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雨枫轩> 原创长篇小说 > 青春|言情 > 都市言情小说 > 三人行 > 正文 > 第28节
第28节



更新日期:2021-07-27 + 放大字体 | - 减小字体 本书总阅读量:

    那天夜晚,安洁有点睡不安稳,老想着明天要到DR.CANG家里去的事。她不知道明天会不会在那里碰见崔灵或者他老婆,但她决定要有备无患,把自己打扮得漂漂亮亮的,把那两个比下去。DR.CANG的老婆她不怕,因为三十多的女人了,再怎么打扮也不能跟二十多的女孩比。就算他老婆青春不老,但DR.CANG正在跟老婆闹离婚,想必也是百看不顺眼了。

    但对于崔灵,安洁就没什么把握了,崔灵还不到三十,又很会打扮,要想把崔灵比下去,不下一番功夫是办不到的。

    她花了很多心思计划明天要穿的衣服,想穿得既美丽又大方,给他来个一穿惊人,而又不至于让木亚华看出她在为他打扮,套用那个谁的名言:“最高层次的打扮是精心装扮出的漫不经心。”

    她知道自己平时留给DR.CANG的印象一定是不漂亮的,因为她平时上课不好意思打扮,班里同学都穿得很随便,她也入乡随俗地穿一些很CASUAL的衣服。从国内带来的收腰长大衣、薄呢的裙子和羊绒衫什么的,都没机会穿。即使班里同学都打扮,她也没这个条件,因为她得在外面等校车,穿太苗条了会冻死。

    木亚华搬到她这里之后,就把以前在学校停车的许可证退掉了,因为她这里离学校比较近,有校车坐。木亚华现在是一个人的奖学金养活两个人,手比较紧。

    木亚华在离婚协议中要钟新每月付给女儿一千美元的抚养费,钟新不干,说在美国养一个孩子根本不用那么多钱,上学是免费的,连在学校吃饭也是免费的,哪里用得着一千块?我只是个博士后,又不是百万富翁,给你一千,我还怎么活?

    木亚华说如果你不愿付这个钱,那你就放弃探视权吧,我一分钱都不要你的,你也不要来打搅我们母女了。

    钟新又不干,说你没权力取消我的探视权,就像你没权力割断我们父女的血缘关系一样。

    两个人在这个问题上不能达成协议,但两方又都不愿去法庭打官司,钟新不想离婚,木亚华怕法庭不肯取消钟新的探视权,所以都不起诉离婚。但钟新赖着不付小华生活费,说要他养孩子就把孩子送回他家去,木亚华就抗着不让他看孩子,说要看孩子就每个月带一千块钱来看。现在这事处于僵持状态,木亚华的全部收入就是奖学金,于是一切从简,开车上学的奢侈就免掉了。

    木亚华不开车上学了,安洁也就没车坐回家了,现在上学来去都是跟木亚华两人步行去坐校车。上面穿着毛衣、棉茄克什么的,还不要紧,最吃亏的就是腿了,她也学木亚华的样,下面不穿毛裤,只穿一条单裤,因为下面穿多了不方便,总不能一进教室就脱毛裤吧?但穿条单裤站在寒风里等车,冻得够呛,有时等的时间长,双腿都冻僵了,上车被暖气一吹,差不多快起风疹团了。

    明天总算有个机会让几件好衣服得见天日了,她蹑手蹑脚地打开衣柜,一件一件试那些衣服,看哪件配着哪件比较好。她觉得崔灵穿的衣服颜色都比较素,说明DR.CANG喜欢素净的颜色。美国好像也是这么个风俗,年轻的穿一些素净的颜色,年老的人反而穿得红红绿绿,越老穿得越鲜艳。电脑系有个秘书,既老且胖,每天穿得不知道有多鲜艳,中国学生都说她象棵会走路的圣诞树。

    安洁找出几件颜色比较素净的衣服,里外都搭配了一通,终于决定了明天要穿的衣服,里面是一件黑色的羊绒衫,比较能显出曲线,外面是一件浅驼色的收腰长大衣,下面穿裙子,再配一双小靴子。冷的时候穿着大衣,很有曲线,热的时候把大衣一脱,还是很有曲线。

    第二天,她一早就醒了,但不好意思让木亚华知道,就躺在床上等木亚华的动静。后来终于听见木亚华起来了,小华也起来了,还奉妈妈之命,来敲她的门。她装做刚被叫醒的样子,睡意惺忪地答应了一声,就赶快起床打扮。她想起崔灵说过,她的眼眉化了妆也最多只有百分之二十的IMPROVEMENT,就决定不化妆,来个素面朝“康”。

    等她弄好了走出房间,发现木亚华也打扮过了,穿了一件棕色的皮外套,一条黑色的有点紧身的裤子,还穿了双靴子,很精神的样子。连小华都打扮过了,梳了一条高高的马尾辫,配上她的高额头翘鼻子,简直象个搞体操的洋娃娃。

    安洁一看,马上叫道:“啊,真的是过节啊?你们都打扮这么漂亮,我也要去打扮。”

    木亚华呵呵笑着说:“你还没打扮么?早就打扮过了吧?你今天搞这么漂亮,别把老康搞晕倒了——”

    “他要晕也是因为你——”

    正在说笑,乌钢来敲门了,安洁给他开了门,他一见她好像愣住了一样,半天才说:“今天是什么日子?怎么每个人都打扮这么漂亮?”

    三个女的只叽叽地笑,都忙着给自己来个FINALTOUCH,然后四个人一起下楼。

    乌钢说:“我看就不用买床了吧,刚才我过来的时候,看见前面垃圾箱边上有个单人沙发床,离得不远,我们几个人就可以抬过来——”

    木亚华说:“我怎么好意思让崔灵睡捡来的床?她这次帮了这么大的忙,我怎么能捡个旧床给她睡?单人床不贵,有种带架子的,才几十块钱一个。”

    安洁见不得男生这么小气,不想再听捡床的事,就问木亚华:“你知道DR.CANG的地址?”

    “昨天问他要来的。”

    安洁好奇地问:“你怎么知道他有个VAN?”

    “不是你告诉我的吗?你那天跟他去医院后对我说过老康开的是个VAN。”木亚华解释说,“学生当中很少有人开VAN的,大概是嫌贵,而且怕费油。如果学生当中有,我也不会问老师借了。不过老康人真好,我一说,他就答应了,还问我需要不需要他帮忙。你说这男人跟男人怎么就这么不同呢?有的好上天,有的坏下地——”

    说话之间,车已经来到了DR.CANG住的那个小区。木亚华边开边找,最后在一幢红砖房子前停了下来:“应该就是这间,2988,你们看,那里停着一个VAN,应该是我们今天要借的车了。”

    安洁也看见了那辆VAN,停在屋子旁边,那屋子很漂亮,至少在安洁看来是如此,有两层楼,窗框刷着白色的油漆,屋顶是黑色的,门前有大大的草坪,屋旁有高大的树,树叶有的火红,有的金黄,给人一种如诗如画的感觉。

    乌钢说:“老康的小日子还过得很不错呢,中国人在这里混到他这个地步了,也就算进入小康了。”

    木亚华笑着说:“老康好像还没小康吧?三十大几的人了,也不要孩子,大概是立志要做DINKS了。不过,如果我猜得没错,老康真是离婚了的话,那他就是SINKS了——”

    乌钢说:“那也比我们做学生的强,他是SINKS,我们就是NINKS——NOINCOME,NOKIDS。”

    木亚华说:“你没结婚,跟着起什么哄?人家DINKS,SINKS的是结了婚不要孩子——”

    安洁想起崔灵说过的话,插嘴道:“好像不是不要孩子,而是他WIFE不会生孩子吧——”

    乌钢瞟她一眼,说:“你消息这么灵通?看来还挺关心老康呢——”

    “SOWHAT?”这是安洁刚跟小华学来的,一句就能把人打哑,她很喜欢,正愁没地方用呢。

    木亚华提醒说:“喂,我跟你们说啊,待会说话当心点,别‘老康’‘老康’地叫出来了,人家毕竟是咱们的老师。小华,待会要叫叔叔,听见没有?”

    到了门前,木亚华敲了门,DR.CANG很快就把门打开了,几个人马上换了一付面孔,收了“老康”“SINKS”什么的,毕恭毕敬地叫着“DR.CANG”。木亚华赶快让小华叫“叔叔”。

    DR.CANG说:“应该叫伯伯吧?”

    木亚华说:“肯定是叔叔,你多年轻,怎么可能是伯伯?”两个人问了一下年龄,木亚华比DR.CANG大两岁,小华真的只能叫他叔叔。再一问,还发现两人竟然是校友,都是N大毕业的。

    木亚华说:“你看,一个学校毕业的,我还是学姐,结果混到现在,还混到学弟的手下做学生来了。惭愧惭愧——”

    DR.CANG说:“有什么惭愧的?说不定哪天我就混到你手下打工去了。”

    乌钢文绉绉地问:“师母不在家?”

    DR.CANG好像一愣:“噢,不在,她现在跟我弟弟在一起——”

    乌钢也“噢”了一声,神情极为尴尬,好像恨不得把舌头剁了一样。

    木亚华赶快把话题扯开:“真不好意思,大过节的,这么早就来麻烦你,主要是卖床的那家商店今天下午关门——”

    “没事,我带你们去拿车——”

    本来木亚华是准备跟乌钢两个人去买床的,但是DR.CANG怕木亚华这个女同胞搬不动,主动提出要跟他们一起去。几个人商量了一下,决定木亚华、乌钢和DR.CANG一起去买床,安洁和小华就留在家等他们,因为车里要放床,坐不下那么多人。

    DR.CANG问:“家里就你们两个,怕不怕?”

    安洁想到能在DR.CANG家呆着,说不定可以到处侦探一番,机会难得,于是很爽快地说:“不怕。”

    DR.CANG把家里的电视、冰箱什么的都指给安洁看了一下,告诉他们冰箱里有吃的东西,叫她们随意,就开着车带木亚华和乌钢去买床。

    小华自己打开了电视,找到一个小孩子的节目,就聚精会神地看她的电视去了。安洁在屋子里这里看看,那里摸摸,偷偷地把DR.CANG家侦探了一遍。是个三居室的房子,有一间很明显是DR.CANG的卧室,里面有个大床,被子是象老美那样不折起来的,平铺在床上,但有一边掀开着,好像是DR.CANG刚从里面钻出来一样。

    她估计DR.CANG一时还不会回来,就大着胆子溜进卧室去看了一眼,给她的感觉纯粹是一间男人的卧室,有男人特有的气味,洗手间里没女人用的东西,只有一些须后水,男士香水等。她站在洗手间的大镜子前,搔首弄姿了一番,心里好喜欢那个大镜子,整个人都看得见,比她洗手间的那个镜子气派多了。特别是镜子上方的那一排大灯,把镜子照得亮堂堂,人在里面显得特别漂亮。

    她又回到卧室里,打开CLOSET看了一眼,有些西服,大衣,风衣之类的男装,还有领带,皮鞋等,没看见女装。她想象了一下DR.CANG穿西装打领带的样子,很陶醉地想,一定是很帅的,可惜他平时从来不穿西服,可能要到外面开会的时候才会穿穿。他在跟她合写那篇PAPER,说希望能被明年的一个会议接受。她想,如果PAPER被接受就好了,那她就可以跟DR.CANG出去开会,看他穿这些漂亮的西服。

    她跑到另两间屋子里去参观,有一间好像是书房,又是台式电脑,又是笔记本电脑,还有扫描机,打印机,这机那机的一大堆。

    最后一间卧室好像是个客房,也摆着一个大床,但没先前那间的床大,布置也比较中性,没那股男人的气息。这间房里没洗手间,洗手间在外面。她如法炮制,把洗手间,CLOSET什么的,都巡视了一番,没看见什么特别女性化的东西,给人的感觉是DR.CANG的老婆的确是跟他弟弟跑了。这里也不象是他跟崔灵幽会的地方,估计多半是他跑到崔灵住的那边去。

    她到处看了一通,就溜回客厅,陪着小华看电视。电视机很大,色彩也很好,频道很多,看得很过瘾。小华看上去十分喜欢DR.CANG的电视机和电视节目,看得一眼不眨的,根本用不着她陪。

    她突然想,不知道崔灵是躲在什么地方监视DR.CANG的?她跑到后门那里去观察,发现后面是一大片草地,十几米开外有个小孩子玩的蹦蹦床,还有滑梯和秋千什么的。她不相信那会是DR.CANG家的,很可能是对面那户人家的,因为草地对面有幢房子,差不多正对着DR.CANG的房子,式样结构也差不多。

    她觉得崔灵不可能是躲在后面监视DR.CANGD的,因为两幢房子之间就是草地,没开车的路,崔灵总不敢把车停在草地上搞侦探吧?那就一定是停在前面的了。她又走到前面去观察,边走边想,刚才来的时候,好像看见前面挺敞亮的,如果崔灵把车停在门前的小路上,那不是太明显了吗?停一下还可能,停一整天?停一个周末?肯定暴露了。

    她走到前门,从门上的玻璃向外看了一眼,差点把她惊倒:门外小路边,斜对着DR.CANG的大门处,赫然停着一辆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