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雨枫轩> 原创长篇小说 > 青春|言情 > 都市言情小说 > 三人行 > 正文 > 第19节
第19节



更新日期:2021-07-25 + 放大字体 | - 减小字体 本书总阅读量:

    安洁感觉自己就像一只待宰的羊羔,只等刽子手举起刀来,她决定听天由命,这事没法预见今后,只能走一步算一步了。

    DR.CANG问:“你哭这么伤心,是因为怕被开除吧?那就别哭了,我不会让你被开除的,我怎么会让你被开除呢?”

    他说得那么肯定,那么温柔,而且没有附加那个恶心的条件从句,她简直不相信自己的耳朵了。她抬起头,眼巴巴地看着他,好像要证实刚才没听错一样:“我不会——被开除?”

    他笑了一下,说:“我的天,总算不哭了,再哭,我的办公室就要被淹掉了。”他坐回到椅子里,微笑着说,“放心吧,这事到我这里就算结束了,我不会向系里反映的,你吸取教训,以后再不要把作业借给别人抄了。”

    她连连点头,保证说:“我再也不借给别人抄了。”想了一下,她又担心地问,“你不向系里反映,那——行不行?会不会给你惹出麻烦?”

    他好像研究她一样地看了她一会,问:“你怕系里知道了找我麻烦?”

    她点点头,解释说:“抄作业的事肯定是有人告诉你的,如果告状的人看见我们几个人没受处分,会不会去系里告你?”

    DR.CANG说:“我没说不处分你们呀,我只说不会开除你——”

    她焦急地问:“那你要开除那三个人?”

    “你怕那三个人被开除了?”

    “我——不想你就——原谅我一个人,要原谅都原谅,要不原谅都不原谅——”

    “还挺讲江湖义气的嘛。”

    “不是讲江湖义气,是怕——别人说你偏心,处事不公正——”

    DR.CANG笑了笑,说:“这个你就不用操心了——”

    “我就怕别人会告你状——”

    DR.CANG耸耸肩:“我已经说了,你不用为这操心。不过对这件事,我多少是要处理一下的。我不知道就没什么,知道了不处理,就说不过去了。这次作业你们只能得零分了——”

    她一听,又慌了:“啊?那——那我这门课得不到A了?”她问完了,又觉得自己太贪心了,不被开除就不错了,还想得A?但是她不贪心不行啊,她是拿研究生院奖学金的,如果这门课得不到A,她这学期的GPA就上不了4.0了,下学期就拿不到奖学金了。她胆怯地解释说,“我——如果一门课得不到A,我下学期就——没奖学金了——”

    “噢,是这样?一定要全A?这么严格?”

    “我现在拿的是研究生院的奖学金,每学期的GPA都要是4.0才能保持。”

    DR.CANG似乎很为难,沉思了一会才说:“拿不到研究生院的钱,应该可以回到系里来拿钱吧——不过冬季学期系里不见得有钱拿——,这样吧,如果你下学期在研究生院拿不到钱的话,你来给我做RA吧,我可以资助你一段时间,至少可以资助到你申请下一学年系里的TA位置——”

    她听他这样说,心里很高兴,但是她知道他研究的东西她都不太懂,一个叫做什么COMBINATORICS,很理论的东西;另一个是COMPUTATIONALBIOLOGY,她没有生物学方面的背景,不知道自己能不能胜任他的RA。她不知道说什么好,只傻愣愣地望着他。

    DR.CANG问:“你的研究方向是什么?你博士论文准备做哪方面的RESEARCH?”

    她还没认真想过这事,于是支支吾吾地说:“我——对——HUMANCOMPUTERINTERACTION方面的课题比较感兴趣——但是我——”

    DR.CANG点点头,说:“那你应该找DR.RICHARDSON做导师,他是搞HCI的。我做的东西你可能不感兴趣。”

    她急忙声明:“不是不感兴趣,是怕我水平有限——”

    DR.CANG笑着说:“你在水瓶上拴根线干什么?”

    她一时没听懂他这句话,又呆头呆脑地望着他。

    DR.CANG也没解释,只说:“那这样吧,我到学期结束前,布置第七个作业,愿做的就做,不愿做的就算了,做了的每个人可以去掉家庭作业当中最低的那个分数。你们几个人做了第七个作业,就可以把这个零分去掉了。”

    她感动得热泪盈眶,这么好的老师,这么替她着想,不怕自己背黑锅,想这么多办法来挽救她,叫她怎么不感动呢?虽然这不象那些经典的英雄救美的故事那样刀光剑影,血肉横飞,但从实质上来讲,也是救了她一命了,至少是救了她一“面”,使她不至于含羞蒙辱地滚回中国去。既然中国人都是把面子看得比命还重要的,那就等于是救了她一命了。

    她看着他,觉得他比以前更高大,更帅了,不仅帅,而且极端温柔,极端可爱,简直就是一个白马王子——的平方。现在她就很明白为什么故事里那些被救的美女总爱以身相许了,可能根本不是什么无以回报,就是想以身相许,因为美女爱上那英雄了,不以身相许不足以平美女之爱。

    在她心目中,DR.CANG肯定是算一个英雄的,但她不知道自己算不算美女,如果她有百分之百的把握自己在他心目中是一个美女,那她就会冲上去亲他一口,表示感谢,发自内心的感谢。就怕他不认为她是美女,那他肯定觉得自己吃了亏,象被恐龙啃了一口一样。

    DR.CANG好像完全没查觉到自己做了一回英雄,而美人有以身相许的意思。他问了一个跟“英雄救美”、“以身相许”完全不相干的问题:“你吃了晚饭没有?”

    她一下就搞糊涂了,不知道他是不是在表示谈话结束了,暗示她该走了。她正在那里犹豫是不是该告辞了,就见他拿起了电话,说:“我来ORDER一个PIZZA吧。”

    她慌忙说:“不用,不用,我已经吃过晚饭了。”情急之中她还伸出手去,好像要按住他打电话的手一样,当然她的手只伸了几英寸,就像被一根太短的绳子羁绊住一样,僵在半路了。

    DR.CANG笑了一下,说:“你吃过了,我还没吃呢。”说完,就拨了号,用英语ORDER了一个PIZZA。然后他放下电话,说,“二十五分钟,我们坐一会,然后我开车送你回去,路上可以去拿PIZZA。”

    她又慌忙说:“不用,不用,我还是去坐校车吧。”

    “天黑了,坐校车不方便,得等好长时间吧?我给你一个RIDE吧。”

    她很不好意思地说:“真是太麻烦你了——”

    “不麻烦,顺路的事。”他开玩笑说,“你怕麻烦我?那就记得以后别把作业给人抄了,什么麻烦也比不上这事麻烦。我想了好几天,不知道怎么处理这件事。不过有了这件事,你以后就比较好搪塞要借你作业的人了。我知道我们中国人的特点,朋友提了要求,我们就不好意思拒绝,觉得那样不够义气。但是你得学会说‘不”,因为有的时候不说不行啊。以后他们再问你借作业抄,你就把我搬出来做挡箭牌——”

    她听他说这话象哄孩子一样,不禁笑了一下,再次声明说:“我没借‘他们’抄,只借乌钢一个人抄了——”

    “我知道,乌钢很讲义气,没说是你借给他的,只说是他自己从你书包里拿去的,还说另外两人都是从他那里拿到答案的,说这事跟你没关,叫我不要冤枉你,不要为难你。你们两个——都不错嘛,你保护我,我保护你,都挺讲义气的——”

    她不知道DR.CANG说这话是什么意思,到底是讽刺还是发自内心的赞赏,她模棱两可地说:“讲义气是好事还是坏事?”

    DR.CANG抿嘴一笑:“那就看怎么说了——你们讲义气,对你们来说,就是好事,对我来说,就是坏事。”

    她的心咚咚乱跳,觉得DR.CANG这话的意思好像有点那个一样。但她听DR.CANG说:“你们互相包庇,互相掩护,我就很难弄清事实真相——”他看看表,说,“PIZZA应该差不多了,我们走吧。”

    她跟着DR.CANG走到他停车的地方,两个人坐进车里,DR.CANG发动了车,问:“要不要把车蓬放下来?”

    她穿得有点多,加上刚才着急紧张,身上热烘烘的,于是回答说:“放下来吧。”

    “你不怕把头发吹乱了?”

    “我不怕,我坐我ROOMMATE的敞篷车,都是把车蓬放下来的——”

    DR.CANG把车蓬放了下去。仲秋的夜晚,已经很有点凉意了,但她此刻热血沸腾的,觉得吹着凉风很舒适。过了一会,她才注意到DR.CANG只穿着一件短袖T恤,忙说:“哎呀,我刚才没注意你穿这么少,你还是把车蓬升上去吧。”

    “不用,我不冷。”

    “你穿这么少不冷?那你真的是美国化了——”

    “不是什么美国化,主要是懒。屋子里暖和,外面冷,进去要脱,出来要穿,就懒得麻这个烦了。我冬天都懒得穿外衣的——”

    她脱口说:“那不行的,冬天还是要穿外衣的,免得冻病了。”她意识到自己有点管得太宽了,赶快闭了嘴。

    到了PIZZA店门前,DR.CANG停了车,但没熄火:“你在车里坐一下,我进去拿PIZZA。别把我的车开跑了——”

    她笑起来:“放心,我根本不会开这种车——”

    “就是知道你不会开,才特别嘱咐你不要开,免得出事。”

    她越发笑得厉害了,不知道为什么,他说的每一句话在她听来都很幽默,都令她忍俊不禁。她坐在车里,看着DR.CANG走进PIZZA店里去,跟店里的人打招呼,好像是老主顾。过了一会,又见他走出店来,一手端着一个很大的纸盒子,另一只手里捏着两瓶矿泉水和一叠纸巾。他走到车前,问她:“饿不饿?吃一块吧?”

    她慌忙摆手:“不饿,不饿,我不吃,我一点也不饿。”

    “真不饿?真不吃?不吃我就放后面去了——”他说了放后面去,但还是端在手里,站在那里没动。

    她又强调一遍:“我真的不饿,你——放后面去吧——要不,我给你拿着,你边开车边吃——”

    他想了一下,说:“也行,还真有点饿了——我是穷人出身,小时候饿怕了,饿出胃病来了,现在一饿就痛——”他把PIZZA盒子递给她,自己坐进车里,把两瓶水放在车上的杯座里,把车开动了,向她伸出一只手,“撕一块给我?”

    她打开盒子,撕了一块,用餐巾纸包着给了他。PIZZA的香气直扑她的鼻子,搞得她差点要流口水了,这才觉得肚子好饿,本来晚饭就没吃什么,又在DR.CANG的办公室里紧张了半天,一点能量早消耗光了。她好后悔撒了谎说自己不饿,现在就不好意思出尔反尔了。她赶紧盖上盒子,开了一瓶矿泉水,放在靠他那边的杯座里,又拿了一张餐巾纸在手里,给他预备着,吃完了好擦手擦嘴。

    DR.CANG很快就吃完了一块,太快了,用“风卷残云”来形容都还嫌不够。他又向她伸出手来,她赶紧再撕一块给他,边撕边说:“你吃太快了,吃太快不容易消化,因为吃太快,就不能产生足够的唾液,而唾液是帮助消化的——”

    她唠叨完这一通,又开始后悔,人家在吃PIZZA,她却扯到“唾液”上去了,恶心不恶心?

    不过DR.CANG好像没见怪,只说:“你健康知识还不少呢,还有些什么TIPS?一并给我了吧。”

    “哪里是什么健康TIPS?我随便说说。你是教授,肯定懂得的比我多——”

    “我又不是健康学教授,怎么就一定懂得的比你多呢?”DR.CANG很诚恳地说,“难怪我胃不好,肯定是因为这些不健康的饮食习惯。”

    她还没想好应该说点什么,车就开到她门前了,DR.CANG停了车,说:“你带几块PIZZA上去吃吧——”

    她坚持不要他的PIZZA,对他说了谢谢和再见,就站在那里等他把车开走。他一手握着方向盘,用另一只手对她挥了挥,说:“你上去吧,我走了。”

    她看见他对她挥着的那只手里拿着块没吃完的PIZZA,心里一动,难道他听了她的“唾液论”,就改成细嚼慢咽了?