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雨枫轩> 原创长篇小说 > 青春|言情 > 都市言情小说 > 三人行 > 正文 > 第27节
第27节



更新日期:2021-07-27 + 放大字体 | - 减小字体 本书总阅读量:

    安洁不知如何是好,如果木亚华是一个人到她这里住几天,还没什么,她可以让木亚华在她那间卧室挤一挤,但是木亚华说了,是带女儿一起搬出来,她那间卧室怎么挤得下?她知道木亚华也是个怕给人添麻烦的人,如果不是山穷水尽,走投无路,也不会来麻烦她。

    她对木亚华说:“让我跟我ROOMMATE商量一下——”

    “行,我等着。”

    她硬着头皮去跟崔灵打商量,寄希望于崔灵的责任感,怎么说也是崔灵那些照片惹的祸,现在把木亚华家的安定团结破坏了,总不能撒手不管了吧?

    她小心翼翼地对崔灵把这事说了一下,哪知崔灵很爽快地答应了:“没问题,木姐姐女中豪杰,有骨气,佩服!就让她跟她女儿住我那间卧室吧,我开车回来就行了,反正不是太远。下雨下雪不方便的时候,我就跟你挤挤,或者在客厅睡。你帮忙把我那些东西先搬到你卧室去,或者就放客厅里,我以后慢慢搬运回来。”

    安洁一听,感激涕零,连说:“谢谢,谢谢,你真是——个大好人——”

    “我不是什么大好人,我只是一个聪明人。让木姐姐住进来,我们俩绝对不吃亏,你想啊,木姐姐做了这么多年‘家庭煮妇’,肯定会做饭,以后你我就有口福了——”

    安洁觉得崔灵是被她夸得不好意思才这么说的,因为崔灵就是这样的人,你说她坏话,她不在乎,她自我感觉好得很。但是如果你说她好话,她反而不好意思了,好像做错了事一样。

    安洁又谢了崔灵一通,就挂了电话,急急地打电话告诉木亚华,可能是太高兴了,一不小心,连做饭的话也说出去了,说了又怕木亚华见怪。

    结果木亚华不光不见怪,反而很高兴:“做饭没问题,包在我身上了。做给你们吃,至少还落个人情,听几句表扬,我心里舒服;做给钟新和她妈吃,他们吃饱了,一个就忙着说我的不是,另一个就在外面给我惹那些狐骚,让我窝一肚子气。”木亚华说,“我已经找好帮忙的人了,这就往你那里开搬。”

    安洁彻底服了木亚华,搬家的人都找好了,才想起跟她商量,如果她不同意,或者崔灵不同意呢?那今晚不就吊在半空了?木亚华自己吊着是小事,别把孩子也跟着吊在空中了。不过这也说明木亚华聪明识人,不仅知道她会同意,还知道崔灵会同意。

    她赶紧去收拾崔灵的东西,捆捆绑绑了,往客厅搬。还没收好,木亚华的第一车东西就到了,她看见乌钢和几个男生在往她楼上搬东西,知道那一定是木亚华的东西了。乌钢象个小工头一样,自己搬,也顺带指挥另几个男生搬。搬上来之后,问了放哪里,就放下东西,又返回去搬。

    安洁本来想去帮忙,但有点害怕见到钟新和他妈。她在木亚华家吃过几次饭,钟新和他妈对她挺客气的。现在她把木亚华两口子搞散了,哪里还有脸去面对钟新和他妈?她借口要在这边守着门,没跟车去木亚华那边帮忙搬家,只在这边帮忙把东西捡顺一下。

    木亚华大概是守在那边指挥,也没过来,只看见乌钢他们象蚂蚁一样,一点一点地衔过来,每来一次就带来一点新闻。

    “哇,YAHOO真厉害,她婆婆说她是钟家的媳妇,不让她搬,她就把那些照片朝她婆婆面前一砸:‘你儿子已经为你找到新媳妇了!’”

    安洁好奇地问:“YAHOO?YAHOO是谁?”

    “木亚华呀,你不知道?”乌钢解释说,“以前有些老美不知道怎么念她的名字,总是叫她YA——HOO——A,后来就干脆叫她YAHOO了。”

    “那——她婆婆问没问那些照片哪来的?”

    “问了,YAHOO说是她自己拍的。那老太婆把照片撕掉了,YAHOO说:撕吧,撕吧,我有电子版本,你想撕多少,我帮你打印多少,下次我帮你打印彩色的,你可以去买些镜框子,装好了挂在墙上。”

    安洁见木亚华没说是谁拍的照片,乌钢好像也不知道是谁拍的照片,总算放了一点心。

    下一次搬东西来,乌钢又汇报说:“YAHOO的婆婆在那里对看热闹的人吹牛,说是她儿子不要他媳妇了,她儿子学历比媳妇高,媳妇的博士还没拿到手,但儿子已经读了博士后了。嘿嘿,这样的婆婆,也是有点烦人,不懂装懂,还要卖弄。”

    安洁想,也不怪老太太无知,国内好像是把博士后当一种学历的。她以前也觉得博士后是比博士还了不起的人物,来了美国才知道博士后就是给人打工的。

    过了一会再搬东西来,乌钢就没汇报什么新动向了,只绷着个脸,气呼呼的,把东西放下之后,就说:“你们过去吧,我不去了——”

    那几个小伙子都嘻嘻哈哈地走了,安洁问乌钢:“怎么啦?刚才还好好的,怎么一下就罢工了?”

    乌钢忿忿地说:“那老家伙真不是人——”

    “怎么啦?她打木亚华了?”

    “打是没打,但是说话——真——恶毒——”

    安洁猜到了什么,嘻嘻笑着问:“是不是连你也骂了——”

    “就是。这不是睁着眼睛说瞎话吗?真无聊——最令人气愤的是那个老太婆说话阴阳怪气,叫我当个好后爹,不要欺负她的孙女——说有胆量偷人老婆就要有本事养人孩子——”

    安洁差点笑岔了气,乌钢越生气,她就越觉得好笑。

    乌钢不解:“你怎么这么开心?千万不要误会,我跟木亚华什么都没有——”

    她笑了一阵,问:“我误会不误会有什么关系?我又不会骂你。”

    “那老太婆骂我倒没什么,我就怕——你——误会——”乌钢的表情有点异样,但没再谈这个话题。

    搬完家后,木亚华把安洁和那些帮忙的男生都叫到餐馆去撮了一顿,算是感谢。回到家,安置女儿睡下了,木亚华又边收拾屋子边做卤菜、烤蛋糕,搞得满屋飘香的。安洁很佩服木亚华,就象一台MULTI-PROCESSOR的电脑,好几件事齐头并进,一样都没耽误。

    木亚华搬进来后,就像个田螺姑娘,把家里收拾得干干净净,做饭的事也全包了。乌钢的厨师地位岌岌可危,虽然有时还来显一下身手,但受欢迎的程度远远不及木亚华,因为崔灵不吃辣菜,木亚华的女儿小华也不吃辣菜,木亚华是可吃可不吃,只有安洁跟乌钢吃得比较多一点。但每次做辣菜,都要把小华吓得捂着鼻子跑到外面去,边跑边喊:“TEARGAS!TEARGAS!”乌钢也不好意思经常做辣菜了。

    崔灵现在也不吃快餐食品了,都是吃木亚华做的饭菜,有时还带点回去给男朋友吃。崔灵好像很喜欢小华,把自己的化妆品什么的都拿出来给小华玩,两个人躲在卧室里把脸化得红红绿绿的,然后你给我照相,我给你照相。崔灵有时还把小华带出去坐敞篷车兜风,小华很喜欢那辆敞篷车,最爱跟崔阿姨出去兜风了。

    木亚华履行诺言,一直在找房子搬出去。但房子不那么好找,主要是因为她女儿入学的问题。美国的公立小学是就近入学,她女儿现在就读的这个学校不错,不想换学校,所以只能在学校附近找住处,搬远了就得转学。

    崔灵听说了,劝木亚华就在这里住,不用麻烦着再找房子了,反正她在不在这里住都没问题。自从木亚华搬进来后,崔灵还从来没在这里住过,总是开车跑回去,因为安洁的床是个单人床,没法挤两个人。客厅的沙发床也很旧,睡着不舒服。

    感恩节的前一天晚上,木亚华来敲安洁的门,说:“明天想去为崔灵买一个床,免得她下雨下雪也得开车回去。如果明天你跟我去买床的话,我们就把小华带去,如果你不去的话,就请你帮忙照看一下小华。”

    安洁知道小华很乖,基本上不需要费什么事,瞄着点就行了,于是很爽快地说:“没问题,让她跟着我吧。你明天什么时候去?”

    “明天下午那个卖床的地方关门,我得早点去,所以今天先给你说一下——”

    安洁问:“你怎么把床运回来?你的车装得下吗?你搬得动吗?”

    “我借了老康的VAN,还请了乌钢帮忙,应该没问题——”

    安洁一听“老康”两个字,就有点心跳:“那你——要到DR.CANG那里去拿车?”

    “对,我先开车到他那里,拿了他的车去买床,搞完了再给他把车送过去,把自己的车开回来——”

    “那我跟去的话——坐得下吗?”

    “去的时候,就我们几个人,没问题。到了老康那里,你跟小华就呆在那里,我跟乌钢去买床,买完了再来接你们回家。”

    她一听这个安排,马上说:“那我跟你去,反正我呆家里也没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