嚷嚷着一些英语名字,大概是动画片里的人物。

    安洁穿的靴子是高跟的,在草地上跑了一阵,觉得脚好痛,就停了下来,她看见DR.CANG不知什么时候已经进屋去了,换成了乌钢站在那里,披着DR.CANG的大衣。乌钢见她没跑了,就走过来,说:“外面好冷啊,我们进去吧。”

    她见DR.CANG不在外面了,也没心思在外面玩了,但又不好意思脚跟脚地跑屋里去,而且也不好意思把小华一个人丢在外面玩,只好耐着性子又在外面呆了一会,就叫上小华进屋子里去了。

    “正好要开始煮饺子了,正准备去叫你们回来。”木亚华骄傲地宣布,“没做什么菜,就烤了一个火鸡,炒了几个小菜,包了一些饺子,还有早就做好的几个卤菜,大家随便吃吃。”

    几个人都夸奖木亚华好手艺,在这么短的时间里能整出这么一桌菜,真是不简单。

    吃过饭,又坐了一会,木亚华就坚决告辞了,说今天在这闹腾了一整天,不知道耽误了DR.CANG多少科研时间,现在真的该回去了。然后也不管大家抗议不抗议,就把大队人马从DR.CANG家拖出去了。

    DR.CANG也送出门来,跟大家告别,小华坐进车里了,还在说:“妈妈,我们下星期还到不到叔叔这里来?我答应MICHAEL下星期还来和他玩的——”

    木亚华说:“呵,我都不知道叔叔叫MICHAEL呢,你消息倒很灵通。”

    DR.CANG代为解释:“MICHAEL是对面那家的孩子,刚才跟小华玩得挺好的——”

    木亚华对小华说:“我们那里也有MICHAEL,我们回家跟那个MICHAEL玩,好不好?”

    小华不干:“Idon-tlikethatMichael.IlikethisMichael。”

    木亚华揶揄说:“那我把你送给这个MICHAEL的妈妈吧,你住到他家去跟他玩。”

    “我不住到他家去,我只要跟他玩,我要住在叔叔家里。”

    DR.CANG说:“好啊,就住叔叔家,叔叔给你做‘康师傅’汉堡包吃,好不好?”

    小华脆生生地答道:“好!”

    木亚华哭笑不得,说:“那好,你现在就下车吧,以后跟叔叔过吧——”

    小华听真了,很严肃地问DR.CANG:“叔叔,校车到不到你这里来?”

    DR.CANG也很严肃地说:“校车不来也不要紧,叔叔有车,可以每天送你上学嘛——”

    小华大概是觉得最重要的问题都解决了,很爽快地说:“叔叔,那我就跟你过吧。妈妈,你回家帮我把衣服拿来——”末了,还加一个长长的“THAN——KYOU——”

    说着,小华真的打开车门想下车,大家都笑起来。木亚华说:“嘿,你真的下车去了?你以为这是SLEEPOVER呀?”然后自嘲地对大家说,“这不得了啦,我这个女儿养不家了,还才这么小呢,就不要妈妈了,这长大了怎么得了?还不早早地就把妈妈丢一边了?”

    回家的路上,木亚华说:“这个老康真不得了,连小孩子都笼络得住。我今天差点把个女儿搞丢了——”

    安洁听得格格笑,问小华:“你喜欢不喜欢叔叔?”

    “喜欢。”

    “喜欢他什么?”

    “嗯——喜欢他——嗯——喜欢他——的大电视——还有——他的‘康师傅’——”

    “我可是从来都没教她拜金的呀,怎么她小小年纪就这么——物质呢?”木亚华对女儿嗔道,“一个大电视就把你买活了?我们又不是买不起大电视,只不过是屋子小了,用不着那么大的电视。他那‘康师傅’有什么好吃的?难道妈妈做的汉堡包不好吃吗?”

    安洁笑着说:“小华,你妈吃叔叔的醋了——”

    木亚华说:“你说吃醋她根本不懂——”

    小华不服气:“我懂,妈妈把叔叔的vinegar吃了——”

    几个人都笑起来,笑了一会,乌钢说:“怎么老康说他老婆跟了他弟弟?”

    木亚华说:“我觉得不可能,就算跟了他弟弟他也不会对我们说出来,肯定是他听错了,以为我们问的是他妈。我刚才在他家看到一张照片,背景是N大的,说不定他爸爸是N大的教授,上他们家去的学生肯定都是把他妈叫‘师母’的,所以他一听你说‘师母’,就以为你是指他妈。”

    “那他老婆怎么过节也不来看他?而他也不过去看老婆?他们的关系好像有点WEIRD一样。”

    木亚华说:“感恩节才几天?总共才三、四天,跑来跑去的,又费时间又费钱——”

    “老康又不是穷学生,哪里会在乎那点钱?”

    “跑得多麻烦呀!如果是我的话,我也懒得跑,等到圣诞节放假再过来,老夫老妻了,也不在乎这几天,不像你们小青年——

    安洁不知道中了什么邪,脱口说:“小青年也未必愿意跑,乌钢是小青年,感恩节不也没去看女朋友吗?D大还离得近一些——”

    乌钢还没答话,木亚华就抢着说:“乌钢哪有什么女朋友?”

    安洁说:“你消息不灵通了吧?还不如我这个刚来的。连我都知道乌钢的女朋友在D大,你还不知道?”

    乌钢辩解说:“谁说我女朋友在D大?你听谁说的?又是那个崔灵吧?她的话你也信?”

    安洁懒得去抵他的谎,免得他以为她很在乎。

    回到家,木亚华把车停了,几个人都从车里出来,乌钢叫住安洁,说:“晚上想不想到DOWNTOWN去看灯?”

    小华听见了,叫道:“我也要去看——”,话还没说完,就被她妈拉着往楼上走去了,只剩下乌钢和安洁站在车旁。

    安洁听木亚华说过,说B城的灯是远近闻名的,到了HOLIDAYSEASON的时候,整个B市特别是DOWNTOWN那块,会用各种彩灯装饰一新,方圆几十英里的人都会跑来看灯。她本来想去那里看灯照相,但她不想跟乌钢一起去,就推脱说:“今天就算了吧,可能是在外面吹了冷风,头有点疼。”

    乌钢也没勉强,只叫她好好休息,就开自己的车回去了。

    她回到家,木亚华说:“乌钢真的有女朋友?我完全不知道,我没问过他,我平时没看见他跟女孩子在一起,就以为他没女朋友呢。真对不起——”

    安洁问:“为什么说‘对不起’?他有女朋友,关我们什么事?”

    木亚华仿佛被问住了,过了一会才坦白说:“我当时是想把你跟乌钢凑一块的,因为我觉得乌钢这人不错,挺聪明的,人也长得好,跟你年龄也很相当——”

    “是不是他叫你来——搭这个桥的?”

    “不是啊,是我自己的意思。你知道,我这个人最爱给人搭桥引线了,自己没男朋友的时候就经常帮人家介绍,等到自己结了婚,更是恨不得天下的单身人都终成眷属,明知道眷属迟早要变成‘怨属’,但还是忍不住,一看到身边有一个人没着落,就愁得慌——”

    安洁见木亚华把自己说得象个媒婆一样,忍不住好笑:“那你现在没着落了,怎么不——”她还没说完就开始后悔,连声说,“对不起,对不起,开个玩笑——”

    不过木亚华好像不在乎:“中国人的习惯,自己的着落,就得别人来操心了,再说我现在也不算没着落,从法律上讲,咱们不还是有夫之妇吗?”木亚华突然话头一转,“据我今天的观察,老康可能真的是离了婚了,至少是分居了。你们在外面玩的时候,我趁机到他几个卧室里去转了转,没看见女人用品,也没结婚照。你想,如果没跟老婆分手的话,家里多少总有些老婆的东西吧?总不会象大水冲过一样,干干净净的——”

    安洁笑着说:“好啊,你跑到他闺房去打探他的隐私,等我去告诉他——”

    “你肯定也打探过了,我们去买床的时候,就你跟小华在他家,如果说你没趁机到处打探一下,打死我也不信——”

    两个人哈哈大笑,安洁说:“你说我们是不是有点无聊?借别人的车,吃别人的东西,还要在背后议论别人,在别人家里打探别人的隐私——”

    木亚华不以为然:“我们议论他,打探他的隐私,应该说是对他的关心,换了别的人,请我议论我都懒得议论。如果他真是离婚了,让我知道也没坏处,我可以帮他找一个——”

    “他肯定不用你帮忙,他有女朋友,就是崔灵——”

    “崔灵?不可能吧?他怎么会认识崔灵?”

    “他怎么认识的,我就不知道了,但是我知道他是崔灵的男朋友。”

    “你怎么知道?崔灵告诉你的?”

    “崔灵当然不会告诉我,但我有眼睛有耳朵,自己会观察嘛。”安洁把她观察到的几条线索讲了一遍,补充说,“我问她男朋友叫什么名字,她也不肯告诉我,说一告诉我名字,我马上就知道他是谁了。你想想,如果不是我认识的人,我怎么可能一听到名字就知道他是谁呢?我就认识这么几个人,再没第二个学电脑、开黑色敞篷车、上法国餐馆、唱英语HERO的男人了,不是DR.CANG还能是谁?”

    木亚华想了一下,说:“那也不见得,也许她的男朋友比较有名气,所以她一告诉你他的名字,你就能从网上或者报纸上查到他呢?比如说她男朋友是BILLGATES,她告诉你名字,你不是一下就知道了吗?再说学电脑的人该有多少?开黑色敞篷车的也不少,HERO这种歌比较有名,会唱也不稀奇。”

    安洁觉得木亚华说的也有一定道理,或者说正合她的味口。她问:“那你怎么解释他在法国餐馆点的菜都一样?”

    “那家餐馆我知道,菜式不是很多,适合中国人吃的菜就更少,可能碰巧点了一样的菜,就像你去麦当劳点了炸鸡块一样,统共就那么几种东西,点来点去都是它——还有你说的那个法国面包和汤,那是餐馆统一送的,每个桌子都送那么一份,SOUPDEJOUR不过就是SOUPOFTHEDAY的意思。如果你跟我去那里吃饭,恐怕我点的也是那些东西,餐馆送的也是那两样,你总不能说我是崔灵的男朋友吧?”

    “照你这么一说,崔灵的男朋友不是DR.CANG?”

    “我也没说不是,我只不过觉得你说的那几条也可以作别的解释,两种解释都说得过去。”

    安洁又想起一条:“那你说他怎么会知道我的住处的呢?我没告诉他我住哪里,他就把我的NOTES送上门来了。”

    “他不是给你送过来的吗?怎么扯到人家崔灵身上呢?”

    “如果他是崔灵的男朋友,他当然知道这个住址了——”

    “那他也不见得知道你就是崔灵的ROOMMATE呀——我看他十之八九是从网上查到的,你自己到B大网站的首页上查查看,说不定一下就查到你自己了。”

    安洁跑到网上查了一下,真的是一下就查到自己的住址了,还有电话号码,哪个系的,什么都有,连她在中国的地址都在上头。她吃惊地问:“真的能查到,怎么回事?”

    “还不都是你自己放上去的?你报名的时候,就填了一些信息的,注册的时候,又填了一些,都存在B大的数据库里,B大有ONLINE的黄页服务,一查就能查到。”

    “B大怎么能这样?这不是公布了大家的隐私了吗?”

    “是你自己选择公布的,如果你不想自己的信息公开在网上,你选择‘不公开’就行了。”

    “怎么选择不公开?到哪里去选?”

    木亚华笑着说:“你怎么好像外星人一样,什么都不知道?你随时可以到你的账号里去选,不过你干嘛要选择‘不公开’?你现在待字闺中,正好应该让大家都知道,如果我是你的话,我不光要公开,还要把照片也放网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